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念难念的经
    林佳不想戳人伤口,但是林正昌说了要找别人问,似乎非要买到衣服不可,她有点担心他会找到黑市去,所以不得不再问。他的心眼虽然多,但万一要出了事情,肯定会很麻烦,到时候她也省不了心。

    “杨梅爸妈那衣服是不买不行了?”

    林正昌点头,道:“其实也不只是因为杨梅闹着要,我自己也想送点东西给她爸妈。”

    自从他们到医院去检查,得到结果之后,他就觉得很亏欠杨梅,她承受了来自两方父母的压力,已经好几年了,而他什么也做不了。

    医生说了,这种病能治,不过周期可能比较长,花费也多。杨梅虽然为以前的她感到憋屈,嘴上嫌弃他,却从没说过要离开他的话,而是要一直陪着他过,直到他的病治好,两人能拥有一个孩子。

    林正昌不希望自己的事情被说出去,回来之后的说法是两人都没问题,只是缘分未到。对于这种事情,虽然两人都没有问题,但女方承受的压力明显要更大。

    杨梅有点小骄傲的性格,在外面是不肯吃亏的,现在在家里脾气也差了点,但还过得去。由于对杨梅的亏欠,林正昌现在都很顺着她,不只是因为理亏,更是因为她的不离不弃。现在只是想为她爸妈买件衣服,他怎么也得办成。

    林佳不知道他想的那么多,但是他的妥协她是知道的。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她也不能说他的想法不对,只要两人还愿意一起过下去,婚姻大事谁都不能插手。

    “你要去找谁借票,人家有票的人怕是也舍不得借给你吧!”

    林佳说得没错,林正昌认识的人大部分都是和他一样的,不怎么缺钱,甚至因为缺各种票证,连想花钱都没地方花。

    林正昌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只能低着头道:“我去黑市找找,就算没票,也许能找到衣服。”

    “你以前也经常去?你就不怕出事了,让所有人为你担心?”林佳觉得自己去没问题,因为她有自己的底气,但是她身边的人去,她就忍不住会担心。

    “我去过两回,每次都胆战心惊的,我也知道被发现了后果很严重,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林正昌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奈。

    随后他又怕吓到林佳,安慰道:“姐,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你个傻子,你不会跟杨梅说你没办法啊!我就不信杨梅知道了你的想法,还能让你去冒险。”林佳都有点佩服这个弟弟的脑回路了,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必要冒险。

    就算是杨梅会跟他闹,肯定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既然她都愿意守着他过日子,就一定舍不得他去冒险。

    “还有啊,这事你要是让爹娘知道了,非得揍你一顿,再把他们的衣服给你。”

    林佳说的林正昌都没想过,他只想着怎么顺着杨梅,让她不要生气,然后离开自己。以前杨梅听他的话,他没觉得自己离不开他,可现在形势逆转,他只能顺着杨梅。

    要是杨梅和他离婚了,到外面那么一说,她还能嫁个不错的人家,而他,也许连个寡妇都娶不着。而且他也不想和杨梅离婚,好几年的夫妻,他不想就这样结束。反正他总能治好的,总有一天他们会有自己的孩子。

    林佳又劝了几句,林正昌嘴上答应了,心里怎么想的也不知道,林佳也管不了他。

    私下交易这种事,只要小心点做点伪装,不要太张扬,其实也没那么严重,要不大多数人早就劳改去了。

    等高明华兄弟回来,林佳问完情况,大家一起吃了午饭,他就说要回家去了。

    杨梅还留在他父母那里,林正昌怕他出来久了,杨梅会和他几个嫂子闹矛盾。杨梅以前愿意听他的话,在外面愿意给他面子,可现在她是得理不饶人的,那几个嫂子也都不是省油的灯,闹起来不好看。

    林佳不好留他,就送到了大门口,她不放心地又叮嘱了一句:“你别犯倔,两件衣服而已,不值得。”

    林正昌这次却没回她的话,而是面色复杂,低头沉默了好一会,才哑着嗓子道:“姐,我怕的……不是杨梅闹,而是怕她觉得……我无能……”

