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零五章 逼迫
    酸枣县中,唐婉所在的那处宅院大门外,守卫着二十个执戈披甲的士兵。

    宅院之中,正中的堂屋里,一盏灯烛哔波,头戴林宗巾的豫州刺史孔伷与唐翔对坐而谈,但气氛却有些紧张,他们二人中间的案台上放着一副白绢,上面血字清秀端正,正是唐婉写的那副。

    “唐老弟,再斟酌斟酌罢。”孔伷抚着胡须,枯瘦的脸上已经满是不悦。

    唐翔的脸色更是难看,摇头道:“要舍妹在万军之前誓师绝无可能,如此深夜,舍妹抱病在身,怎能外出受凉,况舍妹身份尊贵,岂能于万军之前抛头露面,徒令人笑!”

    孔伷一张老脸彻底拉了下来,眼里闪过愠怒之色,拍着案台叱道:“唐老弟也曾为丹杨太守,何以如此冥顽固执,不顾大局!”

    看唐翔只是摇头不语,孔伷怒哼一声,瞥了一眼案台上的血字白绢,道:“也罢,帝后可以不必亲自戴孝于全军前誓师,但是这血书须要重写!此书事关重大!不容有差!”

    唐翔沉声道:“精血为人之根本,舍妹这几日有恙在身,写此血书,已是虚弱不堪,不可再写。”

    孔伷指着唐翔,大怒道:“不过再写一副血书而已,修养数日便是,此事关乎酸枣七万大军!关于讨伐董贼大计!关乎天下安危!关乎大汉社稷!吾等能以性命相付,帝后为天下之母,何惜一碗血乎!”

    晦暗的烛光下,唐翔震惊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孔伷,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这个至交还有如此虚伪的一面!

    若不是张辽在小平津的点醒,他恐怕就真相信孔伷这番话了,如今他却只觉得可笑之极!

    说什么性命相付?说什么讨伐董贼为了大汉社稷?这些诸侯一个个心怀叵测,贪生怕死,带着万数兵马连颍川和酸枣也不敢出,居然还能堂而皇之、毫不知羞的放此大言!

    唐翔此时心中只悔得无以复加,他跟着孔伷前来酸枣,本是要为唐家正名,没想到居然遇到这番事!孔伷这堂堂一州刺史,不思以兵马抗衡董卓,居然连出损招,将注意打到了小妹一个弱女子身上!

    如此也罢,小妹已经不顾病体虚弱写出了血书,没想到孔伷方才又突然赶来,不但要小妹于万军之前戴孝誓师,更要小妹再写一副血书,污蔑张辽伙同董璜弑帝!

    别的唐翔不敢说,单要让小妹去污蔑张辽,唐翔知道,此事绝无可能!

    堂屋后面,唐婉坐在榻椅上,听着外面孔伷的咆哮声,面色苍白,贝齿紧咬着嘴唇,两只小拳头握得发白。

    此时她的心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她早已不是什么弘农王妃,只是一介女子,以她的性子本不该来酸枣县抛头露面。

    她之所以肯留在这里又写血书,只有一个原因,就是给夫君洗脱弑帝的恶名!当初孔伷也是这么说的,但没想到今日孔伷突然反口,更要让她再写血书诬陷夫君,这怎么可能!

    听到外面孔伷还在咄咄逼迫兄长,让自己写污蔑夫君的血书,唐婉忍不住了,当即便拉着古采英走了出去。

    孔伷正以大义逼迫唐翔,突然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去,却见两个女子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正是帝后,不过她此时苍白的脸色与身边那个妇人一样的冰冷。

    “唐皇后。”孔伷没想到唐婉会出来,不由愕然,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行礼,毕竟在他们心中,实未将这个女子真正当作帝后看待。一者天子已死,二者便是天子生前唐氏也未曾被正式立后。他们称帝后也只是因为需要罢了。

    唐婉没理会孔伷的纠结和失礼,冷着小脸道:“陛下是被董璜所害,董卓指使,与他人无干,妾身绝不会无中生有,构陷他人!孔刺史请回吧。”

    孔伷不料唐婉如此不留情面,老脸抽搐了下,突然伏倒在地,大哭道:“唐皇后,而今董卓贼兵东来,酸枣十万义士危在旦夕,若无皇后血书为凭,士气不振,何以为战,还请皇后怜惜酸枣十万义士的性命哪。”

    “孔伷!无耻之尤!”唐翔看到方才还咄咄逼人的孔伷转眼之间便做出这番令人作呕的虚伪之态,又口口声声将十万人的生死压在小妹头上,不由大怒!

    一旁的古采英也忍不住斥道:“老家伙,莫要惺惺作态!十万无辜?哼!兴兵作乱,谁为无辜?既是投身行伍,杀人夺功,又何来无辜!”

    唐婉冷冷的看着孔伷作态,此人污蔑张辽的行为突破了她的底线,她对此人可谓厌恶之极,无论他说什么都是不信的。

    “妾身血书已交予孔刺史,何必再要污蔑他人,行此卑劣之事,若被天下所知,诸位郡守刺史何以见人?”唐婉的言辞难得的锋利。

    孔伷不由停下了假哭,面色涨红,辩解道:“张辽为董卓鹰犬,焉知他没有戕害陛下。”

    唐婉淡淡的道:“孔刺史莫非连妾身也信不过麽?那又何必来索要血书。”

    孔伷神情一滞,这才想起张辽未曾弑帝正是眼前女子所说,他眼睛一转,又道:“陛下为董璜所害,但元凶归根结底还是为董卓,董卓麾下诸将则为帮凶,助纣为虐,而张辽更是董卓亲信,此次他与徐荣带兵杀来,我等以血书彰其罪恶,纵有夸大,也在常理。”

    “啊?夫张要来?”唐婉只听到了那句话,登时怔在那里,俏脸上冷色尽失,一时间忧喜交加,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夫君要来了麽?

    她此时几乎站不住身子了,心中既担忧张辽的安危,又欢喜的无以复加。

    孔伷看唐婉的神情,微微有些奇怪,却继续鼓动他那嘘枯吹生的三寸不烂之舌:“要说张辽此獠,可谓董卓麾下第一走狗,戕害忠良,掳掠妇女,无恶不作,十恶不赦!想袁车骑为关东盟主,天下人望,张辽却以卑劣手段偷袭袁车骑,乃使天下人痛哭,天下人无不欲食其肉,寝其皮,喝其血啊喲!”

    孔伷正说得咬牙切齿,慷慨激扬,猛然一件物什砸了过来,正中额头,他脑袋一痛,不由一声惨叫,慷慨的言辞戛然而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