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拿出物资
    堂屋里,站在一堆东西面前,看着四个孩子如出一辙的疑惑表情,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林佳难得地想卖个关子,给他们一个惊喜。

    她微笑道:“你们把袋子打开,把里面的东西放到炕上去。”

    几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思量,不过他们不敢问出来,只好憋着,听了林佳的吩咐,他们就上手解开麻袋的系绳。

    高明义动作最快,他打开袋子之后就捞出了里面的东西,即使有心理准备,他还是惊叫道:“娘啊!”

    这一声娘把旁边的人也惊着了,其他人都往他手上看去,虽然灯光很暗,但是他们还是看见了那件灰色的毛衣。

    林佳被吓了一跳,没好气地道:“娘什么娘,赶紧拆了放这,再一惊一乍的我就全自己收了,一件都不留。”

    高明义反射性地缩了一下头,表情却是忍不住的惊讶和兴奋。老大老二表情也变了,赶紧继续拆,连高明娟也忍不住拉起一个麻袋打开,那一瞬间,抽气声此起彼伏。

    没用两分钟,六个麻袋的东西就都被放在了炕上,那张大炕被占了一大半。

    连林佳都有点惊讶了,她就是按着人头买的,买着不觉得多,她在自己房间里拆包装拆吊牌的时候也还好,怎么放到这里就那么多了!

    林佳都觉得有点多,更别说站着的四个孩子了,他们心里百转千回,既惊讶,又激动,还有几分担忧,他们的亲娘啊!到底是怎么弄到这些东西的。

    虽然不当家,可是他们也知道柴米油盐贵。知道自己家里靠着爹,日子过得还不错,可是他们很少主动要东西,就是知道这些奢侈的东西来之不易,他们也不想爹娘为着他们的要求操心。谁家日子不难过,他们这算好的,得有良心。

    这炕上满满当当的东西,都是他们想要却没办法得到的,他们自然兴奋激动。

    可是一想着他们的亲娘为了这些东西费了多少心思,又冒了多大风险,他们就忍不住担心。

    “娘,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没问题吧!”他们就是害怕,为了弄这点东西,把自家搭进去可不值得。外面买东西可是要票的,他们家没票,哪里会是正经来路。

    队上前几年也有个投机倒把的人,拿着自家的粮食到县城去和别人换布票,结果被抓到了,判了好几年劳改,全家都被人看不起。自此谁家走亲戚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人说是投机倒把。

    “别多想了,你娘咋样你还不知道,哪有干坏事的胆子。这是我托人从上海买的,那里高价商品不要票,这上面还有上海百货公司的字,正经来的能有什么问题,你们就别瞎操心了。”

    林佳自从来到这里,基本上天天都在说假话,现在什么谎话都能面不改色地说出来了,有时候都不用思考。

    她怕自己忘了,还专门弄了个小本本,每天睡前把今天重要的事情记下来。以前她读书时成绩不好,最大的原因就是记性不好,每天都很努力,作用却不大。

    “是谁啊娘,我们认识吗?”高明华又问道。不是他不相信自己的亲娘,只是这些东西,确实不好弄。

    林佳摇摇头,道:“你们不认识,他是你爹的战友,在部队里关系很好,以前结婚的时候我见过他。几年前他复员了,在运输队上班。上次我去县城时看见他了,正好他要去上海出公差,我就托他买了这些东西。我们认识的时候还没你们,你们咋能认识。今天我又去县城,就让他把东西送过来了。

    你们听过就赶紧忘了,为了保险,这叔叔的名字我也不告诉你们了。人家是公事出差,给我们带这些东西,可是担了很大风险,你们不能把这事说出去,别人问就说是县城买的,人家说没看着就说是卖完了。清楚了没,要是谁不小心说出去了,以后再买东西都没份了。”

    几个孩子都很认真听着,生怕漏掉什么,听到后面的嘱咐,赶紧点头。人家是好心帮忙,他们可不能恩将仇报拖后腿。

    “那咋这么晚才送过来?”高明义突然问了一句。

    “傻啊你这问题,大白天的这么多东西送过来,你也不怕被抢,被举报,有好东西得藏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不知道啊?”林佳看着他,这娃怕是傻掉了,其他几个都没问,就他问这种问题。

    高明军拍了下高明义的肩膀,训道:“就是这样,我们得好好藏着,不许出去招摇知道不?”

