<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牌主持 > 第46章 文字的力量
    “这几句诗是什么意思?”

    汪谦的微博发布之后,回复区立刻热闹了起来。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形容他在电视台受到雷主任的压迫呗!雷主任的黑手举起了霸王鞭,啧啧!多有画面感啊!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这两句的意思是他想造反?造电视台的反,反电视台领导的天?”

    “哈哈,我看他的脑袋是秀逗了,痴心妄想!”

    “我要不要把这首诗报告给警察叔叔,把他捉起来?”

    “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他也就口头说说而已,有本事身上绑个炸药包去电视台啊!”

    “你们别逼他,狗急了还跳墙呢!汪急了……汪急了死给你们看!”

    “这个小汪又写诗了!这几句诗写得真是大气磅礴、豪气干云!文学水平登峰造极啊!如此大才如果生在解放前,可称得上旷古烁今、口诛笔伐、字字见血、当成一代大文豪!是言语旗帜、意见领袖般的存在!可惜,现在却是屈身于小小的北湖电视台,整日里和雷香那小人撕逼,大材小用、牛刀杀鸡啊!”沈琳翔反复研读着汪谦微博上的新诗,心中不停地感叹着。

    “汪老师这诗句,外人看到了大概会以为他过于夸大了,但是身为知情人,却是能感觉出这首诗句句含泪、字字泣血啊!不是被极度压迫怎么可能发出如此振聋发聩的呐喊声?但是,汪老师你这样的抗争有意义吗?以你一人微薄之力,怎么可能抗衡雷香背后那庞大的势力?”薄荷默默关注着汪谦的微博,身在体系内并不敢公开表示什么,只能在内心为汪谦感叹几声了。

    “汪老师我太崇拜你了!虽然这首诗我看不全懂,但里面满满的都是才华啊!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这样的诗来啊!”张萌迪一遍一遍读着汪谦的诗,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着。

    “这诗写得太好了!打倒万恶的旧社会!打倒那些腐朽势力!打倒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人!撕开他们丑恶而虚伪的嘴脸!”刘小溪转发了汪谦的微博并进行了评论。

    上次刘小溪力挺汪谦的微博被南湖电视台的领导点名批评了,说是北湖广电那边打的招呼施加的压力,但这次看到汪谦的这首诗之后,刘小溪还是忍不住又评论了几句。当然,态度比上次含蓄多了。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北湖电视台到底有多黑暗,能让一位身为文人的小小主持人发出如此的呐喊?持续关注中。”一位名叫何有道,一直在暗中关注汪谦微博的,官方认证为黄鹤大学文学系教授的微博大v转发了汪谦的微博,并且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何有道先前是因为一个朋友对汪谦那首《赤壁怀古》的转发,而注意到了汪谦的微博,因为欣赏汪谦的文学才华才开始关注汪谦这个人。

    前期何有道全程关注了雷香和汪谦之间为歌曲版权进行的撕逼大战,看到了雷香丑恶而虚伪的嘴脸。没想到最终强盗没有受到处罚,却是汪谦被电视台处分了,理由是微博上辱骂领导。而雷香却是耀武扬威,被一群电视台同事抱团拱卫着,这让何有道不由得开始了很多联想。

    何有道属于社会精英人物,他的微博影响力很有些大,发出这条微博之后,立刻在黄鹤市文学圈引发了一阵骚动,有些人直接就艾特了北湖广电相关领导,询问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刘小溪和何有道的介入,让这首诗迅速在网上发酵,更多的人因为看到这首诗之后,开始关注雷香和汪谦之间的撕逼,一些最初的真相被挖掘了出来,‘贱人就是矫情’这句话也重新出现在了网络上。

    但同时还有海量的虚假信息在网络上广泛流传了开来,把汪谦形容成了心胸狭隘、坑害同事的奸诈小人,把雷香形容成了德高望重、受人尊敬的大姐长辈,毫无疑问都是曹毅、赵高玉、徐霈琦、袁志伟、张俊杰、陶天宇、荆明亮这帮水军的功劳。

    在网络上,话语权和亲友团往往比真相更重要,众口铄金,能把谣言变成真理用于强歼民意,积毁销骨,流言颠倒是非黑白,从而达到从舆论上彻底整死整臭汪谦的目的。

    ……

    “闹大了吧?你知不知道这首诗的危害有多大?”刘国庆正和雷香通着电话,他微博上被很多人艾特,溯源看到汪谦这首诗之后,刘国庆有种说不出的害怕。

    身为北湖广电的领导,刘国庆作威作福久了,最担心的就是有人造反。而那些普通下属的小打小闹他是不会在乎的,使用强权镇压下去就是了。

    但是,身为同样有一定文学修养的刘国庆,却是极为害怕文字的力量。他看出了汪谦这首诗里的文学水平,知道一旦这首诗流传开来……这几乎是肯定的事情,一定就会有人把这首诗和北湖广电联系在一起,从而引发有关部门的关注,可想而知会对他在北湖广电系统的统治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扣罚个奖金而已,汪谦你至于写出这么一首慷慨激昂的诗吗?居然把这件事提升到了如此的高度!自从看到这首诗之后,刘国庆就开始坐卧不宁、心烦意乱起来。

