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年底分钱
    “李大壮家,共九千个公分,钱六十五元七角整。”许红高声喊道。

    李大壮家有六个上工的人,每年分的钱都算是不少的。今年风调雨顺的,收成不错,所以哪家的钱都要多些。

    在众人的注视中,五十多岁的李大壮走到桌子旁,会计郭建国给他数了钱,然后递给他,李大壮自己数了一遍,然后旁边的队长周国庆就问他,钱够不够数,等确认无误之后,李大壮就在记录本上按手印,之后可以拿着钱回家了。

    “李二壮家,六千三百二十个公分,钱四十六元一角三分。”

    ……

    兄弟俩早知道要等很久才会轮到他们家,就当是没事看热闹了,也不着急,等了一早上,快晌午了才叫到他们家。

    “高……高明华家。”本子上写的是“高红阳”,许红差点就叫出来了,然后突然反应过来,高红阳已经不在了,犹豫了一会就叫成了“高明华”。

    “高明华家,六千二百五十个公分,钱四十五元六角二分。”

    高明华本来挺期待的,结果被记分员这么一叫,他心情就不能好了,草草地领了钱,兄弟俩就一起回家了。

    后面的人议论纷纷,高红阳一直是队上年轻男人的榜样,他现在不在了,有为高家觉得可惜的,也有幸灾乐祸的。

    但高红阳已经死了三个多月了,这话题也被说腻了,只是这几天林娇娇落了水生病,这话题才被重新挑起来。

    回到家,林佳和高明娟都坐在正屋的大炕上,这炕是没人睡的,毕竟客人来了都得领着坐炕上去,平时还会在上面吃饭。晚上让谁睡都不好。

    林佳对于高家的这个举措很是满意,毕竟很多人家都是领着客人在炕上面聊天吃饭,然后晚上这炕上再睡好几个人。这样她实在是看不惯,谁叫她是个南方人,领着别人到自己床上,简直不能接受。

    “娘,我们家领了四十五块钱呢!我一分没少,都带回来了。”高明华把钱摆在了两人中间的炕桌上。

    “哥,今年谁家分的最多,谁家分的最少啊?”高明娟好奇地问。

    “最多的是大队长家,足足分了一百一十二块呢!最少的就是刘二子家了,才六块钱。”高明军回道。

    兄弟俩默契地没有说起分钱时的事情,他们怕又惹家里两个人伤心了,娘和妹妹每次哭起来都没完没了的。

    “一百多块这么多啊!”高明娟羡慕地感叹道。

    林佳不由得看了这小姑娘一眼,这娃都不知道,她家的钱有一百多个一百了,还在那羡慕。由此也可以知道平时原主瞒得多紧了,几个孩子对自家的家底一无所知。

    “这有啥的,他们家二十几个人,平分还没我们家多呢!”高明军很不屑妹妹的羡慕。

    周国庆家兄弟四个,都没有分家,大大小小二十二个人,除了他和家里那口子,就没几个勤快的,每年分下来都没别人家多。

    “刘二子两个人就挣这么点,幸好没养孩子,不然都得饿死了。”高明华插了一嘴。

    刘二子家只有刘二子和她媳妇,两人结婚十几年了,一个孩子都没生出来,两个人都还好吃懒做的,也不想□□养老。

    三人聊了半天,林佳都没有插话,她没事的时候不喜欢说话,也不知道和他们聊什么,感觉说什么都很不合适,只好默默坐着,更多的时候,她都更喜欢一个人在房间里呆着。

    “娘,你咋不说话。”高明娟问道。他们在这里叽叽喳喳的,娘在这里一句话也不说,还面无表情的,桌子上的钱也不收起来,看得她有点害怕。

    高明华拿起没动过的钱,递给林佳:“是啊,娘,把这钱收起来吧!”

