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虎啸!
    唐婉追上兄长时,兄长唐翔与侄子唐固已经到了北乡里坊口上,这里只有两户人家,再往前走就是田野和邙山的山林。

    “大兄。”唐婉赶得焦急,微微气喘。

    唐翔停下脚步,哼道:“真是好大的威严,莫非还认我这个兄长吗?既然赶我父子出门,还来做什么?”

    “大兄,”唐婉蹙眉道:“你千里迢迢来看小妹,小妹很是高兴,可是夫君病得那般严重,你言语”

    唐翔黑着脸,道:“我只问你一句,回不回颍川?”

    唐婉坚定的摇摇头:“须要等夫君病好了,小妹才能离去。”

    “此事须由不得你!”唐翔冷哼一声:“来人,将她带回去!”

    他话音一落,从左边一户人家中就冲出了五六个人,其中还有两个健妇,在唐婉惊愕的眼神中,冲上来就一左一右挟住了她。

    紧接着,那户人家里又驶出来两辆马车,两个妇人架着唐婉就要上马车。

    “大兄!”唐婉没有挣扎,只是震惊的看着兄长唐翔,没想到兄长居然会用这般手段。与此同时,她心中这才明白了一事,她原本还奇怪为何只有兄长和侄子两个人远道而来,没想到他们竟将随从都藏在了这里。

    唐翔沉着脸看了她一眼,喝道:“速速带走!”

    他毕竟曾为丹杨太守,手下岂能没几个人,这次前来小平津他早有两手准备,连健妇都带了两个。

    不过就在上马车时,唐婉突然发力,两只柔荑一滑,脱出了两个健妇的挟持,又用巧劲一带,两个健妇踉跄退开。

    唐婉转身便走,她听张辽的话,跟着苏婳学了几个月功夫,总算有用。

    “留下她!”唐翔不妨小妹竟有如此本事,不由色变,怒喝一声,出来的几个护卫急忙拦在唐婉身前。

    唐婉转身看着兄长,俏脸凝肃:“大兄,我夫君重兵镇守小平津,你若如此行事,惹恼了他啊!”

    唐婉一句话没说完,俏脸陡然大变,露出前所未有的惊恐,身子也是前所未有的矫捷,一下子冲到兄长和侄子面前,将二人推开。

    “唐婉!你要作甚!”唐翔不妨之下,被唐婉推得一个踉跄,险些倒地,不由大怒,正要一把抓住她,却见那些护卫脸上都露出惊恐之色,一个健妇更是惊惶大叫起来:“虎虎!”

    “尔等”唐翔见这帮侍卫和健妇如此,不由怒斥,只是话音未落,他就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

    吼嗷

    唐翔身子一僵,转过头去,这才发现小妹唐婉紧紧将自己和儿子拦在身后,那单薄的身子正不住的颤抖着。

    而不远处,赫然是一只斑斓猛虎,正从山林里缓缓出来。

    粗长的尾巴缓慢而有力的摇摆着,黑黄相间的斑纹虎面上,那对灰黄色的森冷的盯着他们。

    随着那一声低吼,张开的血盆大口还没有合上,尖锐的虎牙森寒而狰狞。

    唐翔只觉得脑袋一懵,他急忙去拉小妹,想要把她拉到身后,可是却发现自己浑身发软,与儿子唐固两个人一起下意识动手,竟拉也拉不动拦在他们面前的小妹。

    吼嗷

    斑斓猛虎又是一声低吼,血盆大口中血红的舌头卷曲着。

    “啊呀!快跑!”后面那些护卫大叫一声,连滚带爬跑进了那户人家,紧紧关上了门。

    而那只猛虎也不理会那些人,只是盯着最前面的唐婉、唐翔和唐固三人,慢慢向他们逼来,显然是将他们当做了猎物,随时准备扑上来!

    “张文远!”唐翔忍不住大叫。

    “不要!”唐婉声音都变了:“不要喊他过来,他病病着你们快走,去喊护卫,我拦着它”

    嗷呜!

    斑斓猛虎发出了第三声吼叫,声音明显大了许多,整个山林似乎都震颤起来,应和着它的吼叫。

    左慈的院子里,左慈自与张辽对饮,根本无视憔悴凄惨的白尼。

    “啧!啧!狗小子,贫道果然没看错,还真有点气运!”

    左慈看了一眼张辽,悠哉的自饮了一杯,嘿声道:“你小子本来这次要大病一场,受一遭罪,若是郁气不散,没半个月下不了榻,结果被你那大舅子一激,胸中怒气升腾,反倒冲散郁气,激发体内精气,反倒将那病激出来了。”

    张辽挑了挑眉,不以为然。

    左慈哼道:“不信?你小子刚才是不是发了一次汗?这会是不是感觉好多了?不然你爬都爬不起来,能走到贫道这里?”

    张辽一怔,的确,自己刚才进屋那会浑身发软,连站的力气都没有,如今却能跑到这里喝酒,虽然还有些乏力,却好了很多,还真是不一样了。

    左慈嘿嘿一笑“小子,好好恢复吧,贫道这两日心烦惆怅意无聊,去了趟邙山,戏得那头蠢虎暴戾已极,等你小子病好了和它过过手,如何?”

    “不干!”张辽连忙摇头,姿态坚定。

    “胆小如鼠的家伙,真令贫道大失所望。”左慈嗤笑一声,连连摇头:“就这般胆量,还想驰战沙场,坐镇一方?”

    “那是两码事。”张辽淡淡的笑了笑,不受左慈的激将。

    左慈抚了抚须,眼睛一转,又道:“你小子若是能打败这头蠢虎,必然声名大涨,打虎英雄张辽,必然能致四方豪杰来投。”

    “我招揽豪杰,不凭这个。”张辽仍是摇头。

    搏虎看似风光,可令名声大振,但他可不是那种喜欢追求无谓刺激的人,也不是那种慕虚名而处实祸之人,与野兽斗风险太大,变数太多,要是这么被一爪抓死,或者咬断胳膊腿什么的,那可就成大笑话、大悲剧了!

    看左慈还要劝他,张辽嘿声道:“你这无良道士,该不是为了女儿,想要把我送入虎口吧?太恶毒了!”

    左慈撇了撇嘴,正要说话,突然敲门声响起,一个声音在外面唤道:“乌道长在哟?妾身苏婳来看道长了。”

    苏婳来了?张辽一呆,而另一旁的白尼凄惨的脸上却露出狂喜之色,大叫道:“尼雅!尼雅!是你吗?舅父在这里!”

    咯吱!院门被退开,露出苏婳惊愕的神色。

    白尼连滚带爬冲向大门口:“尼雅,我被你父亲抓住了!快来救我!你这贼父泼道把舅父折磨惨了!”

    张辽转头看去,只见左慈僵在那里,手里掐着半截胡须,他又看了看俏脸满是震惊之色的苏婳,忍不住哈哈大笑,这对父女终于见面了,却不知左慈这家伙这次怎么跑!

    就在这时,一声虎啸陡然从西面传来,嗷呜!

    张辽不由又是一愣,看向左慈:“这是虎啸?那头老虎来了?”

    苏婳却突然惊恐的喊了一声:“文远,那边那边,婉儿刚去那边找她的兄长,就是那边!就是老虎那边!”

    “婉儿?!”张辽闻言,面色霎时间大变,大叫一声,一把退开石桌,疯狂的朝门口冲过去。

    轰!左慈小院的门被撞得飞了出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