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20.丈夫遗子(万字章节)
    林佳坐了起来, 拍门声这时就停了, 孩子的哭声却没有停止。她听得心烦, 也怕是哪家的亲戚上门求助, 大半夜的, 还抱了孩子一起,肯定不是什么小事。只好披上大衣, 套了鞋子准备去开门。

    走到外面,看孩子们的房间都没有动静,估计是睡死了,这个年纪的少年睡眠普遍很沉。

    外面雪厚的很,林佳打着手电筒,艰难地走到门口, 没有直接开门, 而是高声问道:"是谁在敲门,回答一下……"

    问了好几遍都没人回答,只有越来越微小的孩子哭声,听着可怜极了。

    林佳年纪不小,胆子却不大。外面大人不出声,她有点怕了,也不敢直接开门,只好把三个男孩子全叫起来,做个伴一起去看看。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 大门被打开,却没看见谁在, 只见门前的雪地上放着了一个黑灰色的布包裹,哭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高明华三个兄弟因为半夜被挖起来,仅有的一点睡意瞬间被惊没了,面面相觑,谁都没敢去掀开,他们还没遇见过这种事情呢!

    林佳最怕些神神鬼鬼的事情,却不怕小孩子。这情况已经很清楚了,肯定是谁家生了孩子,可是不想养或者养不起,看她家情况不错,就把孩子丢到她家门口,准备让她家养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年头没有计划生育,不管家里穷不穷,孩子都是一个接一个地生。要是生了儿子还好,要是生了女儿,养得起的就随便养着,养不起了就送人,最坏的就直接溺死,或者丢到山沟沟里去。

    林佳也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在原主的记忆里,村里这样的事情也不少,可丢到她家门口的,却没有过。

    心情复杂地掀开那个布包,里面是一个脸色青紫的婴儿,又瘦又小,皮肤还是皱的,没有属于婴儿的白嫩,估计还没满月,也看不出来性别,但十有八九是个女婴,男婴一般没人丢。

    唉!林佳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真是造孽啊!

    大雪天的把孩子丢到人家家门口,要是她家冷血一点,放任不管,或者根本没人发现,没人来开门,一夜过去,这孩子岂不是直接冻死。

    既然不想养,那为什么还要生出来,人家想生的人,怎么样都生不了……

    小心地抱起还在哭着的孩子,林佳对三个愣着的儿子道:"你们寻着雪地里这个脚印找一下,这人是从哪里来的,找到了把人抓回来,要是实在找不到也别走太远,安全最重要。"

    雪地里雪厚着呢!走到这里不可能没有脚印。那丢孩子的人抱着孩子过来,又拍了门,肯定还没走远,说不定还在哪里看着他们的动作。

    "好,娘你先回去,给我们留个门。"

    三个男孩子赶紧答应,就拿着手电筒跟着那一大串脚印匆匆追去。一定要把丢孩子的人抓回来,自己家里那么难过,他们可不想帮别人养孩子。

    外面太冷,林佳就抱着婴儿先回家了,不过不是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带着婴儿到了正屋。

