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外挂淘淘
    别扭地接过高明娟递过来的粥碗,林佳很艰难地把没有一点滋味的白粥喝了一半,就递回去了。

    她继承的是原主的记忆,不包括她的爱好和感情,面对从来不吃的白鸡蛋和白粥,还有原主的女儿,她接受的很困难。

    谁能想到,一个天生不孕的,不可能做母亲的人,现在正在被“女儿”投喂呢?可林佳心里并没有什么暖意,只觉得有几分尴尬,她并不是不喜欢小孩,相反的她很喜欢小孩,但突然多了几个十几岁的孩子,她接受不良。

    “娘,你不喝粥了,那我帮你剥鸡蛋吧!”高明娟看着林佳吃得太少,心里担心不已。

    “我不吃了,你自己吃吧!”林佳面无表情地道。她不是不想温柔一点,可是这样的作态和原主的完全相反,她又不想像泼妇骂街的样子,只能表现得冷漠一点了。

    反正她还在病中,和平常不一样有也正常。

    高明娟也没再说什么,她娘说的话不能多问,这是他们刻在骨子里的话。看了林佳一眼,她就带着剩下的东西出了林佳的屋子,来到另外一间屋子里。

    屋子里,三个面容相似的少年正盘腿坐在炕上,个个脸上都是忧愁之色,见到小妹进来,几人忙问:

    “小娟,咋的,娘怎么样了?”

    “咋还剩这么多东西啊?”

    “娘吃的是少,可我看了,她脸色不错,肯定快好全了,她叫咱不用担心呢!”

    高明娟也坐到了炕上,这天冷得很,家里不烧炕简直活不了人。

    “那就好,你说咱的命咋这么苦呢?才多久的功夫,爹没了,奶奶也没了,要是娘再……我们可咋过啊?”高家的老大高明华苦着脸道。

    老二高明军瞪了他一眼,道:“哥你别乱说话,娘好好的呢!咱爹没了,以后娘就靠着我们了,谁要是对娘不好,不孝顺娘,我弄死他。”

    “二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谁敢不孝顺娘啊!要是没有娘,哪有咱几个!”

    高明华和高明军是双胞胎兄弟,十七岁,两人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的,外人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现在长大了到好点。高明军比高明华好动,整天上山下河的,身板就要比他壮点,脾气也暴躁点。

    至于老三高明义和高明娟则是异卵双胞胎,今年十四岁,初中都毕业了,这年头上高中得推荐着去,两人成绩不好,对继续上学也没什么心思,现在都跟着在队上干活。

    林娇娇生了一对同卵双胞胎,一对异卵双胞胎,在红星公社名号响亮的很,哪家骂媳妇都要提两句她的能耐,再加上她娘家有四个兄弟,那腰板简直挺得不能再直。

    而且她家日子好过,四个孩子都能吃饱穿暖,没有夭折的,如今长成了大伙子、大姑娘,也要比别家俊上几分。

    四个孩子在这里谈论着以后的生活,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想要孝顺的娘,把他们拉扯大的娘,早就像他们爹和奶奶一样,都离开他们了。

    出来上厕所的林佳站在门外,心里五味杂陈,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原主是自己死的,不是她逼死的,她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只能把这个秘密埋在心里,然后对他们好一点,横竖自己也没有孩子,但是具体什么态度,现在还很难说。

    她对他们的态度,取决于他们对她的态度,人的感情,都是相互的。

    现在是十月末了,北方和南方不一样,南方的十月底还不冷,不落叶的树木很多,到处都是青翠的。

    可北方的十月底已经寒风呼啸,再过不久就要下大雪,到时候大雪封山,外面很少有人走动了,这段时间就是一年中最清闲的时候,俗称猫冬。

    看着眼前的房子,林佳是非常不满意的,虽然在这个时候,高家的房子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这房子是今年新建的,墙还分两层,外面是用地里的黄泥制成的大块的土砖,里面还紧紧贴着一层木板,从里面看就是一座木房子,建的又高又宽,和别家低矮的房子都不一样。

