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拦截曹操
    汴水西岸战场,鲍信、鲍韬兄弟被击溃后,战场上只余下退往东南的曹操一处大军团,其余便是数千散兵、溃兵,或有数十人结成信,但根本无法抵御徐荣的铁骑冲击。网bsp;   徐荣一边将麾下两千铁骑分作百人一屯,扫荡溃兵,一面带着两千铁骑直奔东南方,曹操退却的方向。

    对付曹操的骑兵是由董卓麾下爱将,校尉李蒙统领的,李蒙率了两千铁骑和两千步卒与曹操五千人作战,李蒙令步兵在前列阵攻击,骑兵在来回驰骋骑射,最开始占据上风,令曹操损失不小,但随后曹操麾下夏侯渊和曹洪率阵迎敌,而夏侯惇则率兵反扑,两余士兵奋不顾死,令李蒙猝不及防下吃了个大亏,骑兵折损了不少,连他自己也险些死于夏侯惇刀下,自此便开始心起来。

    随后就开始了拉锯战,李蒙进则曹操守,李蒙疲则曹操进,曹操麾下三员猛将,夏侯惇、夏侯渊、曹洪哪个都不比李蒙差,只是他们手下的新兵却比凉州铁骑差的太多,鏖战过两个时辰后,凉州铁骑仍是攻势凌厉,纵然曹洪极力约束,但还是出现了溃兵。

    当徐荣率两千骑兵轰隆奔袭而来时,曹操的队伍出现了大面积溃散,曹操看大势已去,急忙命夏侯兄弟和曹洪且战且退,一路疾步向东南,直退到徐荥乡,凭借墙垣和房屋,才稍稍缓和了徐荣和李蒙的攻势,只是却走散了夏侯渊。

    随后在徐荥乡又是一场惨烈大战,到了最后再也坚持不住,夏侯惇留下断后,由曹洪带了数十亲卫护送伪装成士兵的曹操退走。

    只是退走途中,又被西凉铁骑追击,曹洪率亲卫与追兵激战,曹操却被偷袭了一箭,战马倒地,被两个胡兵杀过来,曹操拔剑抵挡,危急之时,曹洪骑马赶到,砍死那两个胡兵,救起曹操,看他战马已死,而后面远粗有追兵赶来,便要将自己战马让给曹操,曹操不受,曹洪大急:“天下可无洪,却不可无兄。”

    说罢,曹洪不顾曹操反对,将他扶上战马,自己脱了铠甲,跟在马后疾奔,一路向东,直到汴水之畔,终于甩脱了凉州铁骑,但看眼前这一段汴水却是深不可测,无奈之下只能一路南下寻船。

    过了汴水,已是黄昏,曹操回望汴水西岸,看着自己和曹洪兄弟二人凄惨的模样,不由大哭:“呜呼!我等俱从酸枣而来,齐心讨贼,而今妙才、元让、允诚不知生死,子许更为贼兵所害,一念及此,心中悲痛,此皆操之过也。”

    “义之所在,生死相从,兄长不必心伤。”曹洪咬牙道:“兵马没了,我等回去再募便是,洪与扬州刺史陈元悌相熟,可去找他募兵。”

    曹操道:“须先寻元让和妙才。”

    曹洪忙道:“元让、妙才,皆有武略,兄长既退,他们必不会恋战,兄长还是先随洪离开,以防贼兵来追。”

    不料曹洪话音刚落,左侧树林中便出来近百人,个个身披轻甲,腰悬长刀,手持劲弩,对准了二人。

    曹洪急忙挡在曹操面前,看这些人的相貌却不是胡兵,不由喝道:“尔等何人?”

    曹操看到这一幕,面颊抽搐了下,如此多的弩兵一旦攻击,他们绝无生理,不过他看到这些弩兵的装束,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问道:“来者可是文远?”

    “呵呵≤校尉真是料事如神。”

    随着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张辽带着史阿出现在曹操面前,他身边的百数士兵自然便是击刹营。

    张辽阻拦徐荣,自告奋勇去追鲍信,名是追杀,实则相救,除了鲍信,他更是不会忘记曹操这个大人物了,早就让史阿盯着他。此时看到曹操形容凄惨,但气度不减,也不由暗赞,历史上曹操与刘备一般,都是在多次失败中崛起,坚韧不拔,才能笑到最后,比之袁绍、公孙瓒之流一旦受挫便一蹶不振要强出百倍,这才是英雄!

    “文远莫非要带吾去见董贼乎?”曹操仿佛没听到张辽“曹校尉”的疏远称呼,嘴里只是唤着“文远”,仿佛是故交一般。

    无视曹操手段巧妙的拉近乎,张辽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相国很是想念曹校尉。”

    曹操看张辽不为所动,眼睛一转,拨开身前的曹洪,无视那些对着他的弩箭,上前两步,慨然道:“文远,昔时我二人同为大将军麾下,吾素知文远乃少年英雄,而今却因何为董卓效命,逆天行事?”

    张辽哼道:“何为逆天行事,似尔等州牧刺史,不治州郡,举兵十万,在酸枣吃喝一番,便是义举吗?”

    曹操沉默,同样的话,鲍信难以回答,他也是,纵然他与鲍信西进,但关东那么多诸侯滞留在酸枣迟迟不进却是事实,而今他遭逢大败,生死难料,心情低落,更是对酸枣诸侯失望透顶。

    “也罢!”曹操长叹一声,铿的一声拔出腰间长剑递向张辽:“文远且取吾头,向董卓请功,若得一都尉之职,也不枉你我同袍之义!”

    “大兄不可!”曹洪大叫一声,急忙阻拦。

    张辽却一把抢过长剑,向曹操抱拳一礼:“多谢孟德兄成全,不过小弟已是都尉之职,孟德之头,当能换得一中朗将。大恩大义,小弟没齿不忘!”

    说罢又拍了拍胸膛,大声道:“孟德兄放心,小弟定会年年去坟头祭奠,好叫孟德兄在九泉下安息。”

    张辽身旁史阿嘴角抽搐了下,每忍笑意,敝冷酷的神情。

    曹操脸上神情一滞,有些懵,他没料到张辽居然是这般反应,他了解的张辽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他大志未遂,岂甘就此死去,先前只是看到被弩兵包围,无望逃脱,才伪装激了张辽一下,却没想到是这般结果。

    张辽见状,不由在心中暗自大乐,事实上,他对这个历史上改变了汉末大局的枭雄芋还是不错的,虽然有不少劣迹,但政治观与自己相似,屯田兴农,休养生息,招揽人才,不问出身,与世家势力几番博弈,虽然最终失败,但他当政之时,世家势力是被压抑的。而且他重感情,被厄人休了也不曾怪罪,反而几次屈尊到娘家相请,很多时候张辽觉得曹操的理念与自己很是相似。

    不过这厮虽然是个人物,但其狡诈的性格谁人不知,哪会这般轻易认命赴死h前不过都是在激自己,若是换个人恐怕会上当,但他恐怕没料到自己很熟悉他的性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