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高家往事
    结婚的时候男方去接女方,女方那边会安排送嫁的人,一般送嫁的都是族里的长辈,要夫妻一起来,人不多,就四到六对。男方也要请来自己的亲戚,陪着女方的送嫁人,不能冷着人家。

    林佳能招待女客,却不可能招待男客,也不能放着男客在一边不管。林家兄弟虽多,却不姓高,撑场面可以,但不能做主。

    就算是高红阳不在了,可高家不是没人,至少在别人眼里,高红河是高红阳是兄弟,平日里又没仇没怨的。两个侄子大婚,若高红河不肯来撑场面,那么别人肯定会说两家的不是。

    林佳不想让高家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什么心软圣母的,说的都不是她。她只是淡漠,只需要手指头里漏一个缝,就能解决所有的麻烦,她为什么还要和别人撕起来,那会降低她的品味。

    在林佳看来,只要是还要脸面,没有触犯到她根本利益的人,都不值得她亲自上阵去斗。她来这里是来养老的,亲戚也不算极品,她没必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撕开,把所有的亲戚都放在对立面,让自己不得安宁。

    但是如果遇到了真正想动手的人,她也绝不会放任不管。

    高家几个孩子虽然无条件听从亲娘的话,但心里其实还有些不解。在听到她这样说以后,他们才明白,原来她是这样想的。

    孝敬爷爷本就是该做的事情,钱和粮食到了爷爷手里,他怎么处理他们也决定不了。就算把两家的面子撕开了,孝敬的事情他们也不能不做,还不如就维持现状,让两家人面子上都过得去。

    反正两家人都这样过了很多年,说句不好听的话,他们爷爷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年,等以后没了牵绊,真有什么事了,说断也好断。

    高红阳的母亲是逃难来的,被叔叔婶子用来跟高大志换了半袋麦子,就成了他媳妇,她心里一直不喜欢高大志,但为了活着,她忍了。

    高红阳两个姐姐的事情,也就是他们姑妈的事情,几个孩子都是清楚的。虽然他们奶奶心里一直有疙瘩,但从理智上讲,那并不是因为高大志,也不是因为原配的孩子。

    高红阳对高家大房以及高大志,并没有恶感,只是碍于母亲,没有亲近之意。几个孩子很小的时候,没少受高大志疼爱,所以他们也不讨厌这个爷爷。

    高红阳出生在1939年,他的两个姐姐就更早些,那时候还是战乱的时代,国家全面抗战的时代。

    高家在北方,生活极度不安定,高家原配的四个孩子剩剩了两个,一男一女,最小的高红河七岁。

    那时候高红阳母亲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但月子里就夭折了。后来她又生了一个女儿,养到一岁多,发了个病没治好,也死了。这不是高大志不喜欢女儿,而是真的没养住。

    高红阳结婚之后,他母亲就和高大志分开了,其实不只是因为那两个夭折的女儿,还有她自己的私心,她是被强迫的,十几年来,她从没喜欢过这个大了她十几岁的男人。

    想通了以后,高明华和高明军把炕上的东西都收拾好,放到背篓里,再穿上厚厚的棉衣棉鞋,两人就出发了。

    高红河家住在村子中间,周围人家很多,不过现在外面都是雪,要是没事做,谁都不会出来逛。要不是家家户户屋顶的烟囱都冒着青烟,这里简直就像是一个没人住的村子。

    高明华兄弟俩都是走惯了雪地的人,只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高红河家。

    高红河家有院子,不过没有围墙,房子是土砖房,以前是茅草顶,现在换成了瓦片顶,几十年的房子看着很是老旧,和高明华家差别甚大。

    高红河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已经嫁了两个,最小的女儿十岁,大儿子十五岁,小儿子十二岁。

    高明华兄弟到的时候,开门的是刘小兰,她本来还在为昨天的事气着,开门的时候也不耐烦。可是看到两个侄儿每人背后都有背篓,她阴沉的脸色又好了点。

    昨天刘小兰回家添油加醋地把林佳的话说了一遍,可晚上吃饭的时候就被训了两句。高大志作为公公,平时不爱开口和儿媳妇说话,可他实在是生气。

    今年秋末高大志都说过了,老二不在了,以后不许去老二家,也不许打着他的名义要东西,不然他就出去告他们不孝,和老二那几个孩子去住。

    高红河当然不愿意了,他就是单纯的眼红而已,还是很尊重他爹的,可不想把自己的老爹逼走,当场就表示肯定不会这样做。谁知道昨晚就被刘小兰打了脸,回屋又把她训了一顿。

    高红河家里日子不好过,高红阳家虽然好,他倒是想分点,但他们又不是亲兄弟,高红河觉得自己在外面说到底还是要脸的人,平时也只是撺掇着他爹而已。可他爹也是油盐不进的,这几年他也没了兴趣。

