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21.商量工作
    杨梅性子急躁, 心里又感谢林佳给她弄到了好毛线, 非要拉着她回家好好休息。林佳拗不过她就答应了, 要是林正昌听说了她不舒服, 肯定还要去家里看她, 还不如她去他家,省了他来来回回的麻烦。

    她对杨梅的印象也改变了一点, 在原主的记忆中,杨梅是比较骄傲,不爱给人面子的。可今天她遇到的杨梅,热情开朗,配上艳丽的长相,让她有几分好感。

    "姐你这样就对了, 自己弟弟家,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买好东西了就跟我回去,我等你。"杨梅高兴道。

    林佳越来越难受了,她清清嗓子道:"那你等等,我很快的。"

    杨梅今天轮休不上班,就是过来帮林正昌买烟的,她早就买好了,就等着林佳。跟了林佳到卖奶粉那里,还问了价钱准备买下, 她觉得奇怪,这姐姐家里没孩子, 奶粉也不好买,这是干啥。

    售货员:"同志,这种奶粉每盒要一张奶粉票、十张副食品票、十八块钱,你确定要买吗?"

    "确定,帮我包起来吧,谢谢!"林佳应了一声,就着衣服口袋掏钱数票。幸好刚才张三给了她不少票,不然她还真买不起。本来她想问问,然后在小淘淘上买那种桶装、标签在外壳的,但既然杨梅在她就不能这样了。

    售货员接过了钱和票,就给林佳装好奶粉罐子,递过来。

    杨梅在一旁看得更疑惑,忍不住问道:"姐,你买奶粉干啥?你家现在好像没孩子啊!"

    "唉,现在家里有点乱,回家了我慢慢再说。"林佳叹着气回道。

    "好,那走吧!"杨梅应道。看来这姐姐家里是出事了,希望不是什么大麻烦,不然她们也不能往外摘。

    说是家,其实就是矿场的单位宿舍,格局小的很,就两室一厅,厨房和卫生间都在外面,公共的。

    就这都算很好的了,有些员工虽然结婚了,可因为工龄不到或者不是双职工,还分不到房子,只能住单身宿舍,想亲热亲热都没办法。

    城里其他条件都不错,就是住房紧张了点,私人没有房产,就不能买卖房产,不然林佳早就在城里买房置办产业了。

    林正昌两口子的宿舍在矿场家属楼二幢三楼,原主是来过的,林佳跟着杨梅到了这里,也不算陌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家里有两室一厅,还没有孩子,另一个房间就暂时空着,用来存放东西。客厅大概有十六个平方大小,在这时候算很宽的。零零碎碎摆了一些东西,只够几个人坐的。

    家里点着炉子,不算太冷,杨梅给林佳倒了热水,还拿了药来。

    "这是治嗓子疼的药,我们以前没少上火,都是吃的这个,姐你吃两颗就行。现在十一点半了,我去食堂打饭,正昌十二点正就能回来。"

    "行,你去吧!我自己坐着休息一下就好。"林佳微笑着把药接过来,不过她没吃。虽然难受,也知道杨梅是好心,可药不能乱吃,她这不是上火,估计是要感冒了。

    杨梅也没注意,她拿着放在架子上的饭盒就出去了。食堂有点远,这天气路难走,不去快一点等会没好菜了。职工个个都有票,荤菜是最受欢迎的,不是轮休她一般抢不到。

    林佳把药丢了,也没在小淘淘上买药,她知道自己要感冒,没有提前吃药的习惯。估计是因为落过水,这身体抵抗力有点差了。

    坐在铁皮蜂窝煤炉旁边,林佳心里想着事情。城里职工的待遇还是不错的,现在高红阳不在,家里没了收入。虽然她有能力养着所有人,可这样也不好,农民的日子确实没有职工好过,名义上也不好听。

    高明华和高明军翻了年就算十八岁了,也许应该让他们来城里找个工作,没门路可以砸一个出来,总是留在家里也不是事。离一些国营企业倒闭还有很久,让他们进城工作可比继续留在农村好多了。

    后年就恢复高考了,高考上大学倒是很好,免费入学,国家补贴,大学生最光荣。可家里四个孩子都没上过高中,高中只有被举荐的贫农能上,名额还特别少。

    高家以前不是最穷的那种,被划分为中农了,孩子都不能上高中,高考和他们没关系。当然了,四个孩子的成绩也一点都不好,考试经常不及格,小时候打了也没用,后来就顺其自然,回家种田了。

    等会可以问问林正昌,他在城里那么多年,总比她什么都不明白的人瞎闹好。她前世就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现在也不敢随便攀附什么大人物,做什么大事。