    “我不想说话,你们自己聊着吧!”林佳接过零零散散的钱,想了一下,抽出四张五块的,递给他们。

    “你们每人五块,自己决定怎么花吧!如果想要票就找我拿。”

    林佳这个分钱的举动让几人都目瞪口呆,谁都不敢伸出手来接过去,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事。

    “咋了,你们都不想要吗?”林佳觉得很奇怪,居然还有不想要钱的人,这五块钱对他们来说应该是一笔巨款了吧!以前原主给他们的压岁钱都只是五角钱。小时候就几分,还是十几岁了才给五角。

    林佳主要是觉得,他们都是快结婚的人了,要是手里没有一点钱,感觉真的是不好。总不能以后结婚了,想给老婆买根头绳还要来找自己妈妈吧!

    那不仅显得男人无能,她这个当婆婆的、当娘的也落不着好,还不如一开始就放手呢!只要家里的大钱不让他们拿着就好。

    “娘啊,你咋了,突然给我们这么多钱?”

    高明军都不敢说下去了,他觉得他娘肯定是犯病了,居然出手这么大方,其他两人都是这个认知,谁也高兴不起来,而是忧心忡忡的。

    看到三个孩子的眼神,林佳突然就有点明白了他们的想法,敢情他们以为她傻了呢!

    她依着原主的口气,没好气地道:“咋的,你们几个想什么呢?我只是觉得你们都长大了,可能会有自己的秘密了,也给你们点钱,不能想买什么都问我要钱,不想花就存着,又不是小孩子,我可不想一辈子为你们操心。不想要的就拿回来,真当我傻了啊!”

    三人听了这话,飞快地把钱接过去,生怕林佳后悔了,稀罕地看了一阵,然后齐齐收进了自己的兜里。

    “明义上山捡柴去了,你们下午去背回来,这五块钱我放这里,待会你们拿给他,谁都不许拿了。”

    “我们又不是这样的人。”高明娟嘟着嘴道。

    “娘,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高明军道。

    “娘,要是你心里苦就和我们说,不能老这样憋在心里,那太难受了。”

    高明娟性子软,一听哥哥们这样说,眼眶瞬间就红了,低着头紧紧揪着自己的衣角。

    他们都发现了,自从爹和奶奶都不在了,他们娘生病之后,她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沉默寡言,不爱哭也不爱笑,反正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林佳这样的改变,让他们都有点害怕,生怕她把苦难都埋在心里,把自己憋着,最后再有点什么事。

    林佳听的懂他们的担心,道:“我没事,该过去的都过去了,好好活着才重要,不过我性子改改也好,整天东家常西家短的,我现在不耐烦。”

    人的感情很奇怪,经过大喜大悲之后,性格改变的不在少数,更何况只是变得宅点,不爱说话点,都很正常。

    令林佳担心的是,她有点挑食,和原主的喜好不一样,她更怕别人因为这种偏好而怀疑她。但她确实无能为力,三十几年都不吃的东西,哪能说喜欢就喜欢。

    只能期待他们把这事情的原因,也推到因为大悲而性情大变上去。

    高明华听了林佳的解释,心里轻松了几分,他道:“娘没事就好,不管娘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们的娘,你喜欢做什么都行。”

    “反正娘要是不开心,就不要憋在心里,打我一顿出气都行。”

    高明军以前特别调皮,没少挨骂,挨打也偶尔有,只是家里发生的事情,让他快速成长了,知道自己肩上的重任,这段日子才这么乖。

    “你们都长大了,明华明军都是要结婚的人了,会有自己的小家。

    我不能管你们一辈子,不然家里肯定会出问题的,你们要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担当,我以后老了,你们才能撑起自己的家。你们的爹不在了,这个家就靠你们了,我和明娟以后都要依仗你们,所以你们都得争气点。”

    林佳说得语重心长,之后她也不等两个少年表态,拿着剩下的钱就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她不太敢面对那些煽情的画面。

    林佳走后,屋里沉默了一阵,高明华才道:“老二,你听见了没,爹没了,我们就是娘和小妹的依靠,你以后不要再让娘担心了,该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担起家庭的重担。”

    “知道了,我最近不是挺好的嘛……”高明军垂着脑袋,闷闷地道。

    以前他挺不明白的,为什么人人都说他大哥最稳重,靠得住,明明他也很能干。可是现在他服气了,大哥确实比他成熟明理。

    高明娟红着眼眶,没有说话,到厨房弄午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