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25.水落石出
    "所以说, 何助国同志, 这所有荒谬的事情, 都是因为你们夫妻两个各怀鬼胎, 斗智斗勇, 然后连累了我家好心救人,却被恩将仇报的高红阳?"盘着腿坐在炕上, 她一点情面都不愿意留,冷笑着讽刺道。

    何助国的手捏得更紧了,脸色也变得更难看了,这个女人,嘴巴可真是厉害,每一个字都那么毒。可他虽然不忿, 有心反驳,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他只能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在高家五个人如出一辙的愤怒和讽刺的眼光中,他只能默认了自己的错误,又说了一句:"对不起。"

    现在只是不得不低头而已,要是这个女人没有这么敏锐,就这些人,不足为虑……

    他一直以为魏玲会把这件事情藏在心里,一辈子瞒着。没想到她会这么想不通,把这个孩子送到了高家, 还真的告诉高家,这是高红阳的儿子, 也不怕高家人告到部队去。

    最重要的是,她不要脑子的做法,把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之下,很可能会毁了她,也毁了他。

    林佳看着他就生气,就算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从表情上都可以猜的出来他的不忿。事情到了现在,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种人,怎么配做高红阳的朋友。

    "说对不起有用啊,我们家高红阳为国捐躯,你们作为他的朋友,还在他死后侮辱他的名声,你们对得起他?你有脸做他的朋友?

    你自己的责任,自己的孩子,还任由妻子误会你的朋友,让她做出了把孩子丢到我家门口的事情,你算什么男人,还有脸来这里?"

    何助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冷着一张难看的脸又想说对不起,林佳赶紧打断了他。

    "行了,你也别说话了,说多了更生气,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说一百个对不起我也懒得原谅你,高红阳也不会原谅你。

    摊上你们这几个脑子不对劲的,算我们家倒霉,赶紧抱上你的孩子离开,别待在我们家了,离我们远一点,养了他这么几天,差点没把我们家搞得家破人亡。"

    "对,快把他带走,我们一点也不喜欢他,你们的做法实在是太恶毒了,我娘都让你们气病了……"高明华高声附和林佳的话,他现在还是很愤怒,不止是他,高家人就没一个能平静下来的。

    要是何助国是个不知情的,高家人也怪不着他,可是他从头到尾都是知道的,还亲手做了谋划的人,他在这个事情中的责任,甚至比魏玲还要多一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以前的魏玲也是一个受害者,何助国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不用别人说话,高明义和高明军已经打包好了那个倒霉孩子的东西,他的抱被和尿布都是高家的,这么恶心的东西他们当然不会留下,打包全带走最好,不能带走的待会儿也要丢了。

    一个人拿行李,一个人抱着孩子,都被直接塞到了何助国怀里,他只能手忙脚乱地把孩子抱好。

    林佳搂着还在掉着眼泪的高明娟,看也不看何助国窘迫的样子,就对着几个孩子道:"明华、明军、明义,开门,把客人送出去,然后把家里大门关好,以后再也不能随便开了,进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人。"

    这个女人……

    何助国心里愤怒得要死,可是脸上却还是抱歉和不知所措的表情,他又说了一声对不起,转身从被高明义打开的门走出去。

    到了大门外面,等他走出去以后,还想说些什么,却只见大门被"砰"地一声砸上、关紧。

    抱着孩子,何助国在寒风中冷下脸愣了好几分钟,才帮孩子紧了紧他的抱被,向外走去。

    屋里,林佳无奈地用手帕帮着高明娟擦眼泪,无奈地道:"好了,别哭了,只是误会一场,错的都是别人,我们现在应该高兴才是。"

    虽然女孩子爱哭一点很正常,可是高明娟这也太爱掉眼泪了,林佳想着以后还是得想想办法,改改她这个软性子。要不然干啥都哭,以后结婚了受点气,还不知道哭成什么样子。

    "娘,我这是开心的,我就知道,我爹不会这样,他是最厉害的人,才不会,这样对我们。"高明娟抽噎着,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误会被澄清了,高红阳是无辜的,他就是因为好心救错了魏玲,也结交到了心理不光明的何助国。陷入了他们两个人有心的牵扯当中,才会让高家人生出这样的误会。

    几个孩子现在心里十分复杂,是高兴,解脱,是释然,也是自责。

    高明华叹了一口气,哭丧着脸道:"原来那个照片真的是误会,我们不应该怀疑爹的,不知道他在天上,会不会觉得心寒,怪不怪我们几个不孝的孩子。"

    "我们……要是那时不乱说就好了……"高明军也自责。要是没把照片的事情说出来,就不会有这么大的误会了,还让他娘白白生气了一场,虽然她不说,但是都气病了。

    高明义没好气地看着两个哥哥,有点恨铁不成钢。

    "都是他们的错,不是我们的错,你们也不要想那么多,自责没用。要不是他们那么恶心,又是照片又是孩子的,能有这种破事嘛!"