    将哭声微弱的孩子放在大炕上,又点了油灯。掀开婴儿的布包裹,那就是几块薄薄的破布,里面孩子已经冻得青紫,索性没湿,不然外面温度那么低,怕是得冻僵了。

    林佳没亲自照顾过孩子,不过这个年纪了,多少还有点理论知识,孩子估计是又冷又饿,她得帮他裹点衣服,还要找吃的,真是麻烦得要命。

    她拿着小薄被给孩子盖上了,然后回自己房间找了一件干净的旧衣服,放在炕上暖了一下,才把孩子裹成一团,在上面盖上被子。

    拿出被扯开的几层破布,林佳抖了几下,希望能掉出点信息来,万一这孩子要是被偷的也说不定,而且她可不想养孩子,还是送回去好。

    这几下还真让林佳抖出了一张折叠的纸,林佳拿起纸在油灯下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

    这是高红阳的亲生儿子,希望你们能好好照顾他,让他长大成人。

    看到纸张的内容,林佳的第一反应是惊讶,而不是怀疑,还有几分无奈,这家人为了让她家□□,真的是煞费苦心。

    不过纸上写的是儿子和"他",那就应该是男孩子,哪家会把男孩子丢出来?如果是偷的,那么就不应该会把他丢到她家门口,还把门拍响了让他们出去。

    这可真是奇怪……

    在原主的记忆中,她丈夫的形象是极好的,孝顺,稳重,疼爱孩子,也心疼她这个自从结婚以后就苦苦等待、担起家庭重担的妻子。

    夫妻两个虽然是聚少离多,但是感情不错,每次他写信回来,信纸里都是对家庭的思念,对她的心疼,让她看得心里都热了,心甘情愿守了这么多年。

    而且高红阳一直在西南军区,那里常年战争不断,他更是因为一直守在战场,才会为国牺牲,怎么可能会冒出一个私生子来。

    把纸折好放着,林佳没有想太多,现在紧要的事情是把孩子照顾好,万一抱回来了没看好,死在这里她会有阴影的。

    刚想悄悄弄点奶粉出来,正屋的门就开了,高明娟裹着大衣,揉着眼睛走进来,睡意朦胧地问:"娘,这怎么回事,我好像听见孩子的哭声了。"

    "没听错,有人往咱家门口扔了个孩子,我给捡进来了,你哥哥们在外面照着脚印追人呢!"

    "我还以为在做梦呢!孩子在哪?我看看行不?"高明娟是家里最小的,也没见过太小的孩子,因此非常好奇。

    "怎么不行,你来看吧,我给孩子找点吃的。"

    家里没有奶粉,只有麦乳精,孩子肯定是不能吃的。林佳回自己房间,买了一桶奶粉,拿暖水瓶里的开水泡了一小碗。大半夜的,也没电灯,油灯的灯光比蜡烛还弱些,看起来也和麦乳精差不多。

    高明娟坐在炕上看着里面的孩子,眼睛里是满满的嫌弃,这个孩子太丑了,她从来没见过这么皱的孩子。

    林佳拿着碗进来,高明娟连忙问道:"娘,这个孩子怎么办,我们要养着吗?养着肯定很麻烦。"

    "不养,等知道是谁家的就送回去。"林佳是有能力养,也可怜这个被丢弃的孩子。可是养一个孩子太难太累,养大了出息了还会有各种纠纷,不值得。

    更何况这年头养不起孩子的人家那么多,要是她真的养下了这个孩子,只要过几天她家门口就能多出更多孩子,她还能全养了不成。养了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她这里可不是孤儿院,不能怪她心狠,她最多留他几天。

    高明娟悄悄松了一口气,家里多个孩子就多一个人吃饭,养了也是拖累。小孩子不能吃饭菜,还要泡麦乳精给他喝,平时还要有人照顾,简直不是一般的麻烦。

    那孩子估计是哭不动了,闭着眼睛,鼻子一抽一抽的,长的又瘦又小,脸色倒是比刚才捡回来时好一些,没那么青了,还是个命大的。

    没有奶瓶,林佳只好用小勺子喂他。因为没有经验,一半被孩子吃了,另一半就顺着嘴边流下来,只能一边喂一边擦嘴,累得不行。还好他吃的也不多,没有喂得太久。

    高明娟看着林佳的动作,也帮不上忙,看着孩子嫌弃道:"娘,小孩子好麻烦啊!他一点都不可爱。"

    林佳喂完奶粉,又把婴儿的脸擦干净,无奈道:"被扔出来的,能活着就不错了,哪里能可爱。"

    都被扔出来了,在家里肯定也是被嫌弃的,能活到现在不容易。

    正在这时,高明华三兄弟裹着寒气回来了,关门了就赶紧往炕上钻。林佳看了一眼,表情凝重,身后没人,肯定是没找到了。

    "娘,我们没找到丢孩子的人,本来跟着脚印出去的,可到了通往县城的岔路口就没脚印了,也找不到别的痕迹,我们就回来了。"高明华皱着眉头,没找到人,家里就多了一个大麻烦。

    高明军道:"我觉得太奇怪了,虽然脚印是通往外面岔路口的,但不可能是外面的人吧!他们把孩子丢到我们家干啥?肯定就是队上的人。"

    "这孩子家人找不到怎么办,要不明天去派出所报案吧!看能不能找到丢孩子的人家,我们不能自己养着,不只是养孩子麻烦,养大了也麻烦。"