    杨梅和平时交好的一个小姐妹、还有一个硬凑上来的小媳妇一起走到了食堂。因为没正式下班,食堂还没开始打饭,她们先排在窗口前面,等会儿就能打到数量少的好菜了。

    看着杨梅走过去荤菜窗口,那两个小姐妹站在旁边的素菜窗口,羡慕地看着。那个凑上来的问道:"梅子,那里有红烧肉,你今天要打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啊,我家林正昌的姐姐来了,我得好好招待。"杨梅微笑回道。他姐姐和别人不一样,不能怠慢了。

    "姐姐啊~有必要这么招待嘛!小心她尝到甜头,以后经常来啊!"那个小媳妇撇撇嘴,很不满意地样子,她家亲戚可不能招待得太好,粘着了就不好甩开了。

    "不会,他姐姐不是这样的人。"杨梅不喜欢他那些嫂子,姐姐不一样,她不会整天想着占自家便宜。虽然有时候说话不怎么好听,但今天比以前好多了,再加上那点东西,她也愿意招待。

    那个女的哦了一声,接着又八卦地问:"她来干啥啊?是不是有事求你们啊?"

    旁边杨梅的小姐妹拉了她一下,也没把她拉住,只好无奈地看着杨梅。

    杨梅这下不太高兴了,平时她也不喜欢和这个女的一起,今天她厚着脸皮一起来了,话居然那么多。不说姐姐没事,就是真有事相求,她也不会在这大食堂里讨论,周围人那么多,都竖着耳朵等着她说话,她没那么傻。

    "没有,你嫂子上次来了是不是求你们做啥了?"杨梅把球踢了回去,这人最爱说长道短的,就让她说自己家的事情吧!

    "她可不要脸了,居然……"那人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生怕周围单位人听得不清楚,声调都扬高了不少。

    杨梅微微一笑,和刚才看她的小姐妹对视一眼,时不时附和起那人的话,人蠢而不自知,真是可怜。

    杨梅轮休,林正昌不用自己去打饭菜,就先回来了。一进门看见他姐在,心里就是一个咯噔,他姐可不喜欢来找他,平时都是他过去找她的。

    "姐,你怎么在这啊,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林正昌急忙问道。

    林佳自己坐了好一会,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回头看到了他,解释道:"我就是来买点东西,在商店遇着杨梅了,她非把我拉过来,正好想问你点事,我就跟她过来了。"

    "姐,你这声音都哑了,肯定是感冒了,有没有去看啊?"感冒不是大病,可也难受得厉害,他姐最近真是多灾多难。

    "我有药,吃了就能好,别太担心了。小感冒而已,谁还能不生病。"林佳没当回事,感冒了而已,不吃药都能好,她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就行。

    林正昌放心了点,坐到林佳旁边烤炉子取暖,又问:"这还好,姐你来买什么?"

    林佳就把捡孩子的事情说了,当然了,她没有提高红阳的事情。他性子急,要是知道了也上火,这种没有确定的事情,没必要说出来让别人担心。不过要是最终有问题,她也不会瞒着娘家父母和兄弟,他们应该知道。

    "这些人啊,真是作孽,好好的儿子都能丢了,我要是能有儿子……"林正昌忽然停了下来,孩子这个点,就是他的痛。

    林佳不好插话,还好林正昌赶紧转移了话题,他姐还买奶粉,这可是稀缺物,就这么个捡来的,说不好听叫野种,浪费啊!

    "不说这事,不过你还给他买奶粉,这样不好吧!"

    "没奶粉怎么办,他还那么小,也不能看着他饿死。不算浪费,就是没吃完,大人还可以吃嘛!又不是孩子才能吃奶粉。"

    林佳也是没办法,那个倒霉孩子要是再大点,给他吃米糊鸡蛋什么的都行,可他可能都没满月,没有奶粉怕是要饿死。既然有能力,她就不能漠视,眼睁睁看着不管。

    "姐,你还是太善良了。"林正昌摇头。

    这时杨梅推开门进来了,她带着喜意道:"姐有口福了,食堂今天有红烧肉,我打了两份,还有大骨头汤,紧够吃了。"

    林正昌起来去接了杨梅手里的东西,放到折叠小饭桌上。他们最近恩爱得紧,杨梅给他姐面子,他也给她面子。

    林佳看了一眼,伙食算是很丰盛的,几个玉米面混白面蒸的馒头,一饭盒土豆红烧肉,一搪瓷缸飘着油花的白萝卜骨头汤,还有炒白菜。

    他们两人的伙食平时应该没那么好,怪不得说她今天有口福,这也太给她面子了。

    三人说说笑笑地,正吃得开心,忽然红漆铁门被敲响了,林正昌坐在外面,起来去开门。

    "娘,大姐,你们怎么来了?"

