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商量婚事
    “娘,今天大队长说了,好好休息两天,三天后就分钱,你说今年我们家能分多少钱啊?”高明义一边吃饭一边道。

    林佳吃菜的动作停了一下,道:“我不知道,三天后你们谁要去领钱,我不想去。”

    往年都是林娇娇去的,一家之主嘛!分的最多的一年就是去年,分了三十六块,最少的就十一块。

    高家人的人虽然多,可几年前这几个孩子都还小,又上学又是半工分的,家里分不了钱很正常。

    至于今年,两个大的能挣满公分,两个小的也初中毕业了,按理说要比往年多。可从八月份秋收起,家里就接二连三的出事,然后请假,所以可能都差不多。

    林佳现在最怕和这里的人打交道,才刚来没多久,就算没人知道她不是原主,她也懒得费心思去和别人聊家常,能不出去就不想出去了。

    高明军自告奋勇道:“我去吧!”

    “我和你去。”高明华紧随其后。

    高明军发誓,就算灯光那么阴暗,他也看见了他大哥眼里的不信任。接着他眼疾手快地从高明华筷子下抢了一块肉,然后得意一笑。

    林佳看见了,只觉得他们真的是年纪小,从法律上讲还是未成年人,可就要结婚了。看来那么多婆媳矛盾之中,丈夫的不成熟不作为,也占了很大的原因。

    “娘,你吃,好好补身体。”高明军将抢来的肉放在了林佳碗里。

    “我不用,你自己吃。”林佳把肉片弄回高明军碗里。

    林佳是替原主欣慰的,这些孩子教养很好。可是从主观上讲,她有点嫌弃这块被好几双筷子夹过的肉,就算是矫情吧!毕竟她和他们不是真正的家人,现在还难以做到吃下它。

    平时林佳做菜,她自己吃的菜都是事先匀到碗里的,几个孩子不说什么,她不单吃好的部分,所以也不觉得不合适。要是可以,她连厨房的餐具都想全换了。

    放下碗筷,林佳道:“我今天去了城里,吃的都在柜子里,你们自己分着吃吧!以后想要什么就跟我直说,能给的我不会拒绝。”

    “那是,就没有比娘更好的人了。”

    高明军和高明义在家里是最活跃的,虽然挨骂也最多,在他们娘心情好的时候,经常说些好听的让她更高兴,要是心情不好,他们也不敢上前。

    “明华、明军,你们的结婚时间是早就定好的,可家里出事了,你们现在怎么想,是要按日子进行,还是再请人看个往后的日子?”

    本来吃饭吃的好好的,林佳突然这么一出,高明华、高明军兄弟俩齐齐地呛着了,高明娟和高明义赶紧给他们拍背递水,两人还憋着笑。

    “娘,这事你做主就好了。”缓过来的高明华微红着脸道。

    “娘,大哥不好意思了。”高明义促狭地打趣道。能看到平时正经的哥哥脸红,这事还真稀奇。

    林佳又问:“明华这样,那明军呢?”

    高明军就坦然多了,他平时就是没脸没皮的,只是突然被吓到了,不过他也没给出自己的想法。

    “我也听娘的。”

    林佳无奈,这两人都这么害羞,她也不说什么了,反正人家是定好的,现在问的就是一个日子,听她的也行。

    “那就听我的吧!”林佳也不想多说,具体要怎么办,还得找刘翠娘问问女方家的想法。

    林佳心里还有点烦躁,她这人最怕麻烦,她还没生过孩子,这一朝穿越,却是要为便宜儿子张罗起婚事了。可是很无奈,她现在是这个身份,就得做这样的事。

    林佳想着有时间去找媒婆问问,可还没等她去找刘翠娘,刘翠娘就先来找她了。

    招呼人坐在炕上,林佳入乡随俗地给刘翠娘冲了一杯红糖水,又拿了一小盘瓜子摆在炕桌上,聊了几句家常就直接进入了正题。

    刘翠娘感叹道:“两家我都问过了,她们没什么意见。要我说哪能有意见啊,你家光礼金就是八十,孩子也是个好的,哪能不同意。”

    “结婚是结两姓之好,只要孩子们互相喜欢,父母也满意就行,什么礼金的,不能在乎太多。”林佳微笑道。

    现在一般人家结婚,男方的礼金都是五六十块钱,没钱的就出粮食,高家这礼金确实高出一点,不过原主也觉得挺值的,她丈夫两个月就能挣回这个钱。

    李家和周家女儿原主打听过很多遍,也见过很多次,反正就是长得既标志又勤快,性子也好,家人也都是勤快的。

    以她的眼光也看不上一般人,队上那么多姑娘都盯着她家两个儿子,她都没看上的。

    “你也放心,人家不是卖女儿,她们也跟我说了,回来的时候不仅有陪嫁,礼金也给闺女一半,你就安安心心等着喝媳妇茶吧!”