    林佳心里一震,他说,他怕杨梅说他无能。

    她忽然想到了以前的自己……

    那么,他是不是像以前的她一样,不怕被别人在后面说她是不下蛋的母鸡,唯独害怕自己被老公嫌弃,害怕他说——你不能生孩子,你不是个合格的妻子。

    林佳觉得自己鼻子有点酸,她以为她在自己的事情过去了,她不会再想了,可是林正昌这件事情,让她明白,其实她并没有完全放下。

    看着不说话的林正昌,林佳心情复杂地道:“那你在这里等着,我给你拿点东西。”

    林正昌十分疑惑,他姐这是要干什么。不过林佳很快就出来了,她把一个布包塞到林正昌手里。

    她面无表情地道:“衣服票我没有,你也不许去冒险,这里是毛线,你拿回去给杨梅,既然要过日子,那就好好过,别整天瞎闹。”

    林正昌看了一眼手中的毛线,顾不得难堪,而是惊讶地道:“姐,你这毛线哪里来的?”

    虽然林正昌是男人,不会织毛衣,但是毛线难买是公认的,这里的怕是能织两件衣服了,他姐怎么买到的。

    “给你了你就拿着,别乱问。”

    林佳知道,林正昌可不像家里那几个孩子好哄,她连借口都不想编,让他脑补才是最好的。

    林正昌想了想,还是把毛线放到自己的挎包里,其实他也不想冒险,既然有更好的选择他也不会傻傻地非要这样。他跟他姐拿东西也不是第一次了,只要找一些她需要的东西给她就好,他们是最亲近的,没必要太见外。

    至于来源,既然他姐不想说,林正昌就没有继续问,他拿出布制的钱包,数了五张大团结,递给林佳。

    “姐既然把东西给了我,我就不客气了。不过钱是不能不要的,你家里也难着呢!你有什么想要的没有,我回去就给你找回来。”

    “最近没什么想要的,有了我自己会说,才不会跟你客气。”

    林佳没拒绝,爽快的收下了。林正昌和原主关系是很好,平时有什么好东西也互相念着,可是在值钱的东西上,两人都不会含糊,因为两人都有家室,要全是送的,对家里都不好好交待。

    送了林正昌出大门,林佳再次道:“路上小心点,也不要和别人说毛线是我这的,不然以后有东西都不给你了。”

    林正昌点头道:“知道了,姐,我保证对谁都不说,你快回家,过几天放假我就来看你。”

    “行。”

    看着林正昌走远了,林佳才关门,一脚深一脚浅,慢慢踩着雪回房间。

    这里的冬天,真的很冷,连雪都没那么吸引人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远离了过去的事情,可是一件小事,又勾起了她的回忆。原来,她以为她不在乎,可是她心里,还是有不甘。

    林佳自嘲地笑了笑,没有继续深想,这个问题太沉重,想多了,都是自寻烦恼。

    ……

    自从那天下了雪,之后每天都是大雪纷飞,即使停了一天半天的,地上的雪还是一点点变厚了。

    山上的树木都没了叶子,可是却披上了一层白雪,比之青翠的时候更好看。流经村子的大河也结了一层薄冰,偶尔有人会去砸洞,等着缺氧的鱼浮上来,运气好的还可以捞到几条小鱼,回家喝一点难得一见的鱼汤。

    对于这样的景象,林佳是陌生的,越是闲着,就越是发慌,她就越发怀念以前的日子。

    要是几个孩子还小,也许林佳还可以操着一颗慈母心,好好培养他们。可是几个孩子都大了,十四岁和十七岁的孩子,明明正处于青春期,却异常懂事,家里有什么能做的事都主动做了,也没什么叛逆之心,她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

    唯一能和林佳说得上话的,只有小女儿高明娟。可林佳不是真亲娘,也只能做到有问必答,有求必应,其他的就没办法。她没有养过孩子,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这天晚上,林佳又失眠了,最近她睡得都不好,每天晚上闭着眼睛,到了半夜两三点都睡不着。

    她想,如果有什么事让她忙一下,那么她就不会睡不着了。

    摸到放在被子下面的手机,打开一看——02:05,又到了这个时候。

    忽然,林佳听见了“砰砰砰”的拍门声,正想着大半夜的,谁会在敲她家的门,紧接着又从门口传来了孩子的哭声,声音不是很大,却清晰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