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皇宫之中
    四千人马从毕圭苑一路向东,抵达雒阳城时,已经是午时,此时雒阳城东、城南已经是一片烟火,远远可见上空浓烟滚滚笼罩,方圆数十里之地,已然无法留人,飞鸟绝迹。

    至于坐落在洛水之北的雒阳皇宫,眼下还算完整,不过也就是两三日间的事了,迟早要化为灰烬。

    张辽暗叹,可惜百年帝都,如此繁华的雒阳城,不知集聚着多少人的心血,却要付诸一炬了。董卓一意要绝了关东诸侯的前路,把雒阳夷为平地,谁也阻止不了!

    他们很快抵达皇宫,从广阳门而入,张辽看着眼前一片片巍峨的宫殿,突然又想起一事,自己离开小平津时,唐婉曾托自己找一个叫做古采英的宫女,自己这些时日忙的昏天暗地,居然给忘了!

    他不由苦笑一声,小妻子托付自己的第一件事就给忘了,虽然她不会怪自己,但自己失信于她,这张脸面恐怕没处放了。

    沿着皇城大道,路过皇宫青琐门时,看到里面还有羌胡兵在搜刮翻腾,张辽心中又是一动,吩咐手下士兵:“进去看看。”

    进了皇宫,入目的是一片疮痍,南北两宫,中间阁道,处处都是胡兵在四处搜索翻寻,各处宫殿上镶嵌的黄金、玉石、包括珍珠、铜饰,凡是有些价值的东西,都被搜刮的一干二净,连装饰的帷幕也被撕的到处都是。

    那些正在四处翻腾的羌胡兵看到张辽进来,立时认出了这个张暴虎,顿时噤若寒蝉,丢下东西,乖乖行礼。

    张暴虎在雒阳斩杀千数劫掠胡兵的声威犹在,何况两日前董卓已经传告诸军,擢张辽为猛虎都尉,如今谁都知张辽可是相国麾下炙手可热的大红人,不差于嫡系将领,他们又哪敢怠慢。

    张辽没理会这些羌胡兵,而是带人直奔宫中最近的鸿都门,鸿都门曾是灵帝设立鸿都门学,培养学子与世家相抗衡的地方,这里曾藏着很多书籍。

    但张辽进来后,却看到这里已经被毁坏的不成样子,各种典册、图籍、帛书包括竹简、龟板,扔的到处都是,竹简被剖散,缣帛被撕扯。

    张辽一连走了几个地方,东观、兰台、石室、宣明,这些皇宫藏书的地方也如鸿都门一般狼藉,多达上万卷书籍都没有被带走。

    他却不知道,东汉初年光武帝迁都雒阳,所携典籍图录装车达二千余辆,此后经过历代天子收集,至灵帝时,皇宫之中,鸿都门都成为典籍图录的藏放之处,可谓盛极一时。

    但此次迁都长安,可谓匆忙之极,即便在司徒王允的全力争取下,也只携带了七十多车典籍,还大多都是儒家典籍,余下典籍图录便散落在这皇宫之中了,被那些羌胡兵毁坏的不成样子。

    张辽也是爱书之人,尤其在这个时代,书籍更是难得,一旦损坏,很可能就永久丢失了一些资料和技术。

    在石室之中,他随手捡起一本书,看了一眼,不由面色微变,他看到书头竟写着“尚方手札”四个字,底下还挂了个名字,蔡伦!

    张辽心中一跳,急忙翻开看了看,好家伙,果真是蔡伦留下的,这里面竟然记载着尚方监的数十种技艺,其中赫然就有造纸术!

    好宝贝!张辽眼睛一下子放起光来,看着那些将书籍搞得一片狼藉的羌胡兵,大吼一声:“不得毁坏书籍!将这些书籍全部整理好!”

    看到这些书籍,他脑子曾浮现过的一个想法越来越强烈,如果他把这些书籍全部整理好搬运走,多达上万卷,那将来他安定下来岂非可以建一个大大的书院,便如同战国时的稷下书院一般,吸引大批读书人。

    等到印刷术开发出来,自己便可以印制无数书籍,向科举制发起攻坚战,哪怕这个过程需要十年,二十年,但到了那时,自己就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那些羌胡兵听到张暴虎命令,不敢怠慢,当即小心翼翼的收拾起来。

    恰在这时,在各处查探情况的司马朗和周晖等人也急匆匆赶过来,正好听到张辽让胡兵整理书籍,无不露出喜色:“张都尉此举功莫大焉。”

    “这些书籍要全部保留下来。”张辽看向他们:“伯达,周兄,便劳烦你们看护着他们,小心别损坏了。”

    “好!”司马朗和周晖几人都欢喜应承。

    接下来张辽又发动自己手下的四千士兵和游侠,搜集整理书籍,搬运装车,他要把这些书籍先运回小平津。

    当夜,他们便在皇宫中休息。

    张辽没有睡意,燃起火把,留在东观之中看书,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吆喝声。

    他不由一惊,当即起身,拔出腰间长剑,出去查看情况,门外史阿和两个亲卫紧紧跟随。

    到了不远处一件偏殿,张辽看到二十多个羌胡兵举着火把,正在围攻一个白衣宫装女子。

    “怎么回事?”张辽沉声问道。

    一个胡兵军侯忙道:“张都尉,这个宫女偷偷躲在这里,要把她抓起来。”

    张辽皱起眉头,看那宫女,却是年近三十,容颜美丽,手持长剑,眼含煞气,一身宫装,沾着血迹,她显然很懂剑术,地上已经倒下了好几个胡兵,好在只是受伤,没有性命之忧。

    不过宫装女子的状况并不好,在二十多个胡兵的疯狂围攻下,已经是气喘吁吁,体力不支,左臂已经受伤。

    张辽吩咐那些胡兵:“你们且先退下,早些休息,明日一早还要整理书籍。”

    “是!”羌胡军侯狠狠的瞪了宫装女子一眼,虽然有些不甘,却不敢违背张辽的命令,带着一群胡兵退下。

    那些胡兵退下后,宫装女子手持长剑,警惕的看着张辽。

    张辽沉声道:“你是何人?皇宫宫人已经全部西行,你为何在此?”

    那女子冷哼一声,没理会张辽,转身就要离去。

    张辽扬了扬眉,一挥手:“阿衡,将她拿下。”

    史阿声音淡然:“仆从来不对女子出手。”

    张辽神情一滞,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这史阿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自己亲自动手?好像也不太对味,史阿不打女人,难道自己就能理直气壮的去打?

    他无奈的看向那女子,声音尽量放的缓和一些,道:“如今皇宫四面都是士兵,你如此出去,必然落入他们手中,后果不堪想象。”

    那宫装女子身子一僵,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你有点人样,没想到竟如此卑鄙!”

    史阿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

    张辽则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女人吃火药了?怎么脾气如此冲?自己好像没做什么吧。

    他黑起脸道:“本都尉只是询问你的名姓和来历,何来卑鄙之说?”

    那女子冷哼道:“啰嗦什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