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23.儿女未来
    "娘,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这都下午了。"

    "我就是买了奶粉和尿布, 在百货商店被你小舅妈看见, 拉回家吃饭去了。然后我又问了你小舅一些问题, 这不就久了吗?"

    林佳隐瞒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她不想把和杨菊争执的事情说出来, 那样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什么事啊?"

    "就是关于你们工作的事情。你们两个大的快十八了,可不能再留在家种地,这样没出路,现在当工人还是待遇很好的。

    我让你们小舅留意了一下,年后二月底你们就去矿场考试,考上以后就能拿着铁饭碗吃饭, 不用我再操心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佳的打算把四个孩子都惊住了, 他们当然也想成为城里人,吃供应粮,可是以前年纪小,文化成绩也不好,都没有太多打算。结果他娘这就给办了,还明年二月就去考试,这也太快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咋了,你们都不说话,这是不乐意?"

    "乐意, 我们当然乐意了,只是娘啊, 我们成绩不好,考试肯定考不上,这不是丢人去嘛!"高明华道。他对自己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从不觉得自己傻,可考试这事可真是没辙。

    "是啊娘,我知道矿上招的人不多,这万一我们考不上,小舅不就白忙活了嘛!"高明军也是同样的想法,天生没开那根筋,他有什么办法。

    "所以这个冬天你们就在家好好看课本,你们小舅还会想办法把以前的考题找回来,你们就得好好看看,好好准备考试,一定得考上了。不然你们就只能苦哈哈的继续种田,全家人一年累死累活挣的钱,人家两个月就挣到了,以后我还能不能过好日子了!"

    前面说的是真心话,后面那句就是以母亲的口吻说的了,要是没有压力,他们不会尽心。

    高家四个孩子都是很省心、很孝顺的孩子,一直以来,他们对她真的非常好。

    林佳只是冷情,因为一直封闭自己的内心,难以和别人亲近。她不是机器人,虽然一直以来,她都不想和这几个孩子交心,但是他们这么贴心,对她这么好,她真的很感动,也想为他们负责。

    也许她暂时不能和他们一样,付出所有的信任,但是她会改。她不可能回去,那么未来的几十年,他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她可以慢慢来。

    林佳知道他们成绩不好,这和她一样,但是清楚了出题套路,再努力一点问题不大。

    她这么费心思还是为了他们以后的生活,她自己可以过得比谁都好,也有能力养他们一辈子。可她不能真的管他们一辈子,必须要给他们压力,他们才能努力争取,才能把自己的生活过好。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高明华和高明军头皮有点发麻,但是他们娘都这么说了,他们要是考不上也说不过去,只能努力了。

    说完两个大的,还有两个小的。过两年高考恢复了,学校还重新招学生,他们那时候才十六七岁,最好还是考个好高中,再上大学,大学毕业爱干嘛干嘛,这才是最好的出路。

    要想富,八十年代下海,九十年代炒股,零零年代卖地皮。

    虽然下海经商确实很好,但是文凭也很重要,他们这个年纪还是得先读书,以后能做生意的时候才是八几年,也不算晚。社会不是那么好混的,要不是高明华和高明军年纪大了一点,也不爱读书,她还想让四个人全部继续上学。

    看着两个大的因为要看书而苦恼,两个小的就在一边幸灾乐祸了,林佳打破了他们天真的想法。

    "明义明娟,你们别看着两个哥哥要有工作了就着急,我给你们也找了事情做。闲的时候多看看书,以后还得继续上学,你们年纪比较小,能上高中考大学,这就是我对你们的期望,比当你们哥哥工人好多了。"

    高明义怪叫一声,连高明娟也苦了脸,他们都不爱上学,考试成绩老是不好,还挨老师批,还不如在家种田呢!

    高明义扑过来,抱住林佳的胳膊,撒娇道:"娘啊,这高中我们又读不了,哪里还能上大学,你别乱想了,再说我们也不爱读书啊!你就让我在家种田吧!"

