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牌主持 > 第33章 音乐界的耻辱
    “沈主任。”汪谦在打开的办公室房门上敲了敲。

    “进来。”沈琳翔抬头看了看汪谦,发现汪谦与平时有些不太一样,这让沈琳翔感到有些奇怪,但他只稍稍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办公室里除了沈琳翔之外,还有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汪谦认识,是音乐频道主任张俊杰。

    看到汪谦的时候,张俊杰的脸黑得能滴出水来,随时准备发火的样子,可想而知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在录制记忆视频的时候,汪谦已经发现了,当时只有张俊杰偷偷打开了手机录下了他弹唱的音频。再加上张俊杰一直是雷香的跟班,所以可想而知这位张主任在整个事件里扮演了什么角色。

    汪谦无视了张俊杰,径直走到沈琳翔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张主任也有些事情找你,你先和他谈谈吧。”沈琳翔伸手向张俊杰的方向指了指。

    汪谦把椅子转了个方向看向了张俊杰,并不主动开口说什么。

    “小汪,如实交待!你微博那两段视频是哪里来的?”张俊杰压制着内心滔天的怒火向汪谦问了一声。昨天到今天,他快被雷香骂死了,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辩解,所以一大早就冲到了沈琳翔的办公室来兴师问罪。

    “无可奉告。”汪谦一脸华国外交官的神情。

    “你!你!沈主任!你看他对领导是什么态度?”张俊杰被汪谦的回答气得脸红脖子粗,只好转向了沈琳翔,让沈琳翔来压汪谦。

    “小汪,张主任是台里的领导,也算是你的长辈,对长辈要有适当的尊重。”沈琳翔劝了汪谦几句。

    “沈主任说的很有道理,我一向对沈主任都很尊重,是因为沈主任在对我们这些下属说话的时候,都给了我们足够的尊重。人与人之间的尊重是相互的,我过来的时候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张主任一开口就象审犯人一样的口气审问我,对我没有丝毫尊重可言。将心比心,我为什么要尊重他?”汪谦不卑不亢地回答了沈琳翔。

    “你……唉……好吧。那个……张主任,刚才你询问小汪的语气确实有些不太合适,毕竟是过来了解情况的,大家都温和一些才能好好谈不是?”沈琳翔被汪谦说得无话好说,只得转过去劝了张俊杰几句。

    “好吧!小汪,我现在好好问你,你微博上发的那两段视频是怎么回事?从哪里来的?”张俊杰只得收敛了怒气向汪谦又问了几句,他过来是解决问题的,为他自己洗雪清白的,谈崩了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

    “张主任如果想知道那两段视频是怎么来的,那需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才行。”汪谦不紧不慢的语气,他当然知道张俊杰为什么火气这么大。

    “什么问题?”张俊杰只得继续按捺着心中的极度愤怒,顺着汪谦的话问了一声。

    “当初我过来电视台面试的时候,面试我的一共有九位面试官,在我用吉它弹唱《再见青春》的时候,我仔细观察过,九位面试考官之中,只有张主任拿出了手机,偷偷录下了当时我演唱的音频。”

    “这也是我创作了《再见青春》之后、发表到酷乐网之前,唯一的一次公开表演!然后,这首歌在当天晚上词曲就被人复原了出来!传到了雷鸣的手中!雷鸣又把它发给了白导。”

    “我要向张主任询问的问题是,张主任你身为一名音乐人,比其他人更明白原创者的艰辛,更懂得尊重他人的版权!怎么能做出如此无耻剽窃之事?张主任你的心得有多大、脸皮得有多厚,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之后还好意思到沈主任的办公室里来当面质问我?”

    “请张主任就这件事先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然后我们再谈其他的事情,否则,对你这样的偷盗剽窃之人、音乐界的耻辱和毒瘤,我根本没有和你继续谈下去的必要!”汪谦声色俱厉地看向了张俊杰。

    “你!你!你!”张俊杰原本是到沈琳翔这里来兴师问罪的,没曾想被汪谦反过来质问并痛骂了一番,偏偏一句话也回不了,气得他差点儿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小汪……”沈琳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对汪谦的这张嘴是彻底服气了,这是想当面活活骂死张俊杰的节奏啊!

