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亲娘探病
    这个时代物资缺乏,没有票证是根本买不到东西的,连买斤瓜子都要副食品票。

    林佳突发奇想,在小淘淘上搜索了“七十年代票证”这个关键词,竟然跳出来了很多东西。

    虽然找不到这个均西县的票证,但全国粮票都是论打卖的,一百张一捆的五斤全国粮票居然只要二十块钱,而比较少的票倒是比较贵,工业票倒是论张卖,一张两块钱。

    林佳知道,像全国粮票的话是没有期限的,只要还在流通,就能够一直使用,而不像地方粮票和副食品票,都有固定的期限,过期作废。

    既然票证这玩意能买到,那后世作为收藏品的第三套人民币肯定也能买到了。

    林佳看了一下,果然是有的,一张十元的纸币价钱在二十元钱左右,估计存世量也很多。她买了一张,拿出来和原主的钱币对比,果然是一模一样的,拿出去肯定也能使用。

    看到这里,林佳觉得这可真是奇怪了,既然两个时空的国名都不一样,为什么她从小淘淘上买到的人民币会和这个时空的人民币一样?

    林佳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做了大胆的猜测,也许小淘淘连接的不是她生活的的地方,而是这个时空的几十年以后。或许这不是平行时空,而是她生活过的后世的几十年前。

    这两个猜测都不太说得通,但林佳并没有太过于纠结这个问题。以她这种智商,还是不要自寻烦恼地好,反正只要能买卖到东西,她也不想难为自己。

    林佳也不由得庆幸,幸好她穿成的是原主,养着四个孩子的母亲,麻烦还在她接受限度之内。

    要是穿成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什么的,家里的财政大权不在她手上,她有好东西也不敢往出用。

    在林佳看来,穿越并不是年轻就好的,年轻的小姑娘在家里没什么地位,到嫁人的时候还要考虑人生大事,就怕婚后夫妻关系、婆媳关系不和谐,可能还会像她以前一样,因为不能生育,婚姻关系以失败告终。

    现在这个身份就不用担心这些问题了,反正她也不想再结婚,穿成寡妇刚好。没有夫妻矛盾,婆媳矛盾,只要等着几个孩子孝顺就行。

    原主在这家里说一不二的,只要不太出格,肯定不会有人怀疑她,而原主的丈夫也很有本事,家里很多东西都是他弄来的,家里有多少东西也没几个人清楚,就连家里大的两个孩子也接触不到。

    林佳思前想后,暂时对现在的情况抱着乐观态度。

    林佳在床上躺了一天,她的便宜亲妈就来看她了。原主是她妈妈唯一的小棉袄,两人平时都是无话不说的。

    老太太一进来,林佳看着眼前头发花白,身形稍显老态的“亲娘”,忽然就有一点紧张。万一老太太发现不对了,她可怎么办才好。

    “娘的娇娇,你的命咋这么苦啊!”老太太一进门就抹着眼泪哭,也没注意林佳的状态。

    “娘,外面那么冷,你咋来了呢?我现在好很多了,你不要担心了。”林佳很尴尬地安慰老太太,身体有些僵硬,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老太太瞪了林佳一眼,继续抹着眼睛道:“你个死妮子,我还不是为你担心啊!”

    “娘,我知道你最疼我了,真的,我现在好很多了,反正红阳平时也不在家,我就当他出任务去了吧!你可真别太难过。”

    这不是林佳的想法,而是原主的,林佳只是帮她说出来而已,一年见一次面的人,就算有感情也是有限的。死去的人死了,活着的人还是要继续活下去,就算再难过也毫无办法。

    听到这话,确认了林佳的表情,没有一丝勉强,老太太用手帕抹干眼泪,也不哭了,闺女想开了最好,她也不能再刺激闺女,她哭也是因为闺女太苦了,她就怕她想不开,寻死腻活的。

    “我早说了不让你嫁到高家来,那短命的除了让你生娃养娃照顾他娘还让你享啥福了,当牛做马那么多年,活生生让你守了十几年的活寡,亏你还死心塌地地想着老高家,这回真让你守寡了吧……我咋生了你这么傻一闺女哦……”

    “娘,我知道了,你别说了。”林佳赶紧打断老太太。虽然她心里也很认同老太太这个说法,但相较于别人,原主其实过得也不算差,至少原主没觉得自己的日子太难过,她一个外人没资格评论,只能避开这种话题。

