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厚赏
    张辽离开毕圭苑时,已经是第三日。

    再次站在毕圭苑门外时,看着身后装备精良、整齐划一的气势和二十多辆满载物资的车,张辽仍是觉得像做了一场梦。

    他根本没想到此次面见董卓,会是这样一种结果。

    他已经从田仪口中得知,此次有刘艾从中作祟,可谓危险之极,而碰到董白也根本不是凑巧,而是李儒出计,田仪安排的。

    这个计策的来由令张辽有些不可思议,竟是他与董卓的亡子有几分相像。

    李儒出计后,今日一早田仪便悄悄告诉董白,说她的父亲今日会出现,让她在那面假山后等待,然后就有了那一幕。

    董白的父亲死时她刚刚六岁,时隔四年印象已经模糊,却还记得大概,因此有田仪引导在先,加上张辽相貌几分相似,又态度亲和,渴盼父爱的董白竟是认准了他。

    张辽对此有些哭笑不得,心中对李儒和田仪这两个朋友很是感激,不过李儒出此计的初衷也只是让董卓缓和情绪,不重罚于张辽而已。

    但张辽竟然治好了董白的哑病,这恐怕也是李儒事前根本没有想到的。

    对于能治好董白的哑病,张辽还是很得意的,这种后天形成的哑病服药没用,关键在于刺激和引导,当时董白见到“父亲”,正是心中激荡,自己也算因缘巧合了吧。

    此时,张辽心中只有一个感慨,世事还真是难料。

    自己几番血战、拼死拼活,也就堪堪做了个相府司马,而无心间治好董白的哑病,却让自己恢复了猛虎都尉之职,还得了那么多赏赐!

    张辽刚到毕圭苑后面府库时,着实吃了一惊!出现在眼前是数不尽的粮食、金钱、珠玉和辎重,库中早已堆不下,延伸到了廊道里。

    田仪带他到了库中,更是一惊,一副副铠甲整齐堆放,精良的兵器寒光闪闪,张辽拿起一把长枪看了看,赫然发现这长枪的质量竟是顶尖之属,而眼前的兵器铠甲几乎全是这个水平。

    与这些兵器一比,自己手下士兵配备的枪矛就成了烧火棍。

    经田仪介绍后他才知道,原来眼下的毕圭苑中积聚着董卓从雒阳搜刮而来的全部粮草、金钱和珠玉,至于这些精良的兵器和装备,全是从北宫外的武库中倒运过来的,而武库中的储备那是后汉近两百年的积累,是以大汉最顶尖的铸造工艺打制出来的,至少都是配备北军五营和羽林卫的。

    张辽震惊之下,突然想起董卓之前的一句话,毕圭苑库藏中的金钱、粮食和辎重,任由自己用车拉,不论多少!

    好家伙,张辽当时眼睛便亮了。董卓此举虽然不见赏罚分明,但毕竟也算舔犊情,不过这些张辽都不管,面对如此豪气的赏赐,他哪会客气,这些东西留下来也是便宜了那些羌胡兵,自己要是不取,那就是脑子进水了。

    他没有选择金钱和珠玉,那是董卓的最爱,而且乱世之中都是累赘,也没有选择粮草,他在董卓麾下作战,粮草完全可以按正规渠道领,有田仪在不成问题。

    他看准的就是兵器和装备,这可是他手下三千士兵和一千游侠鸟枪换炮的最好机会!

    错过了这个机会,凭借自己要搞到这些装备,数年之内根本没有可能,即便发展再好,论技术和资源哪比得上大汉百年积蓄。

    朝中有人好办事,有田仪在,张辽领取到的自然都是库中最精良的兵器和装备,他一共领了三千张强弓、一千二百张劲驽、六千副衣甲和六千把各式兵器,枪矛、刀盾以及配套的羽箭一应俱全。

    看到张辽如此黑心,田仪止不住脸颊抽搐,张辽几乎将府库中的上等兵器全部拿走了,尤其是那些劲弩,几乎将库中一扫而空。库中留下的兵器和衣甲数量还很多,但质量却差了不知一筹。

    张辽也觉得领的有些多了,不好出门,他灵机一动,便把自己的士兵和游侠全部叫了进来,不是搬东西,而是将他们身上的装备直接替换。

    如此一来,他麾下士兵和游侠就直接装备了四千套精良兵器和铠甲,跨弓带弩,四千人整齐划一,气势陡涨,令张辽有些合不拢嘴了。

    便是张郃、高顺和韩浩等将领也各自得了一套好兵器和铠甲,至于换下来的那些次等兵器和铠甲,自然是放到了库中。如此一来,库中的辎重看上去没有减少多少,而张辽也只用搬运两千套衣甲和兵器而已。

    即便如此,他还是又让士兵分别携带了一些,先行出去,明面上最后只装了二十车,五百套装备。

    向董卓告别时,正在陪着孙女玩耍的董卓还诧异的询问他怎么领的这么少,却不知张辽这黑心的家伙早已经把他府库中最精良的装备几乎一扫而空,留下了一堆次等货。

    出了毕圭苑,张辽心中可算是彻底踏实了,他让士兵们推着车子赶快走,免得董卓后悔,从此六千套精良兵器和装备就彻底归自己了。

    娘的,果然是背靠大树好乘凉,换作自己出去单干,纵使掌控一郡之地,现在手下士兵恐怕还是木矛布衣乞丐装。

    而且不但他收获极大,也没亏了那些协助他的官吏,他为那些官吏讨要的赏赐,董卓已传令弘农郡县发放,不必从毕圭苑调拨。毕圭苑中堆积的粮草和辎重,全都是为了接下来的大战准备的!

    至于擒拿的司隶校尉刘嚣,张辽去见董卓时怕他多话坏事,并没有带他,待到张辽教会董白说话后,董卓一门心思都放在了陪孙女说话上,根本无暇顾及委屈诉苦的刘嚣,只是安抚了一番,就把他打发去了长安,几乎让刘嚣吐血。

    而刘嚣麾下的那些司隶,张辽回雒阳时就没有召集,任由他们散去,至于去了哪里他不管,至于刘嚣以后设法聚拢还是再招募,他就更不管了。

    至于董璜,毕竟只是侄子,与嫡亲孙女相比还是差了很多,要知道董卓痛惜爱子早死,对这个孙女最是疼爱,张辽治好了孙女的哑病,早让董卓心中怒火尽消,这两日期间倒是询问过张辽一次,得知是董璜暗中挑事在先,便温言劝解了张辽一番,就此作罢。

    而小女孩董白这几日很是黏张辽,这让董卓大为吃醋,待张辽教会董白学会说话后,董卓毫不客气的过河拆桥,强令张辽领取赏赐,将他驱赶出了毕圭苑。

    看着毕圭苑消失在视野中,而手下士兵和游侠欢天喜地的样子,张辽长舒了口气,此行可谓圆满了,该回小平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