    来的人是杨梅的妈妈和大姐杨菊,杨梅家有五个孩子,二男三女,杨梅是第三个,兄弟姐妹都齐了。

    林正昌对岳母的到来没什么感觉,但是对于杨菊,却是一言难尽,妻子这个大姐实在让他头疼。无奈,大门已经开了,不迎进来也没办法。

    林佳打量着进来的两人,杨妈妈穿着旧的黑灰色棉衣棉裤,头上包了墨绿色头巾,五十多岁的样子,看起来很面善。

    杨菊三十二岁,没有她大,看着比她还老。长相没有杨梅好,面容还有点尖刻,蓝衣蓝裤,上面有不起眼的补丁,日子应该也不太好过。

    她丈夫是家里老大,下面有五个弟妹,还有她几个孩子,一家人全靠他丈夫和公公养着,过得好才怪了。

    在原主的记忆里,杨妈妈是挺和善的一个人,但是杨菊就不怎么样了,不过因为不是常见面的,也只有个大概的印象。能逼得林正昌一个大男人吐槽她,也是厉害的。正因为家里穷,才养成了吝啬爱占便宜的性子,也不知道是谁的错。

    林佳跟杨妈妈和杨菊打了个招呼,因为身体不太舒服,没有说太多话。杨菊打量的目光明晃晃地照着她,让她有几分讨厌。

    坐到火炉边,杨菊看到了桌子上的菜,夸张地叫起来:"哎哟,梅子啊,你家这伙食可好嘛!还有红烧肉骨头汤,妈在家可是吃糠咽菜的,你们这吃独食也太不孝顺了。"

    杨梅和杨妈妈还能不知道她的德行,说白了就是自己想吃。谁都不理她,自顾自地开始吃饭。多余的碗筷也没拿过来,杨妈妈和杨菊就坐着看。

    "你们这是什么态度,妈和我来了都不叫着吃饭,让我们看着像话吗?还不拿碗筷过来"杨菊又叫了起来。她家一个月都吃不起一次肉,平时来这也没看见肉星子。这林正昌的姐姐一来,就是大块的肥肉,这也太看不起她了。

    还没等别人说话,杨妈妈"啪"一下就拍在杨菊头上,带着歉意对林佳道:"不好意思啊她大姑,你们继续吃着,别听她胡说,我们都是吃过了来的。"

    "没事。"林佳微笑回道。她不怎么清楚这家人的事情,林正昌都不说话,还是安安静静吃饭好。

    受了杨妈妈那一巴掌,杨菊也识趣地不再说话了,她今天是有事相求,不能把事情闹僵了。杨梅和她夫家果然是越来越讨厌了,要不是有事求着,她才懒得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在杨菊炙热的眼光和杨妈妈不好意思的态度中,三人不受一丝影响地吃完了桌上的饭菜,连骨头汤都没剩一口,杨菊的脸色更难看了。

    "妈,你们今天来有什么事啊?"杨梅问杨妈妈,她妈平时也常来。但是不爱带着她大姐来,杨菊刚才能先忍着看他们吃完,今天的事情怕是不能善了了。林正昌他姐还在这,看来要丢人了。

    "我没事,你姐有事……"杨妈妈也是无奈,手心手背都是肉,杨菊虽然有点拎不清,可总归是她生的,管不了也要管。

    林佳还有事问林正昌,现在天冷得很,她不想经常来城里,索性就趁着今天问完。

    知道他姐有正事,林正昌带着林佳到了他们的卧室里,杨家母女就在外面烤炉子。

    林正昌一进来就向林佳解释道:"姐你别见怪,杨梅她姐就是这样,也不是我们不叫吃饭。而是饭菜就这么点,我们也是紧巴巴的,岳母还好,她要是上桌,我下午就得饿肚子上班了。"

    "没事,我又不是外人。饭菜都是定量的,她们捡着饭点来也不好。"林佳也是来了才知道,这年代缺衣少食,一般人有事都不在饭点来,吃了人家口粮是要被人看不起的。不像在后世,饭点谁来了都拉着吃饭,要不是饭点还要留下客人再做一顿,都是时代问题。

    "那就好!"林正昌紧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刚从火炉子边走开,他有点冷。

    林佳也有点冷,于是开门见山道:"我就想问你,县里这些工厂是怎么招人的,明华明军快十八了,我想让他们到厂里当工人,一直在家种地可不行。"

