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借机教子
    “现在就我们几个,我今天把话说清楚,听完你们自己考虑我说的对不对,你们都快成年了,有自己的思考能力。

    这个事情不能怪你们,只能全怪我,之前我也是想左了,现在我的想法是这样的。

    你们爹刚不在了,要是今年孝敬就少了,别说你们爷爷会寒心,就是你们爹、你们奶奶在下面都会寒心。我们家也不缺这点东西,不要做得太难看才好。你们爷爷年纪大了,还不能在家坐着享福,多给点东西也没事。

    还有,就算是这些东西到了你们大伯手里,那又怎么样,只是你们爷爷偏爱自己儿子而已,谁能说他做的不对。你们现在毕竟年轻,你们爹不在,我作为一个女人,有些事也不好出面,总要有一个成年长辈在。

    你们大伯得了好处,以后肯定得多帮衬,就是帮不上什么大忙,以后你们做事,他总能多说一句好话吧!在这乡下地方,多生孩子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互相帮助,有什么事也有人撑腰,多一家好亲戚总不是坏处。

    我们家的条件好,眼红的人不在少数,要是别人生了什么坏心眼,我们也需要别人的帮助,孤立无援总是不好。

    不只是对你们大伯家这样,对其他人也是这样。多一门亲戚,多几个好的朋友,总没有坏处。”

    “我是你们的亲娘,不会害你们,有些道理你们现在不懂,可是你们可以从生活中学习思考,这不是白费力气,而是为了能更好地帮助自己,把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好。

    就算是吃一点亏也不打紧,常言道吃亏是福。我说这话不是为了让你们多吃亏,而是让你们明白,吃亏不一定不好,人生的每一份付出,总能得到收获。只要有回报,暂时吃亏也没什么。

    今天我就说到这里,你们自己下来想想,要是觉得我说的不错,就把它记在心里。要是觉得我说错了,那也不必照着做,以后我也不讲这些话来烦你们。”

    这是林佳来到这里以后说话最多的一次,看着几个孩子都愣着,若有所思的样子,她觉得她操这份心也是值了。

    她本不爱说话,能省就省,可是几个孩子都没了长辈,要是等到自己悟出人生的道理来,免不了要走很多弯路,花费更多的时间。

    她觉得自己多活了几年,是非对错还是知道的。作为他们的母亲,应该担起这份教育的责任,只要几个孩子能听进去一点,再思考一下,绝对有益无害。

    就算他们不同意她的说法,也没什么,最多是她自作多情,没有什么损失,以后也不再做这样的事。

    也许会有人认为林佳多管闲事,但是她只求问心无愧。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可既然在其位,就应该谋其政。

    她不会把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强塞给别人,让别人和她一样,可是她由衷地希望,他们能在她的引导下,树立正确的三观,做一个不让自己后悔的人。

    话说完了,林佳知道要给他们独立的空间,给他们思考的机会,这些话才不会白说,所以她就先离开了。

    林佳离开之后,低着头的四个人都抬起了头,有几分相似的脸上也出现了相似的表情——迷茫。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和林佳想象的一样,他们在思考。他们都知道,林佳说的是对的,他们在想,以后他们要怎么做?该怎么做?

    同时,他们也意识到了,他们的娘,是真的不一样了。以前的她,不会这样严肃地跟他们说这些道理,他们做错了事情,只会骂骂咧咧地教训他们。

    无论怎样,她都是他们的娘……

    天色将黑,林佳也在房间里准备今天晚上要拿出来的东西。她现在知道了,之前她想的太简单了,小东西不显眼还好,她可以多买一些,可是像缝纫机和自行车这样的大件,还是不要想了,拿出来麻烦太多。

