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寻找黑市
    林佳只得到了原主的记忆,但没有接收她的感情和喜好,而且这些记忆有一个很明显的缺点。

    原主的记忆不能像正常人自己的记忆一样,她要主动想知道什么事,关于那些事的记忆才会出现。

    就像是隐约觉得自己看过一部电影,很重要的剧情会知道,可是要想弄清楚细节,就得搜索到电影这个情节,因为看过,一看就能明白。

    这种记忆缺陷,让林佳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复习”原主的记忆。有时候碰到一个人,她得反应几秒钟才能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事情,要是有时候反应过慢 ,就会造成很尴尬的情况。

    林佳猜想,这是因为两人记忆不兼容的缘故,导致她只记得自己原来的记忆,对于身体主人的记忆接受缓慢,需要外界条件刺激。

    林佳没有卖掉这些“苏三币”,因为她暂时不缺钱,但是她也很自私地不想将它交给高家人,而是想自己留下来,然后多赔一些高家人需要的东西给他们。

    现在这些钱只会给高家人带来灾祸,要升值还要等几十年,而现在他们紧缺的是生活资料。虽然知道不好,但林佳还是单方面地做出了“各取所需,互惠互利”的决定。

    也许不止“苏三币”值钱,还有别的东西也值钱。林佳决定有时间她就去邮局买一些邮票试试,能赚钱更好,卖不了钱也亏不了。

    在山上捡了小半个月的柴火之后,高家的厨房已经堆了一整面墙的柴火,又在房子背后的墙根处也堆了一小面墙,看着还挺壮观的。

    北方冬天冷,城里人每个月都有供应煤,买个铁皮炉就能烧。农村没有煤,但是山多,山上的灌木丛是可以砍的,掉落的大树枯枝也能捡回家,不拿出去投机倒把,自家用没人会说。只要勤快,冬天都冷不着。

    这一天天气不错,林佳就又进城了,让高明军把她送到县城门口,然后回去。其他人在家拆被单、洗衣服,她今天可是要做大事的,不能让他们跟着。

    穿越古代去当铺,穿越红色年代上黑市,这两处都是穿越人发财的好地方。

    林佳那里的钱都是原主一家的,她不想动。而且她对黑市非常感兴趣,毕竟是年代文里非常重要的场所,多少人都在里面发家致富,翻身做主,走上人生巅峰。

    林佳可不敢这么想,她只是看看,要是可以,再弄点钱也好,毕竟想要钱生钱,她得有生钱的本钱。

    存在既是合理,黑市的存在肯定都是心照不宣的。就算是有危险,也还存在着大量交易,这就说明,只要小心,找对人,就能有效规避这种危险。

    而且林佳不一定要交易,她只是寻找门路,等她觉得找到的人很可靠,她才会和别人做交易。

    林佳有小淘淘,只要有暴露的迹象,她就能把东西全放进去,身上没有东西,哪来的倒买倒卖,就算有人举报,也出不了问题。

    原主是没去过黑市的,林佳也不知道在哪里,但是县城不大,她可以慢慢走一圈,碰到哪算哪,碰不到就回家,以后再来,她不是爱纠结的人。

    矿场和纺织厂都在进城的左边,不过纺织厂的规模和矿场比不了。县医院在城中心,走到那也要二十多分钟,据说这些地方都是市场比较好的地方。

    林佳来到县医院外面,现在的医院有三栋,每栋三层楼,算是县城里很壮观的建筑了。

    她站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根本就没有偷偷交易的,他们都来去匆匆,连交头接耳的都找不到。

    想了想,林佳觉得自己不是像傻子,而是就是傻子,既然是私下交易,肯定不能让她看见了,只要有人举报,就得吃牢饭,谁也没那么傻,是她想的太简单了。

    摇摇头,在她正想离开的时候,一个戴着雷锋帽,裹着大棉袄的高大男人向她走了过来,站定后很大方地问道:“大娘,看你在这里站了许久,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的?有没有我能帮的上忙的。”

    林佳看着他的举动,心里一喜,她这趟应该不会白来了,要不是想交易的人,谁会来跟她搭话。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不客气了,这周围有没有拉货物的货车,我丈夫寄给我一些东西,我这一个人背不回去啊!”

    林佳确实是想拉一些东西回家的,虽然她的主要目的是卖东西,但说起来确实不是撒谎。

    听到林佳这样说,那男人的眼睛也亮了,他快速往周围看了一眼,没发现什么人之后才道:“不知道大娘有什么东西,这周围的车可不好找啊!”

