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九十章 曹操西进
    午时,距离虎牢一百五十多里外的卷县境内,一支人马在已是郁郁葱葱的桑林下休息用餐,大约有两万五千人,其中还有七百骑兵。Δ网bsp;   队伍中除了“曹”、“鲍”、“卫”“杨”“夏侯”几面旗帜外,道旁停放的车上还装载着鹿砦、拒马、木蒺藜、铁蒺藜、木桩等各种障碍物,再加上那些车子,是专门用来对付骑兵的。

    大多士兵都在用餐,但在队伍前面仍有数百亲卫警惕的守护着一片地方。那是一个老桑树,老桑树下,中间坐的一人,个子不高,轮廓粗犷,浓眉细目,白面长须,双目有神,正是如今被袁绍任命为奋武将军的曹操。

    曹操右侧是方面虬髯的济北相鲍信,除此之外,还有鲍信的兄弟鲍韬,张邈麾下司马卫兹,中牟县令杨原,杨原主簿任峻。

    这时,西面五骑疾驰而来,正是探路的斥候:“报,前方三十里无异常。”

    曹操喝道:“换骑,再探五十里!”

    “喏!”那五骑下马用餐,又有五骑飞驰向西。

    卫兹赞道:“孟德果然是用兵有道,以百骑交替探路,可保万无一失。”

    曹操沉声道:“我等虽有必胜之心,却不可轻敌,董卓麾下的西凉铁骑不可酗,我等须要心防范,一旦遭遇骑兵,诸将须列阵,只要以车阵、鹿砦、拒马阻挡骑兵奔袭之势,制其锋芒,迫其步战,如此我等必能趣。”

    说罢,他端起一碗水,高举向几人,道:“酸枣十万大军迟迟不动,孟卓、孟高、公山、伯业令吾大为失望,唯有诸君忠义,不惧凶暴,与吾讨贼,操深感于心!”

    这几人中,鲍信虽然官职高于曹操,却颇有眼光,一直支持曹操,认为将来统领天下群雄拨乱反正者,必是曹操。而他的兄弟鲍韬自然是唯兄长之命是从。

    卫兹是陈留人,如今在张邈麾下,但他却与曹操关系极好,曹操麾下如今的五千士兵正是他资助招募的,对曹操起兵可谓出力最多,此次曹操西进,卫兹又请求张邈,张邈才调拨了三千士兵由他统领,跟随曹操。

    中牟令杨原和主簿任峻,却是曹操的救命恩人,董卓掌权后,曹操逃离雒阳,路过中牟时被人认出,拘到县里,被任峻认出,认为天下大乱,不宜拘英雄,便建议杨原释放了曹操。随后任峻又劝杨原上表自领行河萳尹之职,带领中牟、卷县、原武、阳武诸县抵抗董卓,比关东诸侯起兵还早。

    此次曹操从酸枣出兵,路过中牟时,任峻又建议杨原带领诸县三千多县兵民壮跟随曹操,任峻自己又召集宗族、宾客、家仆五百多人,这三千五百多人的战斗力不一定有多强悍,但他们的加入,加上曹操大呼“人心在我,此战必胜”的鼓励,令两万多大军的士气陡涨。

    听闻曹操所说,鲍信振声道:“董卓大逆,戕害天子,荼毒百姓,某相信当今天下,唯有孟德才能拨乱反正}门关守兵不过万人,而今我等有两万五千兵马,只要一路推进,必能得胜,攻入雒阳败董卓,迎接天子,中兴汉室,以安天下,此不世之功也!”

    看到众人都是信心满满,曹操环顾四周两万多士兵,也不由大笑,颇是踌躇满志,不过他比鲍信显然多了几分理智,没有一举攻破雒阳的想法,而是胸有成竹的道:“旋门关虽险,但彼之东有敖仓与荥阳,又相隔汜水。”

    曹操一边说,一边在地上以树枝划出旋门关、汜水、敖仓〓阳、汴水、广武山一代的地形,慨然道:“只要我等一举攻占敖仓,而后子许率三千士兵守敖仓,做出西进之势,威逼虎牢,徐荣必不敢全军出关,允诚与吾再下荥阳,将徐荣彻底关入成皋,我等便可连通颍川孔公绪,塞旋门辕、太谷,全制其险,再使韩公节军河内,袁公路自鲁阳军丹、析,入武关,以震三辅,皆高垒深壁,勿与战,益为疑兵,示天下形势,以顺诛逆,天下可立定也。”

    “孟德果是真知灼见!”众人看曹操谋划稳妥有节,不由齐声大赞,信心更足了。

    杨原道:“曹将军,如今距离荥阳城还有八十里行程,我等今日再行三十里,今夜在卷县扎营,明日午后便可抵达汴水,与徐荣大战。”

    “不然。”曹操摇了曳,断然道:“兵贵神,我等自酸枣西行,已有五日,不可再作迁延,今夜连夜行军,直至汴水之东十里,而后扎营休息两个时辰,明日平旦之时便起攻击!”

    卫兹迟疑道:“孟德,将士连日急行军,已是欺不堪,若是夜行军,恐遭遇徐荣袭击。”

    曹操不由大笑道:“徐荣镇守旋门关,面对酸枣十余万大军,荥阳之南又有孔公绪随时可以北上袭击侧翼,故而吾料徐荣必不敢远离旋门关,我等在卷县境内行军无妨,再将两万五千大军分为左中右三路,互为策应,七百骑兵在前巡回,他岂敢过来。若他过来倒是正和吾意,袭我中路,则中路以车阵、拒马对抗,左路侧翼策应,右路则直奔向西攻打旋门关,令其尾难顾,军心不定,我等则必胜无疑!”

    一旁诸将闻言,信心更是爆满。

    当夜丑时,曹鲍大军行至汴水以东十里,卷县和荥阳县境的交界之处,在广武山一带悄然扎营休息。

    扎营之时,曹操派人先去右侧广武山和左侧山林探查,一切无恙。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同样在汴水东岸,卷县与荥阳交界之处,在距离扎营之地以南十五里之外的山林中,休息着数千名士兵,还有战马。

    这些士兵个个枕戈和甲而卧,身上装备整齐划一,赫然是张辽的兵马。

    黎明之时,张辽早早起来,张郃、高顺等将领也迅整顿兵马,大戟、骁骑、神射、陷阵、猛虎、击刹各自列阵,有条不紊。

    张辽全然没有大战前的紧张,缓缓整着身上铠甲,他身边除了亲卫,还有一人,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