    "是啊,娘,我就想在家陪着你,不想上学。"高明娟也抱住了林佳的另一只胳膊。

    "你们为什么不想上学,难道你们喜欢天天种地砍柴,希望自己一辈子都呆在这个小地方,不想出去见见世面?"林佳问道。

    "我当然想去外面,可哪里这么简单。在家种地虽然累了点,可是上学好难啊!"高明义心里为难极了,他其实不喜欢上工干活,可读书真的好难。

    "我想去外面见世面,但是我们不是不能上高中吗?"高明娟疑惑道。

    其实高明娟的成绩是高家几个孩子中最好的,算不上优秀,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她上学的时候要比哥哥们认真,可是也觉得很累。

    被两个小的一左一右抱着胳膊,林佳也没再抽出来,她应该习惯的,道:"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你们还小,才十四岁而已,不要那么死板。世界不可能不改变,再过几年也许世道就变了,你们就可以继续上学了。

    想要收获,就得先付出,你们这个年纪拥有无限的可能,只要你们有了足够的知识和一个好文凭,以后想去哪里不是很简单吗?总比在这里天天过着枯燥乏味生活好多了。"

    "噢……"听了一大段话,兄妹俩只能发出这个字了,娘都决定了,他们也知道这样确实是对自己好,还能说什么呢!

    林佳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摸摸高明娟的头发,接着道:"这事就这样了,你们乖乖听话就行,这都是为了你们好,不要拒绝,不上学绝对不行,错过机会你们会一辈子后悔。"

    看着他们都有气无力的样子,林佳觉得不太好,这样显得她太□□,又道:"其实你们四个要是真的不愿意听从这个安排,自己有更好的理由,更好的选择,就快说来听听,我会尊重你们的选择。"

    四个孩子个个都苦着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可是又没有理由反驳,只得接受了注定悲惨的学习生活。

    林佳点头,没有理由反驳这个打算,那就证明他们都是知道好歹的,也自愿接受了。她就不怕以后被责怪,说她这个做娘的不民主,非要安排他们的未来。

    "我现在很累,先回去休息一下,背篓里的东西你们自己分了,该放哪里就放哪里……"

    林佳的背篓里自然不可能只有奶粉,那六瓶酒被她收了,但是又放了一些孩子的用品,还有买给四个孩子的东西,还是不少的。

    扶着额头回到房间里,林佳却没有真的休息,她在张三那里拿到的两个木箱还没处理,那个才是她发大财的关键,别的买卖都是小打小闹而已。

    从小淘淘仓库里取出小木箱,林佳把东西全摆在炕上,准备一样一样地让小淘淘鉴定……

    小木箱里的东西是真的很杂,摆到炕上之后,即使林佳不懂行,她也觉得震撼,心里有着隐隐的期待。

    古董在这时候不值钱,几斤米就能换一件,可是在后世,有些比较珍贵的东西却是价值连城的。前世她做梦都希望自己有个值钱的古董,这样就可以躺着做咸鱼了,不用努力赚钱生活。

    即使不舒服,林佳也继续撑着,一定要把这些古董鉴定出真假来。小淘淘很万能,只要放进去,值钱的它就会收回,不值钱的它也要,不过价格很低而已。

    "检测到北宋内造普通梅花铜镜一枚,价值七十六万五千RMB,请问是否出售?"

    收了一个铜镜进去,几秒之后林佳就收到了这样一条消息。她咳了一声,心里却忍不住有些兴奋,第一个就是真的古董,价格还很高,看来她运气很好嘛!

    林佳原来虽然有不少钱,但那却是她父母多年的积蓄,她工作以后自己赚的也没多少,所以这个铜镜的价钱对林佳来说已经不少了。

    在"是否出售"的选项上选择了"否"。林佳暂时不缺钱,小淘淘很厉害不假,但她不想什么东西都卖给小淘淘,钱多了她现在也用不完,古董可是会升值的,留着总错不了。

    说实话,虽然小淘淘让林佳的生活很便利,可以说没有小淘淘,她就没有底气能好好过日子。

    可是林佳在内心里对它却不是全然信任的,因为她对它一无所知,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己脑子里,它是否和自己的穿越有关系。

    这种依赖而不信任的心理是极其矛盾的,但这就是客观事实,林佳改变不了,也不想改变。除非有一天她能知道小淘淘的来历和目的,她才能放心。

    继续放进去下一样物品,是一个有花纹的旧瓷碗,上面有个小缺口。

    "检测到清代嘉庆年间官窑残缺瓷碗一个,价值二十八万四千RMB,请问是否出售?"

    "检测到民国二年紫檀木雕花木手镯一只,价值十万八千RMB,请问是否出售?"