    张萌迪坐在门边,听到汪谦刚才一番话之后,差点儿忍不住要当场鼓掌了。张主任你过来兴师问罪之前也不想想面对的是什么人,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沈主任,这样不太好吧?你也不管管?”张俊杰黑着脸看向了沈琳翔。

    “张主任,我觉得吧,凡事有因才有果,那件事你确实应该给小汪一个解释。”沈琳翔想了想之后回答了张俊杰。

    如果没有张俊杰很无耻地录下了《再见青春》,并把它给了雷香,又传到了雷鸣手中,就不会有这次的剽窃闹剧了。沈琳翔在内心里也很看不起张俊杰和雷香的做法,说起来刚才汪谦骂的每一句话都很在理,张俊杰身为音乐人,却无耻强占他人的原创,确实称得上是音乐界的耻辱和毒瘤。

    “沈主任,你是确定要护着他对吧?行!我看你怎么向雷主任交待!”张俊杰站起了身来,拿雷香恐吓了沈琳翔一番。

    “沈主任,张主任也是台里的频道主任,为什么这么怕雷主任?难道是害怕雷主任的老公在广电局当领导?”汪谦向沈琳翔问了一声。这些天他对电视台里的各种关系,已经有了些初步的了解。

    “小汪你注意影响!别在台里八卦这种事情!”沈琳翔板起脸向汪谦训斥了几句,这个小汪啊!怎么什么话都敢说?这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挑明出来岂不是故意惹事?万一传到北湖广电领导耳朵里,科教频道可都没有好果子吃!

    “沈主任,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即兴创作了一首诗想颂扬张主任。”汪谦笑笑地看着沈琳翔,虽然他口中说有诗送给张俊杰,但却是完全把旁边站起身的张俊杰当成了空气。

    “诗?”沈琳翔有些哭笑不得,骨子里很文青的他,现在对汪谦的诗是又爱又怕。

    原本张俊杰准备拂袖而去的,这时候也站住了,大概是有些不太明白汪谦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小官事大官,曲意逢其喜。事亲能若此,岂不成孝子?张主任如果能把他对雷香的态度用来孝敬他的父母,那可真是一位感天动地的大孝子啊!可赞!可叹!”汪谦摇头晃脑地说着。

    “姓汪的!你特么的图嘴巴痛快是吧?我记住你了!咱们走着瞧!”张俊杰听明白这首‘颂扬’他的诗是怎么回事之后,不由得大怒,气得他脑袋都隐隐作疼起来。

    “惦记我的疯狗多了!你算老几?”汪谦回过身站起来怒视着张俊杰,既然对方开骂了,他也没必要再客气什么了。

    “行!你狠!”张俊杰身体摇晃了几下,连忙伸手扶住了墙,他什么也不敢多说了,踉踉跄跄地逃出了沈琳翔的办公室,

    再呆下去的话,张俊杰怀疑自己会不会气到脑梗,直接过去了。

    张萌迪捂着嘴彻底笑趴在了桌子上,这个汪老师啊!骂人都这么有水准!‘惦记我的疯狗多了!你算老几?’太经典了啊!再联想到先前的‘贱人就是矫情’,汪老师这骂人的水平和他的诗一样,简直是震古铄今啊!

    “很爽是吧?很过瘾是吧?”沈琳翔没好气地瞪着汪谦。

    “他先开口骂人的。”汪谦回答了沈琳翔。

    “知不知道我叫你过来什么事?”沈琳翔严肃了语气。

    “不就是张主任过来找麻烦吗?”

    “还有呢?”

    “还有什么?昨天雷香的事情?”

    “你也知道啊!为什么骂人的微博还不删?”沈琳翔看起来有些生气。

    “他们诬谄我、骂我剽窃狗,雷香还公开骂我无耻、撒谎,整整骂了我一天,我一句嘴没还,只是在最后拿证据的时候回了她一句评论而已,不应该吗?”汪谦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在台领导的眼里,他们骂你的微博全都删了,只有你骂人的微博还挂在那里,给台里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我怎么向台领导解释?”沈琳翔揉了揉太阳穴,显得很是头疼。

    这件事沈琳翔在台领导面前为汪谦不停地据理力争,甚至和领导都拍了桌子。但是,现在在汪谦面前,他只能强压汪谦息事宁人。

    “我被骂了一整天,就还了一句嘴,而且是他们剽窃我的版权,反而诬谄辱骂我剽窃,现在全都成我的错了?台里还讲不讲道理了?”汪谦更加气愤了。

    “你微博的证据已经被很多网友转发了,现在网上随便一搜就能搜到一大堆链接,你要达到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退一步吧!别让我太为难!你知不知道?雷主任被你骂的那句‘贱人’给气病了,现在还躺医院里输液呢!你还嫌不够吗?”沈琳翔继续很头疼地向汪谦劝说着。

    “雷主任气病了?病得重不重?”汪谦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应该不重。”

    “太可惜了。”

    “你……”

    新书冲榜,向兄弟姐妹们求收藏、求推荐票票,感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