    现在老二没了,虽然一家子孤儿寡母的,可他也不想着能要什么东西,那老二家的家里可有好几个兄弟,他自己就一个人,两个儿子还小,光是人数上也没底气。

    高红河并不想抢高红阳的东西,他只是不甘。

    高红阳人生最大的不甘,都来自这个异母兄弟,人人都说高红阳有能耐,他这个大哥不顶用。这么多年来,老二越能耐,他越发不想沾老二的光,他也承认了自己没有老二有能耐,可他才是能为老头子养老送终的人。

    要说那些东西,高红河不是非要不可,他只是想着,就算老二有能耐,老二孝敬他爹的东西,最后也都到了他手里,他才是他爹最好的孩子。

    这样的思想,放在现在一大把年纪的时候当然是扭曲的,可在高红河年轻时,却是正常的。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听得最多的就是别人对他爹说——“大志啊!你家老二很能耐嘛!以后老了也不用愁了,肯定能在家里享福。”

    所以这么多年,他都不让他爹去高明阳家,就是不想别人的话成为现实。至于孝敬,那是老二作为一个儿子应该做的,他没必要拒绝,别人也不会说是他养不起他爹。

    ……

    高明华兄弟都不愿意看脸色,也不能反驳,于是开门见山道:“伯娘,我们来找爷爷。”

    刘小兰也知道他们不会把东西交给自己,反正每次都是这样,于是就道:“今天下了雪,你们爷爷没去放羊,在屋躺着呢!你们自己去看吧!”

    高明华道:“嗯!那我们就去了,这是我娘从供销社买的水果糖,我带了一点给弟弟妹妹甜甜嘴。”

    刘小兰微微一愣,然后飞快地接过高明华递过来的小纸包,脸色马上变得比刚才更好了,道:“那我就替你弟妹谢谢你了,你们赶紧去吧!”

    兄弟俩进了他爷爷的屋子后,刘小兰打开手里的纸包,里面还真是水果糖,一分钱两颗的那种。虽然不值多少钱,但刘小兰平时也舍不得买,而且高家两房的孩子平时关系都不怎么样,今天的太阳怕是从西边上来的。

    不管怎么样,这是人家自己给的,又不是她开口要的,白的的东西,有什么不开心的。刘小兰裹起糖果,回屋锁在了自己柜子,今年过年可以少买几颗糖了。

    不说刘小兰心里的疑惑与高兴,高明华兄弟俩到了他爷爷的屋子里,就看到了坐在炕上,正削着块木头的高大志。

    高大志看到进来的是长的比他还高的、两个一模一样的孙子,赶紧放下木头,笑呵呵地站了起来,道:“老大老二,你们怎么来了?外面冷着呢!”

    高明华和高明军两个是高大志第一对孙子,也是他最喜欢的孙子,虽然平时不住一起,但他心里还是时时都念着他们。

    高大志虽然一直和大儿子住在一起,可是先给他生孙子的是小儿子,他一直念着他们,他们小的时候,他恨不得把他们抱回来和他住。

    高明华在高大志的帮助下卸下背篓,道:“爷,我们给你送钱和粮食来了,都穿的很厚,一点也不冷。”

    高大志没有去看背篓里有什么东西,而是先看了两人的衣服,又上手捏了捏厚度,才放下心来,虽然衣服不是新的,但是很厚,果然是冷不了的。

    看着自家爷爷的动作,高明华和高明军对视一眼,又看了高大志一眼。他身上穿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棉袄棉裤,不止很薄,而且有好几个地方都破了,露出里面黑黄的棉絮。

    脚上的鞋倒是好一些,可能是在家穿的,没有破洞。他头发已经近乎全白,脸上的皱纹深深的,却藏不住看见他们的欢喜。

    两人都受了触动,原来他们的爷爷,已经那么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