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逢狼时刻 > 第二十十一章
    浓黑如墨的负功德蛛丝般缭绕在郎靖风周身,色泽之浓郁比起郎靖风刚转学过来时也不相上下。

    一天不见而已,这小狼崽子居然又在天谴边缘疯狂试探了!

    杀人放火了吗这是!?白阮脑子嗡的一声,嘴唇机械地翕动着,他甚至听不清自己说了什么,总之陈燃带头鼓掌,沈嘉涵笑着对同学们点头致意,随即回到座位上,班级气氛很欢乐。

    白阮在讲台上愣怔片刻,勉强定了定神,涩声道:“郎靖风,出来一下。”

    郎靖风眉梢一扬,跟在白阮身后走出教室。

    白阮引着郎靖风往三班走了几步,觉得班里同学应该听不见了,才猛地一转身,凶巴巴地质问道:“昨天干什么去了?”

    “上午写作业,下午和几个朋友出去玩。”郎靖风谨慎地观察着白阮气得泛白的脸蛋,试图自救,“对了白老师,昨天忘问你用不用继续去福利院做义工了,连着学这么长时间想放松放松,下周日我肯定记着问……别生气了。”

    “不是那个事儿!”郎靖风不提还好,一提做义工,白阮万般努力付诸东流的挫败感瞬间爆发,一秒气得鼓鼓的,“你昨天还有周六晚上都干什么了?从早到晚每件事都给我汇报一遍!”

    郎靖风两瓣薄唇抿成一线,静了片刻,神色有点可怜:“……白老师你怎么了?”

    “你别问我,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白阮气哼哼地抱着怀,为了不在身材高挑的郎靖风面前显得没气势,还把脊背挺得溜直,活像只小斗鸡。

    郎靖风此时就宛如一个对恋人的怒火全然摸不到头脑的迟钝直男,只能焦急又无措地把声线放软再放软,拿出最温柔的语气解释道:“前天晚上和昨天上午我都在家写作业,我妈可以证明,昨天下午我和几个朋友出去玩,下午去打台球,打完台球唱歌,晚上去酒吧坐了一会儿,十一点就回家睡觉了。”

    白阮绷着脸:“这些我不管,昨天还干什么别的了?”

    ——喝酒泡吧这种无伤大雅的事绝对不会让功德在一夜之间黑成这样。

    “那就真没干别的了。”郎靖风正说着,心念一动,猜出些端倪。

    昨晚他和狐朋狗友们在酒吧喝酒打牌摇骰子,郎靖风玩这些向来脸黑,昨晚也一样连输好多把,把把被罚酒,脑子喝得不太清醒,就随手录了两个他们这帮人群魔乱舞的小视频传朋友圈。当时和他们一起玩的有几个妹子,郎靖风录的时候没注意,但八成是入镜了。

    妹子们其实都是狮妖找过来陪玩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公狮子就好这口儿。作为在大自然中以专一闻名的狼,郎靖风挺看不上他这毛病,不过他也懒得管人家闲事,只是没掺和,各玩各的。

    白阮铁定是看见视频了。

    白阮看见那些,才生气的。

    郎靖风心尖一颤,胸腔一片春草蔓生般的酥痒微麻。

    这种感觉病毒般在郎靖风体内扩散,撩得他浑身难受,非得狠狠抱一抱、碰一碰、贴一贴白阮才能解。

    “我知道了,我错了白老师,那两个酒吧的视频我现在……”郎靖风一摸裤兜,发现手机在教室,忙改口,“我回去就删。我真是随手录的,里面那几个女的我不认识。”

    其实没看到视频的白阮皱眉:“什么视频?”

    “……和我赌气呢?”郎靖风咬着嘴唇笑了下,讨好道,“我去机房借个键盘跪一节课的?”

