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牌主持 > 第39章 一封公开信
    “没收视率、没广告,电视台不可能再追加投入了。”徐继超也摇了摇头。

    “制作一期象这样的外景节目,台里给了多少经费?”汪谦向徐继超问了一声。

    周君萍和林若恒听到汪谦的问话之后互相看了一眼,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就只有交通费、误餐费,而且规定一期节目所有费用不能超过五百,多出部分自理,财务不报销。”徐继超回答了汪谦。

    “五百?”汪谦翻了翻眼睛,这也太寒酸了吧?这可是外景节目啊!不象他的《品三国》,一个人化了妆、弄张桌子找个摄像就能录,只要他有内容说,想录多少期都没问题。

    “没办法,收视率太差了。”徐继超的神情很是尴尬。

    “五百就五百吧,我们先就五百来谈如何制作节目的事情。”汪谦皱起了眉头。

    周君萍和林若恒一起看向了汪谦,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只五百元的经费,汪老师还能玩出个花来?

    算了,什么也不用说,就静静地看着汪老师装逼吧。

    “好了,我已经有了个初步的想法,我们一起做一期节目试试效果吧。”汪谦很快就有了主意。

    上一世有那么多节目这一世都没出现过,汪谦当然可以堂而皇之地拿过来当成是自己的创作。

    ……

    半小时后。

    “汪老师,这也能行?”徐继超对汪谦的策划案目瞪口呆。

    “做成这样沈主任肯定会骂死我们。”周君萍也开了口。

    “虽然我只是个摄像,节目制作轮不到我发言,但我也觉得这个……太……太……太……”林若恒也不停地摇着头。

    “你们都已经把节目给做死了,快要被砍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就按我说的制作吧!到时候沈主任要骂的话,就骂我好了,反正他每天有事没事都要骂我几句。”汪谦拍了拍胸脯。

    “汪老师说的也是,先这么试试吧,反正这案子也不花钱,几乎是零成本。”徐继超只得答应了下来。

    “这个故事的真相……肯定要被观众骂死!”周君萍仍然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这可是科教频道啊!真相一定要以科学为基础、以事实为依据,汪老师这策划的是什么?小品吗?

    既然汪谦和徐继超定下来了,周君萍和林若恒也不好多说什么,余下的就是执行的事情了。

    外景由徐继超、周君萍和林若恒三人去跑,解说的事情交给了汪谦。虽然《真相》栏目以前的收视率很烂,但徐继超三人制作节目已经有了不少经验,只要完全执行汪谦的剧本就行了。

    后期制作仍然是周君萍负责,但配乐部分汪谦会提供给她一些原创素材,增加《真相》栏目的辨识度,让人一听到这音乐就会想到这栏目。

    徐继超三人去跑外景之后,汪谦就没什么事情做了,考虑到对付雷香的事情,汪谦下楼去了趟手机店,找店主买了张最大容量128g的手机sd卡。

    ……

    晚上下班,汪谦正准备走出一楼大厅的时候,雷香、张俊杰和袁志伟等人从外面走回了电视台里,不知道他们白天外出做什么去了。

    “雷主任好啊!”假装看手机的汪谦有意抬头向雷香招呼了一声。

    “哟!小汪啊?听说你的《历史讲坛》被审查了?加班加点录了三十多集,结果一分钱提成也拿不到?”雷香上次被汪谦骂‘贱人就是矫情’,让她的名字和贱人等同在了一起,这事儿她一直无比恼火,现在看到汪谦当然忍不住要损几句出出气。

    “都是拜雷主任所赐,这是想把我往死里整呢!”汪谦脸上挂着笑,一点儿也不含蓄地向雷香提了出来。

    “我哪有那本事啊?你还真是抬举我,不过看到你这么惨,我真的很高兴啊!”雷香哈哈大笑了起来。

    张俊杰、袁志伟等人也发出了一阵哄笑声。

    “雷主任就是矫情!”汪谦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出了电视台一楼大厅。

    “小杂种!还敢骂我?”雷香气得直跺脚,汪谦刚才说‘雷主任就是矫情’,不就是骂她贱人吗?

    “看起来审查停播节目、扣提成他还不够疼,得想办法把他弄得更惨才行。”张俊杰在旁边小声向雷香建议了几句。

    “听说他上个月的奖金有6000多呢!香姐一定有办法替台里节省一笔开支。”袁志伟也在旁边提醒了几句。

    “很好!上个月的奖金提成,他一分钱也别想拿了!”雷香恨恨地看向了汪谦的背影。

    汪谦走出了电视台大门,看了看手机屏幕,刚才他拿着手机遇到雷香的时候,已经锁定对她使用了‘手机黑客卡’,作家助手也提示道具使用成功。

    现在汪谦的手机里多了个‘手机黑客’的app图标,打开之后,汪谦发现他已经获得了雷香手机的全部权限,可以进行各种操作了!