    林佳也有点愁,孩子被丢出来,那他们一定不会要回去。就算是报案了,找到了那家人,也不一定有好结果,那孩子要是没人愿意收养,肯定是活不了的。

    高明华点头道:"那肯定要报案,他们把我们家当傻子了,就把孩子丢门口,孩子咋能乱养。"

    高家所有人都是不同意的,理由很充分,养不起,麻烦大。

    "行了,你们回去睡觉吧,这大半夜的,明义都困了。"

    高明义还是小孩心性,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却一点都不关心,才从外面回来,坐在暖烘烘的炕上就开始打瞌睡了。

    "那这孩子咋办?"高明娟问。

    "就放这吧,我把被子抱过来,先躺这屋。"小孩子味道大,林佳可不想把他带到自己屋里去,又不是自己生的,以后她还得睡呢!

    高明军道:"我们帮你抱过来吧!"

    林佳点头应了,高明军把高明义拍醒,几人陆陆续续下炕。

    忽然,一张纸从炕上飘了出来,掉在地上打到了高明华的脚,高明华捡起打开。林佳看见这一幕心里一紧,正要出声阻止,他已经对着烛光看了,接着就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

    几个孩子见此状况都围了过去,高明军念出声来:"这是高红阳的亲生儿子,希望你们能好好照顾他……"

    ……

    半夜三点,外面寒风呼号,雪又开始下了起来,高家正屋内点着煤油灯,灯焰摇摇晃晃的,把众人的影子映在墙上。

    屋里气氛凝重,落针可闻,谁都不说话,连那个孩子都睡着了。

    林佳不知道几个孩子心里面怎么想的,在看过那张信纸之后,他们几个人又坐回了炕上,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无奈,林佳只能开口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一个个的都沉着脸不说话,就是一张纸而已。"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看向林佳,那可是爹和外人生的孩子,娘居然都不生气,还问他们为什么这样。

    "行了,都别乱想了,你们爹什么样你们不清楚吗,那孩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孩子,你们这样想还对得起他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几个孩子真是怪了,她一个外人都能无条件相信高红阳,他们作为他的孩子,脸色居然会这样,明显就是相信了字条上的话。

    "娘,万一……那真是……爹的儿子呢?"高明华吞吞吐吐的,其实他也不想这样想,可是要不是真有事,人家干嘛把孩子送到高家,而不是别人家。

    "是啊,如果不是爹的孩子,谁家会丢儿子啊!又不是不值钱的女儿。"高明军被刺激到了,几乎是口不择言,这种话都说了出来。

    高明义沉着脸不说话,高明娟低着头,不知道再想什么。

    林佳不知道人家为什么把儿子丢了,可是看到这几个孩子的表现,她觉得很怪异,也有点无语。

    "在你们心中,你们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

    从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高红阳是一个真正的好人。也许他作为一个儿子、一个丈夫甚至一个父亲,都不怎么合格,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可是作为一个军人,他是很称职的,他保家卫国,为了国家和百姓奉献了自己的热血,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从军十几年来,和家人聚少离多,会思念难过的的不止是在家的人,还有在军队、在战场的人。

    现在他都不在了,为什么几个亲生的孩子却不相信自己的父亲,宁愿相信一张薄薄的纸,还有不敢露面的陌生人呢?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辛密,是连原主也不知道的?

    "你们,有事情瞒着我吗?"有问题就要问清楚,林佳不喜欢别人自以为是的"不告诉你是为你好",有关于自己的事情,她有权知道。

    这个问题一出口,几个孩子的脸色就变了一下,刚才是愤怒委屈,现在还有慌张害怕,却谁都不说话。林佳本来还是猜测,现在却确定了其中必有问题。

    "有事最好是说出来,如果和我有关系,请不要瞒着我。"林佳的声音已经很冷了,原来不是自己融不入这里,而是这个家庭里存在着欺骗,不仅是她自己的谎言。

    林佳脸色不好,几个孩子心里都有些发慌,高明军看着她,终于艰难地开了口。

    "娘……不是我们不愿意说,是爹不让我们说……"

