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原主藏品
    “明华,你看今年该怎么办?”林佳对这件事情有自己的理解,但是她不是真正的林娇娇,也没有权力帮高家人做决定,毕竟他们才是连着血脉的亲戚。

    高明义愤愤不平道:“那东西就是给高明光一家的,爷爷每天都帮队上放羊,他自己挣得有公分,哪里吃得着我们家的玉米面,用得到我们的钱。”

    “不给,现在爹和奶奶都不在了,我们家哪来的钱。”高明军也是这个态度,他脾气本来就火,每次看到高明光拿着他爹孝顺爷爷的钱买糖吃,他就恨不得揍他一顿。

    林佳在心里摇摇头,她之所以只问高明华就是因为他性子比较稳,这两个小的还没等他说话就先表态了,还是比较冲动的。

    “哥,你说话,娘问你话呢!”高明军捅捅他大哥,

    高明华想了半晌,而后道:“给吧!毕竟是我们的亲爷爷,爹的亲爹。不过我们不要给钱和玉米了,只给爷爷能用的东西,反正我们要孝敬的人是爷爷,其实以前爷爷对我们挺好的,我们不能说不孝顺就不孝顺了。”

    这时连高明娟的眼睛都不由得一亮,这可真是个好办法,这样他们的东西就到不了大伯一家手里,爷爷想给也没办法了。

    “大哥说的这办法好,我们既能孝顺爷爷,又没便宜了大伯。”高明军点头道。

    “嗯,大哥今天真聪明!”高明义也忍不住赞叹。

    林佳把锅盖盖上,觉得这个方案也算不错,接着催道:“别愣着,水烧开了,再不把鸡杀了就不用吃了。”

    听到这话,愣着的几个人连忙动了起来,兄弟三个很利落地提着开水和刀,去外面的墙根处,连高明娟都拿着平时舍不得用的手电筒过去帮忙了。

    林佳嫌弃鸡毛被烫的气味难闻,就在厨房里看灶火。对于鸡鸭这些,她只会做和吃,不会杀,家里有几个半大孩子也很好,至少她可以不用动手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他们勤快得很。

    馒头刚出锅,四人就提着干干净净的鸡肉回来了。

    “娘,我还没见过这样肥的鸡呢!它肚子里面有好大一块黄油。”高明义提着鸡脖子,一抖一抖的。

    “肥才好吃,今天你们想怎么吃?”

    这种鸡是人工养殖,吃饲料长大的,不肥才怪了。虽然哪家店都说他们这是放养的,从来没喂过饲料,但是这种话就只能骗骗没见过土鸡的人。

    “煮汤好,能喝鸡汤。”几人异口同声。

    林佳尊重他们的意见,砍了一半的鸡先放油翻炒去腥味,然后再放水煮开,这样鸡肉口感不会太柴,也没有腥味,比直接放水里面煮好很多。

    今天不在厨房吃,而是去了堂屋的大炕上,鸡肉盆子一上炕桌,四人的眼珠子就直愣愣地盯着不眨眼了,连平时最期待的白面馒头都不能夺去他们的注意力。

    在高明娟给林佳拈了一块鸡腿肉之后,他们就开吃了。

    看着他们一点形象都没有的吃相,林佳忽然就有一种满足感,她今天搞这一趟也不亏了。

    放下筷子,几人就坐着不想动了,他们条件好,可也是好久没吃过鸡肉了,以前吃的每次就一两块,几次全加起来才有今天的多。

    “要是天天有鸡肉,有白面馒头吃就好了。”高明义摸着肚子,十分满足地感叹道。

    “做梦呢你小子,能吃一回就不错了。”高明军没那么天真。

    林佳看着几人,很认真地道:“会有的,以后能吃到你们不想吃为止。”

    他们都还年轻,以后只要抓住时代的机遇,再勤快点,吃饱穿暖绝对没问题。

    四个孩子心里都不相信,不过他们没有说林佳说得不对,而是换了话题。

    “娘,明天我们吃少一点,留着多吃几顿好不好。”高明娟道。

    “行,你们喜欢就好。”林佳不会管这些事,管多了会累,也没必要管,只要他们没做错事就好了。

    某天夜晚。

    “娘,娘,你开门啊,我有事找你。”

    正在护肤的林佳听到了高明娟在门外喊她,她赶紧回了一声“你等会”,然后将东西全收进仓库里,检查过没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才起来开门。

    房间里黑的不行,林佳把人带进来之后找到火柴,点了油灯。

    “明娟,这么晚了,找娘什么事啊?”林佳问道。

    高明娟低着头,两只手握在一起扭了又扭的,紧张极了,连耳朵都是红的,她支支吾吾地开口道:“娘,我来那个……没纸了……”

    林佳看着高明娟羞窘的样子,作为过来人的她秒懂了,小姑娘还是年纪太小了,对于这种事情都是难以启齿的,连对她这个娘也一样,曾经的她也是这样呢!

