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偏见入髓
    第二日,张辽在厅堂见到了自己的大舅子唐翔,跟随的还有侄子唐固。

    让张辽无言的是,唐婉的侄子唐固都二十三岁了,比他们夫妻年龄都大。

    至于大舅子唐翔,就更不用说了,已经是年近四旬的中年文士了,不过与唐婉是同胞而生,相貌自然不差,虽然已过中年,却颇是英俊,也不亏是做过太守的人,举止相貌都颇有上位者的威严,只是一张脸冷冰冰的,几乎可以刮下一层霜来。

    唐婉见兄长这幅面孔对待夫君,大是不高兴,心中也很是担心,她可是知道夫君的脾气的,虽然从来没有对她们发过火,但那些将士都极为惧怕夫君的。

    张辽却对那张冷脸视若无睹,招呼着二人坐下,向唐翔行了一礼,呵呵笑道:“舅兄远道而来,已有三日,张辽却因公未能招待,实是失礼,还请见谅。”

    张辽此时的神情自然全无平日里的威严和凶悍,俨然一个温和的文士。

    唐翔点了点头,还了一礼,目光却炯炯的打量着张辽。

    张辽又道:“舅兄,不知外舅、外姑身体如何?”外舅、外姑就是此时对岳父、岳母的叫法。

    “尚好。”唐翔淡淡的应了一句,话不多说。

    一旁陪着的唐婉一下子蹙起眉头。

    张辽却面色如常,又看向一旁温文儒雅的侄子唐固,抱了抱拳:“子正,素来听婉儿说你博学多才,她平日里提起你可是得意的很呢,说你是唐家的千里驹,前途不可限量。”

    唐固被张辽这么一夸,俊脸微红,忙回礼道:“姑父姑母过誉了,千里驹之说,小侄实不敢当。”

    唐翔对儿子称呼张辽为“姑父”大感不满,哼了声,直接打断两人的话,看向唐婉,道:“小妹,随为兄回颍川,母亲甚是担忧你!”

    唐婉看着兄长,认真的道:“妾身已是张家人,岂能任意回家?如今还没拜过祠堂,不能随兄长回去。”

    砰!唐翔猛一拍案台,面色铁青,怒喝道:“汝堂堂帝妃,不知自重!竟嫁于一个罪恶滔天的武夫!坏尽了吾唐门颜面!且随为兄回去!”

    唐婉紧咬嘴唇,娇躯颤抖着,一言不发。

    张辽一下子就火了,唐翔说他罪恶滔天,他还能忍受,显然是那帮关东诸侯的宣扬,但当着他的面欺负唐婉,纵然是兄长,说话太过火了,那也不行!

    他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斥道:“何谓不知自重!何谓坏了汝唐家颜面!汝唐家将婉儿送入宫中,几番大变,受尽惊吓,弘农王薨后,她全无依靠!相国以汝唐家满门性命相逼,她才无奈嫁于我张辽,自始至终,未曾见汝唐家一人出面!无论如何坎坷,她如今却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谁敢欺负她,我为她出面!你便是她兄长,也不行!”

    唐翔不料刚才还温言有礼的张辽突然如此霸道,也没细想小妹经历过如此多的事,听闻张辽所说,一时之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的儿子唐固也有些发呆。

    唐婉的眼泪止不住落下来,紧紧拉着张辽的手,轻轻摇了摇,示意他不要发火。

    张辽反握了一下她的小手,又伸出另一只手给唐婉擦拭眼泪。

    唐翔看到这一幕,大是鄙夷,他出身名门,受儒礼熏陶,从来最重礼数,看到张辽堂堂大男子竟当着他们的面给女人擦眼泪,纵然这女人是他妹子,他也难以认同,忍不住又是一声冷哼:“果然是出身低微,全无礼数!”