    高明华把他的话打断了,他怕高明军说得不对,反而把事情弄砸了。

    "还是我来说吧!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这事是真是假,我们的想法是对是错……两年前爹回家过年,明军偷穿他的军大衣,结果从里面摸出了一张女人的照片。爹看见了,说这照片上的人是他战友媳妇,他们回来之前大伙一起吃饭,那时候把衣服拿错了。"

    "爹不让我们告诉你,说是怕你误会伤心,我们也没当回事,可是今天这个孩子……"高明军捏紧了拳头,往炕上一砸,发出一声闷响。

    所有人都看向了炕上刚刚睡着的婴儿,眼神里带着复杂。他还那么小,什么也不懂,可是他有可能是高红阳的儿子,现在被人丢到了家门口……

    "娘,你别生我们的气,我们什么都不清楚,也许不是这样的……"高明娟鼓足勇气,低声道。

    沉默地听完这些话,林佳心里百转千回,本来她还确信,这话是人家为了让高家□□编出来的,可是现在她不敢乱说了。

    事情很凑巧,也很值得怀疑。

    在原主的记忆中,完全不知道高明华所说的那件事。按照她的性格,看见那个照片肯定要闹起来的。

    军大衣穿在外面,口袋那么大,不可能吃完饭、坐车、回家,这段时间他都不摸一下口袋,等儿子看见照片才发现,这也太假了。而且那个战友怎么会把妻子的照片放大衣上,而不是内衣衬衣里。

    不过她不是原主,她不会生气,只是稍微有那么一点寒心,还有满心的疑惑。如果真的是误会,那么就不算大事,可她也该有知情权,而不是被四个孩子连着丈夫一起,骗了两年。

    要是衣服是高红阳的,那高家所有人都是被欺骗、被背叛的……

    "既然以前不想说,生生地瞒了两年,为什么又说了呢?"林佳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感觉,要是她刚才不那样,这些孩子还想继续瞒着。

    几个孩子更慌了,本来就只是孩子的事情,现在又扯进来了他们哄着娘的事,现在真是乱极了。

    高明华挪过来拉住林佳的袖子,急道:"娘,我们都不知道是这样,我们错了,你别生气,也许真的是误会,爹那么厉害,这个肯定不是他和别人生的儿子,我们不该这样想他……"

    "是啊,我们不该骗你,娘你别生气,我们不要这个孩子……"

    "爹为什么要这样,这个孩子为什么要丢过来,我们不是过得好好的嘛!"

    "爹是大英雄,这事肯定不是这样的,娘你别生气,我们去派出所,把这孩子送走……"

    几个孩子都围到了林佳旁边,着急忙慌地拉着她道歉。娘这样的样子太吓人了,面无表情,声音又是以前没有过的冷,像是气到了极致,连火都不肯发出来了。

    "娘,你打我们吧,你别气到自己,我们错了……"高明娟被吓得哭出了声音,眼泪汪汪地靠着林佳。

    "娘,你打我们吧,我们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骗你……"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佳无奈了,被他们围着拉着,一个接着一个道歉,她还能怎么样。她并不是太生气,也不想打人,她只想赶紧弄清事情的真相,不然这个家麻烦就大了。

    林佳无奈地帮急得哭了的高明娟擦了眼泪,高明娟顺势抱住她的腰,像小孩子一样蹭。

    林佳身体僵硬了一下,才放松了自己的身体,慢慢道:"好了,你们别着急,也别生气,着急是没用的,事情已经发生了,生气着急都改变不了,我们得想着怎么弄明白事情的真相,不然着急都是白费力气。"

    几个孩子听到她的话,没有轻松很多,娘不要因为生闷气而不理他们就好,发火、打骂他们都无所谓的,他们巴不得这样。这段时间她老是经常一个人呆着,也不爱说话,他们就怕她这样闷久了出问题。

    "娘,你真不生气吗?"高明娟埋在林佳怀里问。

    "我生气,一家人就该互相信任,你们瞒了我,当然生气,但这个事情不是重点,我们以后再提。"

    还是要秋后算账的……这比当场发火可怕多了……

    "你们爹这么说的,你们就相信了,再没别的事吗?"

