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相府司马
    董卓摇头道:“奈何诸将士皆是凉州人,劫掠成性,他们跟随老夫东征西讨,也不好太过约束。”

    “军纪严,则战力强。”张辽正色道:“属下所领新兵敢战王匡与袁绍,皆赖军纪也!”

    董卓闻之肃然,他曾感受过张辽手下的士兵,张辽往阵前一站,每一个士兵敢有任何动作,张辽一声令下,那些士兵列阵直撞南墙。那严格的军纪所形成的气势,曾令他也心服不已,这是他的羌胡兵从来没有过的。

    看到董卓迟疑,张辽加了一把火:“所谓军令如山,相国下令劫掠,他们便劫掠也罢,但此次相国下令不许劫掠,若是那些将士还敢肆意妄为,阳奉阴违,不尊号令,如此军士,不听相国指挥,难道不该整肃吗?”

    董卓面色陡变,张辽这一句话算是击中了他的心坎,他凭借军队起家,最注重军权,如果手下将士真的不受自己约束,那的确是该整肃了,当即道:“便依文远所言,不过量刑要注意,不可滥杀。”

    张辽心中大松了口气,其实这一点才是最难啃的一块骨头,羌胡兵乃董卓嫡系,要处置,他必须获得董卓的许可。而整肃了乱军,百姓伤亡就完全在可控之中了。

    他看董卓还有些犹疑,忙道:“相国英明,如此有序迁都,士兵护送,才令百姓感恩,令世人瞩目,才不致令关东世家鄙薄,令后人指骂,亦知相国乃明相也。”

    董卓点了点头,他几度不惜自降身份拉拢世家,但关东世家对他的抗拒和鄙薄一直存在,他岂能不心存芥蒂!如今张辽说的也对,自己当是做出一件事让他们看看。他强行迁都,是为了政治目的,并非着意祸害百姓,如果既能迁都,又能免除百姓大批伤亡,他何乐而不为?

    接下来的几点就简单多了,不至于让董卓为难,张辽接着道:“其五,为老者备舟车,为弱者备驴马,将不可长途跋涉之老弱孕妇就近安置于新垵、渑池、陝县、弘农,或河阴、平县等边县,而青壮安置于三辅,如此壮者可为相国所用,而老弱亦不至于因长途跋涉而亡。”

    “其六,迁徙者当为雒阳腹地百姓,周边山地之中的小乡小里不必惊动,可减少耗费。”

    “其七,配置医师,五人一队,十里一置,以防病者伤者。”

    最后,张辽抱拳:“此七点便是属下所想,唯相国明断。”

    “好!很好!”董卓拊掌大笑:“听文远一说,老夫才知迁都竟能如此周详,老夫亦知文远曾为雁门郡吏,不想竟有如此之能,可谓文武双得也,哈哈哈!”

    “相国过誉了。”张辽沉声道:“此七点亦是知易行难,需要雒阳众多官吏配合,若是行有偏差,也难得其效。”

    “不错!”董卓沉吟片刻,抬头看向张辽,脸上满是威严,沉声道:“文远,老夫命汝督迁都之事,汝可有异议?”

    张辽肃然道:“末将领命,若有不逮,愿受处置!”

    “很好!”董卓当即命令道:“老夫相府还缺一个司马,汝便暂且担任老夫的相府司马,代老夫督雒阳黎庶迁徙之事,河萳尹之下大小官吏,由尔自专,皆可处置!老夫再派文优辅助与你,莫要负了老夫之望!”

    “末将领命!”张辽心中狂喜,先前对于迁都的一些思量和自己刚才费得一番口舌总算没有白费!相府司马官秩是一千石,如今雒阳百官西行,校尉以上将领也在守卫各关,除了河萳尹和司隶校尉,他算是很高了,最重要的是相府司马代表着相国董卓行事,这就是一柄尚方宝剑,足以威慑两千石大员了。

    他本只想着让董卓接受自己一些建议,百姓便会少一些伤亡,没想到董卓竟然把大权交给了他!

    这令他心中又是惊喜,又是凝重,百万人口迁徙,这可是一份沉甸甸的重任,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其中牵扯着多少利益纠葛,绝非那么简单!做得好了,自己能拯救多少百姓,也能得到多少声望,做的不好,那可就是一份沉重的背负了。

    他看向董卓,沉声道:“相国,磨刀不误砍柴工,属下需要召集如今留在雒阳的河萳尹以下、亭长以上大小官吏,并要三日准备时间,这三日,所有百姓不必行动,三日之后,开始迁徙。”

    “三日?”董卓没有反驳,而是问道:“几日可以完成?”

    张辽沉吟了下,肃声道:“半月之后,雒阳一空。”

    “很好!”董卓起身大声道:“老夫便予你半月,半月之后,老夫要火烧雒阳!要把这方圆两百里夷为平地,化作老夫凉州铁骑的战场,纵横驰骋,谁人能当!哈哈哈哈!”

    张辽看着董卓张狂的样子,沉默了下来,没有开口阻拦,他能救下这些百姓已经算是不错了,至于火烧雒阳,他真的无法顾及了,得寸进尺,恐怕适得其反。

    “汝且去开阳门布置,老夫这就传令雒阳各军和大小官吏,今日去开阳门听汝号令,文优稍后敢去辅助于你。”

    “是!”张辽领命退下。

    董卓看着他的背影,不由慨叹一声:“偏偏这文远每次都能说服老夫。”

    李儒笑道:“想来是因为他有一腔赤诚,敢言他人之不敢言。文远所说这些事项,那些大臣岂能不知,比之那满朝大臣,或是畏惧相国而不敢言,或是阳奉阴违,或是冷眼旁观,或是自顾家业,文远要好的多。”

    “不错,文远倒有一番侠义心肠,为了黎庶而甘冒大险。”董卓突然又慨叹了一声:“如果老夫爱子没有夭亡,也该有这么大了,那性子倒与文远很是相像。”

    李儒一怔,他忽然也发现,张辽与董卓夭亡的儿子还真有那么一点相像,甚至性格也有几分相似,难怪董卓对张辽很是特殊,很多时候明明看出了张辽的意图,但却不点出,送马、送粮、送兵器、送辎重,送女人,虽然这也是张辽自己凭能力争取来的,但董卓却掌控着主动权,给与不给只在他一念之间而已。

    文远那小子还真是好运,李儒不由羡慕起来。

    他看董卓为了亡子有几分伤感的样子,突然想起一事,忙安慰道:“董校尉前两日不是来报喜了,宫中有两个宫人怀了相国的贵种,而今已经送来府中了。”

    “不错!正是!”董卓一想起此事,不由哈哈大笑,神情畅快无比。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来报:“禀相国,雒阳令司马防之子司马朗并一众家眷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