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零八章 回马
    “杀了刘岱!”

    四百猛虎士和击刹士齐声大喝。

    有张辽这般勇猛的带动,加上平时操练训导,他手下的士兵从来不缺乏战意,完全就是一群好战分子,三百猛虎士迎敌而上,势若猛虎,一百击刹士则团团护在马车四周,举起弩机,寻机射杀敌兵将领。

    张辽知道情势紧迫,必须速战速决,敌营人马太多,绝不能陷到泥潭里,尤其是不能等敌人的弓箭手围过来。

    他没带钩镰长刀,也不拔腰间长剑,冲前几步,抬脚一踹,从敌人营寨中抽出一根长木,抱住一端,发力横扫,轰隆!袁遗营寨这处栅栏被他直接砸倒,冲过来的士兵也被他扫下一大片,更飞出好几个。

    “杀死刘岱!”张辽又是一声大吼。

    猛虎士紧跟着大吼:“杀死刘岱!杀死刘岱!”

    声音响彻夜空。

    同一时间,酸枣县城东南大营外不远处,静悄悄的潜伏着陷阵、大戟和骁骑三营人马,成倒品字列阵。

    陷阵和大戟两营都是步兵,布置在前,距离敌人大营不过五百步,低伏在一片田埂之后。骁骑营在后,隐在一片林子前。

    当“杀死刘岱”喊声传到时,高顺、张郃、赵武几乎是同时下令:“擂鼓!举火!”

    “陷阵营,出击!”

    “大戟营,出击!”

    “骁骑营,出击!”

    随着令下,早已蓄势待发的三支人马如同猛虎一般直冲向喊杀声传来方向!

    袁遗的大营之中,袁遗本人并不在,营中士兵也有一半调去刘岱大营那边,留下了五千人守营。

    他们发现张辽四百人出现在营寨后方时,在留守将领的指挥下,迅速集结起来杀向后营。

    但没想到转眼之间前营便遭到了攻击,留守的将领又是一声大喝:“敌袭!速到前营列阵。”

    本来齐齐赶向后营的士兵在这个命令下登时有些无措起来。

    张辽麾下三营,骁骑营虽然最远,但速度最快,上了蹄铁的战马奔驰起来更是无惧,一千步的距离正好让八百骑兵彻底奔跑起来,到了袁遗大营辕门前之时,正是速度最快之时,辕门前的守卫刚喊了声敌袭,就被冲过去的骑兵踏为肉泥!

    辕门之内,袁遗士兵首尾难顾,指挥混乱,还没来得及列阵,就被骑兵冲了进来,惨叫一片。

    八百骁骑营没有丝毫冲入辕门后,没有丝毫停顿,直奔后营,接应张辽。

    “枪兵列阵,围杀敌骑!”敌将再次大吼。

    但吼声刚落,陷阵和大戟两营便如同两只犄角,冲进了袁遗大营。

    前有陷阵、大戟,后有猛虎、击刹,还有骁骑纵横其中,兵力是一比二的局面,袁遗兵力占据优势,但仓促之间,却指挥无序,而张辽手下几支兵马却各有指挥,自成阵型,前后夹击,加之装备、士气、勇猛更胜袁军,指挥的将领高顺、张郃更是强于敌将百倍!

    因而只是转眼之间,袁遗大营便彻底乱了起来。

    后营之中,张辽见敌人有百数弓箭手赶来,在一个敌将的指挥下准备拉弓射箭,他一声大吼,冲过去,将手中长木砸了过去,刚集结的弓箭手一片哀嚎。

    张辽随之冲过去,如虎入羊群,拔剑便砍,那些弓箭手惊得乱窜。

    “稳住,射击!啊……”那个指挥的将领急忙大吼指挥,却被早已盯上他的击刹士以两支弩箭狙杀。

    辽砍散了数十个弓箭手,又抱起那根长木,左右横扫,那些逃跑的弓箭手全部被击倒,再也形不成威胁。

    马车之旁,唐婉忍不住悄悄从挂着厚毡子的车窗向外偷看,透过马车四周的击刹士,她寻到了张辽在前面厮杀的身影。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张辽在战场上厮杀,或许也是今生唯一的一次,看到张辽怀抱长木,带着猛虎士在敌群中左右横扫,所向披靡的情景,她担忧之余,心中又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撼和骄傲。

    纵然此时她身在敌群之中,但心中却无丝毫畏惧,看到那惨烈的场面,还有传来的血腥味,她心中也没有丝毫的恶心与惧怕。

    这就是她的夫君,为了她,带着四千士兵就敢直面酸枣诸侯十万大军,并穿过重重大营,直入县城,将她救了出来!为了她,无畏向前,冲锋陷阵,不顾生死!为了她,做了这么多。

    她还有什么是不能为他做的呢。

    唐婉放下了毡帘,抹去了眼角不知何时流出的泪水,端坐到了马车中。

    这一刻,她在张辽的感染下,内心前所未有的坚强起来!

