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陈言
    张辽快马一路疾驰,沿途没有丝毫耽搁,直奔毕圭苑,见到了刚在毕圭苑安顿下来的董卓,李儒依旧是跟在一旁。

    “属下见过相国。”

    “哈哈,文远来矣。”董卓心情不错,看到张辽这个爱将,不由开怀大笑。

    “相国,属下奉命前来护送西迁,只是一来雒阳,就看到如此乱象。如此迁都,恐出大乱。”张辽开门见山,直入正题。

    “休要再提了。”董卓黑着脸摆摆手:“河萳尹朱儁装病在榻,雒阳令郭珍贪奢无度,被司隶抄家处斩,老夫新任雒阳令刚刚到位,尚未熟悉事务……”

    话音未落,突然有人急匆匆来报:“禀相国,雒阳令司马防家眷逃走。”

    “好一个司马防!”董卓脸一下子铁青,喝道:“将他的家眷全部捉回来见老夫!”

    见此情形张辽哪还不明白,果然是那些大臣反对董卓迁都无果,便对董卓阳奉阴违,或是出工不出力,如今的董卓也是处于无人可用的窘境。

    “不提这些。”董卓摆摆手:“文远,明日再领兵护送西迁不迟,且先谈谈的你想法,这关东群贼该如何应对?”

    张辽正色道:“关东群贼,各怀私心,各谋其利,地位并列而各不相从,军力众而心不一,以相国之兵力,依托险关,足以固守,待其迁延无功,粮草耗尽,自然退去。”

    “好!好!文远果是知兵之人,此言深合老夫之意。”董卓抚掌大笑:“那么,依文远之见,老夫有该如何令关东群贼归附,不再作乱?”

    张辽道:“此非一时之功,相国,眼下还是当悉心布置迁都之事,免得百姓伤亡太大,酿成大祸!”

    董卓不以为然的道:“迁都大计,死些黎庶不足为奇。”

    张辽沉声道:“属下今日所过之处,死伤已有千百,如此看来,迁都不过半日,整个雒阳的死伤当有万数,而这不过才短短半日,若是旬月下来,雒阳百万百姓最终抵达长安的怕是只有十之一二!唯相国明察。”

    董卓面色有些难看,虎视张辽:“汝莫非也要阻拦老夫迁都乎?”

    张辽断然道:“迁都乃相国大计,属下怎能阻拦,只是想让迁都之事更加顺利。”

    “嗯……”董卓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转怒为笑:“文远倒是一番忠心,不过迁都之事,老夫已有计议,将黎庶结成小队,沿途以步骑驱赶,可令其蹈沧海,又岂敢为乱?”

    张辽沉声道:“相国驱赶百姓入关,只因关中凋敝,本是为了充实关中人口,若是死伤惨重,又如何能充实关中?”

    董卓一愣,随即摇头道:“文远过于看重黎庶了,区区黎庶,不过用来耕田、募兵、纳赋、服役而已,如同大河砂砾,何须舍本逐末,世家、名士、猛将、强兵才是根本。”

    张辽反驳道:“当今大势,世家确实不容小觑,然而相国可能纳世家为己用?”

    董卓面色一僵,有些恼羞成怒,他也知道,世家根本看不起他这个凉州出身的豪强。

    张辽却不等他说话,便大声道:“自古以来,凡成大事者,纵不惠民,亦不扰民,辽未曾见有扰民害民者,相国欲中兴大汉,根基有二,一为世家,二为百姓,而今世家自矜,不附相国,相国当依托百姓,要以百姓为用,而非百姓为仇,又岂能无视百姓生死,断了另一条根基?”

    董卓盯着张辽看了片刻,张辽神色沉着。

    董卓哼了声:“文远此言过矣,黎庶手无寸铁,目不识文,何能为根基?”

    张辽反驳道:“相国,恕属下直言,昔日正是朝廷不爱百姓,乃至张角之流有机可趁,黄巾之乱暴起,正是不爱凉州百姓,大失百姓之望,才有凉州乱起,乃至朝廷风雨飘摇,相国才有机会入主雒阳,执掌大权,而今相国在位,又岂能不恤百姓,留给他人取事之机?”