    "没有了,就这照片的事情,爹说得很清楚,我们也相信,所以才不告诉你的,就是怕你生气乱想。"高明华摇头道。

    毕竟在家里守了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养了四个孩子,结果还发生这种事情,谁能相信其中没问题,谁能不闹。他们瞒着这件事,就是因为完全信任自己的爹,心疼自己的娘,怕伤了一家人的感情,想好好维护这个家。

    "那你们刚才怎么那么生气,就因为看见这个孩子,这个纸条?"

    高明华又摇头:"当然不是,就是联想到那个照片,还有这个莫名其妙的孩子,我们才会这样。"

    其他人点头应是。虽然他们都很尊敬喜爱作为军人的高红阳,可是这个孩子,还有照片事件,都让他们不得不多想,不得不怀疑。要是没有两年前的照片,他们肯定也不会怀疑自己亲爹,可谁叫事情那么凑巧就发生了。

    "娘,虽然爹真的很好很厉害,可万一要真是爹……那这孩子怎么办啊!"高明义脸色怪异地指着呼呼大睡的孩子,恨不得刚才没把他捡进来,这就是一个大麻烦。

    所有人的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他们现在对这个可能是亲爹私生子的孩子,充满了恶意,即使他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也不能阻止他们的不喜。

    "现在什么都不要乱做假设,孩子先留着,把事情查清楚再说,我觉得可能是谁家不想养了,怕丢到我们家了也不养这孩子,才铤而走险写了这张纸。"

    确实是铤而走险,要是高家几个人相信了,心里肯定充满了被背叛的痛苦,这个孩子能不能活,还是一个问题。

    惊讶过后,林佳现在十分淡定。俗话说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她没有把自己看作当事人,就没有他们想的多。她一直冷情,一个月的时间,还没有让她在这种事情上,把自己当成林娇娇来考虑问题。

    "听我的,你们回去好好睡觉,明天一早就去派出所报案,不过不要说纸条的问题,其余的照实说,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家丢孩子。

    有了最好,送回去就是了。如果最后查出来没有,再写信去问问你爹以前的战友,不管怎么样,总是要查清真相的。你们有没有不同得意见,说出来大家一起考虑。"

    四个人面面相觑,都摇头了,他们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林佳说的这个听着没什么不对,他们都认同。

    拿了林佳的被子过来,三个男孩都回去了,高明娟却不肯走,林佳也不逼她,母女两个就一起躺在炕上。

    高明娟紧紧挨着林佳,小心翼翼地问:"娘,你真的不生气吗?我们都骗了你。"

    "不怎么生气,你们真的不用担心,但是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是个讲道理的人,又不会胡搅蛮缠。"

    林佳也不远离这个女儿了,刚才他们在外面说悄悄话,让女儿留下来陪她,就因为怕她伤心难过,都是贴心的孩子。他们的初衷都是为了这个家,她不想追究了。

    "娘,你真好,以后我们再也不会骗你了,什么都跟你说。"高明娟又抱着林佳的手臂蹭,她喜欢用这个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感情。她娘真是越来越好了,要是爹……她会恨他的。

    "嗯,只要你们乖乖的,好好的,我就高兴了……"

    林佳真的很感谢原主,把这些孩子教的那么好,之前的那一点寒心也没了,他们都是好孩子。

    母女两个说着话,没几句的功夫,那个孩子就哭了起来,声音还不小,无奈地起来一看,原来是尿了。

    因为对这个孩子心怀芥蒂,她们都不怎么心疼这个哭声,只觉得烦躁极了。放着不管又不是一回事,母女两个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把他收拾好。

    冷了一晚上,孩子虽然没发烧,可是半夜哭了好几回。几个孩子好歹还睡了一觉,林佳是前半夜甚至前几天也没睡好,天亮时她就虚脱了。

    高明华和高明军先到大队长家,把事情说清楚,让大队长给他们开了介绍信,才到了公社里的派出所报案。

    公安表示会尽快调查,其实心里却没太当一回事,不是他们冷漠、不敬业,而是这种事情太多了,他们根本管不过来,也不一定能找到。

    以前不是没有这种例子,有些孩子被他们送回去,结果没几天就"病死"或者"被抱养"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对那些人家怎么样,只能尽力而为。

