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搏虎!
    “女儿,看好你舅父,别让他们跑了!切忌不要出去!”

    看到张辽狂奔出去,本来面色僵硬的左慈也是面色大变,顾不得其他,急声吩咐了苏婳一句,也是一阵风出了院子。

    该死的蠢虎!左慈心中大骂,胡须乱飞,风度全失,连刚认的女儿也顾不得了。

    这头虎是他惹来的,若是张辽的小妻子真的出了事,他哪还有脸再面对张辽,恐怕心中也要愧疚一辈子了。

    而且张辽还生着病,身子虚弱,哪能应对猛虎,那是赶上了怕也危险之极!

    张辽冲出左慈的院子,发足狂奔,两条腿飞一般的顺着大道向西跑去。

    此时,老虎的咆哮声已经惊动了附近不少居民,但他们都缩在家中不敢出来。

    张辽远远就看到一头猛虎正冲最前面的唐婉逼去,距离几乎不到一丈!

    而他距离唐婉他们还有近百步,根本来不及!

    “婉儿!”

    张辽不由目眦欲裂,疯狂大吼:“蠢虎!冲我来!”

    猛虎面前,本已绝望的唐婉听到张辽在后面呼喊,娇躯一颤,也不管面前的猛虎了,回过头去,只看到张辽正发狂一般奔跑过来,身上没有披甲,腰间也没有带剑,只是赤手空拳。

    她不由花容色变,险些一下子软倒在地,声音前所未有的尖锐起来:“夫君,不要过来!不要啊!”

    嗷呜!

    与此同时,那只斑斓猛虎终于没了戏谑的耐心,大吼一声,就朝唐婉扑来!

    紧靠唐婉的唐翔父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唐翔大哭:“小妹,兄长对不起你”

    “啊!”

    张辽距离唐婉还有五十多步,看到猛虎朝唐婉扑去,唐婉就要身入虎口,再也来不及救回,疯狂大吼一声,眼前一黑,险些软倒在地。

    唐婉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猛虎扑了过来,她用力将兄长和侄子推向一旁,痴痴的看着张辽,明眸中透出前所未有的爱恋和不舍:“夫君去了,你不要过来”

    在附近人家中偷偷看着这一幕的居民也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他们都认得唐婉这个美貌善良的小女子,张辽大喜那天,他们很多人都去看了。

    他们本觉得她很温柔,但此时,他们看到了她的坚强和勇气,看到她推开了两个亲人,纵然那是徒劳,但她也要最后助自己亲人一把,独自面对猛虎。

    更远处,左慈小院门口,苏婳面色苍白,浑身颤抖,张辽家门口,尹氏一下子软到在地,掩面哭泣,古采英呆呆的站在那里,心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坚持跟着唐婉?

    所有人对这一幕都绝望了!

    但就在猛虎扑向唐婉的一刹那,却突然转了方向,疯狂朝张辽这边狂奔过来!

    痴痴看着张辽的唐婉只感到一阵凉风从自己身旁掠过,就看到那头斑斓猛虎掠过自己,疯狂的朝正跑过来的张辽。

    “不要!夫君!快跑!”

    唐婉见状大急,发足朝老虎追去!竟想以娇怯怯的身子抓住那如牛犊般的猛虎尾巴!

    唐翔父子看到了这一幕,这一刻,唐翔才真正感受到了小妹对那个武夫的真情,没有一丝虚假和被迫!

    而那些暗中偷看的居民也惊呆了,他们被这个弱女子震惊了!不少人大叫着抄起棍子就要冲出家门!

    而五十步外,正绝望的张辽看到这一幕,却是霎时间心中狂喜,眼眶一下子湿润了,却是看到唐婉没事,激动的难以自己!

    看着冲过来的猛虎,他绝望的吼叫变成了哈哈大笑,嘴里语无伦次的大喊着:“好虎!好虎!娘的!老子爱死你了!来啊!咱哥俩斗一把!拥抱一个!哈哈!”

    他赤手空拳,直朝猛虎冲去,只怕猛虎再反悔去找唐婉!

    嗷呜!

    斑斓猛虎大吼着,五十步的距离几乎是一扑而至!

    “啊!”唐婉尖叫着,眼泪狂涌而出:“夫君快跑!”

    更远处的苏婳和尹氏也惊呆了,而古采英眼里却是露出前所未有的赞赏,喃喃道:“这小子,配得上婉儿了。”

    左慈离张辽也不过数十步的距离,他振声大喝:“狗小子!躲开!”

    嗷呜!斑斓猛虎又是一声大吼,

    “哈哈!来吧!”张辽看着扑过来的猛虎,大叫着,生病的那种虚弱早已消失不见,心中的狂喜让他浑身都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他早看到身边路旁有一辆翻到的马车,顺手拎起那车辕,甩动整辆马车朝扑过来的猛虎砸了过去!

    嗷呜!

    扑在半空的斑斓猛虎无法收住势头,一下子撞在了张辽甩过来的马车上。

    巨力相撞,马车四散,猛虎也被撞了个跟头,跌了回去。

    四周的人都看呆了。

    猛虎翻身而起,虎视眈眈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张辽,谨慎起来。

    “发什么傻!来战!”

