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惨象
    自从张辽将苏婳拐到他家里后,左慈就没给过他好脸色,几次要动手教训张辽,张辽却无耻的威胁左慈,若是敢打自己,立时喊苏婳过来认父亲。左慈一向逍遥自在,游戏人间,但偏偏苏婳这个女儿就是他的软肋,他最害怕面对自己这个女儿,张辽每一威胁,他就妥协,实在是让他憋屈之极。

    这小子拉着他当了斥候当保镖,做牛做马不算,如今竟把他女儿也拐去了,难道他左慈前世欠了这个狗小子不成!不过想起他曾给女儿起的卦象,要靠张辽这个贵人来化解,如今正是关键时候,他也是无可奈何。但要给张辽好脸色却是不可能了。

    “左道长。”张辽毫不在意左慈那副脸色,将酒壶挂在左慈腰间,笑道:“小子最近要去雒阳一趟,劳烦道长照看一下家里。”

    左慈的脸色更黑了,哼道:“你不老老实实练兵,去雒阳做什么?”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皱眉道:“可是为了迁都之事?”

    “正是。”张辽点了点头。

    左慈面色稍稍缓和了些:“你小子倒是有些仁心,能为苍生做些事也好,也不枉了你这身福运。放心,家里自有贫道照看。”

    想起上次王方之事,左慈也是心有余悸。

    在张辽准备离开时,左慈突然又开口道:“贫道今日捉了两个人,你小子可要看一看?”

    “什么人?”张辽有些诧异,随着左慈进了偏房,看到那里绑缚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大胡子的形貌令他不由一怔,这不是苏婳让自己找舅父吗?

    他从怀中掏出了苏婳给他的画像,一比对,没错,就是这个人。

    这时,那大胡子看到左慈进来,怒瞪着左慈,哇哇大叫:“你个骗子!妖道!快放了我!你骗了艾丽又要害我!”

    张辽嘴角抽搐了下,看向左慈:“这……是老板娘的母舅,应该是你的大舅子吧?怎么把他抓起来了?”

    “贫道只有女儿。”左慈黑着脸:“他来找婳儿倒也无妨,却给你们带来了一个祸端。”

    “祸端?”张辽皱眉,看向被绑的另一个人,一身青衣,作仆装打扮,但那副儒雅的气度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他是袁基。”左慈哼道。

    袁基?张辽一怔,看向那个被绑缚的儒雅中年文士,这就是太仆袁基?汝南袁氏的嫡长子?

    这段时间,最让雒阳轰动的除了迁都,就是董卓将世家之首汝南袁氏满门五十口抓起来之事,而其中最怪异的就是没抓到袁氏大公子袁基,董卓下令抓捕之时,袁基恰好不在府中,随后在雒阳各处也没搜到,没想到居然逃到这里来了!

    袁基怎么会在这里?张辽突然想起了当初苏婳提过的一件事,胡姬酒家的后台就是袁氏大公子袁基,他忽然明白过来,一定是苏婳的舅父带着袁基逃到这里来投靠苏婳的。

    张辽脸颊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这可一个大祸端,一旦让董卓知道或他人揭发袁基,转眼就是大祸临头。

    郭图那厮他才刚刚搞定,让他老实下来,怎么又来了一个?

    张辽皱眉看向左慈,左慈哼道:“绝不能让他们将祸端带给婳儿,放心,贫道先看着他们,等你回来再处置吧。”

    “如此再好不过。”张辽不由松了口气,如今他还真没空处置袁基,让左慈看着最好。

    离开左慈的家,张辽便直奔军营,擂鼓聚将,饱餐过后,三千骑兵驰出小平津,直奔雒阳。

    此次张辽将自己手下的将领全部带上了,张郃、高顺和赵武几大军侯,贾诩还把韩浩派来了,至于高顺,他麾下的兵马早已回去,而本人在小平津养伤,张辽正好向吕布长期借调使用。

    没有辎重拖累,快马轻骑疾奔,不过一个时辰便行了三十多里,直抵邙山南麓,距离雒阳不过四五里。

    张辽跨坐象龙,在一块小山头上俯瞰着昔日繁华的雒阳城,心中沉重,远远望去,如今的雒阳城几乎是一片混乱,到处都是人群乱奔,到处都是士兵肆虐,皇宫之中看不清情形,但距离最近的东市已经是一片狼藉。

    “出发!”张辽一挥手,三千骑兵直奔城中。

    一到城北,他们就听到遍地的哭嚎声,一路夹着哭嚎声前行,所过之处,家家户户都是乱成一团,百姓的民居大多已经变成残墙断垣,烟火处处,尸体乱陈,有羌胡兵、司隶、游徼与亭长手下的差役厉声吆喝,驱赶百姓,翻箱倒柜,抢夺财物,个个腰间都塞满了金钱,还有里坊的轻侠无赖,到处乱窜,抓鸡捉鸭……

    甚至还有不少乱兵和无赖踢打残杀百姓、抢掠淫辱妇女的,遇到这些,张辽直接令麾下士兵斩杀,又令高顺、张郃几个将领率兵维持秩序,帮助百姓搬运物品,那些肆虐的乱兵和无赖看到他们如此一支骑兵,也不敢反抗,一时噤若寒蝉。

    但这些帮助对于整个雒阳百万百姓而言,不过是杯水车薪,无数的惨剧还在发生,无数的百姓还在被抢掠和杀戮,无数的妇女还在承受淫辱。

    纵然早有预料,但情况之恶劣还是令张辽震惊不已,只走了不到一里,就遇到数十具无辜被害的尸体,有青壮,有老人,有妇女,甚至还有婴孩,这哪里还是迁徙?这根本就是毫无秩序和安排的哄赶和劫掠!这已经成为了乱兵和无赖的天堂,迁徙百姓的地狱!

    难道董卓就没有作任何安排和部署,就准备像驱赶牛羊一样迁徙百姓?满朝大臣难道就没有一个出来制定迁徙方案、维护迁徙秩序的?只由着一帮暴兵乱来?

    那些大臣是只顾自家搬迁?还是贪生怕死不敢向董卓进言?还是阻拦迁都失败从而沉默的纵容董卓走向疯狂的末路?那又置这雒阳百万百姓于何地?

    他不相信满朝大臣没有懂得维护迁都秩序的,但如今的情况就是如此,没有人出头,难道权力的争斗竟如此凌驾于百万百姓的生死之上?

    张辽心中怒火熊熊,一个傀儡为天子,一个暴徒为相,一群酒囊饭袋为臣,这就是如今的大汉?

    庙堂之上,朽木为官,遍地之间,禽兽食禄,百姓的期望归于何处?

    而他一个小小的别部司马又能做的了什么?

    张辽面色沉重,他一剑斩杀一个欺辱妇女的胡兵,让高顺、张郃等将领带领一众骑兵力所能及的帮助百姓,自己则带了一百轻骑,一路直奔相国府,他来到雒阳,还要先去见董卓,也必须去见董卓。

    不料到了相国府,却得知天子车驾今晨西行,而董卓也在今晨搬去了城西的毕圭苑,把那里作为临时中枢。

    张辽带着数百骑兵,又快马直奔毕圭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