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酸枣
    郭图眼睛一转,道:“张都尉,吾有一计,可俘敌之将,弱敌之力。”

    张辽不由一喜,忙问道:“敢问公则有些妙计?”

    他可是知道,郭图这厮鬼主意很多,而且一旦出来,都不会差。

    郭图抚须道:“这却要看都尉那头猛虎了。”

    “虎牙?”张辽不由一怔。虎牙是他为那头斑斓猛虎取的名字。

    “正是。”郭图道:“只消让猛虎在酸枣附近一声咆哮,引起酸枣注意,而酸枣诸侯每日宴饮,正是无事,若得虎踪,必然心动,都尉则暗令斥候在敌营大肆宣扬,鼓动诸侯或敌将猎虎,引之入林谷,都尉更在林谷中设下埋伏,一网而擒,若得大将,可乱一营,若得诸侯,则可乱一军,而后都尉迅速突袭酸枣,趁乱取胜……”

    “好计策!”张辽忍不住大赞,果然是谋士,脑子一转,就是奇计,居然把老虎也用上了,一般人还真想不到。

    “某得公则,如虎添翼耳。”张辽赞了一句,道:“此次公则便随军罢。”

    郭图面色一僵,无奈的点了点头。dudu1;

    张辽心中暗笑,他知道郭图很怕虎牙,虎牙在左近就如同悬在他头顶的一把利剑,令他时时不安,出此计未必没有调虎离山之意。这厮能言善辩,猛虎既去,张辽可不放心将他留在荥阳了。

    随后张辽便巡视军营,查探各营准备情况,将士们正在将剥来的俘虏衣甲裹在外面,伪作曹鲍溃兵,他们都知道又有大战,看到张辽巡营,个个精神振奋。

    只因张辽向来赏罚分明,每次大战只要有斩获,必然有奖赏,而且几乎是每战必胜,因而将士乐意作战。

    张辽巡了营,给象龙也加了料,检查了蹄铁鞍鞯马镫,提了自己的黄龙钩镰长刀,正擦拭着,却见一灰袍的左慈飘然而来。

    左慈的脸色很难看,来到张辽面前,嘴巴动了动,说不出话来,只是长叹一声。只看张辽如今全军准备开拔的状态,他便知道张辽已经得到唐婉被困酸枣的消息。

    张辽没有责怪左慈,左慈不是他的下属,应他所请千里迢迢护送唐婉东行也是道义,并非什么责任。

    看左慈一副愧疚和恼怒的样子,张辽反而温声道:“苏婳和没事吧?他们在哪里?”

    左慈黑着脸道:“婳儿已被贫道送到安全所在,你那从兄弟和一百亲卫被扣在颍川阳翟,阳翟有万数兵马,贫道一人难以救他们出来,不过他们的安危暂且无虞。”dudu2;

    张辽点了点头,不由松了口气,他最怕从弟出意外,那他可就没法向族叔交代了。

    “真是三岁道童崩倒道祖。”左慈恨声道:“贫道何曾吃过如此大亏,竟被你那貌似刚正的大舅兄给耍了,若是让贫道逮住他,定将他捉去给贫道做个道童,洗衣扫地,端水奉茶!”

    “这个主意不错,我同意了。”张辽认真的点了点头,他如今对舅兄唐翔也是大为恼怒,但是自己又不能过于得罪,免得唐婉难做,若是被左慈捉去修道,倒他娘的解气。

    张辽宽慰了左慈两句,又说了自己突袭酸枣的部署,左慈丢了唐婉,有负张辽所托,心中极是愧疚,听了张辽的计划,立时道:“乱敌之事便交给贫道,贫道去找杨黑子,与他一道行事,只要你命令一到,定要将敌营搞得鸡飞狗跳,便是那几个诸侯好得同睡一张榻,贫道也教他们打得头破血流!”

    “好!如此便有劳道长了。”张辽闻言不由大喜,他可是知道左慈搞事的能力,不但为人机警,而且身手不凡,最是擅长借物乱人五感,若是有他出马,敌营必乱!胜算大增!

    ……

    酸枣县城中,一处宅院里,一袭宫装的古采英端着刚熬好的药推开门,一进入唐婉屋里,便敏锐的嗅到一股血味,她目光立时凌厉起来,一眼就看到大病未愈的唐婉坐在妆台前,正慌忙的收拾着妆台上的一张白帛,而白帛上面赫然有几行清秀的血字,鲜红欲滴。

    古采英面色陡变,她不用想也知道唐婉是在做什么,正是应关东诸侯之请,以血书写就檄文,将董卓与董璜杀害弘农王的暴行宣于天下,为张辽洗清弑帝恶名。dudu3;

    问题是唐婉如今正在生病,身体很虚弱,写血书无疑要大伤气血,古采英不由又气又怒,两步抢过去,将药碗放下,拿起唐婉要藏起来的纤纤素手,看到犹如葱白的指尖犹在滴血,忙取了布要给她包扎,口中却嗔怒道:“婉儿,你为了张文远,莫非连命也不要了!”

    “古姨。”唐婉唤了声,乖乖的伸出手,任由古采英给她包扎,听闻古采英责骂,也不说话,但苍白的小脸上却露出坚定的神色。

    古采英见状更气,平时冰冷的她一旦发飙,话出奇的多:“便是要写血书,等病好了再写不成?姎本要去砍那孔伷老儿一剑,取他一碗血来写,何用你自残?”

    “古姨,”唐婉听闻古采英打算去砍孔伷,不由好笑道:“那不成的,酸枣有十万士兵,若伤了孔刺史,我们可就插翅难飞啦,万一让他们知道不是妾身的血书,是要被天下人笑话的,夫君更是不能洗脱冤屈了。”

    “哼!他冤屈什么?”古采英哼道:“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为了你,他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真要弑帝也未必不会。”

    唐婉忙道:“夫君绝不会的……”

    古采英打断她的话:“他有什么不敢的,姎看他心怀大志,说不得董卓有朝一日也要死在他手里。”看唐婉还要辩驳,哼道:“莫辩驳,先喝药,多休息。”

    唐婉嗯了一声,喝了药,忍不住又问道:“听大兄说,有两万兵马西去攻打成皋,也不知……”

    “莫要费心,酸枣这些乌合之众,畏畏缩缩能做什么,去多少也是送死。”古采英哼道:“莫提你那兄长,若非他是你兄长,姎早就一剑劈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