    董卓被张辽这一番大胆的言辞震惊了,便是一旁的李儒也有些发懵,没想到张辽在威势日重、喜怒无常的董卓面前也敢如此之虎!

    他看董卓目光灼灼的盯着张辽,而张辽也毫不退缩,气氛有些紧张,忙道:“相国,文远此言倒也有理,保护了百姓,多些兵源与赋税,也是好的。”

    董卓却突然拍案哈哈大笑:“好!很好!此良言也!”

    看到董卓如此神情,张辽紧绷的心中也松了口气,忙道:“相国英明。”

    董卓又是一阵大笑,笑罢看向张辽:“而今迁都伊始,却已一片乱象,非是老夫坐观黎庶伤死,实在是两百里方圆,二十万户,难以整治,老夫也是无可奈何,文远既出此言,却不知可有良策?”

    “不敢言良策。”张辽点了点头,道:“属下确有几个想法。”

    董卓抬手道:“快快道来。”

    张辽道:“一者,不可操之过急,而今天子车驾已然西迁,关东群贼自有险关防御,百姓迁徙不急一时,磨刀不误砍柴工,首先布置得当,从河萳尹、雒阳令属下丞、尉、掾、吏,乃至乡有秩、三老、亭长、啬夫、里魁,全要分工,一里百姓为一队,而后迁徙,其速反而会更快。”

    董卓点了点头,张辽的安排可谓周到之极,令他也不由心生赞叹。

    张辽又道:“其二,关中要先行准备,发动关中世家、士卒与百姓,修葺民居,建筑新所,布置帐篷,此事可先行准备,难以一蹴而就,可待百姓青壮入关后协助建筑,但至少要先为迁徙百姓分置好居处,免得他们入关后不知所归。”

    董卓点了点头,张辽说的这个也是必须的。

    “其三,设粥棚水点,十里一水,二十里一粥,以供迁徙百姓补给。”

    董卓一下子瞪起眼睛,险些跳起来,连连摆手:“二十里一粥,从雒阳至长安,足有六百里,百万人食用,老夫哪来这么多粮草!不行!”

    张辽笑道:“相国如此计算有差。”

    董卓一愣:“何来差池?”

    张辽胸有成竹的道:“雒阳至长安确有六百里以上,然则雒阳百姓只需迁入函谷关以西便可,何必非要迁至长安?而函谷关以西便是弘农郡,最东面的新垵县距离此不过三五十里,渑池又五十里,随之向西有陝县、弘农、湖县、卢氏、宜阳、陆浑、华阴,整个弘农郡便可安置十数万百姓不止,而后往西北是左冯翊,西南是京兆尹,亦可安置数十万百姓,如此一路向西,人数不断缩减,负担也会越来越轻。”

    董卓恍然道:“本该如此,只是若非文远所说,老夫实是没有想到此节!”随即董卓忍不住摇头:“即便如此,所耗粮草依旧巨大。何况要设置粥棚水点,煮粥做饭,也需人手。”

    “百姓迁徙之初,可令其自带干粮,粥棚不过补充救济而已,如此所需自然减少。”张辽嘿嘿一笑:“何况,这些耗费何必非要相国承担,莫忘了还有世家豪族,弘农杨氏雄于弘农郡,枝繁叶茂,田地无数,大小豪强附从无数,相国可令其带动那些豪强,设立粥棚,承担一部分粮食所需,其余雒阳豪商,亦可取用部分,只记了账,待日后国库丰盈,还之即可。”

    “此计妙哉!”董卓不由拊掌大笑,李儒也是眼睛一亮,张辽这个计策实在不错,只是亏了世家,至于日后还账,他和董卓想也没想过。

    张辽又道:“凡世家豪商,皆有奴仆,每户数十上百,沿途设置粥棚煮炊皆可调用。”

    “准了!”董卓挥手应承,只要不是用自己的,董卓就不会客气。

    “其四。”张辽肃然道:“严禁士兵劫掠残害百姓,违者杀!”

    “这……”董卓一下子犹豫起来,他可是知道他手下的羌胡兵德性,掳掠是常事,甚至其中还有他的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