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书剑长安 > 第十九章 星陨齐聚
    接下来四五日光景里,三族的星殒陆陆续续的赶到了长安城。

    因为赶路匆忙的缘故,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带上随从,因此长安城里的百姓们也未察觉到,这长安城中如今已经聚集了这天下近乎所有的星殒。

    这是千年来三族分治以后,从未发生的事情。

    但如今却因为那个名为苏长安的男人一声令下,天下星殒便应声而动。

    当然,长安城中的百姓没有察觉并不代表着这天岚院中的弟子也没有察觉。

    自五日前,天岚院中便多出了许多客人。

    他们形容怪异,很明显其中的大多数都并非人族。这倒也算得什么稀奇,五年前魏帝夏侯明便与蛮族的女王摩青翎以及妖族圣女签订了协议,三族之间的往来比起之前频繁许多,这长安城中也时不时的可以看见一些异族之人。

    这些自然不足以让天岚的弟子们多么惊讶。

    而真正让他们惊讶的是,天岚院虽然名声在为,亦时不时的便有那么一些达官显贵登门造访,但大多数都是铩羽而归,即使能得到院中长辈的接见,但也少有能被安排在这院中住下。

    可这些日子的这些来客却得到了天岚院前所未有的重视,不禁安排住下,每日三餐还吩咐弟子们按照各族不同的喜好而供应。

    平日里忙于修行的弟子,如今却为了满足这些不速之客的各种奇怪要求,而奔走于长安各处。不过幸好他们名义上的师侄,也就是苏长安的弟子夏侯明在三日前派来了大批的侍从接手了他们的工作,这才让诸人终于是从疲于奔命之中缓过了神来。

    不过虽然是从这样的事情总抽出了身来,但剩余的几日这些弟子也未有修炼,倒不是因为长辈们又给他们下了什么繁重的任务,而是这时他们才发现自己的师尊们似乎比他们还要辛苦,每日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不见人影。

    而这些弟子大都年少,没人监督自然也就贪玩得很,每日修行若不是有那位洛姓的大师兄催促,估计连最基本的功课都不会去做。而饶是如此,他们也只是做做表面功夫,更多的时候依然是用在嬉戏打闹上面。

    “哎,你说那些怪人究竟是些什么人啊?”这一日,聚在演武场上修行的弟子们又开始窃窃私语,分享着他们各自从某些不知道的角落中得来的小道消息。

    “反正我看他们大多数都不像是人族之人。”游牧古摇头晃脑的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而这样的话自然是遭到了诸位师兄弟的一阵白眼,这样的事情明眼人一眼便能看出来,又何须他说。

    “废话,我们自己没长眼睛啊?”果不其然,李阁婷便第一个出言讥讽道。

    游牧古自然是免不了一阵尴尬。

    “你们知道吗,前些日子,那位叫螣蛇的怪人,每日都让我去给他买酒,长安城大半个酒肆都让我跑遍了都不够他喝,你说他的肚子怎么能装下这么多东西?”一位新入学的学生在这时接过了话茬问道。

    这样的话题自然是引起了诸位学生的兴趣。

    “是吗?”

    “怎么可能?”

    “对啊,一个人难能喝下这么多酒?”

    当然在最初的诧异之后,更多人觉得这样的事情还是太过玄乎与不可思议的一点。

    “骗你们干嘛!”那位新入学的学生见如此多人质疑他,顿时有些急眼,他憋红了脸色,焦急的说道:“真的,你们不信就去问洛师兄,为了买酒我在他那里已经拿了快十两的黄金了!”

    那位洛师兄自然便是之前在院门前拦下苏长安的白衣少年,他身为大师兄在诸位后生之中威信极大,加之修为不俗,诸人闻言在这时纷纷转头看向了那白衣少年。

    “唔。”洛姓少年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此事。“那日是我与胡师弟一起前去搬的酒,那位客人却是酒量...极大...”说道最后,洛姓少年显然已经找不到任何适合的辞藻来形容那位名为螣蛇的客人的酒量。

    得到他肯定周遭的少年自然是没有任何怀疑的理由,但脸上的诧异之色却愈发浓重,一个人一顿便喝掉了长安大半个酒肆的酒水,这样的酒量,已经不是海量或是其他辞藻所可以形容的了。

    这一群所谓的怪人当真是古怪得很。

    这样的话在让诸人微微诧异之后,顿时打开了他们的话匣子。

    “这么说起来,你们知道吗,那位蛮族女子,就是很漂亮的那一个,看上去瘦瘦弱弱的,但昨天我看见她与穆师叔对招,不动用任何灵力,光凭肉身就与穆师叔打得难分难解。”

    少年人相对于那些奇闻异事最敢兴趣还是这实打实的修为高低,因此听闻此言纷纷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之前那位说话的弟子身上。

    “恩恩,这些客人看似怪异,但每一个的修为都极为了得,我也曾看过他们之中有人与师叔们打得难分难解。”又马上有人站出来证实之前那弟子的言论。

    “那这样说来他们的修为岂不是都是星殒?”游牧古皱着眉头分析道。

    此言一出,场上的气氛忽然安静了下来。

    游牧古犹若未觉,只是感觉到忽然静谧下来的气氛有些奇怪,他转头看向身后的诸人,却见他们的脸上的神情好似凝固一般,他不禁愈发奇怪,问道:“怎么了?”

