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蔡琰
    蔡谷这个老好人被人指责,登时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由看向张辽。

    张辽看向那锦衣胖子,眼睛一瞪,喝道:“啰嗦什么!速速前进,胆敢迟疑,乱箭射死!”

    那锦衣胖子吓得脑袋一缩,忙老老实实的快步前进,其他人也不敢再看过来,一路上两侧陈列的人头早已经把他们吓坏了。这可是个杀神,董卓手下第一号杀神。

    男装女子见状,大是莞尔,抿嘴笑吟吟的道:“张将军心地善良,却为何要做出一副凶样呢?”

    张辽嘿嘿一笑:“你难道不觉得这样更有效吗?”

    那边一个太学生嘀咕着有辱斯文,张辽充耳不闻,看车辆都除了队伍,便扶着那生病少年进了这处民居。

    他看那少年还是有气无力,摸了摸他的额头,和声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不敢劳将军下问,小弟蔡琬。”那个少年虽然有气无力,却很是懂礼。

    “菜碗?”张辽一怔,下意识的去看旁边一辆装着锅碗瓢盆的车子。

    “咯!”一旁婢女绿绮忍不住笑出声来,少年一下子也明白过来,本来就潮红的面色更红了。

    小女孩囡囡咯咯笑道:“菜碗,菜碗,哥哥是菜碗。”

    男装女子也是不由莞尔,轻声道:“吸飞泉之微液兮,怀琬琰之华英,阿扶名琬,琬琰之琬,却非菜碗。”

    张辽老脸一下子涨红,娘的,这一下子丢大脸了,尤其是在一个女人面前。

    蔡谷忙转过脸去,装作没看到,又不满的看了侄女一眼,怪她多言。

    男装女子看张辽样子,却更是好笑了。事实上,他们一路迁徙,虽然丢了不少东西,却出乎意料的轻松,没有像想象中的灾难,那些暴虐凶残的羌胡兵也乖乖的站到道旁护送,令很多人暗自惊奇,自然也包括这个喜欢思考的女子。

    她不由想起了出发前听到的相府小张司马力谏董卓,为民请命之事,本来还以为夸大,如今经过几次交谈和观察,看来应该八九不离十了,因而心中极是好奇和敬佩。

    张辽却不知道这些,他闹了个笑话,大感尴尬,忙厚着脸皮转移了话题,看向病怏怏的蔡琬,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小兄弟,生病不能怕,只要坚强,一切自然无事。”

    蔡琬还是个孩子,闻言不由精神一振:“真的吗?”

    “所谓生病,便是病邪入侵,伤害身体,在体内对抗。”张辽点了点头,尝试着以时下之人理解的方式解释着:“就如同行军打仗一般,恶敌入侵,我们便要与敌争斗,我们强,则敌人灭,我们弱,则受伤害。之于身体,便是精气神强则病邪退,精气神弱则病邪侵。所以,小兄弟要坚强,要有信心,打起精神,病自然好的快些。”

    蔡琬闻言,大是佩服,不由连连点头。

    一旁的男装女子本以为张辽是安慰小弟,闻言倒是一怔:“张将军这般比喻倒是很有道理,令蔡琰耳目一新。”

    “万事万物,道理相通。”张辽笑了笑,突然反应过来,看着男装女子,失声道:“你……你是蔡琰?”

    蔡琰点了点头,明眸转动:“张将军认得在下?”

    张辽眉头一扬:“你父亲可是蔡中郎?”

    蔡琰点了点头,真有些吃惊:“将军怎会知晓在……妾身?”被张辽认出来了,她也不好以男子自居了。

    张辽看着蔡琰,这个东汉鼎鼎有名、命途坎坷的大才女,想到自己刚来时还把她当作后宫之一,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这未免也太巧合了,数万人群,自己就停在了蔡琰这里。随即他也想明白了,自己是看到这些书籍才停留下来,而蔡邕、蔡琰无疑都是爱书的人,这或许就是原因吧。

