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妯娌来访
    “大嫂来了,去屋里坐吧!”林佳对这妯娌没什么热情,毕竟她不太喜欢这一家子的做法,但又不能把人赶出去,还是挺憋屈的。

    刘小兰双眼滴溜溜转,地打量着房子和家具,心里止不住的羡慕。要是这房子是她家的,那住着得多舒服,也不用挤在那旧房子里了,可惜她嫁的男人没本事,没能给她弄这样一个好房子。

    “大嫂今儿怎么来了,我可好久没有看见你了。”

    要是离得远还好说,可两家就一个村里住着的,原主生了一场大病,人都不好了,作为妯娌都不来看一下,即使关系不怎么亲近,这种做法也不合适。

    刘小兰讪笑道:“这不是前些日子太忙了,也没能来看你一眼,现在有空了,这不就来关心关心你,都是一家人不是。”

    “谢谢大嫂的关心了,我现在身体挺好的。”林佳也不想计较这些事,其实只要不太过分,亲戚不适宜撕破脸皮,她也不想累着自己想这些麻烦事。

    “那就好,你好了就行。”刘小兰道。

    林佳不相信今天刘小兰是来看望她的,要来早该来了,八成还是因为给高大志孝敬的事情,不过这事急的人不是她,她犯不着先开口。

    房间里安静了十几秒钟,刘小兰心里有点着急了,这老二一家今年也太不像话了,一直都不送东西过去,还要她来催。

    她面上也没了笑容,直接道:“妹子啊!我跟你直说了,今年队上分钱已经十几天了,你们还没送钱和粮给爹,爹在家里已经念了好几天,你就跟我说说,哪天才能送东西给爹。”

    没想到刘小兰会这么直接,林佳愣了一下,才把心里想好的词给说了出来。

    “大嫂,你这不是为难我们一家子吗?现在明华他爹也不在了,就我们几个孤儿寡母的,哪里有本事孝敬爹,既然爹在家里等急了,我就叫明华去和爹说一下,让他也体谅体谅我们。”

    听见这话,刘小兰就急了,这话里话外、孤儿寡母的,不就是不想给了嘛!

    她赶紧道:“这话怎么说的,你们家这好几个壮劳力,哪能没东西,爹也一大把年纪了,就是明华他爹不在了,还有几个孙子在,你们咋能不孝顺他呢!”

    “明华几个还小,公分也挣不全,年后他们还要结婚。孝敬爹确实是本分,但应该量力而行,想来爹也不想我们掏光了家底地来孝敬他。”

    林佳虽然不爱说话,但并不是不会说话,要是别人说话不客气,她说起话来也是不饶人的。

    “你家是你家,我家是我家,我家也难着,爹不止我家一个儿子,凭啥你们以后就不孝敬爹了,以前你家男人寄了那么多钱回来,咋可能没钱孝敬爹,只要有钱,没粮食也行。”

    刘小兰知道,这高红阳一个月有好几十块的工资,就算用得多了,也攒下来不少钱,她家里不是很缺粮食,要是能全换成钱就最好了。

    当然了,她也不敢念着高红阳家的钱,只敢想着孝敬公公的那份。别说那是给她公公的,他公公就靠他们一家养着,他的钱就是他们的,他自己也乐意给。

    林佳觉得自己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太乐观了,高家还是有极品亲戚的,这一家就是。不仅惦记着给高大志的东西,居然还念起了她家的钱,还好平时关系也没多好,算不上太棘手。

    “我们哪里是不孝敬爹,你看这房子,可用了不老少钱,明华他爹的工资全贴这了,哪里还有积蓄。”

    刘小兰没了耐心,她说啥林佳都说没有,她总不能直接上手抢,干脆就直奔主题了。

    “你……我不跟你扯了,你就说今年的孝敬咋办吧!给个准话。”

    林佳看刘小兰急眼了,也不再说这些话,而是道:“瞧大嫂说的,我们咋能不孝顺爹,今年的钱粮就不给了,给了那么多年,爹连件新衣都没有。”

    刘小兰听了这话,忽然就有点尴尬,继而生气,这钱虽然都到他们手里了,可棉花布料那么贵,他们又没有票,哪来的新衣。

    刚想反驳,林佳又道:“明华他爹走前给我捎了些棉花布料,说是特意给爹的。我请人给爹做了套棉衣,过几天就给爹送过去,这是明华他爹最后的孝顺,想来爹穿着心里也暖和。”

    “那就好,只是这钱和粮食……”刘小兰还是有点不甘心,林佳都这样说了,他们也不好意思占了老二那“最后的孝心”,不然真得被人戳脊梁骨了,他们只是爱占小便宜,又不真是那不义不孝的人。衣服没有他们的份,钱和粮食总该有吧!

