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能不能打大舅子?
    “你……”尹氏和苏婳指着唐翔,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毕竟是唐婉的兄长,二女虽然怒他侮辱张辽,但也留了几分情面。

    尹氏还好,苏婳性子更直,恨恨的哼了一声。

    “你出去!”唐婉突然出声怒斥,看着唐翔,声音和神情都是前所未有的严厉起来。

    “小妹……”

    唐翔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一向温和顺从的小妹居然会有这般严厉的姿态,更是对他这个兄长。

    “我的兄长从前不是这般。”唐婉紧紧咬着嘴唇,明眸含泪,却坚定的道:“子正,扶你父亲出去!”

    “好的,姑母。”唐固也觉得父亲今日失态了,远远没有了平日的严谨与睿智。,怕他在这里与小姑母再起冲突,急忙拉着父亲出去。

    ……

    张辽怒气冲冲的来到左慈的院子里,把正与左慈说话的小荷赶了回去,让她传话两位夫人不要过来这边,有乌道长在,自己一切没事。

    小荷回去后,正好见到焦急的三女想要出门,便传了张辽的话。

    “乌道长!”苏婳眼睛一下子亮起来,道:“没想到乌道长竟住在隔壁哟,妾身认得他,他的医术很高明,有他在,文远一定会没事的。”

    唐婉和尹氏也回过神来,微微松了口气。

    与苏婳不同的是,她二人听张辽提过左慈的身份,自然更知道左慈的医术了,比寻常医师高明百倍,比她们瞎着忙更是要强很多,如今张辽过去,她们倒是安心不少。

    却说张辽到了左慈家中,左慈正在院子里饮酒,张辽毫不客气的坐到他对面,将手腕伸了过去。

    “啧!啧!狗小子居然生病了!”左慈砸了咂嘴,搭上张辽脉搏:“来,让贫道看看,嗯……疲劳过度,郁气攻心,又着了风寒……咦?郁气攻心?有什么不高兴的事,说出来让贫道高兴高兴?”

    这话还是张辽以前打趣左慈时说的,没想到左慈此时却还了回来。

    张辽不由苦笑,说来这场病看似是昨夜着了风寒,但根子应该是从迁徙时就埋下了,想当时蔡琰担忧自己身体时,自己还大言不惭,说是身强体壮不会生病,没想到回来刚两天,就来了这么一场。

    他拿过左慈酒壶,自斟了一杯,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能不能打大舅子?”一想起唐翔这家伙,他就不由火大,换做别人,早被他一拳撂倒了。

    “为何不能?”左慈抢过酒壶,悠哉的喝了一口,瞥了一眼那边的屋门。

    屋门口,形貌悲惨的白尼正好蹒跚着走出来。

    噗!张辽一口酒喷了出来,忍不住哈哈大笑,只觉胸中郁气霎时间去了大半。

    的确,自己这次算是问对人了,左慈这厮可不就把他的大舅子白尼收拾得死去活来。

    要不要让左慈偷偷把唐翔也劫过来,好好收拾一番?张辽狠狠的想着。

    ……

    唐翔和唐固父子被唐婉赶出来,唐翔感到大失面子,一张老脸又青又黑,气得浑身直哆嗦。

    唐翔一路朝西走去,唐固紧紧跟随,走了一程,终是忍不住问道:“父亲,孩儿看姑父确实病得不轻,你方才说的确实有些失礼了,小姑母担忧的很,也难怪她生气。”

    “担忧?哼!那就能把兄长赶出来?”唐翔一提起这时就怒不可遏:“你小姑性格从来都是温和顺从,此番无礼,定是张辽那武夫所教!”

    唐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发现父亲实在是固执到了极点,就认准了小姑夫不是好人。

    他忍不住辩解道:“依孩儿看,小姑夫为人不错的,学识渊博,见解不凡,性子豪爽,不是那种一味凶横的武夫,小姑母向着他并非全无因由。”

    唐翔一瞪眼睛:“不许叫他小姑夫!你祖父与我都没认他!”

    唐固缩了缩脑袋,片刻,又问了一句:“父亲,那你为何骗小姑母,说祖母病重,让她凭白担心。”

    唐翔哼道:“我不知么说,她能跟我回去吗?”

    ……

    张辽的院子里,三女虽然知道张辽去了左慈那里,但一想到他方才的情形,心中还是心中担忧。

    唐婉本想过去看看,又想起张辽说过左慈性格古怪,不知道自己去了会不会影响了夫君看病。

    而且她方才因兄长对夫君出言不逊,言辞侮辱,盛怒之下将兄长与侄子赶出了家门,得知夫君暂时无恙后,又有些担忧兄长了。

    毕竟她兄长已经年近四旬,大老远来寻她,如今人生地不熟,被赶出去后,以兄长的脾性怕是再也不会进这个门了,以后还不知怎么办。

    “尹姊姊,苏姊姊,妾身兄长失礼,让姊姊见笑了。”

    唐婉看了看尹月和苏婳,自感有些难以面对二女,毕竟自己兄长刚才对夫君可是一番讥讽,让二女都看到了,她心中颇是羞惭。

    “没事的,夫君向来大度,不会计较那么多。”尹氏看唐婉有些焦虑的样子,忙道:“女君还是赶紧去看看令兄吧,他毕竟年岁不小,被赶出去,怕是很生气,又人生地不熟。”

    唐婉咬牙点了点头:“我和他兄长几句就回来,夫君那边有劳苏姊姊帮着去乌道长那里看看。”

    “没事哟。”苏婳安慰道:“文远壮的很哟,不怕病,你放心去吧。”

    这时,古采英不知从哪里出来,淡淡的道:“你那兄长过分了,枉自年长,还不如张文远的气度。”

    古采英现在对张辽有些赞赏了,她前两天可是亲眼见了张辽在军中的威势,那些跋扈的胡兵几乎是噤若寒蝉,让干啥干啥,可见张辽平日的凶悍,而且日前张辽与吕布那一战她也偷偷去看了,无可否认,张辽是个很厉害的家伙。如此血气方刚,还能忍受侮辱,实在不易。

    她看唐婉要出去,道:“婉儿,你那兄长如今心气不顺,姎随你看过去。”

    唐婉摇摇头:“古姨,不用的,他是妾身兄长,总不能欺负妾身罢。”

    “也是。”古采英素来少话,点了点头,不在多说。

    尹氏本想让苏婳派两个胡姬跟随唐婉,但想他们兄妹之间怕是要有一番争执,有些言语旁人听了也不好,便道:“女君不要着急,慢慢与令兄分说,莫要再起争执。”

    “姊姊放心。”唐婉点了点头,出了门,远远看到兄长和侄子的背影,便急忙赶了过去。

    与此同时,苏婳也赶去左慈那边。

    直到苏婳出了门,尹氏才突然想起一事,张辽曾提过一句,时机不到,不要让苏婳去见左慈,她与唐婉方才慌忙之下却是忘了,想要唤住苏婳,快步赶到门口,却见苏婳已经在那边敲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