    “咋的,还不让我说话了……”老太太有点幽怨地看着林佳,不满道。她劳心劳力地都是为了谁哦,说她闺女傻可真没说错。

    在刚才老太太说个不停的时候,林佳已经用意识在平台上买了两件同款的棉衣外套。

    老太太年纪和她妈妈一般,身上这件棉外套已经穿了十几年了,一件新的都没有,她有点心疼。

    这时林佳一边起身一边道:“娘,我给你和爸买了一件衣服,那票是你那短命女婿攒的,你快试试合不合适。”

    老太太脸上的幽怨瞬间就没了,闺女傻是傻,可也是最孝顺她的,有什么好东西从来不会忘了她。哪里像家里几个儿媳妇,整天就想着从她手里抠东西,平时有什么都只想着自己。

    林佳从衣柜里拿出了两件衣服,一件深蓝色的,一件枣红色的,标签吊牌都让她在仓库里用意识撕了,简直不能太方便。

    衣服价格不贵,里面的芯是棉花混羽绒的,外面的布也不出挑的棉布,比真正的羽绒服便宜多了,可在老太太看来,她一辈子都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

    “娇娇啊!你这衣服不便宜吧,过日子哪能这么浪费啊!”老太太嘴上说着林佳浪费钱,可手上摸着衣服的动作却停不下来,她稀罕的不只是衣服太好,还有闺女这份孝心。平时闺女也没少送东西给她,可这衣服既然是买的,肯定就费了很多力气。

    林佳尽量模仿着原主的说话方式道:“孝敬您和爹哪能说是浪费啊!这不是应该的嘛,毕竟您是对我最好的人了,您等着,等我弄到了毛衣票,我就给您买毛衣,还给您买皮鞋”。

    说着别浪费的老太太欢欢喜喜地试起了衣服,果然很合身,试完她就要脱下来,可林佳阻止了,她道:“别脱了,衣服就是用来穿的,等您回去的时候,你也让别人看看,你闺女多能耐,就算老高家没了男人,别人也不能看不起我。”

    一听这话,老太太就不脱了,而是急吼吼想回去,顺便在路上多磨点时间,她家儿子孙子一堆,轮不到她这老太太去挣工分。

    林佳这话还真不是无的放矢,自从高红阳没了,原主听到的风凉话可不少,谁叫她平时脾气冲呢!要是原主还在,肯定也是这样的说法,她得依着原主的性子来,她不想成为她,但是不得不扮演她。

    好歹留老太太在家里吃了一顿饭她才走,走的时候她腰板都挺直了不少,背后那小背篓把吃的放底下了,上面露出一件深蓝色的棉衣和一个大红色的暖水壶,都是稀罕物件。

    回家路上老太太遇上了不少人,个个都问她是哪来的好东西,她就使劲夸她闺女孝顺,很快队上许多人都知道了这事。

    林佳当然不是喜欢炫耀的人,所以她买的衣服样式都是很普通的,做女儿的给父母买一件衣服并不出格。至于所谓的衣服票和钱,自然都是原主那个“短命丈夫”的了。

    说实话,原主是真苦啊,这样的生活很少有人受得了,而且一过就是十几年,现在儿子都能结婚了。军嫂,在无论那个年代都是不好当的,也是伟大的,林佳不得不佩服。

    可惜了,现在两人都没了性命,她还鸠占鹊巢地来了这里,只能说一句造化弄人了,苦命的人哪里都有。

    林佳身体好了,在家里照顾她的高明娟也就上工去了,现在还没下雪,地里还是有活干的,每天好多活好多公分,就算是不想要了,队上的人也是会有意见的,久了肯定会说是拖社会主义的后腿,林佳心疼也没有办法。

    她身体虽然好了,可是还请着假,而且她根本不想去上工,她有能力让自己全家吃饱,才不去受这份罪。前三十年都没做过农活,就算是到了这里,她也不想入乡随俗。

    虽然林佳想过要维持原主的性格,但这只是短期计划,一直扮演一个与自己性格不一样的人,时间短还好,要是时间长了,不疯了才怪。

    因为生病而不去上工只是权宜之计,她要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借口。毕竟她这身体才三十四岁,也是壮劳力一个,以后不去上工得有个好理由,最好是人人都知道她不能上工,而不是不想上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