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战前谋划
    张辽从徐荣那里出来,虽然心中焦虑,却没有立时起行,他对关东诸侯挟持唐婉的行径感到震怒,却知道唐婉一时半会还不会有危险,自己必须布置妥当,必须要一举功成,救出唐婉!

    而且救唐婉的作战意图不能暴露,必须掩饰好,否则他和唐婉的关系这时候暴露在关东,不但唐婉危险,而且后患无穷。

    突袭作战是以少战多,以弱搏强,绝大情况下在短暂的时间里就能决定胜负,拖得时间越长,失败的风险更大,因此突袭作战绝不是盲目冲击,否则便是出其不意也没用。

    突袭作战的关键在于前期的精心谋划和布局,要寻到敌人的最薄弱之处,一举建功!

    而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情报。

    回到军营后,张辽立时命人去召集诸将,随后写了一封密信,塞进一个竹管中,唤来一人,吩咐道:“仲宁,速速将此信交予侯,事关重大,不可疏忽。”

    “喏。”那人面色凝重的接了信,快步走出去。

    此人是斥候营的一名斥候,擅长的是养鸽子,张辽此前一到虎牢后,便命杨汉带着二百斥候出去打探消息,将斥候全部伪作了雒阳周边的游侠,重点到酸枣和颍川两处打探,每日传回一次情报。

    传讯方式就是这个斥候驯养的信鸽,在雒阳和荥阳之间建立起了传讯点,六只信鸽来回传讯,极为快捷。且信鸽传讯西汉时虽用过,但并不普及,寻常人也不会防备,极为安全。

    斥候营是作战的耳目,斥候所探消息往往左右着战局的胜负,因而张辽很是重视斥候营,斥候营编制虽然只有二百,但每个斥候的地位都很高,普通斥候也相当于其他营中什长的军秩,领的也是什长的俸禄。

    斥候营最是锻炼应变能力和警觉性,张辽甚至决定,以后中层军官凡要擢拔,都必须先在斥候营中历练半年。

    此次斥候营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昨日杨汉便传回消息,酸枣诸侯仍在就近募兵,貌似憨厚实则机灵的杨汉与不少游侠已经通过招募,混入了酸枣军队之中,并传来了敌兵的大致分布情况。

    因而此次突袭,斥候营是关键,无论是获得情报还是乱敌,都有大用。

    只是或许因杨汉他们刚打入敌军之中,并未得知唐婉的消息,所以张辽要联络杨汉,让他侧重打探唐婉所在,这才便于突袭。否则深入敌军,没有方向和目标,是大忌。

    而且张辽记得,历史上关东诸侯讨伐董卓,却在酸枣起了第一个内讧,也是诸侯之间的第一次相互攻杀,便是兖州刺史刘岱袭杀东郡太守桥瑁,具体原因是什么他不知道,但二人同在兖州,其间必然有利益纠葛。

    他已经在密信中给杨汉下令,探查刘岱与桥瑁之间的争端,在适当的时候,挑起二人之争。杨汉肯定不会直接接触到刘岱和桥瑁这个层级,但挑起纷争的手段很多,上有冲突下必效仿,只要有矛盾,从下层先挑起士兵的冲突也容易的很。

    密信送出后,张辽仍在琢磨着突袭的手段和细节,纵然他手下的士兵历经几次突袭,都颇有经验,但此次面对的是七万大军,虽然加上徐荣协同作战,他心中颇有把握,但也绝不容有丝毫大意,否则一个不慎,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不多时,张郃、高顺两位司马和赵武、宋超、薛明、郭成、蒋奇五个假司马赶到,还有郭图。

    时间紧迫,张辽没有绕弯子,而是朝几人一抱拳,肃然道:“某不瞒诸位兄弟,而今吾妻唐氏被关东诸侯挟持在酸枣,要以血书为凭,讨伐董卓。身为男儿,不能保护妻子,实是奇耻大辱,此心彷徨,难以坐视,某决意突袭酸枣救人,不知诸位兄弟可愿与某同去?”

    他顿了顿,恳切的道:“此事凶险,更有失大局,诸位若不愿意,只消留在荥阳便是,某绝不勉强,更不会怨怪,仍视之如兄弟!”

    他话音刚落,高顺便沉声道:“主辱臣死,关东群贼如此欺人,自当破之,何所惧哉!”

    赵武、宋超、薛明几个假司马更是愤怒大吼:“都尉之辱,便是我等之辱,愿随都尉破贼兵,救主母!”

    张郃躬身:“此身交予都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辽不知道的是,经历迁都一事,他与麾下将士奋战在一线,将士们经受了一场特别的洗礼,凝聚力达到了空前的程度,无论将领还是士兵,对他都是极为敬服,只要他一声令下,便是赴汤蹈火也绝不犹豫。

    此时看诸将都是全力支持他,他不由心中火热,再一抱拳:“诸将之义,张辽感激不尽。”又振声道:“如此,便看我等大破酸枣,四海震怖!”

    将为兵之胆,张辽勇猛无畏的作战风格对手下影响很大,何况高顺等将领都非等闲之辈,心有大志,听闻张辽所说,不由精神振奋,齐声道:“大破酸枣,四海震怖!”

    一旁的郭图看到这一幕,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岂能不知以四千突袭七万的凶险,甚至可以说九死一生,但张辽手下这些将士却毫不畏惧,甘愿跟随张辽赴死。

    他不知道张辽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但他知道,换做韩馥,此事根本不可能,不但韩馥没那个胆魄去做,而且手下也不会跟随他去做。换做袁绍呢,恐怕也会有不少人反对吧。

    郭图虽然对张辽的行为不以为然,但对于他的胆魄,还是很佩服的,而且他落在张辽手下几个月以来,可是见识了张辽的手段,知道他绝不是一个鲁莽之徒,此行必有计划。所以他也没有反驳,而且以他这种人的性格,只会顺应主公,而不会强谏,或许可以说,他此时就是反驳也没用。

    军心既已统一,张辽便开始布局,首先是命各营伪作溃兵,以营为大单元,屯为小单元,四散潜行至酸枣西南,即便是伪装,也尽量在白天休息,夜晚行进,白天分散,夜晚聚合,马蹄裹布。

    其次便是乱敌,张辽提了派杨汉潜入酸枣乱敌之事,令诸将不由敬服他的未雨绸缪,连郭图也暗赞,只要能乱敌,突袭的胜算就多了一倍不止。

    最后就是与徐荣军的配合,张辽吩咐了诸将一些细节,当即便命诸将开始行动,先让士兵饱餐一顿,备好干粮,今夜子时出发。

    诸将离开后,张辽留下了郭图,道:“公则,此战凶险,你便留在荥阳罢,却不知对此次突袭,你还有何妙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