    白阮迷茫:“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把你昨天做的这些事的细节都给我讲一讲,我要细节,你好好想想,什么都别落下。”

    最初的惊怒已经过去了,白阮这会儿稍平静了些,能理性地想问题了。

    按照常理,功德想在一夜之间突然黑成这样非得杀人放火不可,但经过这段时间相处,白阮觉得郎靖风品性善良,顽劣的只是性格,所以冷静下来想想,白阮更倾向于是出了其他的事。可无论这小狼崽子是被人逼着做了坏事还是无辜遭人陷害,白阮这边都是毫无头绪,他只能让郎靖风把这两天的事从头到尾说一遍,好找找线索。

    郎靖风心中酥痒更甚,忍不住笑了:“细节?我没细节。”

    那几个妹子郎靖风连根头发丝都没碰过,除了一开始说了你们好仨字儿之外就没说过话,看都没多看一眼,哪有什么细节可坦白从宽的?

    两人无声地对峙片刻,白阮意识到这事不摊牌是绝对说不明白了。

    “你过来。”白阮一转身,往楼下走,郎靖风二话不说跟上,丢了魂儿似的死死盯着白阮的背影,呼吸粗重。

    白阮下到一楼,四下张望一圈,引着郎靖风走向没上锁的杂物间,准备在里面摊牌,再好好问问郎靖风这两天究竟出了什么情况。

    两人进了杂物间,白阮回身关上门,空间一狭小,郎靖风身上的狼味儿也随之明显起来。

    密闭小房间加上近距离,天敌带来的压迫感瞬间以几何倍数增长,白阮神经紧绷,方才质问郎靖风的气势渐趋颓败,他连做两个深呼吸,才结巴道:“我……我有个事要告诉你。”

    “等等,”郎靖风唇角一翘,用食指轻轻按住白阮柔软的嘴唇,男友力十足道,“这个要我先说。”

    天敌锐利的妖气通过直接皮肤接触毫无阻碍地刺痛了白阮敏感的神经,白阮脑子一空,本能地想往后缩,后脑却抵到杂物间紧闭的门,退无可退。

    “唔……”白阮别过脸,想躲开郎靖风按着自己嘴唇的手指,下巴却被郎靖风的另一只手钳住,刚刚转过一个角度的脸被郎靖风强行板正。

    紧接着,郎靖风那张英俊的脸贴得更近了,原本抵着白阮嘴唇的手则蜻蜓点水般飞快抚过白阮的脖子与手臂,探入白阮身体与门板间的缝隙,紧紧钳住白阮细瘦的腰,两人的上半身毫无缝隙地贴合在一起。

    这一连串密切的身体接触令白阮惊恐万分,几乎无法思考,恍惚间白阮觉得自己就像个烧开的茶壶,天灵盖像茶壶盖一样被滚烫的蒸汽顶着卟卟抬起落下,脑浆都快蒸熟了。

    “我昨天真的什么都没干。”郎靖风微微低头,嘴唇擦过白阮的耳朵,几缕额发垂下,稍微遮住了一点眉眼,却显得他更英俊,他开口,声音中满是浓得盛不住的笑意,“别生气了,白老师,白阮小哥哥。”

    “松、松手……别、别碰我……”白阮吓得四肢瘫软,如果不是被郎靖风钳着腰现在他八成已经跪下了。

    “我训练服好闻吗?”郎靖风贴着白阮耳朵,声音喑哑,饱含情欲,“闻着有感觉吗?我也想要你的,给我一件?”

    白阮瞳仁骤缩,脑内一片雷鸣般的轰隆巨响,被恐惧和震惊双重夹击,整个思考不能。

    郎靖风退开一点,嘴唇离开白阮的耳朵,蹭过白阮的面颊,觅到那两瓣他已肖想多日的柔软唇瓣。

    “说好了期中有进步就答应我一个要求的。”郎靖风与白阮额头相抵,含笑索要着奖励,“白老师,我想亲你一下。”

    语毕,头一偏,吻了下去。

    白阮的嘴唇软得不可思议。

    郎靖风的心脏热得都快化了。

    与白阮吓到沸腾的脑浆倒是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