    她要拼却一切,相助夫君,无论他要做什么!

    她想到了自己让古姨留给夫君的那个盒子,心中暗道,纵然夫君要做……她也毫不犹豫的支持他!

    纵然她因身份所限,不适合再做夫君的妻,她也要做夫君的妾,甚至做夫君的婢女也甘愿!

    不是她自贱,而是她甘愿!

    她这辈子终归是要和夫君在一起,默默的帮着夫君,谁也阻拦不了!谁也管不着!

    温婉的唐婉心中也前所未有的任性起来。

    “婉儿,没事吧?”

    当张辽再次掀开马车毡帘时,唐婉发现,他们不知何时已经出了敌营,到了一处林子前,月色下,远远可见敌营。

    “夫君。”

    这次唐婉看到满身是血的夫君,虽然心疼,却破天荒的没有落泪,而是紧紧的抱住了他。

    张辽不妨唐婉一下子抱住了自己,染了她一身鲜血,忙道:“婉儿,我身上太脏,你先回马车上吧,不能受了风寒。”

    唐婉点了点头,又抱了张辽一下,回了马车。

    张辽让各营清点了将士,他们此次主要是突围,阵型没散,且并没有与敌兵胶着,也没有追击溃兵,因而损失不大。

    张辽又转头看向酸枣西北方向,那里喊杀声震天,应该是徐荣的骑兵到了吧。

    徐荣在正面战场虚虚实实,吸引酸枣诸侯的注意,看似在卷县扎营,但那都是假象,他迷惑了敌人后,就在与张辽约定的时间率骑兵直冲酸枣。

    眼下酸枣诸侯如此大乱,以徐荣的敏锐,怎会不抓住这个机会,狠狠的给酸枣诸侯来一击!

    张辽也很想配合徐荣,彻底击垮酸枣诸侯,但他已经将唐婉带出来,此次来酸枣的目标已经达成,虽然怒恨这些诸侯,却必须控制自己的怒火,他还要去颍川,从弟和百数亲卫还落在颍川敌兵的手中。虽然等人的身份没有暴露,暂时没有危险,但他只怕万一。

    张辽带着高顺、张郃一众兵马在这里静候着,随着一盏孔明灯升起,当然现在叫做文远灯,不多时,杨汉带着斥候营归来。

    “末将杨汉带斥候营复命。”

    张辽看到杨汉这个看似憨厚的狡猾家伙,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扶他气来,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赏道:“很好!斥候营这次做的很不错!”

    斥候营是最危险的兵种,而杨汉带着一众斥候混入敌军,策动桥瑁、刘岱两军火拼,虽然有他们在外配合,但也是功莫大焉。

    “多谢都尉赞誉!”杨汉不由咧嘴而笑。

    “准备赶赴颍川吧,还要辛苦颍川那边的弟兄。”张辽看了看杨汉,吩咐了一句,又问道:“兄弟们都回来了吧?”

    杨汉神情有些低沉:“有三个弟兄落在了敌人手中,他们一时冲动,想要刺杀刘岱,都怪末将管束不力。”

    张辽脸上笑容消失,看向杨汉:“他们还活着吗?”

    杨汉低落的道:“暂时……应该还活着,刘岱要从他们口中打探消息,都尉放心,他们的口风都很紧,敌人绝对问不出任何消息。”

    张辽扫过一众士兵,沉声道:“准备再战!”

    “夫君!”马车里的唐婉听到张辽还要再战,不由一惊,掀起了车帘一角。

    “放心!”张辽安抚了唐婉一句,看着众将士,沉声道:“弟兄们生死相付,随我来救我妻,而今他们陷于敌营,我又岂能不顾!且看我杀他个来回,救回几个弟兄!”

    一众将士闻言,无不心中感动,这样的主公,才值得他们生死相从!

    他们不由热血沸腾,战意高昂!

    “嗯!”唐婉咬着嘴唇,放下了车帘:“妾身在这里等着夫君回来。”

    张辽取了钩镰刀,翻身跃上象龙,沉声道:“猛虎营在此守卫,陷阵,大戟,骁骑,还可一战否?”

    “战!”

    众将士齐声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