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陡转
    张辽朝她笑了笑,正要继续向宫殿行去,却见那小女孩踉踉跄跄的朝他这边跑过来,神情焦急。

    难道有人追赶这小女孩不成?张辽看着小女孩跑的踉跄,就要到了跟前,怕她跌倒,便上前想要扶住她。

    不想小女孩一下子抱住了他的腿,就要往上爬,一点也不认生,张辽咧嘴笑了笑,把她抱了起来。

    小女孩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也不说话,指了指那边花园里翻飞的蝴蝶,露出期待的神色。

    张辽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道:“想抓蝴蝶,要等一会儿,等叔叔去见个人出来再陪你玩,如何?”

    那小女孩连连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看向那边的蝴蝶,神情很是期待。

    张辽看到小女孩的动作,霎时间明白过来了,这小女孩是个哑巴,他心中涌起一股怜惜,转头看了宫殿那边,并没有人,想必董卓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也不差捉个蝴蝶的功夫。

    ……

    董卓神情阴沉的坐在殿中,也无心看眼前的文书,双目微瞑,思索着该怎么处置张辽。

    下首刘艾眼神低垂,面色如常,眼里却透着冷笑。他对张辽这个并州子以下犯上、胆敢冒犯宗室的行为极为厌恶,眼下只等着董卓处置了张辽,自己也能向董璜交代。

    就在这时,田仪匆匆进来,躬身道:“禀相国,张文远已经到了苑中,只是他……”

    “只是什么!”董卓猛力一捶案台,咆哮道:“为何还不带进来!他还将不将老夫放在眼里!”

    田仪忙道:“他被阿白拦住了,去给阿白捉蝴蝶了。”

    刘艾一听此话,不由再次冷笑,张辽此举实是自找死路,当此情形,还要陪什么阿白捉什么蝴蝶!真是不入流的武夫。

    “阿白?”董卓却是一愣,本来阴沉暴怒的神色一下子消失了,倏然起身道:“走,去看看。”

    在刘艾惊愕的神情下,董卓随着田仪大步出了宫殿。

    到了宫殿外,董卓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花园那边追着蝴蝶的张辽,而一旁的小女孩正拍手笑着,没有笑声,但神情却极为欢快。

    而后张辽捉住了一只蝴蝶,弯下腰,小心翼翼的举到了小女孩面前,小女孩突然咯的笑出了一声。

    这一声远远传来,董卓身子一下子僵在那里!

    田仪的脸上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

    张辽弯下腰来,将手中的蝴蝶小心翼翼的举到小女孩面前,突然听到小女孩咯的一声笑出来。

    他身子一颤,心中不由一喜,这小女孩居然能笑出声来,那她的哑巴肯定有救!

    来自后世的他知道,如果是先天聋哑很难治,但有那种后天因为生病或受刺激造成的哑巴,因为耳朵不聋,在悉心的引导下,是可以恢复的。

    他心中惊喜,脸上却没有变化,没有惊动正开心的小女孩,而是用手中的蝴蝶逗着小女孩,小女孩没有发现异常,连笑出了几声咯咯,虽然断断续续,但确实是发出声音来了。

    张辽心中一动,指着花园里飞舞的其他几只蝴蝶,对小女孩道:“嗯,你看那些蝴蝶飞的多欢快,多美丽,可是这只蝴蝶却被我们逮住了,我们让它也和那些蝴蝶一样美丽的飞舞好不好?”

    “好……好……”小女孩下意识的吐出了两个音节,突然间也发现自己说出了话,不由愣在那里。

    张辽知道这个时候很关键,他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神色,也装作没看到小女孩惊愕的神情,而是将蝴蝶放飞,呵呵笑道:“你看,它飞走了,多美丽,就像你一样美丽可爱,对了,叔叔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小女孩咬着嘴唇,又说不出话来,神情有些焦急。

    张辽笑道:“你一定是叫小妞妞,对不对?”

    小女孩连连摇头。

    “那你叫什么?”

    小女孩还是说不出来。

    “小囡囡?”

    “小七七?”

    ……

    张辽一个一个的试着,看着小女孩神情越来越着急,他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小白白?”

    “嗯!”小女孩一下子嗯了出来,连连点头。

    张辽不由张大了嘴,我去!这是董卓的孙女?娘的,也是自己脑瘫,此时此刻能在这毕圭苑中呆的,除了董卓的家眷还能有谁!不过,这小女孩可漂亮多了,还真他娘的歹竹出好笋。

    小女孩看着张辽惊愕的样子,不明所以,伸出小手就要来摸张辽的脸。

    张辽突然扮了个鬼脸,而后哈哈大笑。

    小女孩也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不由咯咯笑出身来。

    张辽大声道:“你叫小白白,你能说出来,来,说给大叔听听,白……白……”

    “不……白……”小女孩神情放松,下意识的跟着学着,吐出了几个音节。

    “好!”张辽不由拊掌,刮了刮她的鼻子:“小白白真厉害!”

    董白忍不住又咯咯笑了起来:“白……白……”

    张辽又道:“很好,你该喊我什么?大……叔……”

    没想到董白连连摇头,小嘴巴一张一合:“大……大人……”

    “很好,”张辽先夸了她一句,又道:“不过大人是叫父亲的,你该叫我大叔。”

    没想到董白连连摇头:“大……大人。”

    张辽看她如此执着,无奈的笑了笑,正要纠正她,突然耳边一个声音大吼:“阿白!大父的阿白!”

    张辽惊了一跳,转头却见董卓狂奔而来,神情前所未有的激动,竟似在哭喊。

    “阿白!阿白……说话了?”董卓冲过来,一下子抱起董白,脸上老泪纵横:“阿白,叫大父!快叫大父!”

    大父就是祖父,只是董白嘴巴动了动,却叫不出来了,小手擦着董卓老脸上的泪水,神情焦急,却怎么也喊不出来。

    董白和董卓祖孙二人不约而同又看向张辽。

    张辽忙向董卓躬身行礼:“属下张辽特来向相国领罪!”

    “领什么罪!”董卓大袖一挥,断然道:“汝只要能让阿白说话,老夫记汝大功,复汝猛虎都尉之职!更有重赏!”

    张辽脸上露出愕然的神色。

    董卓焦躁起来:“文远,莫非嫌奖赏太少!老夫再赏你金钱百万!”

    张辽忙道:“相国,让阿白说话,此事易也,无需奖赏,不过此次安顿迁徙之事,雒阳及沿途各县大小官吏出力甚多,宜当奖赏。”

    董卓顿足大吼:“啰嗦什么!赏!只要汝能让阿白说出话来,所请老夫无有不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