    张辽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就要爆发,感到唐婉拉着自己的下手紧了一下,当即又强压下来,沉声道:“舅兄此来若是探望婉儿,妹婿欢迎之至!若是想来带走婉儿,不行!非是我不通人情,而是如今兵荒马乱,路途凶险,大战在即,我不能离开,更不放心你们带走婉儿。他日,待我带婉儿回并州拜过高堂,定会与她回去颍川拜见外舅与外姑。”

    笑话,他哪能让唐婉跟着唐翔回去,一来正如他所说,路途太过凶险,他不放心。二来唐翔把唐婉带回去,以唐家人对自己的姿态,怕是从此再也不会放唐婉回来了,甚至还可能将唐婉嫁给他人!而唐婉显然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才始终与自己站在同一阵线,让他心中大是安慰。

    “大战在即?哼!”唐翔听闻张辽所说,脸上露出讥讽的神色:“你助纣为虐,我唐家却不能被你坏了名声,不但不许你登门,也未曾同意将小妹嫁于你这罪恶滔天的武夫!”

    唐婉看向兄长,神情认真而坚定的道:“妾身也想念阿翁阿母,只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妾身是已嫁之神,自当听从夫君之言,兄长还是回去吧,兵荒马乱,不宜奔波。夫君是守诺之人,他日我们定会回去看望阿翁阿母。”

    唐翔看到小妹和张辽一个鼻孔出气,不由气得浑身打颤,指着唐婉道:“很好!你若不随为兄回去,为兄便是死在这小平津,也绝不回去!”又看向张辽,厉声道:“你这武夫,逼迫吾妹,吾不与你干休!”

    张辽看唐翔对自己偏见太大,自己再留在这里只会让情况更糟,他抱了抱拳:“舅兄,子正,军务在身,我且先去校场操练将士,便让婉儿招呼你们吧。小荷,招呼好客人。”

    “是!”一旁的婢女小荷忙屈身应道。

    张辽握了握唐婉的手,大步走了出去。

    “武夫!无礼!”

    唐翔看着张辽离去的背影,气得连声怒斥!

    唐婉神情不悦,认真的道:“兄长,夫君自始至终都以礼相待,分明是你咄咄逼人,几番侮辱,失礼失仪,若是阿翁知道了,定要训斥于你。”

    “哼!果然是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唐翔看到小妹指责他,黑着脸道:“父亲也不同意你嫁给这武夫,你曾为帝妃,如今却嫁给董贼手下鹰犬,被颍川大家议论,父亲也大感颜面无光。”

    唐婉沉默了片刻,诚挚的道:“兄长,夫君他与董卓不一样的,此次董卓迁都,夫君一力担当,救了很多人。”

    “哼!救人再多也抵不了他的罪恶。”唐翔痛心疾首的道:“他助纣为虐,打败了袁车骑、王公节,坏了关东义士讨伐董卓之事,乃至董卓趁机将天子西迁,如此大罪,岂是救个把人所能抵消的!”

    唐婉轻轻摇头道:“夫君说过,关东郡守各怀心思,本就无心勤王,只是挂羊头卖狗肉,也不是好人。”

    噗!旁边一直静静听着的唐固被唐婉那句“挂羊头卖狗肉”逗得忍不住笑出声来。

    唐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黑着脸看着唐婉:“如此说来,你是铁了心跟着这武夫过一辈子了!”

    唐婉认真的点点头:“夫君是个心地淳正的人,对妾身也很好,何况如妾身这般身份,便是离开夫君,又能去哪里呢?”

    唐翔听了妹妹这话,不由叹了口气,妹妹自从入了宫之后,一切就由不得他们唐家干预了,几番波折,他们也是无力可使,看到妹妹对那武夫好似死心塌地,他心中一动,沉声道:“你是帝妃,跟着他,也只会害了他,他如今在关东恶名昭彰,固然是因为打败了袁车骑,但也有一番传言甚嚣尘上,说是他害了弘农王,让后强娶了弘农王妃,如今他可谓无容于天地之间,人人得而诛之。”

    啊?唐婉娇躯一颤,不又看向兄长,神情再不复刚才的坚定,面色苍白的道:“兄长,真是这样吗?”

    “是啊!”唐翔长叹了口气:“方才张辽在此,为兄不好多说,便是母亲也因为担忧你,生了病,疾在心中,你若不回,怕是日渐严重哪。”

    “阿母病了?”唐婉身子一颤,神情焦急。

    唐翔神情沉重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