    "检测到清代乾隆年间翡翠小算盘一个,价值……"

    "检测到清代康熙年间鼻烟壶一个,价值……"

    ……

    两个木箱里装的全是小东西,一共有五十八件,其中有四十五件都是真的,十三件是假的。林佳拿着手机,按着计算器,一个一个数字往上加,最后的古董总价竟然高大达一千万多,她几乎以为自己手抖多按了一个零。

    没有时间在乎那十几件假古董,林佳已经被惊得目瞪口呆了,在暴利面前,她的所有淡然都没有用。

    原谅她就是个普通人,以前根本没见过这么多钱。知道这年代收古董是暴利,但她就买了几千块钱的东西去换,没想到竟然有近万倍的利润。

    如果她一直做这种买卖,岂不是轻轻松松就能成为亿万富婆,以后不做什么都能躺着数钱了。

    虽然兴奋,林佳的身体却撑不住了,昏昏沉沉地收拾好东西,就躺着闭上了眼睛,连买回来的几瓶酒都没有精力去鉴定价格了。

    她其实真的只是想试试而已,毕竟老酒是很值钱,但老酒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放到几十年后那才是真正的老酒。在这个时代买的,只能是新酒,不太可能会像在后世一样卖出高价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当然了,现在不值钱,她可以多囤一些,等几十年后,她也是拥有老酒的收藏者了。

    炕上一直没有断过火,盖上被子,在这大雪天的简直是一大美事。模模糊糊地,林佳就真的睡了过去,连正屋的孩子哭声都没能让她睡不着。

    ……

    梦中,林佳梦见了自己以前的样子,还是没结婚时的那副打扮,场景却是在这高家的大院子里,她站在堂屋门口。

    看见多年未见的爸妈,林佳赶紧跑过去,欣喜地道:"爸,妈,你们怎么在这啊,你们也来了?"

    来?来哪里?

    林佳也不知道。

    院子里阳光暖暖的,林爸爸和林妈妈坐在一棵大树下,剥着花生壳,模样很是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虽然两人不是她记忆中的样子,可林佳知道,这就是她最爱的爸爸妈妈。

    林妈妈长得和林佳现在的样子很像,穿着一身花布衬衫和黑色普通裤,还有蓝色布鞋,拍拍手就取笑道:"这是我们家啊!不在这里我们能在哪里,你这傻姑娘是不是睡晕了?"

    "妈,我怎么了?我们家好像不是这样的啊?"林佳觉得自己有点晕,一看自己,刚才身上的裙子已经变成了睡衣,不过她并没有好奇的感觉。

    "哎哟,佳佳,你这是怎么了,真不舒服啊?"林妈妈本来只是取笑,见闺女傻傻的,她真怕她病糊涂了,赶紧摸摸她的额头。

    林爸爸也把手上的土拍干净,然后朝林佳张开手,像哄小孩子一样,轻声道:"佳佳,来爸这,爸看看,爸的小佳佳怎么了?"

    "我……"林佳刚想走过去,眼前的场景就突然换了,她穿着一套奇怪的衣服,站在一个两层的土砖房子前。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来过这里,林佳心里却明白,这就是她家,她没出生之前父母一起住的家。虽然隐隐觉得有一点奇怪,她却什么也抓不住。

    她直接推开门走进去,房子里面的摆设又是十分的熟悉。左边靠墙的地方有一张木床,那是她爸爸亲手打的,右边有两张红色的方桌,前面是两大一小三个垒在一起的灶台,旁边还有一个被火烧成碳黑色的烧水壶……

    忽然,林佳听见了门外有说话的声音,她赶紧顺着木楼梯爬上去,躲在楼上,偷偷看着下面,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起来,就是这样自然地做了。

    下一刻,看起来比刚才要老一点的爸爸妈妈双手掐腰走了进来。

    林妈妈抱怨着道:"唉,今天总算是把拔来的秧苗插完了,明天还有两块田,这可是要累死我,真不想干了。"

    "累就累吧,插过秧就清闲了……"这是无奈的林爸爸。

    林妈妈又道:"今天那么累,我到楼上去割点腊肉吧,你先烧水待会洗肉。"