    “一首破诗而已,怎么就吓破你的胆儿了?你是越老越怕事啊!他这么做,不是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以他攻击台领导的名义,追加罚他两万块钱嘛!”雷香很不以为然的语气。

    “你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狗屁都不懂!你读懂这首诗了吗?你感受到这首诗里的文字力量了吗?这是一首能杀人的诗!给他处分就处分了,你已经达到目的了,能不能不要在微博上显摆招黑啊?”刘国庆气得浑身发抖。

    “扯你的鸟淡!还文字力量、能杀人的诗,真亏你说得出来!我招什么黑了?没看到回复里都是支持我、骂那个小人的?你确实是越老越没用了!说我头发长见识短?说我狗屁不懂?这几年不是我帮你张罗、把持着广电系统,你早被贾庆捷那老狐狸从位子上拱下来了!”雷香被刘国庆数落之后,立刻噼里啪啦地回骂了过去。

    “算了,不和你说了。”刘国庆挂断了电话,他知道和雷香这种人谈文字力量就是秀才遇到兵,有道理也根本说不清楚。

    ……

    “听说有人想造我的反,想让电视台所有领导都下课?想日月换新天?真是可笑至极!”晚上八点钟左右,雷香转发了汪谦的微博并进行了评论。

    虽然刘国庆一再阻止让雷香不要再发微博刺激汪谦,但是,终于可以把汪谦狠狠地踩在脚下了,这时候怎么能不出来显摆显摆呢?至于刘国庆说的‘文字的力量’,他汪谦能发微博,我雷香也一样能发微博,我写的字有这么多人帮着转发附议,不比他汪谦孤家寡人更有‘文字力量’?

    “他把所有电视台领导、广电领导比喻成了旧社会的黑恶势力,还想要全部推翻,其心可诛啊!”曹毅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挑拨的机会。

    “就凭他还想让电视台日月换新天?他以为他谁呢?真是蚍蜉撼树、痴心妄想!”徐霈琦也发表了微博。

    “不是蚍蜉撼树,是野狗撼树,撼不动,只能在树根上撅起狗蹄子撒泡尿,然后‘汪!汪!’地叫上几声。”袁志伟回复了徐霈琦。

    “你又来!是想笑破我的肚子?”徐霈琦发了个笑哭的表情。

    “香姐,那小人是因为辱骂台领导被处分的,现在不思悔改,继续公开辱骂、诬谄、诋毁台领导,香姐应该可以对他追加罚款了吧?”赵高玉也立刻跟进了雷香的微博。曹毅赔偿给汪谦的两万块钱让她肝也疼、肉也疼。

    “台里已经在考虑这件事了,很快就会有结果的,善恶终有报,那小人蹦跶不了多长时间了!”雷香回复了赵高玉。

    “谢香姐!香姐真是我们所有人的好大姐!德高望重、高风亮节、一身正气!总是在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为我们主持公道!我们最爱你了!”赵高玉继续恭维着雷香。

    “我们是好姐妹,亲如家人一般,小曹被奸人陷害,我当然要为你们主持公道!”雷香回复了赵高玉。

    “香姐您太客气了!其实您是长辈,就跟我和我家曹老师的亲生母亲一样!您是我们最尊敬的长辈!我们永远爱您!”赵高玉发了个感激涕零的表情,现在说‘好大姐’已经不足以形容她对雷香的感激了,抬到‘母亲’的高度才感觉比较合适。

    “身为长辈关爱小辈是应该的,我也一直把小曹当我的亲儿子一样、把你当成我的亲闺女一样,别这么客气。”雷香的回复也很给赵高玉面子。

    正当雷香和赵高玉互相说着亲热话,拉着关系的时候,雷香的微博、赵高玉的微博、所有人的微博下方、所有论坛、所有贴吧、华国网络上只要能留言刷评论的地方,全都出现了大量带有视频链接的留言,几分钟的功夫就被各种不同名字的id小号刷了数百上千层楼。

    而且所有留言的标题和内容除了防机器删除的乱码之外,主体标题都是一样的。

    “曹毅酒店狂草雷香实录,无马。”

    新书冲榜,向兄弟姐妹们求收藏、求推荐票票,感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