    房顶嵌的都是青色的瓦片,因为两个儿子都定亲了,来年开春就要结婚,所以家里还添了很多家具,可以说是很齐全的。

    可林佳不满意,她在后世都没住过这样的房子,可是没办法了,只能凑合着过,等过几年改革开放了,她一定要在这里盖一座乡村别墅,用来养老。她现在心心念念的,就是什么都不用考虑的养老生活。

    高家所在的地方是均西县的红星公社下,丰收生产大队的第二生产队。这里背靠连绵起伏的大山,木材充足,而队上有条河经过,有山有水,田地也多,只要年景好,每年都可以丰收。

    想不到自己还能来到这个时代,如果这不是所谓的平行空间该多好啊!她还可以去找年轻时候的爸爸妈妈,和他们共渡这个年代。

    可惜了,这一场车祸,只能让她换个地方养老,给她带来一堆麻烦,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外面太冷,林佳很快就进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挺宽敞的,但只有个衣柜,两个炕柜,一对木箱,显得有点空旷。

    找出随身携带的钥匙,林佳打开了炕柜,里面是高家所有的财产,里面分两个,一边是有红糖、白糖、鸡蛋、水果糖、麦乳精等“珍贵”的食物,另一边是一些布料还有包得紧紧的钱和票证。

    钱用信封装着,每个信封里有一千块,都是十元的整币,整整有十个。还有两个信封里装的是面额比较大的钱,平时用的零钱都放在布包里。

    一万块钱,看起来很多,其中一半是高红阳十几年寄回来存下的津贴,另一半是高红阳因战牺牲的抚恤金。

    林佳只是看看这些东西,一点想要的感觉都没有,这些全都要留给那四个可怜的孩子,她一分都不会用。

    这是高红阳的血汗钱,也是用命换回来的钱,要是不留给他们,自己用了,林佳怕晚上做噩梦。她要是想要钱,可以自己挣,有了小淘淘,她没必要去动它。

    确认了东西都在,林佳又把门关上了,就坐到炕上,研究她的小淘淘。小淘淘上的物价和后世的一样,毕竟是连接这两个时空的。

    如果林佳只买普通的生活用品的话,她都不用省着用,那些钱就够林佳过一辈子的。

    但如果想要一些奢侈品,或者买汽车等大件,肯定就不太够了。赚钱是肯定要赚的,只是不是现在,时机不对,赚钱有风险。

    还有一点让林佳很惊讶,上面的东西和某宝一样,居然还有外卖这个神奇的东西,也就是说只要她愿意,可以随时随地开小灶,一辈子都不用做饭了,真是逆天的存在啊!

    当然了,林佳也明白,这功能只能应急用,根本就不能自己吃独食,除非她一个人过,这事也只能想想而已。

    众所周知,这个年代不仅缺吃少穿,工业用品也是奇缺的,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结婚所用的三转一响,这东西也就城里有能耐的人能买到,乡下人想买是有钱没票,整个丰收生产队有七个生产队,就只有十几辆自行车。

    高家也有一辆红旗,是家里的大件,平时都是几个孩子轮流骑的,人人都爱惜得很。

    所以林佳在平台上仔细地寻找价格最低的东西,发现其实现代用品都是比较便宜的,而可以作为古董的这些用品都打上了怀旧的标签,价格相对来说反而更贵一些。

    能出现在这个时代的自行车价格在五六百以上,缝纫机也是这个价,而好些小巧、能用电的只要两三百。

    至于一响——收音机这玩意,林佳根本不认识这年代的,只粗略看了一眼,价格在一到两百之间,比较便宜。

    奇缺的布料在上面特别便宜,尤其是这个时代喜欢的的确良、涤卡等布料更是便宜,羊绒布和灯芯绒则两边都不便宜,而这里最不受欢迎的土布价格还高一些。

    现代的毛线超级便宜,织一件衣服用不了多少钱,而在原主的记忆里,买毛线不仅要票,而且得十几二十块一斤,毛线衣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一件纯羊绒毛线衣,简直就是身份的象征。

    当然了,小淘淘上的物价和现实里的物价肯定是不一样的,至少都差的十倍,最多的可能都有上百倍,如果有心的话,光是干倒买倒卖都能挣不少钱。

    把一些可能会用到的东西粗略看了一遍,已经是好久以后了。林佳对以后的生活也有了一些认知,不过还是要遵循一个原则——小心小心再小心,凡事三思而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