    “这个就不劳大嫂费心了,我会和爹说清楚的。”林佳也懒得和刘小兰扯了,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再说下去她就只能说刘小兰多管闲事了。

    刘小兰黑着一张脸走了,林佳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家人只是脸皮厚了点,还没有到不要脸也要占便宜的地步。毕竟是亲戚,高家就这两兄弟,还是能不翻脸就不翻脸吧!她也不缺那点东西,以前也是那样,只要将给高大志的东西送过去,他们并不会多要什么。

    横竖高大志和他儿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能她一来就把两家的关系给弄绝了,在农村里,多几个亲戚还是很必要的,不能因为一点东西闹得全村一起看他们家的笑话,林佳也没那个兴趣三天两头的给人家做谈资。

    做好了决定,林佳就到地窖里称了五十斤还没磨成面的玉米,又拿了五块钱,外加一套棉衣棉裤,一双雪地靴,两双袜子和一个雷锋帽。高大志年纪大了,还在天天放羊,保暖工作还是要做好。

    她刚才都这么说了,这套衣服肯定能穿在高大志的身上,高红河没那么丧心病狂,会抢他死去的弟弟孝敬他爹的衣服。

    原主并不讨厌这个公公,林佳也不做评价,是人都会偏心,她见过的不少。孝顺老人没什么,只是一套衣服而已,多了她也不敢。高大志都那么老了还要放羊,让她一家子穿好的吃好的,做公公的却吃苦受累,她有点做不到。

    要是高大志愿意到他二儿子家里来住,林佳也是乐意的。

    在她看来,高大志对于这两个儿子并不很偏心,以前分家很公平。小儿子发达了他也没有狮子大开口,一年十块钱也算少得可怜了。毕竟高红阳在时一个月就有几十块,他平时对明华几个孙子也是不错的。

    只是他脾气特倔,和高红阳的母亲闹的不快了,以前高红阳要接他来一起住他不愿意,只一心守着自己不算成器的大儿子。

    而高红河一家虽然过分,却没碍着高红阳家的事,他只是拿了属于他爹的那点钱,高红阳家里再好他也很少过来打秋风。

    不孝顺也不关林佳什么事,他愿意过来住她愿意养,他不愿意过来她就没办法了。

    总的来说,林佳最多是对这几个人有点无奈,还没到讨厌的地步。她自己也是个普通人,也有这样那样的缺点,照样有人讨厌她,可总不能连自己都嫌弃自己吧。

    人生在世,谁能真的随心所欲呢?多多少少总是要妥协的,只要不是别人太过分,自己太憋屈,就不能做绝了,否则只会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

    林佳之前之所以那么说,只是表明一个态度,而不是真的不给东西,毕竟得来的东西太轻易了,他们可能会想要得更多,这也是防患于未然了。

    等三个男孩子背着柴火回家,林佳就让老大老二明天一早拿着东西过去,她自己去还是麻烦,相信她公公更愿意看见两个孙子孝顺他。

    两人自然是满口答应,等洗了手,回屋看到炕上一堆东西,也不像是要送过去的东西,高明华问道:“娘,你说的是这里的东西吗?还是我找错了。”

    林佳点头,“就是这里,全都送去给你爷爷吧!一年就那么一回,他现在年纪大了,也很不容易,这里还有五块钱,也一起吧!”

    高明军非常不理解林佳的意思,他急道:“娘,不是说不给钱和粮食了吗?怎么还有?”

    其他人也是这个想法,明明之前都商量好了,为什么现在还要送钱和粮食呢?娘到底怎么想的?

    林佳知道这几个孩子,就算是聪明,可还是年轻气盛,她还是得和他们讲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不过在此之前,林佳还是得问清楚他们的意思,再把自己的看法讲出来,如果他们还不愿意,她也不想逼着他们送过去。

    “那你们说怎么办好?”

    高明军毫不犹豫地道:“就是像之前说的,只给爷爷能用的东西,这套衣服就够了吧!”

    只有一个人说话,林佳又问:“你们也别愣着,都说说自己的看法。”

    “我觉得老二说的对。”高明华道。

    高明义和高明娟面面相觑,也点点头,他们都是这样的想法。

    林佳叹了一口气,既然他们四个人都这样想,她也不敢说她的想法是全对的了。不过她还是要说出来,让他们自己去考虑,到底要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