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无题
    张辽新宅之中,唐婉怔怔的回到屋里,坐在榻边,俏脸苍白,明眸无神。

    她脑海里浮现过这短短数个月来的情形,只觉得仿佛是经历了一场梦。

    她离家入宫,正是灵帝驾崩不久,她很快被选为采女,见了何太后,见了大将军何进,见了天子刘辩,又成为美人,新帝唯一的女妃,只等着新帝成年便可举行立后大典,被一众宫人羡慕、奉承,她却感到何太后的威严,举止谨小慎微。

    不想大乱陡然而来,十常侍行凶,大将军被杀,天子刘辩被挟持,乱兵入宫,宫人被杀被辱无数,宫内一片惶恐!而后董卓擅权,天子被废为弘农王,何后被杀,她与刘辩被幽禁,宫人避如蛇蝎,每日四餐减为两餐,生活艰难,还要饱受威胁。

    更可怕的是不久之后噩梦又至,她唯一的依靠弘农王也被毒死,那一刻她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孤独终老了,然而那个恶人董璜看向她的目光令她不寒而栗,噩梦连连。

    随后董卓以唐氏满门胁迫,要将她赐给他人为妻,董卓麾下皆羌胡,她只以为是要被赐给一个胡人了,屈辱忐忑之时,她见到了这个男人。

    第一眼触他到清正明亮的眼神,如同一泓温暖的清泉,让她忐忑的心情有了一刹那的安宁,仿佛错觉一般。随后就是昨夜,她第一次与一个男人同床共枕,那个男人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惶恐,风趣的言语让她渐渐平复下来,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莫名情绪,那一夜是她半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虽然依旧噩梦,但她分明感到有一股力量保护着她。

    今日清晨起来,她羞涩的发现自己竟钻进了他的怀抱,跨过了那条线,她一瞬间竟有一种好笑的想法,他果然是禽兽不如,但自己好像没羞的做了禽兽了呢。

    随后那一吻,那一瞬间的接触令她浑身发软,莫可言明的感觉让她一颗心几乎跳出身体。她在宫中的数月,也没这一夜安心,更没这一刻的悸动。

    随后她与这个男人一道拜见了师父,去见了尹姊姊和苏姊姊,看到这个男人要大大方方的纳妾,似乎还是两个,出乎自己意料的她竟没有任何不悦,她见惯了宫中的无数宫人,也觉得这个男人根本是她无法独享的,何况她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陪这个男人走多久。

    果然,她与和善的尹姊姊和热情苏姊姊还在布置新家时,苏婳还说起拿酒泼张辽之事,她们正笑的开心,这个男人就走过来,口中就吐出了那三个字。

    弘农王!她霎时间如被雷击,安宁的日子竟这么短?不过一日。她知道,那个男人胸怀大志,自己怕是要被休弃了,又要沦落到如柳絮一般飘摇无定的日子了。

    不过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她宁可清白去死,也不愿意去继续承受侮任何屈辱了,还有那个恶人董璜如狼般令人厌恶发寒的幽光。

    尹月和苏婳看到唐婉的情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干着急,询问了唐婉几次,唐婉都是如同木人一般不言不语。

    “妹妹。”尹氏真有些着急了,连着呼唤了两声,唐婉才回过神来,此时她主意已定,心中平静,抓住尹氏和苏婳的手:“让尹姊姊苏姊姊担心了,小妹没事,莫耽搁了正事,快去给两位姊姊布置房间。”

    “妹妹……”尹氏还是有些不安。

    唐婉却突然想起来什么,蹙眉道:“夫君不知去了哪里,还是去告知贾校尉一声罢。”

    她担心张辽万一闹出什么事来,但这事传开了对张辽有害无益,如今小平津也知道他的师父贾诩知道她的身份,最合适去劝和张辽。

    张辽大步回来时,正逢苏婳在外找他,看到他便急步跑过来,拉着他的衣袖,焦急的道:“文远,发生了什么事哟?你跑出去,唐妹妹也是神不守舍,好像一下子……一下子就死了心一般。”

    张辽拍了拍她的手:“没事,我去看看,你们赶紧布置,今晚就搬过来!”

    他大步进了院子,直奔西厢,正指点小荷和几个胡姬布置房间的唐婉似乎察觉了什么,回过头来,看到张辽走到身前,娇躯颤抖了下,俏脸苍白,樱唇动了动:“妾身能不能先给尹姊姊布置好……”

    张辽看着她的样子,心中暗叹,看来受伤害最深的还是她,他一把拉住唐婉止不住颤抖的纤手,温声道:“不急,先去屋里。”

    唐婉木然的随他进了堂屋,二人坐下后,唐婉怔怔的看着张辽:“你都知道了?”

    “不错。”张辽摇摇头:“都是李儒那厮和董公算计我,隐瞒婉儿你的身份,实是没想到婉儿你的身份竟如此惊人。”

    唐婉紧咬发白的樱唇,忽然伏拜于地,张辽一惊:“婉儿,你这是作甚。”

    唐婉强忍眸中泪水,认真的道:“妾身被休弃,本是应该,贱躯不足惜,只是唯恐连累了家人,还请夫……张公子向董公宽言相求,怜恕唐氏满门无辜。”

    张辽一把扶起她,紧紧拉住她的手,看着她,正色道:“昨日,你我已经行过交拜大礼,这一世结发为夫妻,只此一拜,从此携手,不许再拜!”

    说罢,板起脸在她脑袋上轻敲了下:“而且要喊夫君郎君,叫什么张公子,实在讨打!”

    唐婉愕然的抬起头,看到张辽眼里的温柔和坚定,霎时间明白了他的选择,这一刻她那颗孤独无依的心有了归属,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涌出,再也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是紧紧抱住了张辽,拼命的抽噎着。

    张辽抱着她,感受到她心里郁结的无尽委屈、忧郁、悲伤仿佛一下子发泄了出来。正如他所料,这一系列的变故中,这个女子才是最无辜,最受伤的,他又岂能再让她受伤害。

    好一会,唐婉才平静了下来,松开张辽,这一次她没有羞涩,只是认真的看着张辽,轻轻摇头,神情坚定:“夫君是英雄,怜惜妾身,妾身感激不尽,但妾身却不能忘恩负义,枉顾夫君的安危,还请夫君休了妾身吧,妾身得遇夫君,此生无憾,虽死犹喜。”

    张辽又敲了她脑袋一下,眼睛一瞪:“想跑,没那么容易!你刚进门,怕是还不知道你夫君的为人,嘿嘿,你的夫君从来都是雁过拔毛,恨不得抢来别人的好东西,此次天下掉下来一个这么好的娇妻,谁敢让我放弃,我就和他没完!你也一样!”

    唐婉愕然的张大了小嘴,看着张辽那副蛮横而无赖的嘴脸,却突然喜欢的很,忍不住又紧紧的抱住了他。温婉如她这一辈子也没这么失礼过,但她此时就想这么放肆。

    张辽一把将她抱起来,狠狠的吻了一口,和声道:“好好打理家里便是,照顾好月儿,不要多想。”

    “嗯……”唐婉用力的点了点头。

    “不用担心什么流言蜚语。”张辽冷笑一声:“什么关东诸侯,什么世家名士,我与他们本就不是一路的,理会他们做什么?谁敢不服,打过去就是,我张辽何惧谁来!”

    “嗯!”唐婉紧紧抱住张辽,只觉前所未有的安心。

    张辽还有一句话没说,没有人才投靠,他就抢!抢不来,他就自己培养!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眼下以他的兵力和地盘,还用不上什么大才,先把郭图那个坏水调教好凑合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