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四十章 司马朗
    张辽从董卓那里出来后,看着有些灰蒙蒙的天空,长舒了口气。

    他这次面见董卓,第一个感觉就是董卓变化很大,或许是受了关东诸侯起兵和群臣阻碍迁都的挫折,如果说原本的董卓还有几分豪爽和礼贤下士姿态的话,那现在董卓可是戾气尽露,仿佛一头凶兽洗去了驯性,露出了獠牙!

    而放任百姓自生自灭和放言火烧雒阳,就是戾气的发泄!

    在今日看到董卓的甫一刹那,张辽几乎对自己的进言不抱任何希望了,但出乎意料的是,董卓居然接受了,而且授予了自己总督百姓迁徙的实权,这完全出乎了张辽的意料。

    他心中振奋之余,也有了一种更加强烈的紧迫感。

    他知道董卓从这一刻起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一个上位者放纵自己的性格,最终只有毁灭。

    自己必须加快实力的积累速度了,这次迁都之后,一定要潜心练兵,静心谋划,迅速扩张实力。

    自己在董卓麾下毕竟不是长久之道,而且随着董卓的日益沉沦与放纵,行事的冲突会让自己与董卓逐渐背道而驰,迟早要有分裂之时,这也是自己不能不考虑的事。

    历经了半年时间,他早已认识到,在这个乱世,唯有做一方诸侯,有自己的一块地盘,才能有安身立命之本,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但要获得一块自己想要的地盘并不容易,而今天下,冀州与东南青、徐、兖、豫、荆、扬的世家势力强大,各有所图,各自扶持诸侯,势必将陷入连年的征战,没有一刻停息,经济难以发展,自己眼下这点实力,到了那里与曹操、袁绍、袁术等世家出身的豪强相争,也没有任何优势。而益州已被刘焉占据,幽州已被刘虞与公孙瓒占据,辽东则有公孙渊,因此,那些不是自己想要的地盘。

    从长远来看,最适合自己的还是并州和关中。并州是自己的故乡,羌族、匈奴、乌桓等异族肆虐,白波、黑山等匪寇横行,适合练兵,但并州有一个缺点,地势偏北,气候偏冷,大部分区域每年只能种一季粮食,不能迅速积累粮草,不适合做根据地,否则前期消耗太大而得不到补充,会错失发展良机。

    因此还需要一个根据地,而这个根据地就是河东与关中。只是河东与关中均是董卓掌控之地,如今董卓兵锋正盛,不可强求,唯有董卓身死之后,自己才有争夺机会。

    不过还有一个机会,如果能在一半年内向董卓争取镇守一方之职,并在朝堂之中拉拢一些人才,正好可以借助董卓的威慑,静心发展一块地盘,采用屯田之策,积蓄经济实力,等到董卓身死,关中混乱之时,自己加上师父贾诩的帮助,夺取河东与部分关中地盘并非难事,而后迅速向并州扩张,占据大片之地,经济实力加上军事训练,便能迅速成为一方诸侯。

    要成为一方诸侯,除了实力,就是名分和官职了。这个时代名正言顺很重要,关东诸侯除了董卓最先任命的一批外,后来的几个如孙坚、刘备,皆有袁绍、曹操、袁术等声名卓著的诸侯上表任命。而自己显然很难得到这种机会,只能走另一条路了,就是董卓身死之后,天子会在凉州人的挟持下,大封官职,如李傕郭汜都是身居重职,而那正是自己上位的机会。还有比天子的任命更正宗的吗?

    这些想法在张辽脑海里不是一天两天了,眼下自己还不能脱离董卓,也很难脱离,如今自己要做的只有两件事,一是练兵,二是招揽人才。

    自己手下虽然已有张郃与高顺,但还是太少,何况高顺如今也不算自己名正言顺的手下,得想个办法把高顺从吕布那里挖过来才行。

    除此之外,自己知道的其他三国谋士与将才,很快都会在这乱局中各自选择一方势力投靠,自己必须抢在之前挖过来一些。

    张辽一边走一边思索着,迎面匆匆走来一人,他定睛一看,却是主簿田仪,不由一喜,田仪是董卓大管家,不同于李儒,便是休沐之时也无法离开雒阳,算来他和田仪已经数月未见了。

    田仪看到张辽这个知己也颇是高兴,只是眼下二人都不是叙旧的时候,田仪很忙,张辽也是急事在身,耽搁一刻就可能死不少百姓,匆匆聊了两句,张辽正要告辞,却见毕圭苑大门外进来十多个羌胡兵,押着十多人,除了一个俊朗青年外,其余的都是孩童和妇孺。

    那青年倒是神色镇定,还有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也是面色沉着,仿佛一个小大人,除他二人外,其他几个孩童和妇人却脸色发白,神情惊恐。

    那十多个羌胡兵向田仪行礼,张辽打量着被押着的一群人,突然想到刚才面见董卓前的情形,心中一动,看向那俊朗青年:“兄台可是司马伯达?”

    那青年一愣,忙很有礼节的抱拳道:“在下正是司马朗,敢问兄台是?”

    “并州张辽。”张辽咧嘴笑了笑,看向司马朗身后那个十多岁的少年:“这位小兄弟就是令弟司马懿吧?”

    司马朗一惊:“张兄竟认得舍弟?”

    那少年也看不过来,眼睛明亮有神,不过却透着一丝惊疑。

    张辽呵呵笑道:“久闻河内司马贤名,在下曾去拜访,没想到贤兄弟竟随令尊在雒阳。”

    司马朗正要开口,一个羌胡兵喝道:“啰嗦什么?快走!”

    十岁的司马懿突然朝张辽作了一礼,道:“司马懿见过张兄,只是如今父母兄长皆为奸人诬陷,危在旦夕……”他说着看了一眼田仪,方才他一进来就看到张辽和田仪在闲谈,而这些羌胡兵都向田仪行礼,显然张辽和田仪地位都不会太低。

    张辽虽然心中焦虑外面形势,但此时董卓使者尚未派出,他急也没用,当即压下心中焦虑,道:“无妨,相国之处,我自会为尔等宽言。”

    “多谢张兄。”司马朗、司马懿兄弟看张辽如此有把握,不由脸上都是一喜,而他们身后的妇人、仆从和大小孩子也齐齐向张辽作礼道谢,姿态恭敬,尽显司马家严谨的家风。

    “走!去见相国。”张辽正好想起一事,还需董卓尽快着手。顺便也为司马家讨个顺水人情,反正历史上的司马八达都活了下来,显然是董卓没有杀他们。

    司马懿这个奇才既然见了,哪还能放过,虽然年龄还小,但正好慢慢培养,细细观察。

    而这司马朗也不差,若是能将他们纳入麾下,日后对自己也是一大臂助。他始终认为,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之变,也是曹操、曹丕死的太早,曹氏后人无能,给的机会,自既然知道此人的性情,自然不会犯曹操的错误了。

    是自信还是作死,先收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