    “你说他们都是星殒?”李阁婷问道。

    “嗯啊,很有可能。”游牧古点头回应道。

    “那你算一算我们这天岚院中有多少客人?”白封胤接过的话茬接着问道,脸上的神色极为古怪。

    “嗯?”游牧古一愣,心头愈发疑惑,但还是在想了一想之后回答道:“大约四十有余...”

    “那这天下已知星殒大概又有多少?”一旁的洛姓少年接着问道,他脸上的神色相比于那些师弟们倒是要平静得多,但却依然有那么一份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

    这个问题倒难不倒游牧古,他想也不想的回答道:“不到半百之数。”

    可这话方才一出口,他便愣住了。

    与那些是兄弟一般的震惊之色顿时爬上了他的眉梢。

    他愣愣的看着诸人,咕噜一声咽下一口唾沫。

    “你们...是说...这天下的星殒...都来到了我们天岚院?”

    “嗯。”洛姓少年身为大师兄到底要沉稳得多,他点了点头,“从那些客人的表现来看定然皆是星殒无疑,你们好生回想一番他们的打扮或是功法大抵都与那些传言中的星殒相符?”

    诸人闻言,一番细细思索,纷纷暗自点头。

    “可是这么多星殒来到齐聚天岚院究竟所谓何事?”洛姓少年皱着眉头继续说道。

    “不知道。”白封胤也在这时上前一步皱着眉头说道。“但肯定是天大的事情,否则何须如此劳师动众?”

    “对了!”听闻此言,一旁的李阁婷忽的蹦了起来,她像是想起某些极为重要的事情,看向白封胤与游牧古二人,便说道:“你们可曾记得在西江城中,苏院长曾经见过一位老者,他们谈话我们虽未听清,但隐约间却听到过一些关于邪神的字眼。”

    “对!对!对!”游牧古闻言也是眼前一亮,赶忙附和道:“的确,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他们确实谈论过某些关于邪神的事情。”

    “那这么说来,如今星殒齐聚是为了对付那些邪神?”洛姓少年也在这时言道。

    “难道是要对邪神发起总攻,要将他们彻底消灭?”白封胤亦猜测道,他脸上顿时露出狂热的神情。少年人总是如此,只想着事情是如何的热血沸腾,却不知为此又有什么人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这样的猜测自然得到了在场大多数人的认同。

    “今日我路过大殿的时候便看见那些客人陆陆续续的走入大殿,师叔们似乎也早已落座其中,如今大门紧闭,连午饭也没人出来吃,这么说来他们现在岂不是在商讨如何消灭那些邪神?”另一个弟子接过了话茬,将自己上午的所见所闻毫无保留的道了出来。

    这话一出,在场诸人中的大多数都是眼前一亮。

    他们互望一眼,李阁婷便有些意动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去是不是还能听到点些什么?”

    这些少年听闻此言,脸上纷纷露出蠢蠢欲动的神色。

    “对,我们现在就去吧!”游牧古本就是凑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否者之前也不会随着白封胤等人去往睿达镇寻找邪神。

    “不可!”可就在这时,洛姓少年却沉着脸色言道,“师尊们不告诉我们此事自然有他们的道理,我们不能前去添乱!”

    他的威信极大,他一发话,周遭的弟子们便纷纷收了声,不敢再有异动,但脸上却写满了不情愿。

    “师兄,你听我说。”但游牧古却在这时眼珠子一转,走上前去言道:“师尊常常教育我们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对抗邪神是天下人的事,三族之间都能摒弃前嫌,何况我们身为天岚弟子又岂能置身事外。”

    “这...”洛姓少年闻言一愣,有些迟疑说道,但脸上的神色分明有了那么一丝意动。

    “我们此去,听一下师尊们的计划,能帮上忙就帮上一些,怎能算是添乱。”游牧古自然看出了他的异样,赶忙趁热打铁的继续蛊惑道。

    “嗯..”洛姓少年微微沉吟,最后还是抵不住自己心底的好奇。“那好,我们只能偷偷前去,可不能惊扰了师尊们。”

    “恩!恩!嗯!”周遭的少年闻言顿时面露喜色,一个忙不迭的点着自己的小脑袋。

    于是,这一群弟子便在他们师兄的带领下,蹑手蹑脚的朝着天岚院的大殿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