    刘翠娘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唾沫横飞的,林佳很努力地躲避着,也尽量让自己不要露出嫌弃的表情,她真的很不喜欢这种举动,偏偏她还不能提醒。

    “这也是多亏了刘姐一直忙来忙去地为我们奔走。”

    林佳如她所愿又夸了一句,刘翠娘更是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她就喜欢和不爱损她的人说话。

    “只是这孩子他爹刚走,这没多久就办婚事,是不是不太合适啊?”林佳现在又觉得正月太快了,不太好,高红阳和她婆婆死了也没多久,两个孩子年纪也不大,用不着这么赶。

    刘翠娘笑着的脸一僵,高家这是想把事情延后啊!李家和周家肯定不乐意这样,女儿多在家一天,就吃多一天的粮食。

    粮食要秋后才分,要是时间往后延几个月,等快到秋天时再办婚事,闺女在家吃了大半年的粮,结果一年的粮食都转到高家去了,这替高家多养了一年媳妇,谁家能乐意啊?高家这算盘打得是真好。

    林佳可不知道她一个提议,人家就想了一肚子的弯弯绕绕,她是真心觉得时间有点赶,绝不是想贪那点粮食。

    “明华他娘,你可不能这样想,现在不兴守孝了。到了正月,这事也就过了大半年,两个儿子结婚,正好也能冲走过去的晦气。而且这日子可是难得的良辰吉日,按着新人的生辰八字来的,要是往后找,也不一定有这个好。

    再者说了,孩子早点结婚,高家也能早点有后,明华他爹和奶奶在下面也能早点安心呢!”

    刘翠娘为了说服林佳打消把婚期延后的念头,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她回去得跟那两家多说说,她这趟走得不容易啊!

    林佳听了这一段话,忽然就有点佩服刘翠娘了。怪不得世人常说,媒婆那张嘴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刘翠娘这张嘴,可不就是这样,古人诚不欺我。

    “那也行吧!”反正亲家没意见,儿子们没意见,她也不枉做恶人了。

    “刘姐,你说我该准备些什么啊?我这也没办过事啊!”林佳还真是有点愁,不只是林佳不懂,连原主也不懂,她结婚那会已经是十八年前,和现在肯定很多都不一样了。

    “这简单,这年头你想办的再好也没辙,都简单的很。你就把新房收拾好,最好是换上点喜庆的,再准备酒席,酒席这事你们得根据自家情况来。

    要是有条件啊,就给新娘子准备一套衣服,这就够了。有些人家连个新被子都没有,这婚还不是结了,但是有条件就办好些,到时候两家都有面子……”

    刘翠娘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林佳也没太明白,不过她也只能点头了。

    “别担心,新娘子过来之前我肯定是要先来看看的,出不了错。”刘翠娘就差拍着胸口打包票了,她一年要帮着办好几场婚事,有的是信心,而且这高家条件好,怕只有多出来的东西。

    第二生产队上,现在挤满了队上的社员。队上一共有八十多户人家,加上下放劳改的,近十年来的知青们,足有七百多个人,这里就来了三百多个人。

    高明华兄弟俩就挤在人群中,情绪并不怎么激动,因为他们知道家里并不指着这点钱过日子。

    “静一静,大家快静一静!”队长周国庆卷着纸筒大声叫道。可是来参加分钱的人们实在是太过兴奋,吵吵闹闹地停不下来。

    “安静……不安静就明天再分……”周国庆不耐烦地喊。

    此言一出,听见的人赶紧闭嘴,渐渐地就静了下来。

    “今天,是一个伟大的日子,我们辛辛苦苦劳作了一年,终于得到了丰收的果实,在国家的支持下,我们团结协作,艰苦奋斗……”

    周国庆照着写好的稿子,慷慨激昂地念了十多分钟,终于到了主题:“……红星公社丰收生产大队第二生产队,今年的收益一共为四千三百四十六元,每十个公分可换七分三厘钱,现在请念到名字的家庭派一个人上前来领钱。”

    下面的社员听到讲话结束,顿时爆发出一股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队上的会计只有一个,他坐在大桌子后,身前放了好大一个袋子,里面一叠一叠的全是钱,身后是两个拿着土枪的民兵,记分员许红拿着一个厚厚的本子坐在他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