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牌主持 > 第7章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小汪啊,年轻人刚到一个地方,要能沉得下来……”沈主任看着汪谦,一脸失望的表情。

    “他们都是这里的老员工,串通一气编派我,我一个新人能说得赢他们吗?”汪谦气不打一处来打断沈主任反驳了几句。

    “散会吧!”沈主任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大厅,回他办公室去了。

    “曹毅,我招你惹你了?在早会上这么说我?”汪谦回头找上了曹毅,向他当面质问了起来。

    “我只是实话实说,你有意见?”曹毅一脸凶相地瞪向了汪谦。

    对峙的双方……汪谦是个小个子,曹毅是个一米八的大块头,两人如果动起手来,谁会吃亏显而易见。

    其他同事纷纷停下脚步向这边看了过来,看向汪谦时脸上现出厌恶或同情的神色,汪谦一个新人,进来就和台里很有背景的曹毅结了仇,估计以后是没办法在这里混下去了。

    这几天事情的真相怎么样,注意到的人心里还是大概有些数的,但是,曹毅在台里是有背景的人,在科教频道还有个三人小集团,不会有人冒着得罪曹毅和他小集团的风险去为汪谦说话。

    好汉不吃眼前亏,在对峙了几秒之后,汪谦很自觉地往后退开了一步。

    曹毅又恶狠狠地瞪了汪谦一眼之后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座位那里。

    “新来的小汪太冲了,和曹毅他们对着干,估计是没办法混下去了。”

    “对啊!早会的时候,当众打断沈主任的话,估计沈主任对他印象也很不好。”

    “本来就没形象,也没什么本事,不知道沈主任为什么要把他这种人招进来。”

    “曹毅他们推荐的人没招进来,小汪进来占了名额,曹毅他们能高兴吗?”

    听到周围同事的小声议论,汪谦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曹毅三人要这么对付他了。

    “为嘛我以前写的主角都人高马大而且都很能打,而我自己当主角的时候却是这么怂啊?要形象没形象,要身手没身手,还有没有天理了?”

    “身为主角,就算不给我萧炎的斗气,也应该给个张烨的嘴皮子,打不赢他们喷死他们也成啊!”

    “我什么都没有,想装逼都没得装。“

    “再这么怂下去,读者全都要弃书了啊!”

    对了,不是带了金手指过来的吗?

    从读者那里得到足够的打赏,兑换到高级别的宝箱之后,汪谦就有可能得到提升自己属性的宝物,让自己身高增加、力量增加、魅力增长,甚至获得一些技能书,比如获得了搏击技能的话,遇到曹毅这种大个子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金牌主持》开书到现在,汪谦只零星收到了几百币的打赏,要凑够一万币才能兑换到一只最低级别的黑铁宝箱。

    而黑铁宝箱,是有很大机率什么也得不到的,就算开出了宝物,多半也是低等级消耗性的宝物。

    目前汪谦只有一个在收到读者首次打赏后,作家助手额外奖励的那只黑铁宝箱开出的‘贝利的乌鸦嘴’道具可以使用,先前汪谦试过很多次,说了话之后十秒内使用这东西,但总是显示难度太大、无法使用。

    要不这时候再试试?换个难度小一些的,比如……

    “曹毅在录今天《历史讲坛》的时候,身体一定不会生病,特别是不会生重病!肯定不会影响到节目的正常播出!”

    汪谦说完这段话之后,立刻拿出手机使用了作家助手里的道具‘贝利的乌鸦嘴’。

    哈哈哈哈,这次居然使用成功了!

    哥终于可以装一波逼了。

    ……

    《历史讲坛》节目每天晚上十点一刻开播,但都是在下午六点钟左右开始录制。

    下午五点半钟,正抖擞精神准备录制《历史讲坛》的曹毅,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先开始的时候他还不怎么在意,但是后来他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地打了起来,伴随着喷嚏,他的眼泪鼻涕也不停地流了出来,喉咙和气管变得干痛无比。

    《历史讲坛》节目的录制不得不向后推迟,曹毅紧急去了医院输液打针,但是怎么都不见好转,病情反而越来越严重。

    医生给曹毅拍了胸片、做了血液检查,但都查不出病因来。

    “不能再等了,换人上吧!反正这个栏目主要是请来的李教授在讲,主持人只需要看台词配合提问、然后在冷场的时候做好过度就行了。”沈琳翔在了解到情况之后,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

    “换谁?”助理张萌迪向沈琳翔请示了一声。

    “你过去厅里问问,看谁能帮着救救场,找个经验丰富一些的吧。”沈琳翔想了想回答了张萌迪。

    “沈主任让我上吧!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汪谦在曹毅病倒之后早就瞅着这机会了,一直躲在沈琳翔办公室门外,偷听到沈琳翔和助理的对话之后,连忙凑了过去。

    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根足够长的棍子,我就可以撬动地球。

    汪谦说,给我一次机会,我会让你们见识什么才是一棍擎天……不,什么才是金牌主持!

    “你?”沈琳翔皱了皱眉头,早会的时候他对汪谦的感觉很不好。

    “如果我救场失败,不用您开口,我自己卷铺盖走人!”汪谦拍着胸脯向沈琳翔保证着。

    “你从来没上过节目,不能这么冒险。”沈琳翔犹豫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面试的时候,那么难的第一道题也是救场,需要主持人临场发挥,难道我当时的表现您不满意吗?如果您对我不满意,当初为什么要招我进来?既然招我进来,又为什么连一次机会都不给?我汪谦究竟是什么人,您身为科教频道的主管要亲眼所见、亲身所试、有自己的判断才行,而不是人云亦云、偏听偏信、没有自己的主见!”汪谦向沈琳翔提醒了几句。

    上不了节目,一切都是空谈,现在的汪谦只能豁出去了。

    沈琳翔被汪谦一通数落,脸色越来越难看,差点儿当场拍桌子发作起来了。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罢罢罢!我以为遇到明主,没想到却是明珠暗投!”汪谦吟了首前世怀才不遇的诗词之后,背起双手一脸失望的神情向办公室门边缓慢地走了过去。

    “站住!”沈琳翔喊住了汪谦。

    “沈主任你叫我?”汪谦连忙小跑了回来。

    “好一个‘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谁的词?拿到这里来讽刺我?”沈琳翔一脸的没好气。

    “在下不才,闲暇时郁郁不得志所写。”汪谦很不谦虚地认下了。

    “哦?”沈琳翔不太相信地拿出手机百度了一番,结果还真没找到这句话的出处,这让他看向汪谦的脸色有些震惊起来。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唉……说实话,我真的不太喜欢你的个性,但是,你这几句打动我了。为了不让你觉得明珠暗投,就给你这次机会吧!”沈琳翔又瞅了汪谦十秒钟之后,终于点了点头。反正是录播,出了错还可以补救,如果是直播,他怎么也不放心让汪谦上。

    “谢沈主任!”汪谦不由得大喜,刚才他也是估摸着沈琳翔喜欢舞文弄墨,投其所好吟了首诗词,没想到真奏效了!

    看起来以后这种逼得多装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