    "好!"林爸爸应了一声,就到灶台那边去了。

    说着话林妈妈就走上了楼梯,一级一级地上来,林佳心里紧张极了,感觉像是到人家家里做贼,特别害怕被发现。

    她想逃开,她知道自己可以从二楼外面爬出去,可是她像是被绑住了,怎么努力怎么也动不了。

    在林佳紧张得要命的一瞬间,她突然又换了一个场景。

    这回林佳到了自己生长的那座房子里,她看看自己,个子也变小了,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门外是两棵桃树,夏初的时候,她最爱吃上面结的桃子,但是妈妈不许她爬树,所以她每次想吃都要让妈妈帮着摘。

    林佳看着桃树发呆的时候,她妈妈突然出现在桃树的枝桠上,腰上绑了一个小小的竹篓子,她摘了桃就把它放进篓子里。

    "佳佳,还想要哪个啊,再给妈妈指一下,妈妈摘给你。"

    林佳想说话,可这回她想说的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七八岁的自己对妈妈说:"妈妈,你左手边那个长得好大啊,佳佳想要它。"

    林妈妈闻言就抓起了手边的

    弯型木棍,把那个枝桠拉过来,把林佳说要的大桃子摘下了,然后干净利落地从树上下来。

    小林佳等妈妈洗好桃子,就高高兴兴地抱着那个桃子吃了起来。

    ……

    睁开眼睛,屋里一片漆黑,只有窗户那里透着隐隐的亮光。林佳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等缓过来,她摸出手机看了时间,下午六点半,她睡了三个多小时了。

    白天睡觉很累,尤其是生病的时候,特别容易做梦,可林佳没想到,自己居然梦到了那么多事情,还一直都醒不过来,像是过了一辈子似的。

    闭上眼睛,林佳又回味起了这场长得离谱的梦。

    虽然很想念父母,但是林佳并不经常梦到他们,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更是一次都没有。

    她不清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时代,是她那个世界的七十年代,还是平行时空的七十年代,由于各种不同各种原因,她完全确定不了。

    但无论是平行时空还是别的什么,林佳刚来时都已经做了决定,她要去她的家乡,寻找她年轻的父母。无论能不能找到,无论父母相不相信,结果会怎么样,她都要去。

    父母是她唯一的亲人,是她的一切。

    没有马上动身,没有表现出来的原因,只是因为她找不到理由,高家的事情也没有安排好,毕竟她现在拥有的是别人的身体,有应尽的责任。

    她原本的计划是,等明年高明华和高明军的婚事办完,她就去她的家乡,工分什么的,那不是她需要的东西。

    曾经,她也有自己的小家庭,有相爱的丈夫。可是后来,她还是只有父母,再后来,整个世界上,她只剩下了自己。

    听着隔壁正屋传来的声音,林佳在心里加了一句——未来还有那四个孩子。

    做了长长的一场梦,只是更坚定了她未曾表述心中的想法——她要去家乡找父母。

    林佳真的生病了,但不是太严重,只是因为疲累之后又受了凉导致的感冒,连卫生所都没有去,就只买了一点对症的感冒药吃,效果还可以。

    几个孩子都很担心她,怕她太过劳累,主动揽过了照顾那个孩子的工作,即使他们心里十分讨厌这份工作,厌恶这个孩子。

    病了好几天,高明华和高明军为了早点送走这个孩子,每天都去派出所问调查情况。

    另所有人失望的是,周围几个生产队上都调查过了,就是没有丢过男孩子的家庭,倒是查到了三个丢掉女婴的的家庭。三个女婴,一个被一对绝户夫妻捡去了,两个被丢在山上坟沟里冻死了。

    高家管不了这事,派出所也管不了这事。高家几个人在这样的结果中,变得越发沉默,对那个孩子的态度越来越不好,林佳怕他出事,只好在他们不理时无奈地照顾他。

    不管是不是高家的孩子,他都是无辜的,林佳不忍心看着他夭折,他太小了。

    索性冬天里很少有人来串门子,只有住在隔壁的林梅花听见哭声之后,来问过几句,再没有人发现高家多了一个孩子。

    这一天,林佳在给孩子喂奶粉的时候,高明华在写准备寄去军区的信的时候,高家的大门又被敲响了。

    高明义去开门,进来的是一个穿着军大衣的男人,他说他来找自己的孩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古董的价格是作者胡诹的,请不要考据,不要考据!要是真的看不下去,我也没办法,我不是专业人士,谢谢理解!

    孩子亲爸来了,真相也要来了,求别弃,真的不是故意拖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