    在众人惊骇的神情中,张辽一声大吼,反朝猛虎冲了过去!

    “夫君!”本来发足狂奔而来的唐婉一下子软到在地。

    嗷呜!猛虎看张辽这个小家伙反朝自己冲过来,不由大吼一声,凶悍的迎了上来。

    此时的张辽唯恐这老虎转向唐婉,心中根本不知道畏惧为何物,迎着扑来的猛虎,他的身手也前所未有的敏捷起来,左慈早先的训练发挥出了作用。

    他身子一低一扭,躲开了猛虎顺势一扑,不顾猛虎一爪斜挥过来,飞起一脚踢中了猛虎的侧身。

    猛虎那一爪抓在了张辽的腿上,如果这一爪抓中了,张辽的那条腿便要去了一半的肉!

    但爪子落下,力道未起,猛虎就被张辽充满狂暴力气的一脚踢得飞了出去!

    嗷呜!

    猛虎落地后摆了摆虎头,又是一声吼叫,却多了几分哀鸣,似乎根本没料到张辽有如此大的力气,似乎比它还大,这种同级力气下的搏斗,它似乎没那么大的优势了。

    不过它那一爪也抓中了张辽的大腿,爪上沾染了鲜血,散发的血腥味彻底激起了猛虎的凶性,当下又摇了摇虎头,就要再扑过来。

    却没想到,张辽却比它反应更快,正如当初斗华雄之时,在猛虎落地还没爬起来之时,他就反扑了上去!

    在与狼搏斗时,他没有忘记左慈那句话,战斗中要始终抢占先机,掌控主动,即便是后发制人也要掌控主动!

    张辽扑过去,猛虎还没跃起扑来,他右拳一挥,迎着老虎刚抬起的爪子打落,左拳更加迅捷,一个勾拳贯耳,将咆哮的虎头打歪。

    他的力气何其大,猛虎被打中脑袋,痛的哀鸣一声,脑袋偏了过去。

    张辽一个飞跃,骑上了虎背,猛虎大吼,就要直起身子将他翻下来。

    张辽却兜头又是一拳,将猛虎打趴在地。

    猛虎拼命的挣扎着,想要将他摔下来。

    张辽却死死抓住一块虎皮,凭借自己这段时间骑马练出来的平衡感,扭着身子,躲着虎爪,另一只手毫不放松,一拳一拳捣下去!

    猛虎咆哮着,挣扎着,但却吃不住张辽那股拳劲了,被打的根本无法反抗,尤其是虎头,几乎被打得昏厥!

    张辽狂性起来了,看猛虎难以反抗他的拳头,却打得不过瘾了,他抓住猛虎脖颈皮肉,一个猛抛,将猛虎丢了出去,砸在墙上。

    猛虎哀嚎一声,刚翻起身,张辽又冲过去狂追猛打!

    猛虎似乎还从来没遇到过比它还凶悍的人类,一时间真的有些发懵,被张辽打得痛吼,张嘴又要撕咬张辽,张辽伸手就是两个耳刮子,打得虎头眩晕。

    四周的众人看着这一幕,这下子是真的看呆了!左慈的下巴也险些落地!这还是那个几次拒绝他不与猛虎搏斗的狗小子吗?他不是生了病吗?

    那边唐翔眼角也是抽搐着,一想到自己曾讥讽一个比猛虎还要凶暴的家伙,他就脑子有些发懵。

    张辽就在众人震撼的眼中与猛虎搏斗着,不过他虽然完全占了上风,但猛虎毕竟牙尖爪利,一人一虎争斗中,锋利的虎牙和虎爪划伤了张辽的胳膊和手掌,张辽身上衣衫碎裂,已经多处见血,火辣辣的痛,张辽全然不顾,与老虎对打。

    血腥味更加激发了老虎的凶性,但无奈张辽更疯狂!

    娘的,让你狗的吓我妻子,让你狗的吓老子!张辽此时完全是一种发泄。

    十几个回合过去,猛虎终于经不住张辽的暴打,被张辽的疯狂和凶猛吓住了,趁着张辽手松,一个哧溜,夹着尾巴就往一旁蹿去。

    “你跑什么!过来再打!”张辽怒吼着:“娘的,让你吓老子!”

    “夫君!”突然一个哽咽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却是唐婉喊了一声。

    张辽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那哀嚎仿似求饶的猛虎,生怕它伤着了唐婉,眼睛一瞪:“滚!看在你不伤我妻子的份上,放你一马!”

    那猛虎身子一缩,就要逃走。

    左慈嘎嘎的笑声传来:“不能放它跑,抓住有大用!”

    嗷呜!猛虎这才看向左慈,虎目中透出狂暴。

    左慈无耻的一挥手中长剑:“来吧!”

    张辽这边,唐婉紧紧抱住张辽的腰:“夫君,夫君,妾身不走了哪也不去了!夫君!”

    张辽咧嘴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忽然发现自己身上衣衫碎裂,不叫怪叫一声:“不好,走光了,快回家!”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