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辩驳
    一听这厮说“夺占”二字,张辽还没说话,王粲就忙开口道:“兄长,这驴车是小弟让出来的,是因这位夫人受伤不便于行,并非张司马夺占。”

    王巩冷着脸哼了一声,责问道:“你倒是大方,驴车上有如此多贵重书籍,皆是无价之物,岂是什么人都能坐的?若是不小心损坏了一本,看父亲不重重责罚于你!”

    一旁过来凑热闹的卫仲道连连点头:“书籍乃无价之物,此言乃至理也。”说罢又看了蔡琰一眼,显然知道蔡琰也是极爱书之人。其他几个太学生也都是连连附和,显然都是爱书之人,颇是质问的看着张辽,爆发着对他的不满,一路上张辽已经数度让他们挪开书籍,为人让车。

    “兄长,小弟……”王粲还没回兄长话,张辽却听得这王巩说话刺耳了,不由心生厌恶,阻止了王粲,正要出头,不妨他身旁满脸冷色史阿突然开口道:“用不用我出手,让这人闭嘴?”

    “不必……”张辽心中大汗,忙摆了摆手:“我能应付。”

    他看了一眼傲气冲天的王巩,心生厌烦,冷哼一声:“看样子倒是个爱书之人。”

    “我辈士人,岂能不爱书籍?”王巩神情自诩。

    张辽嗤笑一声:“可是不懂得尊重他人生命,爱书有什么用?”

    “你……”王巩闻言,神情不由一滞,面色涨红。

    “张司马此言差矣……”

    卫仲道和几个太学生方才出言相助王巩,此时也被殃及池鱼,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当下便想要辩驳。

    张辽却不给他们机会,冷声道:“见危不救,刻薄寡义,不知做人,读书又有什么用?要做官吗?但不知爱护百姓,要尔做官干什么?尸位素餐、贪赃枉法、欺凌百姓、祸害州县吗?死读书而不知为民着想,以本司马看来,倒不如回家去种田吧!”

    卫仲道和一众太学生没想到张辽这个武夫言辞居然如此凌厉,一时间傻了眼,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有几个太学生听了张辽的话后,露出思索的神情,包括蔡琰,正在和那对母女说这话的她看着并不算非常英俊的张辽,美目闪烁着神采,只觉得这一刻的张辽,光彩压过了所有人。这一番话,虽然只是斥责,但却比那些太学生一路上谈诗论典要深刻的多。

    史阿和那些游侠心中则是大快,他们这些下层人听了张辽这番话,登时感同身受,只觉得张辽才是真正为民做主的英雄,而张辽一路上的所作所为也当得这个赞誉,比之这些啰啰嗦嗦却不干实事的名士要强出百倍!

    王粲见兄长被斥责于不义之地,忙出口反驳道:“张司马此言过也,吾兄只是素来爱惜书籍,并无他意。”

    王巩更是大怒,大声道:“张司马,吾如何见危不救,刻薄寡义了?又如何不爱护百姓了?张司马如此污蔑之言,实在令人齿冷!”

    张辽指着驴车上的母女,道:“这位夫人扭了脚,在这迁徙路上,情况会有多严重,你也算通晓事理,岂能不知?却让她们让出驴车,如此行径,岂非见死不救?与杀人何异!”

    王巩面色涨红,大声辩驳道:“吾爱惜书籍,甚于自己性命,何况他人!”

    “正是如此。”卫仲道又和几个太学生附和:“书籍原本就贵于自己性命。”

    “读书都把脑袋读傻了吧。”张辽没理会卫仲道和几个太学生愤怒的眼神,淡淡的道:“书是人写的,书没了,人可以再写,人没了,就什么也没了,活着,你可以超越前贤,著书遗泽后人,死了,一捧黄土而已。后人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就要想着超越前人,这点都看不透,枉自读书这么多年。”

    “你!”王巩、卫仲道和一众太学生都怒视着他。

    “真是荒谬之论!我等岂可超越前贤?”

    “书岂是能随随便便写出来的……”

    蔡琰和另外一些太学生却是眼睛一亮,甚至有几人激动得浑身颤抖,张辽的这番话无疑为他们揭开了另一番天地。

    后人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就要想着超越前人,这句话何等发人深省!何等的自励!对于向来尊崇前贤而不敢逾越半步的他们是何等的振聋发聩!

    超越前贤,著书立传,前贤可,他们岂能不可?

    王粲看了看兄长,又看了看张辽,素来擅长辩论的他,此时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好像大是赞同张辽的观点,被张辽折服了,此时心中极为激动,但若是此时帮助张辽驳斥兄长,还不被人笑死,回去更是会被打死。

    蔡琰看那些太学生还在斥责张辽,便开口道:“张司马此言颇是有理,圣人也有言,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可见也是鼓励后人立于书籍之上思考的,如此一来,著书超越前贤,未尝不可。”

    张辽暗赞,襟怀和思想决定成就,蔡琰这个女子的襟怀和思想倒是比一些男子更要强出百倍,难怪终成一代才女,名传千古。

    而王粲的表现也丝毫不差,虽然不明确,看着他纠结的样子,张辽便知道他的倾向,不由好笑。

    王巩辩不过张辽,恼羞成怒:“无论如何,吾今日一定要讨回驴车!那是我家中之物,他人何德据之!”

    王巩此言一出,众人都微微皱眉,这却是有失风度了,而驴车上妇人再也坐不住了,便要下来。

    张辽趁着脸喝道:“坐好了,下来作甚麽!腿脚真不想要了?”

    那妇人吓了一跳,急忙又做好了,搀扶着妇人的蔡琰嗔怪的白了张辽一眼,怪他态度粗鲁。

    张辽却没有理会蔡琰,而是看向王巩,嘿声道:“好一个王伯固,你要风度,本司马给你好生讲道理,你不要脸了,那本司马也不与你讲道理了。当本司马好欺不成?”

    说罢不待王巩辩驳,张辽便厉声喝道:“这车,本司马无偿征用了,谁敢动本司马的车,本司马让他从此再也不能动弹!”

    张辽此言一出,众人无不目瞪口呆,一些人更是脸颊开始抽搐,没想到这相府司马说翻脸就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