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加餐行动
    说笑了一下,几个人就开始分工了,高明义忙活了一早上,已经堆好了一些柴火,下午的工作量就少了一点。

    按照原主的记忆来,林佳也能捡到不少。一边干着活,她想的却不是这个,而是山上有没有能吃的东西。

    她也是看过年代文的人,那些女主基本上个个都能打野猪,找野鸡野兔,带领全生产队的人吃香的喝辣的。可是在原主的记忆中,这山上根本没野猪。

    而且林佳是不敢想的,她连活鸡都没碰过,更别说打野猪了。她不怕别人杀这些动物,但自己下手绝对不敢,所以要是不小心碰到野猪,跑不过就只能死了。

    可是她不敢,不代表别人不敢啊!她想了一下,就坐在了一堆枯枝上,在小淘淘上拍了两只母鸡还有二十个鸡蛋。

    林佳准备找个好地方把母鸡和蛋一起放出来,让高明华他们去抓,今晚就可以吃鸡肉了。她这两天做饭,家里存的腊肉已经被她做得只剩下很小一块了,连巴掌大都没有。

    走来走去,林佳找到了一个小坑,并准备了一堆枯枝,先把鸡蛋放到坑里,然后放出两只母鸡,它们出来的一瞬间林佳就把枯枝全丢出去,盖住了鸡。

    林佳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两只很乖的母鸡,然后高声叫:“明华,明军,你们快过来啊!”

    几个人离得都不远,听到林佳的叫声,四个人都连忙向林佳所在的地方跑来。

    “怎么了,娘,你怎么了?”在得比较近的高明义最快地跑到了林佳这里。

    “明义,你看这里是什么。”虽然林佳一点都不激动,但是她还要假装很兴奋。

    看到林佳没事,高明义向坑里看去,眼睛瞬间就亮了,捂着嘴不让自己叫出来,后面他还是压低了声音道:“野鸡啊!还两只,娘,你好厉害啊!”

    林佳道:“是这鸡太傻了,就蹲在那坑里,我只是把它们盖住而已。”

    说话间三人都急急忙忙地跑到了这里,看见两只鸡之后都露出了如出一辙的表情,惊讶、兴奋之后都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叫出来后引来别人。

    林佳看到他们这样,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她不应该叫得这么大声的,幸好现在还没有别人过来,不然他们就要交给队里了。

    “娘,这野鸡也太肥了吧!都不像是野鸡了。”高明华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众人闻言都瞪了他一眼,高明军道:“不是野鸡难道还是家鸡啊?谁家养鸡不是看得跟眼珠子一样,能在这山上就怪了。”

    “就是,它们这么肥,肯定能炖好大一锅肉了,好想吃啊。”高明义眼睛都亮了,看着这两只鸡就像在看着一盘肉。

    “别说了,我们赶快先把它们捆好,然后再想想怎么带回去,被别人发现就不好了。”林佳打断了他们的话,真是不着调啊,居然不先想着把它们变成自己的,还在这谈论着没意义的话题。

    现在农村每家只能养两只鸡,母鸡下的蛋很多人家都舍不得吃,卖到回收站每斤能卖五毛,每家都恨不得把把母鸡当祖宗伺候,把它们视为活的银行。

    家家户户连蛋都舍不得吃,更别说吃鸡了,鸡肉在副食品商店一年就供应几回,都是奢侈品。

    只有鸡老了,生不了蛋了,他们才会把鸡杀掉,再找小鸡仔来养着,接着下蛋。

    高明华和高明军小心地移开枯枝,但那两只“野鸡”居然一点都不挣扎,乖乖地就被抱了出来,只低低叫了两声。

    林佳心里哀叹,这种养殖鸡都傻了吧唧的,可没有野鸡的灵活劲,要不是他们几个都没捉到过真的野鸡,还真不好糊弄。看来以后不好再让她“发现野鸡”了,还是他们自己发现比较好。

    “娘啊!下面还有好多鸡蛋呢!”高明军低声惊呼。

    “啥?鸡蛋?”几人更兴奋了,不仅找到了野鸡,还有那么多鸡蛋,今天真是赚大了。

    “快,明义,把鸡蛋拿出来,看着有十多个呢!”林佳赶紧道。

    高明义瞬间就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摆在地上,几人小心翼翼地把鸡蛋放到衣服里,再包上。

    “这野鸡不仅肥,下的蛋也那么大,要是能养在家里就好了。”高明娟感叹道。

    家里两只鸡,虽然经常下蛋,也从没卖过,但家里人多,她也没吃过多少。看着这两只肥鸡和鸡蛋,她眼都热了,开始幻想吃鸡肉时的情景。

    看着四个孩子激动的满脸通红,连眼睛都好像在放着光,林佳在心里又叹了一声,都是穷惹的祸啊!要是在现代,大部分人都看不上这样的鸡。

    既然她已经成为了这个家庭的一员,那么为这个家庭做一点贡献也是应该的,更何况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又不会损害到她自己的利益。