    “你先回去你自己的房间,待会我拿着东西去找你。”林佳只能先支开高明娟,毕竟这玩意儿她这里还真没有,只能现买。

    高明娟乖乖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她也没有多想她娘为啥这样做。

    林佳关好门就快速买了几包适合少女用的卫生棉,然后拆开包装,全放在一个布袋里。准备走了,又想起来这里的小姑娘穿的都是自己做的短裤,很不方便,但现买的贴身衣物没有过水不能现穿,她又买了几个裤式的卫生棉,拆开之后一起带过去。

    不是林佳猥琐,非要拆包装,而是那些外包装实在是太花哨了,上面还有日期,她不能不拆,还好里面的都是独立包装,拆开了也不会感染。

    这里的女人都是用的自制月事带,或者是供销社里卖的几毛钱一包的原色卫生纸,在这种小地方根本看不到卫生棉。

    高明娟和原主一样,都是用卫生纸,可林佳不一样啊!她可舍不得让高明娟用卫生纸,一个小姑娘她还供的起,这种私密的物品小姑娘也不会说出去,不存在危险性。

    来到高明娟的房间,她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林佳拿出了一大包东西,然后教她用法和注意事项。

    林佳看着高明娟脸色不太好,问道:“明娟,你肚子疼不,疼就告诉我……”她要是会痛就比较麻烦了,得吃药、保暖,痛经的女人最痛苦。

    高明娟摇摇头,小声道:“不疼。”然后就一个字都不多说了。

    林佳也不想让她更尴尬,就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高明娟插好门,这才松了一口气,这种事,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回到房间,林佳想了一下,又在给家里买的那堆物资中,多买了一些私人用品。

    就算给便宜儿子们买贴身衣物很让人尴尬,可她还是不得不做,因为要是不买的话,她就要亲手帮他们做,那样更尴尬,没办法,谁叫她现在是一个母亲呢!

    在原主的记忆中,就算几个孩子都是快要结婚的人了,身上穿的不管是外衣还是内衣,都是她帮做的。

    这年头,身上穿的要是没有媳妇帮做,也不像后世那般满大街都能买,就只能由她这个便宜娘出手了。

    还好她是个已婚妇女,年纪也和原主差不多,要是她还是个未婚的小姑娘,那就更可怕了。

    林佳为了那堆东西,已经造了不少钱,当然了,她也不是为图一时爽快就不顾后果的人,她这么大方也是有原因的。

    林佳在翻原主东西的时候,在床脚那个陪嫁木箱里,发现了好大一叠“苏三币”。

    林佳一直觉得,自己来到的这个时代极其尴尬,想靠着小淘淘赚钱简直太难。

    因为这个年代不像六几年一样好捡漏,谁都不是傻的,打资本家得到的古董什么的都被私人收藏或回炉重造了,也没有发行什么有价值的“错版邮票”,最值钱的“猴票”还要再等五年才发行。

    五年对林佳来说还离得很远,光这些日子她就觉得过够了,整天想这想那,买了很多东西都是偷偷摸摸的,不敢拿出来,生怕什么时候不小心就露马脚了,她可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主角光环能保护自己。

    林佳不懂收藏,可她以前刷新闻时就看过关于“苏三币”的报道。反正就是存世量非常稀少,非常值钱,把以前的她羡慕的不轻。

    看到苏三币的瞬间,林佳的第一反应就是她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三元人民币,第二反应就是她要发财了。她欣赏够之后,立即把其中一张放进了小淘淘中,进行估价。

    很快小淘淘就给出了价格,一张“苏三币”可售五万五千人民币,只能由平台收取,不得出卖给私人。

    看到这个价格,林佳是失望的,这大大低于她的预期,但想想也能接受,藏品的价格大多都是炒出来的,一张几十年前的人民币能升值两万多倍,其实已经很了不得了。

    原主压箱底的苏三币一共有二十张,对于十几年前的原主来说也是一笔巨款了。

    原主留着这钱当然不是料到了“苏三币”会升值,而是在队上通知回收这些币种时,她不知怎么的就忘了她有这种钱,就没交上去。

    等后来她再翻到这些钱的时候,回收行动已经结束了,因为形势严峻,她根本不敢交上去,想直接烧掉又舍不得这好好的钱。

    所以她把它包得好好的,藏在了老房子的老鼠洞里,直到今年搬进新房子才掏出来压箱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