    随后张辽又询问了那几个太学生,其中一个瘦弱儒雅的太学生赫然就是卫仲道,出身河东卫氏,学识渊博,言辞文雅。

    张辽心中更感怪异了。

    到了民居,刚安顿下来,亲卫便带着医师赶到了,一番诊治,与张辽也差不多,却开了一些药。医护队都带着药材,很快便在这民居熬药了。

    而张辽担心变迁出现变故,留下了几个亲卫看护,带着史阿和其他人继续前行,赶上了大队伍。

    当天夜里,一众公卿朝臣的家眷皆在夕阳亭休息,而前夜在夕阳亭休息的第一批百姓已经离开夕阳亭,进了函谷关。

    迁徙第三天一早,天还没亮,张辽便骑马折回雒阳,看到司马防等官吏安排第三批百姓起行,他才又返回。

    中途路过那处民居,看到蔡琬已经好了很多,便接了蔡氏一家,在战马的带动下迅速赶路,在进入谷城,接近函谷关时,赶上了公卿朝臣家眷的大队伍。

    函谷关号称天下第一关,西据高原,东临绝涧,南接秦岭,北塞黄河,战国时秦孝公从魏国手中夺取崤函之地,在此设置函谷关,关楼处于涧谷之中,其内是十五里长的谷道,深险如函,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称。

    此关的易守难攻,也是董卓要把百姓迁入其西的原因,只要百姓入了函谷关,董卓根本不担心关东诸侯攻打进来。

    函谷关是迁徙的一大瓶颈,这里谷道狭窄,数万人行进太慢,容易拥挤,这也是张辽将雒阳百姓分成数批迁徙的缘故,否则所有百姓都会拥堵在这里,造成大灾难。

    张辽他们赶在队伍的最后,入函谷关时,后面迁徙的百姓已经赶了上来。

    途中,张辽与蔡琰几番交谈,蔡琰好读书,学识渊博,过目不忘,张辽也喜欢读书,但多半是兵书和实用的书籍,论起儒家经典,却是远远不如蔡琰,也不如卫仲道那几个太学生了。

    张辽发现,卫仲道显然是知道蔡琰女子身份的,对蔡琰有好感,多次凑过去谈论典籍,蔡琰对他的才学也很是赞赏,一谈起典籍,便是兴致极高。还时不时的白张辽一眼,以示对他才学的鄙视,让张辽颇为郁闷。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蔡琰一路上似乎总喜欢捉弄他,当然是那种淡淡含蓄的捉弄,他人不知,而两人心中自知。

    卫仲道似乎也察觉了什么,几次在蔡琰面前以才学压倒张辽,表现自己的博学,让张辽有些不耐烦。

    近了谷道后,他便快走了几步,与卫仲道拉开了距离,他早已下了马,象龙的背上如今坐的是小姑娘囡囡。

    囡囡是蔡琰的异母妹妹,蔡邕当初被灵帝发配边地,蔡琰才四岁,后来辗转到吴地,途中蔡琰的生母去世了,蔡邕后来又纳了个妾,生了蔡璎。

    小姑娘很可爱,走得累了,张辽便让她骑上了马,说来也奇怪,象龙一向不喜欢陌生人,但囡囡骑上去却是没有抗拒,反而与她很是亲密,走的很稳,囡囡在马上高兴的咯咯直笑,让后面车上的蔡琬也羡慕不已。

    谷道很不好走,行了大约三四里,张辽身前不远处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突然跌了一跤,扭了脚,她的儿子忙扶起她,但走了两步,却很是艰难,后面已经有人在催促。

    张辽皱了皱眉,正好看到旁边一辆驴车路过,车上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正在低头读书,他上前拦住那驴车,和声道:“小兄弟,看书以后有的是功夫,那位老夫人扭了脚,不便于行,可否让那位老夫人乘一趟车?”

    那低头看书的少年闻言,抬头一看,不由脸色微红,忙跳下驴车,躬身一礼,道:“在下迷于读书,未曾注意,实在失礼,便请那位老夫人上车吧。”

    “小兄弟,真不赖!他日必然前途无量。”张辽忍不住赞了一句,对这个淳朴的少年大生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