    "对,还是明义想的清楚,不是你们的错,这一切都要怪何助国和魏玲,你们爹受了无妄之灾,不会怪你们的,别自责。"林佳安慰道。

    "嗯,错的不是我们,是他们。"高明义道。

    大家都点头,高明娟却抬头看着林佳,十分迷茫地问:"娘,为什么爹做了好事,救了别人,还要这样被污蔑呢?他们一个是爹的朋友,一个是被爹救了的人。"

    几个孩子都是一愣,这话说得对啊!他们的爹又没做坏事,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对待呢?难道做好事也是错的吗?

    林佳知道他们心里的想法,又叹了一口气,这事,还是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毕竟现在的孩子和后世的不一样,没有网络和电视剧的价值冲击,他们的见识就只有周围这一亩三分地,心里还是很单纯的。

    "傻孩子,世界上不仅会有感恩的人,也会有恩将仇报的人。有时候好心做了好事,并不一定能得到别人的感恩。即使是得到了别人的感谢,有时候,别人还是会对自己不利。

    当然了,世界上好人还是多的,以后你们遇到了什么情况,该救人还是得救,不能因为这一件事,你们就对弱势人群受到伤害置之不理。"

    看着他们疑惑的表情,林佳又道:"这个说法很矛盾,既能做又不能做的,你们可能不是太清楚,我也讲不清。记得一句话就行,能帮则帮,量力而行。

    还有就是,交朋友一定要谨慎,不是所有人都是真心和你做朋友的。如果不能以生死相托,就不要给别人十分的信任,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会在背后捅你一刀子。交朋友很重要的事要看心和行动,而不是他嘴上说了什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其实你们的爹做的就很好。他做了好事,错的就是魏玲这样的人。魏玲恩将仇报,想破坏我们的家庭,但是你们的爹没有背叛我们,他坚守自己的本分,所以你们应该为自己的爹感到骄傲。"

    "嗯!我们懂了,帮助别人可以,但是要量力而行,而且过后不要有太多牵扯,不然很可能会伤到自己。朋友之间可以互相信任,但是不能轻易付出信任。 "高明华说话,其他人跟着点头。

    "你们懂了就好,吃一堑长一智。相信你们爹也会为你们骄傲。"林佳很是欣慰,他们都是聪明的孩子。

    事情到了这里,已经是水落石出了,后续事情也算是处理好了,林佳心里松了一口气。前两天派出所一直没有回应的时候,家里的气压低极了,连她也无法再淡定,因为这也是她家了,对于那个孩子,她肯定也养不了。

    幸好那倒霉孩子不是高红阳的孩子,军大衣里的照片事件真的是一个误会。要不然,高家所有人不仅要承受被背叛和欺骗的痛苦,还要一直养着一个带给他们耻辱的孩子,也是难了。

    "对了,派出所那边还在找人吗?"林佳突然道。要是派出所还在找人,孩子却被接走了,派出所误会他们家因为不想养,把人丢出去了怎么办。

    高明华摇头,回道:"找了四五天,前天就没继续找了。"

    高明军猛地看过来,惊讶地对林佳道:"这事我跟你说过啊,娘你还点头说好来着,现在怎么忘了。"

    "我……可能是烧糊涂了,确实忘了,不过派出所不查了,这样就好……"林佳回答得有点尴尬,她这两天确实有点昏昏沉沉的,心里又一直挂着这些麻烦的事,可能听过就忘了,其实她心里总觉得自己还有事没做,可是完全记不起来。

    他们赶人赶的太利索,何助国在家里连坐都没坐一下,一口热水都没喝,就被赶出去了。

    炕桌上还摆着那个剩了一点奶粉的碗,外面屋檐下还晾着三四片尿布。

    不用林佳说话,几个人就开始打扫屋子了,一个一个地,恨不得要把这件事从他们家里抹去。

    那孩子用过的东西都丢了,晒着的尿布被丢到火里烧了。幸好高家人对这个孩子不上心,没给他准备多少东西,除了那被带走的抱被和两件衣服,其他的都没了,也亏不到哪里去。

    正屋里,几个孩子收拾好了东西,高明军正拿着被吃掉一小点奶粉的奶粉罐,突然气愤地道:"娘啊,我们家亏了,不仅爸爸被人这样污蔑了,还白白替他们养了好几天孩子,给他吃好喝好的,刚才连个好处都没要,亏死了!亏大了"

    "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事,真是亏大了!这奶粉是不是很贵啊?娘?"高明义听了这话,同样后悔不已,拿着奶粉罐看了又看,问道。

    林佳看着两人的动作,忽然觉得有点好笑,他们不知道她有钱,这一副财迷的样子,还有点可爱。

    她故意严肃着脸,认真地道:"很贵,十七块钱呢!要不你们去把人追上,问他要钱,他抱着孩子,肯定还走不远的。"

    谁料高明义真的急匆匆地下了炕穿鞋,还道:"对,对,二哥,我们追上去吧!至少得要个三十块钱,那孩子这么难照顾,不能亏了。"

    高明军倒是没动,不过他看向了林佳,仿佛在征求她的意见,她让去他才真的去。

    眼看高明义都要出门了,林佳才道:"明义,快回来,我就是开个玩笑,他人品不好,他的钱也脏,我们不要这钱。也应该让他记住,他一辈子都亏欠我们高家,才不会忘了他自己做过的错事。"

    高明军赞同地点点头,下一秒他看着林佳,很不解地问道:"娘,你不是说何助国犯了大罪吗?难道他这么对待爹,把犯罪的事嫁祸给爹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吗?"