    抱着一点声音都没有的鸡,高明华脸色由激动变得有点凝重,他道:“这样不行的,今天不下地,估计路上会有人,我们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地把鸡拿回去。”

    “那咋办。”高明义抱着一堆鸡蛋,也开始犯难,几人激动的神色都冷却了不少。

    林佳也不出声,其实这几个孩子都是很聪明的,这肯定用不着她来操心,他们肯定能有办法。

    半晌后,高明军才道:“要不我们把鸡放回去,然后弄一堆柴火盖住,不要让人发现,天黑了我们再来抱回去。”

    “可以,回去的时候留个人在这里守着,其他人都好好干活,不要露出异样来。”林佳确定了这个方法可行,几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动力满满地继续到周围捡柴火了,晚饭能有鸡吃,他们要更卖力地干活。

    守在那个坑周围,林佳觉得自己脑子有点进水了,早知道这么麻烦,那就晚一点再放鸡好了,现在还要在旁边守着,下次一定得考虑好这种问题。

    虽然之前提了建议,但要林佳说,他们根本没必要非要在这里守着,天都要黑了,谁还会上这里来啊,还能碰巧隔着一堆柴火看见那两只鸡,那概率也太小了。

    高明义那个馋肉的小儿子,大冬天的,还非要在山上守着,赶都赶不回去,所以其他几个人就只能先带着柴火回家了。

    在这里,谁家的粮食都是锁的紧紧的,钥匙就由家里能做主的人管着,尤其是大米和面粉这种细粮,高家虽然没有外人,但是也不例外。

    家里的细粮和鸡蛋被锁在了厨房的木柜里,几个孩子一点都碰不到,平时做饭都是做多少拿多少,拿完就锁上。

    粗粮就是玉米和红薯,大部分放在地窖里,那里也挂着一把铁将军,没钥匙进不去,一小部分放在厨房的袋子里,供平时吃。

    为了今晚上难得的鸡肉大餐,林佳发了一大盆白面,不过她是南方人,从没包过饺子,也不会包看起来简单的包子,就只能切了蒸馒头。

    对于现在的人来说,馒头也是奢侈品了,不过年不过节谁家都不舍得吃,连公认生活过得好的高家也很少会吃,玉米面磨细一点就是最好的粮食。

    林佳生病的几天都是吃白米粥,那已经是最高规格的病号饭。身体好了以后,她每天就在饭桌上吃一点晚饭,然后偷偷地在房间里点外卖开小灶,吃完的餐具打包放到仓库里。

    把柴火扛回家以后,高明军又去了山里,高明义不肯回来,非要留在那里守到天黑,所以他这个做哥哥的,就被林佳指使着去陪弟弟了,呆会一起带回家了。

    厨房里空间不小,林佳切着面团,高明娟把它好好地放到蒸笼里,高明华就坐小板凳上烧火。

    在高明娟念念叨叨,说了好几遍“二哥三哥怎么还不回来”之后,他俩就偷偷摸摸地回来了,一进来就锁了厨房门。

    “二哥三哥,你们怎么那么慢啊!”高明娟随口埋怨道。

    高明军抱着两只老母鸡不撒手,脸色不太好看,然后高明义撇撇嘴道:“我们在路上遇到了打柴回来的大伯一家,磨了不少时间。”

    “你大伯没发现这野□□!”林佳有点担心这个问题,要是被发现了他们私自带野鸡回家,可讨不了好,说不定还要挨□□的。

    高明华和高明娟听见林佳的问题,也顿时担心起来,他们好不容易要开一顿荤,可不能就这么泡汤了。

    高明军摇摇头,道:“没有,我们把鸡藏在细柴火捆里,他们没发现,不过他们提了送钱的事情。”

    这时几人的脸色虽然没有了担忧,却也不怎么好,林佳停下动作,仔细想了一下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开心。

    现在是冬天,今天刚分了钱,以前每年这时候高红阳一家都会给他爹高大志送去钱和粮,每年五块钱和五十斤去了棒的玉米,一年不少。

    虽然分家了,但高大志好歹也是高红阳的爹,所以每年送上钱粮也是正常的,他家也没少给。

    但因为高红阳有津贴,而高红河就是地里刨食的,所以五年前高红河一家子就闹了起来,让他每年给高大志十块钱和一百斤玉米面。

    本来高大志也没表态,但闹到后来高大志就同意了高红河的说法,虽然寒心,但高红阳还是妥协了,原主也顾忌着婆婆和丈夫,不敢说不行,以后的五年都是这样给。

    后来才知道,这些钱高大志全给儿子孙子用了,十几年的钱了他一点都没用到,连双新鞋子也没穿过,就是高红阳从部队寄回来的皮鞋都给高红河穿了。

    高红阳当然对此不满,但说了他爹又不表态,以后也不爱寄东西给高大志了,只每年给该给的钱和粮食。

    今天才分了钱,高红河就开始念着这些钱粮了,在他看来,那些东西是给他爹的,也就是他的,所以一遇到高明军兄弟俩就催着他们送东西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