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手段
    一听到有三日准备时间,众官吏无不暗中松了口气,毕竟安顿百姓迁徙不是一件小事,董卓先前赶的太紧,他们这些官吏甚至连很多百姓都还没通知到,羌胡兵就过来暴力驱赶了。

    “尔等不要疏忽,督促百姓做搬迁准备也不是那么简单。”张辽道:“首先,要找齐各里坊百姓,不要拉下一人,否则数日后雒阳化为灰烬,他们一个也活不了!其次,让他们备好干粮,路上饿死人了,本司马唯你们是问!取了你们的干粮,给他们充饥!再者,要减免行李,没什么用的、累赘的一律不许带,六百里路,他们要是带多了,走不动了,就交给你们去扛!”

    一众官吏忍不住脸颊直抽搐,对这个狠辣的相府司马实在不知说什么好了,这家伙实在太霸道了!

    张辽并没有说沿途有粥棚之事,毕竟有百万之口,沿途粥棚也不过是救急和补充,人心是奇怪的,如果他现在说了有粥棚,这些官吏回去告知百姓,只会给很多百姓带来侥幸和占便宜的心思,到时候他们自己不准备干粮,只想着吃粥,那带来的后果将是极为严重的,不但备粥的董卓和世家扛不住,更会饿死不少人。

    “除此之外,还要调配好车、驴、马、牛,本司马不管你们是借还是抢,是修复还是现做,总之三日之后,百姓起行之时,要老有所乘,弱有所骑,孕妇不受苦,残疾不拖累!”

    “再有,尔等回去到各乡里搜寻医师……”

    张辽一口气安排完一众官吏的分工,此时不少官吏看向张辽的眼神已经有了几分佩服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凶残野蛮的家伙居然能想的这般周到,比他们这些做了多年官吏的人想的还要多,倒是个能做事的人。

    “至于尔等,”张辽安排完官吏的任务后,看向一众将领:“取消原有驱赶策略,不必分队分批驱赶,所有将士以曲为元,分散各处,于大道之侧看护!不得肆意妄为!”

    一众羌胡兵将领面面相觑,没有言语。

    张辽神情一冷,厉声道:“听到没有?相国授本司马专断之权,可任意斩杀违命之徒!尔等若有不从,枭首示众,令任贤能!”张辽对这些羌胡兵的态度比对官吏更严厉,他深知这些羌胡兵的习性,一向都是服从强权,欺凌弱者。

    “尔等可曾听到!”张辽又是一声厉喝。

    “听到!”随着一个羌胡将领应和,其他将领也零零散散应和。

    张辽看向自己那三千士兵,喝道:“告诉他们如何领命!”

    “得令!”三千将士齐齐大吼,犹如惊雷,气势凛然,吓得那些官吏不由一抖。

    而那些羌胡将领更是无不色变,他们是军人,自然感受到的更多,他们手下的士兵何曾有这般齐整的气势,此时他们看向张辽的神色已经全然不同。

    这个相府司马不止是一个狠辣的人,更是一个很厉害的将领!他手下这三千士兵绝对是强兵,难怪相国会任用他。

    “可曾听到?”兵助将威,张辽这次声音不大,但其中的威势却胜刚才百倍。

    “领命!”一众羌胡将领齐喝,连官吏中也有不少人下意识的跟着应喊。

    “很好!”张辽满意的点了点头,肃声道:“此次迁都,本司马是给相国立过军令的,本司马布置了任务,事情是需要尔等去做的,本司马也不苛求尔等,谁要是思量做不好,可以向本司马说明,本司马当即便免了尔的职务,或者尔也可找助手,本司马不管你找了多少人帮忙,不管过程,只要结果!”

    “不过唯有一点,”张辽顿了顿,道:“如果三日内完不成任务,出发前还是乱成一团,迁徙之时谁看护的区域发生混乱或不应该的伤亡,那就休怪本司马杀鸡儆猴,他们就是榜样!”

    看到张辽指向那满地数千具尸首,众人无不打了个冷颤。

    这时,突然有一个官吏站出来,指着张辽,面色涨红,怒斥道:“尔不过一个小辈,如此胁迫,我等岂是怕死之辈!要杀便杀,吾何所惧之!”

    以尹丞和司马防为首的几个官吏也都炯炯看向张辽,其他官吏也都暗自期待着,他们平日里也都是颐指一方,这会实在被这个凶残野蛮的家伙压得喘不过气来,纵然不能反抗,但也期待有人领着他们出一口恶气。

    看似柔弱的儒家文士的风骨往往要比凶悍的羌胡人要强的多。

    面对这些官吏质问的目光,张辽也不慌张,他应对的场面多了去了,对于董卓都能随机应变,应对自如,何况这些官吏。

    他看着那出言指责的官吏,嗤笑一声:“胁迫?真是可笑之极!本司马何曾对汝有过一个无理要求?可有伤天害理?所安排之事,皆是汝分内之事,若是做不好,处置理所当然,也能说胁迫?连安顿百姓也没有自信做好,莫非汝平日就是尸位素餐不成!”

    那官吏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看着张辽,硬是说不出一个字来,他这才回过神来,的确,这个家伙虽然霸道狠辣,却没有做出天怒人怨的安排,所说的一些确实是他们该做的。

    看着一众官吏士气为之一摧,又沉默下来,张辽看向领头的尹丞和司马防,肃声道:“司马县令,张尹丞,本司马今日一切安排,都是为了迁都顺利,百姓少些伤亡,尔等要是做不好,出现了惨剧,那么我们都将成为大汉的罪人!历史的耻辱!永远被后人唾骂!”

    张辽此言字字凌厉,本还有几分郁气的张尹丞和司马防闻言都是神情一震,从暗自不满中回过神来,思及张辽所说,顿时肃然,二人齐齐朝张辽抱拳道:“本丞(县令)定当尽力而为。”

    “好!如此有劳诸位了。”张辽朝两人、一众官吏,包括那些羌胡将领深深一揖,那凝重的神情和诚挚的姿态,令众人都是心中一凛,也都感到了沉重的责任。

    不过素来大棒加萝卜才是王道,张辽的威慑已经足够了,当下给了众人一些鼓励:“不论别的,本司马先应承为尔等加一年薪俸,做的好的,本司马拉下这张脸,也要在相国面前为尔等请功,加官封赏。”

    一众官吏和将领闻言都是一振,看向张辽的眼神再次发生变化。

    随后张辽和李儒又对各处搬迁的路线对他们做了说明,有的要迁徙到长安,路途遥远,有的只需迁徙到附近边县,自然又是一条路线。众官吏再次见识了张辽的周密部署。

    待到安排完毕,遣散了一众官吏和将领,已经天黑,张辽却不敢多做休息,安排士兵轮流巡视,防止夜间发生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