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坑鲍信
    东南小山丘之上,曹操拔剑砍死一个后退的新兵,看到夏侯兄弟和曹洪更是勇猛,围攻他们的两千骑兵已经被杀死数百,留下一地尸体,敌骑攻势为之一挫,当即振声道:“敌骑与我近战胶着,其势不复,鲍将军已稳住阵势,顷刻来援,众将并力死战,可胜之也!”

    只是他话音刚落,就看到三四千兵马突然从后方袭来,冲入战场!

    看到这支人马,素有城府的曹操也不由细目圆睁,忍不住想骂娘。

    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这支兵马的装备太精良太奢侈了!尤其是那种视觉的冲击带来的震慑力是无形而凌厉的!与这三四千甲兵相比,曹操一瞬间觉得自己散尽家资,辛苦招来的五千士兵根本就是乞儿军!

    莫非这是董卓的亲卫?董卓亲自来了?曹操急忙举目四望,却只见那边一面“张”字将旗下,一个看上去似乎很是年轻的将领高坐马上,扫视战场。

    那个年轻将领似乎察觉到了曹操的注视,突然转头看向曹操,咧嘴一笑。

    张辽!曹操细眼陡然一眯,长于识人的他一眼认出了这个如今在关东臭名昭著的并州子!正是一年前大将军何进派出募兵的五个将领之一,张辽!

    不过那时张辽留给曹操的印象就是沉默寡言,加之地位不高,并无出彩之处,而眼前的张辽竟然能统领这样一支精锐兵马,看那三个阵团的战斗力,无不大有章法,凶猛善战,领头的将领不差于自己麾下的夏侯惇和夏侯渊!

    看着张辽亲领一支骑兵朝鲍信那边冲过去,曹操神色变幻,一时之间竟犹疑不定,是战?还是撤?

    随着张辽麾下陷阵、大戟、神射、骁骑、猛虎从后方的陡然夹击,战场上胶着的局面瞬间被打破了!尤其是其勇猛强悍的阵战能力和震撼的装备,令曹鲍大军为之心慑,好不容易鼓舞起来的士气再次崩溃!纵然曹操和鲍信大声吼叫,也是无济于事。

    张辽加入战场后,直冲鲍信那边军阵,鲍信的军阵是如今战场中最大的一股势力。

    看到鲍信阵中弓箭手的羽箭已经消耗殆尽,而凉州骑兵也在阵前折损了上千人。张辽一声吆喝,中军鼓声一起,最先进入战场的陷阵、大戟两营立时停止横扫残兵,在高顺和张郃的带领下,犹如两头猛虎,从左右两侧直扑鲍信军阵。

    而张辽骑兵则是从中路奔袭而去,他将时间卡的正好,陷阵和大戟两营与鲍信军阵接战,令其阵型外面的枪阵不得不动起来,枪阵一动,张辽的骑兵恰好奔袭而至,如矢锋一般直插入鲍信中军,与陷阵、大戟两营步骑配合的天衣无缝,恰到好处,令鲍信军阵霎时间大乱。

    张辽领着骁骑营率先冲入敌阵,象龙兴奋长嘶,他一杆黄龙钩镰长刀,左右横扫,毫不留情,连斩几个指挥军阵的敌将,将敌阵中最坚固的壁垒冲得粉碎。

    陷阵、大戟和骁骑三营的配合,在战场上几乎是突如其来,令鲍信猝不及防,待反应过来,军阵已破,外围的士兵被杀的杀,溃逃的溃逃,已是一塌糊涂。

    鲍信神情震惊,看着冲过来的张辽,勃然色变,大吼道:“文远,竟然是你!”

    看着鲍信不可置信的神色,张辽没有说话,不过本来冰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张辽在大将军何进麾下时,鲍信是骑都尉,地位远超于他,但不似王匡那般傲气,为人豪爽,两人还有过交集。十常侍之乱时,何进派出五路将领外出募兵,其中两个就是他和鲍信,没想到如今二人再次相见,却是生死搏杀了。

    这时,鲍信军阵已然大乱,回天乏力,张辽格挡开一支偷袭过来的羽箭,沉喝一声:“鲍都尉,命他们放下兵器,降者不杀!”

    “只有战死的鲍信,没有投降的鲍信!”鲍信大吼一声:“我等前来讨贼,誓死不降!”