    此言一出,几个孩子又纷纷陷入了疑惑和思考当中,这种事情,怎么能算了呢?

    林佳却是脸色一变,正色道:"这种事情,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你们的爹,是一名伟大的军人,为国争光的军人,怎么能承受这样的冤枉。

    即使只有少数人知道,可他的名誉受损却是弥补不了的。抱走孩子,说两句对不起就算了?这绝对不可能,他把我们高家当成什么了!"

    高明军义愤填膺:"对啊,不能这样便宜了他,这么恶毒的人……"

    高明义不遑多让:"就是,我们应该为爹讨回公道的,他这么利用爹,还这样……不能白白便宜了他啊!"

    "人家已经走了,你们要怎么讨回公道?"高明华凉凉地打断了哥俩的想法。

    也是哦……人都走了……

    "娘,你为啥不让我们去追他啊?"高明义非常不解,既不要赔偿,又要讨回公道,还直接把人赶走了不让他们上去追,这是为什么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佳肃着脸,看着几个还稚嫩的孩子,摇头慢慢道:"你们想得太简单了,何助国这个人很危险,我们要是想为你们爹讨回公道,还得从长计议,不能随便来,不然怕是要累及自己。"

    "危险,怎么危险了?"

    "怎么不危险,相片的事情是意外,很正常,因为他不会做这种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情。

    按照他的说法,他深爱着魏玲,非她不娶,可魏玲又不愿意嫁给他,他苦苦追求都没有办法,那么他就只能用不寻常的方法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难道你们真的以为,那次醉酒是意外?那个孩子也是意外?这个世界,意外是有,但并没有那么多,就那么巧发生在这里,可能人为因素更大一些。"

    林佳的猜测无法得到证实,但不妨碍她对此的怀疑。这个"意外",十有八九是何助国亲自策划的,然后环环相扣,达到他的目的。

    刚来的时候,这个何助国表现出来了他的歉意,但是他把他们看得太傻了,他眼里的那种傲慢、轻蔑的神色,根本就不屑于掩藏。

    讲述事情经过时的有意遮掩,在她提出各种疑点、问题时所表现出来的慌乱和眼睛明显不符。唯一言行一致的,应该就是她拍案怒斥的时候了,那时他的紧张,可不是表演出来的。

    当然了,林佳的眼睛不是X光,看不清他的心理,但是看人先看眼。这个人的眼神,看起来可不是和善的。

    几个孩子都被吓到了,他们不由自主地开始分析何助国所说的事情,如果都是真的,那么这个人也太可怕了!

    按照何助国的说法,他知道自己喜欢的魏玲喜欢高红阳,但是一直都表现得完全不在意,和高红阳称兄道弟,甚至可以让他留宿在自己的宿舍。

    然而私下里他又算计着魏玲和高红阳,先让两人都醉酒,然后他"被"留宿,到魏玲送醒酒汤,他强迫她,还一直都不说话,故意让她误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最后魏玲怀孕,迫不得已嫁给他,因为她心怀鬼胎,婚后自然是小心翼翼,百般顺从。

    算计着得到了魏玲的人,还让她心怀愧疚。而且从头到尾高红阳都被瞒得死死的,对朋友的算计一无所知,直到自己死去。而且死后还不安宁,还有人污蔑他的名声,往他身上泼脏水。

    就算醉酒事件不是何助国设计的,但是他依旧顺水推舟,把责任丢到了高红阳身上。这对高家来说,依然是极大的打击。

    他们没有查到是谁家丢了孩子,昨天已经写了一封信,往高红阳生前所在的部队寄过去了。林佳觉得,那一封信,足够他的战友帮他查清事实了,还他清白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写这两章,脑子已经不够用了,改来改去只能是这个样子,下面还是回归正常的田园生活吧!等写到那封信估计我又要死脑细胞了。

    [六零]老男人的小娇娇

    背景平行时空六五年,男主本土帅大叔,女主是修真大陆来的小可爱。

    前一天,余妈妈对苏音音说,明天她就得嫁人,不能住在家里了。苏音音很不高兴,结果一觉醒来,就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地方,她还发现夫君有点老,他家特别穷(并不),还好她自己带了嫁妆,否则夫君根本养不活她……

    孟楚砚只是在外加班一夜,一回家他就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小姑娘,小姑娘长得又娇又美,还超级可爱,只是似乎太傻了点,什么都不懂……

    开始

    苏音音:你是我夫君吗?(期待)……

    孟楚砚(无奈):我不是你夫君,你要叫我哥哥,别叫叔叔……

    后来

    孟楚砚(隐忍):音音,快叫我夫君,叫叔叔也行……

    苏音音(故意):才不要,你说了你不是我夫君,也不能叫叔叔……

    孟楚砚(后悔):

    音音太认死理,好想回去打死以前的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