    有些人家更绝,直接送到山上喂野兽,他们不是不知道,就算被揭发了只能警告一番,事情一直得不到解决。

    而这一天又是林佳和张三约好的半月之期,她虽然很累,可还是不得不去。做生意最忌不讲信用,尤其是这种有风险的买卖。只留下两个不情不愿的高明义兄妹照顾孩子。

    雪大了,林佳也不能再走着去了,而是坐了村里的马车,她一个人包车,一角钱,要是人多了,每人三分钱。

    到了县城,还是那个厕所,做好伪装,林佳拄着拐杖去了张三家。

    看着周围没什么人,林佳拿着拐杖开始敲门,轻三下,重两下。半分钟过去,又敲了三下,门才从里面打开,张三急忙把她拉进去。

    一进门就是张三夸张的念叨:"我的姑奶奶啊!你可算是来了,我收的那些东西放这,天天都睡不好,那些好东西也卖没了,每天就盼着你来呢!"

    林佳心下稍安,他这么激动,说那么多好话,怕是得了不少好处,也许自己能得到的东西也不少。她最近其实也不好过,第一次做违法的事,每天提心吊胆的,就怕有意外。

    "好好说话,我是那能轻易哄着的人吗?快带我看看货去。"林佳扮演的是一个老大娘,形象有点傲慢。她今天嗓子疼,声音也哑,不想说太多话。

    "行,这就去。"张三是有眼色、有演技的人,虽然心里有点生气于她的态度,却没有表现出来,客客气气地把她带到了房间里。她现在可是他的财神爷,不能得罪了,态度不好也得受着。

    房间里放着磕掺的黑色两个小木箱,上面连锁头都没有。林佳眼皮一抽,大喇喇放这,这胆子还可以的。不过木箱上面有泥印子,应该是刚挖出来不久,她看出来了。

    "你东西就放这啊?"林佳明知故问。

    "当然不是,这刚拿出来了,大娘快看看里面的。"张三干这个的,怎么可能不谨慎,家里有个藏东西的地方才正常。就在厨房水缸下面,还盖着土,谁来了也找不到。

    林佳自己打开了箱子,里面都是些小东西,乱七八糟的,数量还不少。

    什么铜镜,瓷碗,鼻烟壶,笔洗,酒壶都有。

    "大件不好藏着,都是些小东西,大娘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张三搓着手,有点紧张,他就是做点倒买倒卖的活,没收过这些老东西,不知道有没有亏了。她留下的东西他自己昧下来不少,小赚了一笔,不希望这是一锤子买卖。

    他也想不通林佳这些人的心思,粮食布料这些物资多珍贵,这些东西不能吃不能穿的,拿来有什么用。他拿着东西去换,人家家里有的老东西就巴巴的拿来换了。不过他就一个倒手的,只要有好处赚,他就能帮着换。

    "没问题,我这就全部带走了,你想要什么。"林佳当然也是看不懂的,她连真正的古董都没见过一件。全部带走才最好,真假她分不出来,但小淘淘知道,只要这箱子里能有一件真东西,她这买卖就亏不了。

    这些东西都是林佳的东西换的,张三就是个转手的中间人,挣个辛苦费而已。林佳给的东西不少,张三中间有没有昧下什么什么她却管不了,而且她还得给辛苦钱。

    "不是还有票证吗,拿给我吧!"林佳还惦着票证,那东西生活里少不了,她有小淘淘,但它的作用有限。

    "在这,不过这玩意儿谁家都缺,弄不到多少。"张三递过来一个牛皮纸信封。

    林佳没接话,接过信封,打开看了,厚厚地一叠,她心里已经很满意了。至于他说的少,估计是相对于倒买倒卖来说的,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这些已经很多,还不一定能用完。

    "确实不多,不过辛苦你了,这些我都带走了,你想要什么?"

    报酬之前是没讲过的,因为谁也不能确定能换到多少东西。

    "大娘啊,我做这事可冒了很大的风险,整天整天的睡不好。不过你要是满意,以后我们买卖还多着,我也不多要,这个数你看行不?"

