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接战 1
    “公则,这两日可曾再想着逃走?”张辽看了一眼有些失神的郭图,笑问了一句,颇有几分打趣的意味。

    郭图自从被张辽带回来后,就一直被幽禁在小平津,被贾诩看着。在小平津的那一段时间里,郭图可是与贾诩斗尽心机,千方百计想要逃走。

    而贾诩毕竟是老谋狠辣,到后来懒得理会郭图,直接派人到冀州将他的家眷全部请了过来,自此郭图一下子老实了下来。

    张辽得知后,对贾诩可是佩服之极,这事要换做别人做,不过是正常的威胁手段,后果未知,但张辽却知道师父贾诩最擅长察人,出计都是很有针对性的,似郭图这种喜欢斤斤计较而不顾大局的人,往往最是珍重家眷,是以贾诩这招一出,正中其弱点,郭图彻底哑了火。

    此次张辽赶赴虎牢作战,贾诩便让他带上了郭图。

    郭图此人虽然品性不正,战略目光也差了不少,但一些小计谋和鬼主意还是很多的。贾诩知道张辽在战略上的思路一向很明晰,有很有主见,不会被郭图干扰大局,便让郭图在战术上帮衬张辽一二,也算是对张辽的磨砺吧。

    此时郭图听到张辽的打趣,面皮抽搐了下,转过脸去,不理会他。

    张辽这厮完全是不把名士当名士,将郭图带到虎牢后,不管他愿不愿意,强行给他安了个军教习的头衔,命他每日花一个时辰教导军中基层将领读书,灌输忠义思想,没在这个时候,张辽也去听讲,是以也不怕郭图捣鬼。

    而且张辽这个无良的家伙还怕郭图逃走,把放养在附近山中的那头刚驯服的斑斓猛虎拉了出来,直把郭图骇的魂飞魄散。张辽又吓唬郭图,说是这头猛虎已经认住了他的相貌和气味,只要他胆敢独自逃出军营两里路,就会被猛虎一口咬死!

    郭图或许不怕死于刀剑,但死于猛虎之口,实在令他恐惧,至此,他可是彻底绝了心思。

    张辽看郭图不语,呵呵笑道:“公则,你这计策不错,埋伏在十五里外,想必曹操和鲍信根本想不到吧?便是打探也打探不出吧。”

    郭图抚着胡须,神情露出几分得色。

    张辽探知曹操西进后,与徐荣商议作战计划,最终决定由徐荣领骑兵正面冲击,而张辽从后面埋伏包抄。

    不过张辽知道曹操颇有作战经验,一路上也有斥候打探军情,很是小心,要设伏很不容易。

    正在张辽头疼之时,突然看到郭图,便询问了他,郭图果然有些计谋,他建议张辽将埋伏之处向南横移十五里,张辽听后不由大赞,直接采用了。

    要知道,曹鲍派出的斥候主要探索区域在前方,纵然再谨慎,但精力有限,侧翼一般只会探查三五里,最多不会超过十里,张辽这四千多士兵埋伏到十五里之外,完全不虞那些斥候发现。待到作战之时,他们从敌人探查过后的区域突然出击,必然会令敌人猝不及防,更收奇效。

    这种埋伏方式如果是独自对敌或是利用峡谷等地形,离得太远根本没有作用,但此时前面有徐荣主力正面作战,而且实力相当强,双方接战后短时间内不会有结果,他们的后翼夹击就没那么急切了,这种埋伏用的正好。

    而且张辽也发现郭图这厮的察言观色之能,这家伙出此计时应该是隐隐摸到了自己的心意。埋伏十五里,待赶到战场时,曹鲍和徐荣必然已经大战许久,相互消耗,而这正合了张辽的心意。

    他与徐荣的关系虽然不错,但徐荣手下那一万五千士兵,真正归他统领的不过五千,其余一切都是董卓暂交由他统领的,日后还会收回去。对于这些胡兵的消耗,他乐见其成,因为这些胡兵日后很可能就是他的敌人。

    对张辽而言,关东诸侯讨伐董卓这一战,无所谓正义,这本质上就是一场关西与关东两大利益集团的争斗,关凉以董卓为首,而关东以二袁为首。关西集团认同董卓,或者说是认同天子刘协,而关东集团则要拥立死去的废帝弘农王,弘农王死后,他们甚至谋算着另立天子。

    因此,这一场大战谁胜谁负对张辽而言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他要在这一场大战中奠定基础。

    ……

    黎明之时,天色刚蒙蒙发亮,汴水东岸,曹操、鲍信两人高坐马上,两万五千大军阵列在后,烟尘飞扬,声势浩荡。

    随着曹操、鲍信一声令下,大军源源不断开始渡河。汴水之上有桥,河中之水也是深浅不一,不少士兵直接就从水浅出趟过去了。

    曹操驻马汴水之畔,回望身后望不到头的兵马,逸兴遄飞,抬起马鞭,指着眼前三百多步宽的汴水,慨然道:“此水的又称鸿沟,六百年前,魏惠王发夫开凿此沟,引大河之水为源,向东流经中牟、开封,折而南下,贯通汴水、济水、颍水、汝水、泗水,南通淮河,兴水利,溉农田,是以方圆数百里之地,皆赖此水。

    秦皇一统六国,自关东征粮食运往关中,便在赖此水之力,以为运粮,更在此地西北兴建天下第一仓,敖仓。

    四百年前,高祖与项羽争雄,隔河对峙,大战七十,小战四十,项羽粮绝,乃与汉约,中分天下,割鸿沟以西为汉,以东为楚,诸君看那中分的广武山两头,各有旧垒,隔河相望,西为汉王城,东为霸王城。”

    一旁鲍韬忍不住道:“曹将军,吾观此沟虽深两百余尺,但其内水深不过六尺,怎能作为通船运粮干道?”

    曹操叹道:“武帝元光三年,大河决口于濮阳,泥沙淤堵塞汴河水道,汴水几乎断绝,一度干涸,直至明帝永平十二年,侍御史王景与王吴治理大河与汴水,汴水方有今日六尺之深。”

    这时,鲍信开口道:“孟德,我等也该过河了。”

    “是矣。”曹操笑道:“元让、妙才皆已过河,我等也当速速过河。楚汉之际,高祖与项羽争雄,以此汴水为界,而今董卓造逆,劫迁车驾,驱赶百姓,我等便踏过这楚河汉界,取荥阳,据敖仓,攻成皋,入雒阳,诛逆贼,迎天子,兴汉室!”

    “正是!”鲍信几人看曹操神情振奋,受其感染,也不由精神大振。

    鲍信和卫兹都不由赞叹,他们虽然职位都不比曹操低,但却没有曹操这份豪气,也缺乏曹操谈笑间激励众军的魅力。

    很快,曹操、鲍信等人也渡过汴水,到了西岸,距离荥阳城不过二十里。

    太阳升起之时,两万五千大军已经皆尽渡河,曹操高坐马上,朝阳将他的身影长长的打在面前,他拔剑一挥,喝道:“并力西向,今朝破贼!”

    不料他话音刚落,轰隆隆!整个地面开始振动起来。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曹操面色陡然大变,立时高喝:“是骑兵来袭!速速布车阵,列拒马,准备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