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恶虎来袭
    杨修、卫仲道看着那些态度陡转、神情激动的豪强,那数万呼喊的百姓,还有那众星拱月的张辽,一时之间竟怔怔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人群中,小姑娘蔡璎坐在象龙上兴奋的大喊,蔡琰忍不住捂住了嘴巴,张辽那沉定自若的风采令她心驰神往。

    便是张狂如祢衡也说不出什么不是了,只是喃喃道:“竖子狡诈,巧揽恩义……”他却没想过,如果按照他那副与豪强争执,誓死不相往来的清高姿态,恐怕早已经起了大乱子,沿途粥棚尽去,不知要饿死多少人。

    粥棚里忙忙火火,而相隔数百步的另一侧,公卿朝臣家眷与那些百姓泾渭分明自在另一边生灶开火,其中便有王巩、王粲一家。这些人对于张辽的所作所为只是冷眼旁观,当然也不乏有人颇是敬服张辽所作所为。

    王家这边,王巩看着王粲振奋的神情,冷哼一声:“你欢喜什么,这张辽为了一群庶民出头,与我等世家何干?”

    王粲摇头道:“兄长此言差矣,此大义之举,况且张司马恩威并施,令那些人心服口服,着实不易。”

    王巩不屑的道:“张辽的手段不过是些小伎俩,何如安邦定国之策,登不得大雅之堂,你我出身名门,祖父尝为三公,便当效仿先祖,一心读书,举孝廉,入朝堂,奉天子,切不可走旁门左道,令人耻笑!”

    王粲应付的点了点头。

    王巩见状冷哼一声:“这张辽舍本逐末,以他的出身,也就笼络那些黎庶而已,可是他却还得罪了满朝公卿之家,日后定要处处受缚,若董贼一死,他这为虎作伥之徒,必然罪恶难逃!”

    王粲皱了皱眉,正要与兄长辩解,突然前方传来一阵马蹄声,他不由抬头看去,失声道:“司隶校尉刘恶虎。”

    “什么?”王巩也是面色大变:“这些司隶来做什么?”

    一些看到司隶的公卿家眷不由骚动起来。

    不怪他们畏惧,实则司隶校尉比较特殊。

    司隶校尉比两千石,论官秩比不上郡守,更比不上九卿三公,但司隶的实权却极大,领司隶校尉部,属京畿之地,包括河萳、河东、河内三河之地,京兆、冯翊、扶风三辅之地和弘农共七个郡,监察三公以下大小官吏以及京畿犯法者。

    一句话,官吏管理百姓,而司隶校尉监察官吏和有地位的豪强,号称“卧虎”,朝会之时与尚书令、御史中丞有自己的专席,统称“三独坐”,地位高于正卿,更领一千二百司隶,类似于明朝的东西厂和锦衣卫,但权力却更大。

    要知道,东汉以来,黄巾之乱以前,雒阳最精锐的北军五营每营也只有一千二百人,加上羽林、虎贲等,所有禁军不过万数,而司隶校尉却能独自统领一千二百,可见其权力之大。

    迁都之初,司徒杨彪和太尉黄琬反对迁都,董卓便是令时任司隶校尉的宣璠弹劾二人,才将二人罢免。杨彪和黄琬被罢免后,董卓为了安抚人心,又免去了宣璠的司隶校尉,任命暗中向他靠拢的宗室刘嚣为司隶校尉。

    刘嚣在灵帝时曾历任太仆和司空,后因灾异罢免,但刘嚣此人却是个很有手腕的官迷,董卓入京后,他立时向董卓靠拢,被董卓任命为司隶校尉后,更是以“为子不孝,为臣不忠,为吏不清,为弟不顺”等各种杂七杂八的理由,大肆诛杀了一批皇亲国戚和世家豪强,为董卓抄了大笔财富,令一众官吏和豪强深恶痛绝,被称为“刘恶虎”,却深得董卓喜爱和重用。

    如今刘嚣带着数百司隶而来,一众官吏家眷怎能不惊?

    正在查看粥棚的张辽看到近五六百司隶从陝县方面而来,不由皱起眉头,这些司隶来这里做什么?

    他看到当先一人高坐马上,大约五十岁左右,一张黑脸,双眉浓密近乎倒吊,神色凛然,俨然一副刚正不阿的样子,心中推测着,这应该就是司隶校尉刘嚣了。他这段时间也听多了这个大名鼎鼎的“刘恶虎”,与自己这“张暴虎”倒是相映成趣。

    看到刘嚣,想起自己先前在雒阳斩杀的司隶门亭长王虎,还有扣押的一百多个司隶,张辽就感到有些不妙,这刘嚣该不会又是一个麻烦吧?难道这西迁路还真像西天取经一样劫难重重?

    张辽一边暗中命亲卫暗中集结防范,一边带着史阿和几个亲卫向刘嚣迎去。刘嚣的官秩和地位远在他之上,按礼节他需迎接一番。

    只是张辽还没迎过去,就看到刘嚣带着司隶冲到公卿朝臣的家眷那边,高坐马上,一声厉喝:“司隶查察不忠不孝不清不顺之徒,所有人不得妄动!”

    数百司隶如狼似虎冲入家眷队伍之中,对那些车辆大肆搜查,又推搡家眷,令家眷队伍惊呼一片,大乱起来。

    张辽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敏锐的察觉到一些不对,但却不能放任那些朝臣家眷不管,他大步迎过去,朝刘嚣抱拳朗声道:“相府司马张辽见过刘校尉,却不知刘校尉大驾因何而来?”

    刘嚣没有下马,只是朝张辽一拱手,面色冷肃的道:“司隶查察不法,张司马还是不要过问的好,小心惹祸上身。”

    张辽沉声道:“据末将所知,先前因迁都之事,相国已命司隶暂停查处,而今正值迁徙之时,刘校尉此举恐怕不妥吧?误了迁都之事,恐怕难以向相国交代。”

    刘嚣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司隶办事,闲人莫问。”

    张辽看着那些横冲直撞的司隶,个个犹如土匪,不顾老弱妇孺,四处推搡,扯得车辆行礼一片散乱,不由怒从心起,沉声道:“刘校尉,本司马奉相国之命督管迁徙之事,岂是闲人!”

    刘嚣看着张辽,目光陡然凌厉,倏然大喝:“将此妄图阻碍公务的罪吏拿下!”

    “是!”

    近百个司隶陡然回身冲来,朝张辽、史阿和几个亲卫猛冲而来,迅速将他们团团围住,如同一头头恶狼,一杆杆长戈对准了他们,锋刃冰冷,目含杀意!

    这一变故太过突然,刘嚣的出手毫无由头,毫无警兆,看呆了那些朝臣家眷和百姓,包括张辽手下那些正在集结的亲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