    高个子男人,也就是张三,他觉得自己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这果然是遇到同行了,就是不知道本事怎么样。

    “我女儿要结婚了,就是一些结婚用的东西,棉花、布料、红糖什么的,我说你这伙子咋问那么多呢,到底有没有车啊?”

    张三的眼睛更亮了,棉花可是奢侈品啊,除了刚结婚的、新生儿和孕妇,谁都没有棉花供应,一般人搞不到,没想到这个穿着普通的大娘手里有。

    “有,我家离着不远,有辆小木车,不过大娘,你这东西要是多了,能不能匀我一份?我这也要结婚了,还缺点东西呢!”张三搓着手,语气里带着兴奋。

    林佳却摇摇头,道:“这些东西可是我丈夫跟同事朋友好不容易凑来的,不好匀啊!”

    林佳可不会这么轻易就相信别人,虽然她乔装打扮过了,但还是要可以相信的人她才敢做交易。

    “大娘你就当做可怜我,分我一点吧!我叫做张三,家住西街胡同,不多不少整整五年,周围的邻居都认识我,可不是那种骗子。”

    张三当然知道这个大娘不信任自己,所以他就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地址,都是干这行的,说出这些信息已经是极大的信任了。

    他干这行的时间不短了,自然也不是容易相信人的,可是他相信自己的眼光。政策这么严峻,要是他没有识人这两把刷子,牢饭都不知道吃了几回了。

    这话听在林佳的耳朵里就自动变成了“我干这行五年了都没事,周围谁也不知道,本事又好又安全。”

    只是张三这名字也太扯了,林佳不信,可想想也理解,连她都是“大娘”了,人家小伙子叫张三也没什么。

    “那就麻烦小伙子你带我去你家借车了,我东西真的挺多的,搬完了我一定谢谢你。”林佳顿时笑呵呵地道。

    “没问题,你跟我回我家去,我借车给你。”张三也不多说,这里人多眼杂的,真要谈也不是事。

    “行。”

    林佳跟张三走过了两条街,一路上两人都大大方方的,说话也不交头接耳,也没人会注意他们。

    走到张三的“家”,小门一关,两人就心照不宣地谈起了正事。

    “大娘,咱们不说虚的,你手上到底有啥,都怎么卖的?”张三道。

    “你要啥我有啥,主要是你能出多少价钱。”林佳还真有这个底气,小淘淘神通广大,除了飞机军火和违禁物品,就没有她搞不到的。

    张三牙有点疼,他在这条道上走了四年了,就没见过敢这么说话的人,所以他口气就不太好了。

    “我要小汽车你也有?”

    “小汽车真有,不过我怕你也不敢出手,你要辆自行车还行,三百块钱一辆,有自行车票减半。”

    奶奶的,这大娘还真有,不知道什么来路,不过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事,只要有他想要的东西,她就是他的财神爷。

    不再乱想,张三赔笑道:“还是大娘厉害,不知道您有没有……”

    “有,这些我都有,不过价钱得说好了,亏了我不给你,这些都是稀缺的货物。”林佳做出一副只认钱不认人的嚣张样子。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林佳跟张三说好了数量和价钱。

    棉花五十斤,每斤六块六毛钱,纯羊绒毛线二十斤,每斤二十六块钱,混纺毛线二十斤,每斤十五块钱,军绿色化纤布料十丈,一尺三块六毛钱,最后还有二十斤红糖,每斤五块八毛钱。

    这个年代只有羊绒毛线和腈纶毛线,价格很贵,但林佳基本上没什么赚头,因为在小淘淘上这种毛线也不便宜。

    现代流行的珊瑚绒毛线价格其实更便宜些,林佳就拿了一把给张三看。

    张三一眼就看上了,这种毛线又粗又轻,颜色又好看,肯定会受到女人的喜爱,即使林佳开价三十块一斤,张三一咬牙也定了二十斤。

    供销社里的商品当然没那么贵,但这是投机倒把,倒买倒卖,危险性那么大,没有利益谁会干啊。

    这些东西等张三再弄到真正的黑市去,价格还要翻上一点,谁都能挣上不少,连花钱的也乐意。

    张三特别想要自行车,他有钱,但没有票。可是想想他又不敢买,因为买了也不能用出去,毕竟没有门路,周围人多嘴杂的,所以就只买了这些市场紧缺的东西,转个手挣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