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天意人为
    天意?

    又一道闪电划过长空,映得张辽的眼神清晰可见,那双神采湛然的眼中倒映的是坚忍不拔的斗志。

    天道常变异,运数杳难寻,成败在人谋,一诺竭终悃!既然自己接下了这个事,那就一定要全力去做好,管他什么天意!

    天意,说到底,不过是自然规律而已,无喜无悲无怨无悯的存在,任由万物自生自灭,自己要是屈从于自然规律而不去尝试和努力,那可真成笑话了。

    愤怒与沮丧于事无补,大丈夫在世,当奋发有为,不负此生,才为大丈夫。

    张辽前世最喜欢太祖年轻时的一句话: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三个“奋”字,尽显意气风发、坚韧不屈之心,又有与天、地、人齐心合力奋斗之意,苦中有乐,襟怀豁达,气度彰显,可惜却被一些人省去了最关键的“奋”字,流传于世,尽失意味。

    平地起风雷,一气贯日月!

    天自打雷下雨,我自有一腔豪气。张辽听着那滚滚雷声,胸中平生出一股战意,无论如何,自己当全力以赴,应对这场春雨危机,方不负己心。

    眼前如此,未来也如此!什么五胡乱华,什么世风堕落,自己既然站到了滚滚历史长河的这个转折点,那就要让长河改道,波平数百年,让方才梦中的那一切永远成为虚梦,再也不在这历史长河中出现!

    自己在董卓手下,冥冥之中岂非就是这个谋划,先潜心发展实力,训练强兵,积累名望,待董卓身死,关中河东大乱之际,便可一朝乘势而起,其时袁绍尚在与公孙瓒争斗,并州空虚,自己完全可以挟天子,据关中,拥并凉,平异族,定边防,印书籍,开科举,蓄人才,兴学术,与天下诸侯争雌雄,与消极世风较长短,看浪花淘尽谁来!看着乱世之中谁为雄!

    在这雷霆降世、霹雳横空之下,张辽对自己未来的道路思索的更加明确了,在这个时代,他与那些迷茫的诸侯不同,他清晰的知道历史走向,所以他不需要什么隆中对、榻上策,因为他看的比谁都远!他的道路他自己定,而后拉着那些谋士、良臣和猛将一同奋斗,走的更远更开阔。

    “文远,这么晚召集将士,是要去帮助百姓吗?”蔡琰的声音打断了张辽的思绪。

    张辽转头看去,却见蔡琰和蔡谷不知何时已经过来,应该是张健召集亲卫的响动惊醒了他们。

    张辽点了点头,询问蔡谷:“蔡叔,以你的经验看,这场雨会下多久?”

    蔡谷看了看天色,皱眉道:“以近几年的情况下,春雨降至,多数要下好几天,虽然不大,却绵绵不断。”

    张辽长叹了口气,他最怕这个,要是夏天,雷阵雨过后就是晴天,而春雨就不一样了,多半都是成为绵绵细雨,这种持续的绵绵细雨威胁才是最大的。

    他说了自己的担忧,蔡琰和蔡谷的神情一下子也沉重起来。

    张辽看向他们,沉声道:“找些青壮,披上蓑衣斗笠,将车上的书卸到屋里,去外面落载老弱和粮食吧,稍后,我会命大小官吏和居住在屋中的各大家一并行事,如今情形,只有大家齐心合力,才能挽救百姓的性命和粮食。”

    “好!老朽这就去办。”蔡谷没有犹豫,一口应下,匆匆而去。

    蔡琰道:“文远,渑池、新垵几个县里的人家应该有不少蓑衣、油帔和斗笠,他们在家中暂时也不需要这些,可以找人搜集起来,给迁徙的百姓用。”

    张辽眼睛一亮:“不错,这个办法不错。”

    蔡琰又道:“还有生姜,萝卜,都能解寒,可以多搜集一些,便在各个粥棚熬成汤,分给大家。”

    张辽忍不住赞道:“这办法很好,还有药材和医师,也要加倍搜用,以应对疾病。”

    蔡琰蹙眉道:“只是人家太多,无论蓑衣还是生姜药材,怕是一时之间很难收拾。”

    张辽道:“这个我自有办法,我已命亲卫去召集各县乡大小官吏,难道那些官吏都是吃素的?”

    蔡琰一听,就知道张辽又要强横用事了,不过眼下形势,好像只能如此,她多年奔波也知道,下面这些小官吏奸猾者数不胜数,不用重手段是没用的。

    只是她突然又想起一事,忙道:“文远,你先前不是提过相国只给了你半个月时间,这一下雨,怕是要延误一两天了,相国会不会降罪于你?”

    张辽摇了摇头,没有直接回答蔡琰的话,而是道:“一两天不行,下雨之时,所有迁徙的百姓必须立即停留下来,安顿避雨之处,这场雨要是不停,便不能出发。”

    “啊?”蔡琰一惊:“那要是下三五天呢?”

    张辽断然道:“下十天,便也要停留十天。”

    “那相国……”蔡琰神情担忧。

    张辽摆摆手:“无妨,相国那里,我自会应对。”

    蔡琰摇了摇头,现在谁不知道,董卓最是性情喜怒不定,杀人任意由心,便是那些三公九卿,谁敢说违背了董卓的命令没有危险?何况是张辽。

    只是她看张辽那坚定的神色,便知道自己劝说也没用。

    半个时辰后,仍是夜色漆黑,距离张辽这里最近的渑池令、丞和大小官吏最先冒雨抵达,张辽便在客堂中等候他们,情势紧急,他不可能等候所有的官吏到来,只能来一波安排一波。

    “诸位辛苦了。”张辽看到他们,抱拳一礼。

    众官吏也不敢怠慢,纷纷回礼:“见过张司马。”

    张辽点了点头,沉声道:“夤夜冒雨召见诸位前来,实是情势紧急,如今寒雨突下,大道旷野之外还有数十万百姓淋雨受寒,需要我等即可安顿,不可耽搁。”

    听了张辽此言,下面一个大腹便便的官吏忍不住嘟哝了一句:“还以为有什么大事,不过是些黎庶淋些雨,受些甘霖,也没什么,没必要大半夜兴师动众召我等前来吧?”

    渑池令、丞还好,下面的一些游徼、亭长也纷纷露出赞同神色,他们这些掌管地方缉捕的官吏很多都是无赖出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又素来横行惯了,不同于令、丞等官吏见过张辽的威势,因此都不以为然。

    “来人!”张辽看那官吏抱怨,二话不说,一声厉喝:“将这厮拖出去,挂到外面树上,让他好好淋些甘霖!”

    “啊?”那官吏还没反应过来,门口几个如狼似虎的亲卫便冲了上来,直接将那官吏拖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