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驯虎?
    左慈一见张辽要走,不由大急,但与猛虎对峙,却不敢转头,只是呼喊:“小子,且慢,先解决了这头蠢虎!这家伙放在这里可不行!”

    张辽看到左慈,脸一下子黑了下来,咬牙切齿道:“哼,自己惹的事自己解决,险些害了婉儿,回去找你切磋!”

    他刚才可真是吓坏了,所以后面才有那般发泄,而且这猛虎突然丢弃唐婉,让他心中竟然有一种感激,那种极度绝望、绝处逢生之后的感激!

    左慈听到张辽的话,有些心虚,看着那被张辽收拾的极为凄惨的猛虎,眼睛一转,突然道:“小子,你可知道这蠢虎为何突然放弃你的小妻子?”

    张辽一怔,他也是直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只以为是那猛虎被他激怒了,听左慈这么一说,显然是有蹊跷,他不由问道:“为什么?”

    左慈长剑在手,威慑着猛虎,嘿声道:“那是因为老道喊了一声,它看到老道了,它对老道可是恨之入骨哪。”

    嘎?

    张辽看着那头暴躁的怒视着左慈的猛虎,瞬间明白了因由,一时之间也是无语了。

    难怪猛虎突然放弃唐婉转移目标,原来是看到了左慈这个无良的大仇!

    自己还以为它是朝自己冲过来的,事实上它是冲着左慈来的,只是自己拦了它的路……

    感情自己白白与这猛虎打了一场,恐怕这猛虎此时比自己还冤屈吧!

    它从山林里出来寻左慈报仇,好不容易找到目标,结果被自己横插一刀,暴打了一顿!

    也不知道左慈无良的家伙怎番挑衅折腾过这头猛虎,竟让它如此记仇!

    张辽看了看猛虎,又看了看道貌岸然实则猥琐的左慈,忍不住就想给猛虎助威,大喊一声:“怂他!”

    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还有件事要求左慈,不能得罪这无良的家伙。不过要让他再打这头猛虎,他也下不去手了。

    不说别的,单只刚才惊怒下爆发之后,此时已然浑身无力,再让他去斗老虎,怕是去送菜了。

    他摇了摇头,道:“道长,你武艺高强,又有剑在身,足以应对它,何须我插手,你正好得个打虎英雄的美名。”

    左慈忍不住翻白眼,他挑衅这头猛虎,一直都是凭借身手在远处或树上挑衅,那曾与猛虎正面搏杀过,武艺高是一码事,但与虎搏斗又是一码事了。他这手中剑固然能刺中猛虎,但野兽重伤之下的反扑会更厉害!

    看着这头猛虎暴躁的样子,毫无疑问,一旦左慈动手,便是不死不休。

    左慈看张辽转身就走,怪叫道:“小子,如此没义气!这蠢虎要是跑了,可要伤害这些居民的。”

    张辽一听,不由停下了脚步,的确,这猛虎若是留下来,也是个麻烦。

    恰在这时,苏婳疾步冲了过来,看着和猛虎对峙的左慈,叫了声“阿父”,便要冲过去。

    左慈见状大惊:“不要过来!”长剑一舞,威慑那头猛虎,让它不许妄动,但显然效果不佳。

    嗷呜!那头猛虎看了一眼苏婳,大吼一声,灰黄色的虎目中透出警告之色,显然不让任何人救它的猎物。

    与此同时,它又偷偷看了一眼张辽,显然是在警惕他,迟迟不敢扑向左慈。

    “文远!”苏婳焦急的喊了声,眼里露出恳求之色。

    唐婉下意识的抓紧了张辽的手,但又不忍苏婳的父亲陷入危险,一时之间也纠结起来。

    张辽见状知道不管是不行了,娘的,左慈这厮平日里把自己吹上天了,怎么遇到猛虎就怂了。

    他试着大步朝前走一步,果然那猛虎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显然是被张辽这个比它还凶悍的家伙彻底打怕了,哪知道张辽此时已经是外强中干。

    张辽心中松了口气,哼道:“老道,说罢,怎么搞定它?”

    左慈嘿声道:“当然是把它驯服了,如此良机岂可错过!实在不行,就杀了泡酒,虎骨虎鞭可是大补!”

    嗷呜!猛虎朝着左慈又吼了一声!显然它察觉左慈说的不是什么好话。动物最是敏感,虽然听不懂人说话,却能敏锐的察觉到人的善意和恶意。

    张辽也忍不住鄙夷道:“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你也能干出来!将它放归山林不就成了?那才是它该呆的地方。”

    他毕竟来自后世,尊重任何生命,虽然也渴望有一头猛虎,但却没有时人那麽强烈猎奇心理。而且猛虎其实那么容易养的,尤其是这种成年野生的猛虎,野性难驯,最容易伤人。

    左慈没想到张辽居然是这种想法,哼道:“你懂什么!它一旦出来便危险了,附近的百姓谁人还敢外出种田,上山采摘?无数的猎户会纷纷入山猎虎,到时候伤亡更大,这蠢虎也活不下去!”

    张辽一下子皱起眉来,有猎户猎虎自寻死路他不管,但如果附近百姓受到威胁,再也不敢外出种田,那可就麻烦了。

    他转头看了一眼那斑斓猛虎,猛虎陡然后退两步,显然怕这个可怕的人形猛兽再冲过来。

    一旁的唐婉见这猛虎居然如此畏惧夫君,不由大是松了口气,嘴角轻抿,劫后余生,她此时感到一切都分外美好。

    左慈哈哈笑道:“小子,怎样?弱之肉,强之食,万物皆是此理。越是猛兽,越懂得服从强者,这蠢虎如此惧怕你,正好趁热打铁,驯服它!”

    张辽扬了扬眉:“怎么驯服?看它如此恨你,莫非将你暴打一顿,赢得它的好感?”他此言一出,唐婉和苏婳纵然知道不该笑,却也忍不住想笑。

    “滚!”左慈眼睛一翻。

    嗷呜!猛虎立时冲着左慈大吼一声。

    左慈立时后退两步,持剑警惕的看着它,有些想骂娘。他当初百般挑衅这头猛虎是想要给张辽玩,没想到如今把自己玩进来了。

    他忍不住朝张辽怪叫:“小子,贫道精通禽兽拳,自然有一套驯兽秘术,你学不学?不学贫道就一剑刺死这蠢虎了!”

    “说罢。”张辽看左慈也受到教训了,不再和他开玩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