    张辽冷声道:“鲍都尉,这些儿郎跟随信任于你,而今大势已去,便是死战也是于事无补,你何必非要搭上他们的性命。”

    鲍信神情一滞,咬牙道:“张文远,你助纣为虐!先败袁本初,再来阻拦我等,我关东大好男儿,岂是惧死之辈!来战便是!”

    张辽扫了一眼西面,哼道:“你那兄弟可是危在旦夕。”

    鲍信虎躯一震,急忙转头看去,却远远看到西面弟弟鲍韬那边军阵已被攻破,而鲍韬正在被一群胡兵围攻,危在旦夕。

    他不由大急,咬牙道:“张文远,可敢等某救了兄弟,再来与你一战!”

    张辽傲然道:“有何不敢?吾亦知你兄弟二人勇猛,但徐中郎也非等闲,便许你领五百亲卫,看你如何救人?”

    “好!”鲍信大笑一声:“文远果然是豪杰,某当初没看错人!等某回头再战!”

    说罢,鲍信一声令下,带着五百亲卫直奔西面,去救兄弟鲍韬,对张辽没有丝毫防备。

    “都尉。”张郃忍不住开口,显然认为张辽放走鲍信有些冲动了。

    张辽看着鲍信冲向徐荣那边,嘴角微微后咧,又一声呵斥,将那些羌胡兵也赶走,而后看向鲍信留下的那四千多士兵,脸色陡然一厉:“尔等放下兵器,速速投降,否则,一个不留!”

    本来还要再说的张郃忍不住脸皮抽搐了下,眼前张辽这情形分明是调开了鲍信,要收拢他的兵马……自己早该想到的,张都尉从来不是迂腐的主,何曾吃过什么亏!

    高顺却是面色不变,张辽的各种手段他早见识过了,不以为奇。

    鲍信留下的那些士兵却是陡然色变,鲍信留下的一个副将忍不住道:“阁下,鲍将军前去救人,莫非你要乘人之危?”

    张辽厉声道:“沙场作战,生死相向,何来乘人之危!本都尉让尔等将军去救兄弟,已是网开一面,尔等还不感恩投降?”

    “阁下……”那副将话刚出口,便被张辽打断:“神射营何在?”

    “在!”一声应答从阵外传来,却是八百神射营不知何时已经布置在四周,拉开了弓弦。

    张辽面无表情的看向那副将:“本都尉给你三息时间,三息一过,立时下令放箭,杀死尔等不过瞬息之间,四千儿郎的性命系于你一人之身,勿要自误!”

    张辽咄咄逼人,话音刚落就开始数:“一!二!”

    那副将看着张辽数着数,又看了看身旁数千士兵,额头不由大汗津津,青筋跳动,脸色接连变幻,眼看张辽就要数到三了,那只下令放箭的手也抬了起来,不由急声大吼:“我等……降……降了!”

    “放下兵器!”张辽一声厉喝。

    那副将垂头丧气的朝那些士兵挥了挥手:“放下兵器!”

    哐啷!哐啷!一众士兵早已不堪承受这般紧迫的氛围,一听副将下令,立时纷纷抛了兵器。

    张辽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那垂头丧气的副将,声音缓和了下来:“你能为手下儿郎性命着想,也是位豪杰,本都尉也不为难于你,许你带十个亲卫离开,去帮你的鲍将军。”

    那副将一愣,随即不由大喜:“多谢将军大义。”说罢只怕张辽返回,立时喊了几个亲信,急忙出了包围圈,去寻鲍信去了。

    张辽一连使手段弄走了鲍信和那个副将,余下那些俘兵这下子可真是群羊无首,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更无从抵抗了。

    张辽满意的挥挥手,吩咐道:“猛虎、神射,将他们押走,好生对待,未来他们就是你们的同袍了。”

    “领命!”赵武、蒋奇和薛明立时应命,迅速收拢这些俘兵,赶着他们离开战场。

    高顺和张郃看着坐在马上的张辽,一时之间心中佩服之极,这四五千人,换做他们来杀,怎么也要半日功夫,可是却被张辽一番手段搞得全成了俘虏,可谓兵不血刃,日后又凭增了实力。

    他们本来还觉得张辽这段时间变了,似乎变得沉默冷酷了,但此时看来,这个都尉还是那么的猥琐。

    却不知道那边被张辽调走的鲍,要是知道他辛辛苦苦招募而来的四千多士兵被张辽调走他一锅端了,会是个怎样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