    张三习惯性地先夸大了自己的功劳,然后比了一个巴掌。他做的就没有不带风险的,这种买卖不用他出本钱,还能得到不少东西,他很乐意去做。这个价格确实很高,但生意就是讨价还价的,再砍一半他都亏不了。

    "这个太多了,三百。"林佳也不多话,她钱挺多的,不想做傻子,却也不想把价钱压得太低了,让人家没有积极性,她不可能自己来,就得给人家利益。

    "行,就三百,不过我不要钱,我还要上次那些东西,再加点工业品,算在货钱里。"张三也答应得爽快,他赚的挺大了。

    林佳是不太想再卖东西了,因为这种买卖没赚头,还容易暴露,市面上这些东西太难得,她也怕被盯上。但要是能赚钱,她也不拒绝,张三还要帮她换古董,直接拒绝了也不好。

    "你要些什么?我这里没多少了,年关将近,这些东西太好卖了。"林佳道。

    "毛线和棉花还要一些,还有大量的肥皂、香水、雪花膏,吃的要罐头、奶粉。"这些东西最好卖,布料已经出手了一大批,能买的人差不多都买了。

    林佳迟疑了一下,道:"……这个没有现货,得找人进货,要个十天半个月的,能不能等?"

    工业品上面标记太多,要是拿过来卖她得在网上定做,倒是能赚些钱。

    "行,能等。"十天半个月而已,有什么不能等的,以前他为了进货什么危险事没做过,不是还好好的。

    当下张三就给林佳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需要的种类、价格、数量,除了那些还加了几样稀缺物品。

    谈好半个月后再来一次,林佳就背着东西出去了,也没给他钱,还倒收了五百块钱的订货款。

    木箱不是太大,竖着放在背篓里就很适合。出了门一看周围没人,她就把箱子放小淘淘里了,有金手指还冒险,她怕是傻缺。

    顺利谈完事情,林佳心里轻松不少,半个月来隐隐的担心也没了,只是她没休息好,身体更沉重了。

    等换了装扮,林佳就去了百货商店。家里那个孩子估计还要待上好几天,她不想一直养着,但也不能看着他饿死,买一罐奶粉还是有必要的。

    这样一个大麻烦,要真是高红阳的儿子,她还好点,毕竟不是原主,影响会有却不会太大。但对于几个孩子,应该就是毁灭性的打击了,最崇敬的人,变成了背叛自己的人,谁都无法接受。

    林佳沉思的时候,忽然有个人拍了她的肩膀,问道:"姐,你怎么在这,买什么啊?"

    林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一个围了围巾,穿着黑红格子棉衣黑色棉裤,脚踩软皮鞋的年轻女人,长得挺漂亮。

    迟疑了几秒,林佳才挤出一抹笑容,道:"是杨梅啊!你可吓到我了!"

    这就是"她"弟弟的妻子杨梅,即使素颜也确实很漂亮,怪不得林正昌死活要给她爸妈买东西。

    "姐你要买什么,买好了跟我回家吃饭吧!正昌上个星期加班没能去看你,心里一直念着呢!"杨梅的语气很是真诚,林正昌所有的家人中她就只对这个姐姐有好感,那些哥哥嫂子都想占便宜,她看不上。

    而且那些毛线的事情她也知道,林正昌去看他姐回来包里就揣了东西,还骗她说是和别人换的,她能信才怪了。不过这个姐姐能耐不说,对林正昌也大方,她不想占便宜,但就是喜欢这种做派。

    "没事儿,你们好好上班就行,我买点东西就回去,不用麻烦了。"林佳确实不想去,两个孩子照看那个婴儿她不放心。

    "姐你生病了吧,嗓子哑成这样,要不要去买点药啊?"杨梅听见林佳这声音可是真担心了。

    "不用了,我就是没休息好,回家好好睡一觉就好。"林佳赶紧拒绝,现在看个病太麻烦了,就算真生病了她更愿意自己买点药吃。

    "这不行,还是得去家里坐坐,家里还有点治嗓子的药,不然正昌会担心的。"杨梅知道他最担心这个姐姐,好不容易在城里看见了,人家还不舒服,不能就这样让人回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作者第一本v文,能上架全靠大家对我的喜爱和支持,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一定加油,不让大家失望!

    好多读者反应了这个倒霉孩子的事情,表示接受不了,现在作者郑重申明:这个孩子不是高红阳的孩子,女主不会养,女主弟弟也不会养,过几天就有人把他领走了(三章后)

    写这个孩子的目的是引出高红阳的剧情线……

    所以请大家放心了,作者和你们想的一样,剧情也没那么憋屈,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