    林正昌听了这个想法倒是没太惊讶,这俩侄子要是一直留在家里种地才是不正常的。可是他姐夫不在了,也没人拉关系,以他们的水平怕是不好找。他姐不是外人,他说话就不藏着掖着。

    "县里工厂每年二月底都有一次招人考试,有初中文凭的都能考,考上了就能当临时工,老师傅带着他们,技术娴熟了就能转正了。

    可是姐,我记得这两个孩子的文化课不怎么好,怕是不好考。而且这种招工,除非是本事特别好的,不然现在都是顶工制,名额那么少,能进的都和里面人有点歪七扭八的关系。"

    林佳点头,这难度确实挺大的,其实就算高红阳还在,也没那么大能耐,他的关系都在军区,人家最多能给个面子而已。

    "烈士子女在这一块没有优势吗?"林佳又问,好像后世的烈士家属在很多方面都有优势的。

    林正昌摇头,有是有,不过影响不多,和没有差不多。

    林佳犯难了,她也没做过拉关系走后门的事啊!

    看着他姐愁了,林正昌又提了一个在他看来不是办法的办法。

    "姐,其实找别人拉关系是可以的,有些人其实不是正经亲戚,但有心还是能扯上。只要找对了人,再把握好这个度,就不会有问题。不过我们没钱没权的,这条路也不好走。"

    "你敢做吗?"林佳严肃地看着他。这种事情风险很小,他在这矿场里做了好几年的技术工,认识的人肯定很多,比她一个人自己来要好很多。

    "有什么不敢,又不是违法的事,可是人家得要好处啊!我们自己都难,这怕是走不通。"林正昌不是胆子小的,为了两个外甥拉关系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他虽然是个技术工人,工资也还可以,但却弄不到人家缺的东西。

    林佳这下满意了,他没有的她有。她出东西,弟弟出力,她再补贴一下弟弟,这不能再完美了。

    "那就麻烦你了,东西和钱我这都有,需要什么跟我说。职位最好是技术工,别的岗位也没事,但是不要下到矿坑里的,要是那样就回家种田,我也不怪你。下矿坑风险大了,俩儿子呢!我承受不起这个风险。"

    林正昌点头,虽然不知道他姐哪来的东西,但他也不想多问,他姐现在可比他厉害了,那一包毛线让杨梅高兴许多。

    下矿坑的工人工资高、待遇也好,可是风险太大了,平时不出事,但一出事就是要命的,他也不敢让外甥去,他们家又不是没饭吃的。

    两人还想说说考试的事情,就听到外面传来越来越大的吵闹声,这房子隔音不好,他们都听得很清楚。

    "咋的,林正昌的姐就比你姐娇贵是吧,凭啥给她买奶粉。我营养不够没奶了,孩子还那么小,找你要个奶粉你都说没有,你还把我当你姐吗?啊!"这是杨菊尖利的质问声。

    "你声音小点,我都说了那是她自己买的,我们没票,你听不懂人话是吧!"杨梅也是个暴脾气,受了冤枉肯定不能忍着,只是她还顾忌林佳在屋里,声音没那么大。

    "林正昌她姐就一个乡下吃土的,短命鬼男人都死了,哪来的奶粉钱奶粉票,还不是你们给的,敢拿了不敢承认,你们看不起我是不?"

    "杨菊,你要不要脸了……"

    林佳本来只是尴尬,听到了人家的琐事。听到后面却愤怒了,她一个乡下人怎么了,土里刨食怎么了,没有男人又怎么了,她自己有本事不行了。杨菊一个没工作,生了孩子都喂不起的凭什么看不起她。

    林正昌也是十分生气的,杨菊以前爱占便宜他都能忍,因为杨梅不会让她太过分,可是今天她这样羞辱他姐,他怎么能继续忍。

    "姐,你别生气,我出去一下。"林正昌起来按着脸色不好的林佳,他姐现在病了,可不能再生气。

    林佳推开他,这种事情她忍不了,她做不来和她们一样的泼妇骂街,可是不用脏话骂人,她完全可以。

    对骂,最好的还是揭短戳痛处。杨菊不问青红皂白,也不在乎林、杨两家人的面子,当着她的面就说得那么难听,肯定是故意挑刺,就别怪她不留口德,她也不是泥捏的性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上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给你们比心

    好多读者反应了这个倒霉孩子的事情,表示接受不了,现在作者郑重申明:这个孩子不是高红阳的孩子,女主不会养,女主弟弟也不会养,过几天就有人把他领走了(三章后)

    写这个孩子的目的是引出高红阳的剧情线……

    所以请大家放心了,作者和你们想的一样,剧情也没那么憋屈,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