    这个生产队离县城太近了,根本避不过大浩劫的邪风,高家没有人在县城工作,也就没有工业票,要是突然多出来大件的工业品,实在是太招眼。

    有眼红病的人在哪里都不少,有的人也许只会说几句酸话,要是有人包藏祸心,写个举报信之类的,一但有人来调查,她根本就没法解释东西的来源,她的借口也都是有漏洞的。

    到时候不仅自己有麻烦,还会连累几个孩子,这种做法得不偿失。

    只要吃好穿好,日子过得去就行了,在这种动荡不安的年代,她应该始终守着她的那两个字——“小心”。

    保暖的衣服和贴身衣物可以多几件,以后天冷了,别人最多羡慕,也不会有人扒着衣服问你这是哪来的。结婚用品是必需的,只要不出格,就不会有问题。

    而林佳之前看好的自行车和缝纫机、手表,就都不用了,这也不是必须品,她没必要冒着风险来做这种事。

    等以后有了票,再让明华他们大大方方地去供销社买回来,到时候谁也说不了。政策只是说不许倒买倒卖,可没说不能和朋友借票买东西。

    晚饭是高明娟做的,她也算是大姑娘了,在家里也经常做这些事情,比较重的活就由她几个哥哥做。

    蒸了林佳从国营饭店买来的肉包子,又煮了一锅杂菜汤,这又是一顿好饭了,几个孩子的肚子都吃圆了。高家算好的,能吃到饱,冬闲时也是一天三顿饭。

    有些家庭人多粮少的,到了不上工的时候就一天两顿,还是七分饱。这也不能算当家人抠门,而是冬天吃多了,到了青黄不接的时节就得饿肚子了,都得怎么省怎么来。

    冬日里天黑得早,外面寒风呼啸,没事的人都不在外面走。晚饭后林佳不急着让几个孩子去睡觉,而是坐在大炕上一起说话。

    心不在焉地等到九点钟,林佳就站起来拿着手电筒走出去,她的计划该实施起来了。

    看到林佳的动作,高明娟忙问道:“娘,你干啥去?”

    三个儿子也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林佳。

    “我去外面解手。”林佳随意回了一声。

    这里的山矮,但是连绵不绝,天上有一些乌云,虽然是月中,可月光不怎么亮,只能看见山脉的轮廓。

    现在的农村还没有通电,自然不会像后世一样,连农村都有太阳能路灯。要说后世是万家灯火,那么现在就是万籁俱寂。

    这样的环境,要是在诗人笔下,就值得作诗一曲,可惜林佳不是诗人,她只觉得静得让她心虚。

    十一月的寒风凛冽,即使裹着厚厚的棉袄,林佳也觉得冷,因为她现在没穿保暖衣。本来早该穿的,可是买来的贴身衣服不洗她穿不下,洗了又怕几个孩子问,只好冻着多穿两件衣服。

    走到门口,林佳打开木质的大门,往外面看了一下,又仔细听了动静,没发现有人的踪迹后,她才把准备好的东西放到离门口几步远的地方。接着再把几个装着东西的麻袋拖到大门里边,关门。

    不是林佳多此一举,而是她不能直接把东西放家里边,要不然没痕迹啊,她怕那样做会把假话变成灵异事件,到时候事情更麻烦。

    要是可以,她连土路上的车辙都想造出来,可惜难度太大,想着几个孩子也不会去看,只好退而求其次,弄了这个拖拽的痕迹。

    看着地上六个满满当当的小型麻袋,林佳满意地点点头,她筹划了大半个月,每天在小淘淘上看东西,购物车里增增减减,就是为了今晚。

    过了今晚,以后她就可以正大光明地穿保暖衣,用护肤品,不用连洗件内衣都偷偷摸摸了。

    小心翼翼地走回正屋,林佳看着讲着故事的几个孩子,低声道:“你们三个,跟我出去把外面的东西都拿进屋来,小心一点,也别说话,别问我为什么。”

    高大山家虽然离着三十多米,可要是动静大了,照样听的见,节外生枝就不好了。

    看到林佳的举动,几个孩子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们一向听话,林佳说不问就不问,三个儿子就穿上鞋跟着林佳出去了。

    高明娟站在屋里往外面看,却是不敢出去,她娘说了不让她出去,她再好奇也只能自己呆在屋里。

    高家院子不小,高明华三个人跟着林佳走到大门口,她手电筒一照,他们就看见了那一大堆麻袋,顿时更疑惑了,也有点莫名的兴奋。这夜黑风高的,还有这些神秘的东西,他们娘这肯定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别说话,待会儿我会和你们细说。这里六个麻袋,能拿起来就一人一个,拿不起来就两人一个。”

    袋子不大,东西不是很重,林佳一个人就能从外面拖着进来,就算是未成年,三个男孩子力气也不小,所以一人两趟,六个麻袋就全扛着到屋里去了。至于林佳,有儿子还自己动手干嘛,又不是嫌着没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