    高明义也发现自己闹了大笑话,赶紧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说了好几声“知道了”。

    听了林佳有理有据的解释,几个孩子就放心多了,既然东西没有问题,他们也不想问太多。

    “娘啊,买了这么多东西,我们家钱不会没了吧!”高明娟看着林佳,小声地道。

    兄弟三个这才想到这个问题,忙看向林佳。

    “这个不用你们操心,你们爹留下了不少钱,只要不乱用,这几年都够的。我想着平时我们想买什么都买不到,你们结婚的东西也不好找,这次机会难得,我才多买了点,以后再想要也没机会了。”

    再次提起来的心又落回原处现在没什么问题了,几个人又看向炕上,个个都兴奋不已。

    看着几人的样子,林佳心里涌出一股满足感,她道:“来,别看着了。我们把东西分了吧!”

    东西虽然是林佳买的,也是她自己装的,但她还是要装作不知道里面有什么,陪着他们高兴。

    看着一大堆的东西,除掉两袋结婚用品,其实五个人分下来了,各人东西并不多,林佳也有一些外面穿的衣服在这里。

    每个人一顶帽子,一条围巾,一副毛线手套,一件棉大衣,一件毛衣,两双鞋子,两套保暖衣,三双羊毛袜,都是穿着保暖的。

    除了穿的,还有十几盒雪花膏,冻疮膏,十几块香皂,一袋毛线,五床被套。

    这些都是这个年代有的东西,那些超出年代范围的东西,林佳可不敢拿出来了。

    还有一些买好的私人用品,林佳觉得大家在一起分有点尴尬,刚才回来叫人时,就顺手把东西放到他们的房门口了,等会他们睡觉肯定能看到。

    几人的心情自然是不言而喻,林佳为了逼真,还联系卖家,让他们在网上找了资料,定做□□和包装袋。他们看着这些就更没有怀疑了,毕竟他们也从没用过上海来的东西。估计以后几年内的“上海货”,都会变成“淘淘货”。

    分完东西,林佳就让他们回去睡觉,他们能不能睡着这种问题就不关她的事了,反正她的任务已经完成,要是继续留下来说话,她怕她哪句话说不对,惹他们怀疑。

    林佳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去了厨房烧水。小淘淘确实很厉害,可是没热水啊!她洗澡洗头什么的都是用热水,还得自己烧。几个孩子在的时候她觉得不方便,毕竟他们都大了,而且原主也不怎么勤于洗澡,她还不能明目张胆地来。

    现在的北方,因为天冷和时代问题物资短缺,所以一年到头洗澡洗头都是一件大事。

    尤其是冬天,洗一回澡得全家上阵,锅里烧热水,一个一个轮着洗,洗澡成了大麻烦。有些人家整个冬天只有除夕那天会洗头洗澡,有些人家一个冬天都不会洗头洗澡。

    还有更可怕的就是连衣服都不经常洗,一个冬天,好几个月,勤快的大半个月换一回,懒点的一个月,而更懒的或者真没衣服的,一个冬天就一身衣服,换都不换一下。

    从原主的记忆里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林佳感觉自己天都塌了,这比穿越更让她不能接受。她可以接受穷,但不能接受脏,就是怕被怀疑,她也不能妥协。

    即便是九几年镇上还穷,她还小的时候,她也能每个星期换两套衣服,洗一回头发洗一回澡。大了更不用说了,三四天洗一回。到了大学之后,因为宿舍有单独的卫生间和浴室,她都是一天洗一回,两天一套衣服,冬天的衣服最多也只穿四天。

    最近林佳洗头洗澡都是晚上偷摸着来,其实几个孩子都能听到动静,约摸知道她在干嘛,但高明娟不敢来问,三个男孩子也不敢问。她也不敢太频繁,五天一回,这是她最大的忍耐限度,要是超过了,她绝对睡不着,就算困到睡着了,梦里也是这个问题。

    等烧好水,林佳就提着水热水进了柴房,那里放了一个木桶,兑上冷水,来来去去好几回,累出一身汗,她才停下了。

    坐浴是奢侈的,因为没那么多水,淋浴也是奢侈的,因为还没普及。林佳只能选择手动淋浴,虽然麻烦了点,总比不洗好。

    收拾好残局,林佳才小心翼翼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她已经决定了,等一改革开放,四个孩子应该都结婚了,该分家就分家,她才没耐心看着三个儿媳妇。这乡下太难住,光是用电这一块就受不了,养老生活还是在城市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