    比如后台打开她的摄像头、录音设备,以及查看雷香手机内所有存储的内容,汪谦甚至可以用自己的手机模拟雷香的手机,在汪谦的手机里打开一个虚拟屏幕使用雷香手机里的app应用程序!

    上面还有个24小时的倒计时,结束时这个手机黑客app就会消失。

    汪谦利用手机黑客app后台打开了雷香手机的摄像头,以及录音设备,并打开了实时录制功能。雷香手机后面拍摄的视频、录下的声音会实时传送回汪谦的手机,分门别类存储在那个128g的sd卡中。

    汪谦正准备坐公交回租屋的时候,手机黑客app弹出了提示,提醒此时雷香正在用手机打电话。汪谦连忙走去了街道偏僻处,想听听雷香此时是打电话给谁,看看能不能抓到什么把柄。

    雷香用手机打电话的时候有一个习惯,都是用耳机接听,手机则拿在自己的面前。手机摄像头被汪谦的手机黑客app从后台打开后,把她的脸照了进去并实时进行了录制和传输,但雷香并不知情。

    手机黑客卡使用的是黑科技,后台打开摄像头、进行录制等操作不会占用手机内存,也不会在雷香手机里留下任何痕迹。

    汪谦现在通过自己的手机屏幕,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雷香那张令他十分讨厌的面孔,此时的雷香显然是在她自己的办公室里,而且只她一个人。

    “刚才回电视台的时候遇到汪谦那小杂种了!他骂我‘矫情’,这是故意当众骂我‘贱人’!这小杂种太恶毒了!”雷香这电话暂时不知道是打给谁的,不过汪谦的手机黑客app已经自动显示和记录下了对方的电话号码。

    “行了,一个电视台的新人而已,分分钟捏死了,还值得你一直为他生气?这不是已经把他节目给停了吗?”那边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我当然生气啦!你不知道他那句话有多恶毒!现在网上到处都在疯传!我特么都成‘贱人’的代名词了!老公,你们北湖广电权力大着呢,直接下发个文件再给他追加个处分吧!扣光他上个月的奖金,不然我心里很不爽啊!”雷香向那边又说了几句。

    原来,她是在和她在北湖广电当领导的老公通电话!

    “唉呀!他那个《品三国》本来什么问题都没有,就是为了帮你出气才强行给他禁了,这时候再追加处分就显得有些过了,容易落人话柄。你想报复他不用急于一时,只要他这个人还在北湖广电系统里,我们有的是办法慢慢折磨他。”中年男人稍稍有些不耐烦的语气。

    “那个小杂种骂我‘贱人’,我心里就是不爽!这口气憋得我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你就帮帮我吧!让北湖广电再给他追加个处分,我要他知道疼、向我低头求饶!不然心头这口恶气没办法出啊!”雷香继续向她老公说着。

    “这样不太好,我们整人也要注意一下影响和策略,不能一蹴而就,让别人觉得我们公权私用就不好了。你真把他逼急了,他辞职离开电视台了、离开我们管辖范围了,以后你想整他都整不成了。别固执,听我几句劝,整人这种事情要慢慢来,不要急于一时,好吗?”男人耐着性子继续哄着雷香。

    “反正我看到他心里就很不爽!你一定要想办法扣光他上月的奖金!没理由也找出理由来!不然我跟你没完!”雷香挂断了手机。

    “我靠!果然天下最毒妇人心!停了我的节目,害我白辛苦了四天,现在还想扣光我上个月的奖金?”汪谦不由得很是感慨。

    感慨完之后,汪谦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刚才这个电话够份量啊!身为北湖广电的领导,为了自己老婆的一己私利,把一档他自己都声称没问题的节目给封了!满口的捏死、整人、扣奖金、折磨等词语,北湖广电的领导就是这么工作的?

    雷香在打电话的时候,视频里有露脸,身份暴露无遗。电话里她几次开口喊老公、提到了北湖广电。如果这视频编辑成贴子,用‘匿名自动更换ip疯狂发贴器’发到网上,被广大网民看到了会是什么效果?

    哦,北湖广电的领导、北湖电视台的频道主任好霸气啊!工作不怎么上心,整天就想着怎么整人了!如此这般滥用职权、挟私报复,雷香夫妻二人是在打广电总局的脸吗?

    贴子的名称汪谦都想好了。

    《一封发给北湖纪检部门、华国广电总局的公开信》!

    哈哈哈哈……想整死我?看这次谁会死得很惨!

    新书冲榜,向兄弟姐妹们求收藏、求推荐票票,感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