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抉择
    张辽带着几女赶回新宅的途中,小平津的将士已经结束了上午的操练,有一曲数百士兵出来帮乡里的孤寡老人担水做饭,洒扫庭除。

    这是张辽制定的规矩,每天有一曲士兵出来帮助附近乡里老弱做事,军民如水绝对比军民如仇要好百倍,不但能建立牢固的根基,收拢民心,而且还有一些其他的好处。

    这个规矩出来后,起初士兵们还不愿意去做,或者羞于去做,只是摄于黑煞神的威望而不得不去做。而一些百姓对这些士兵进家也是担忧重重,防备处处。

    但随着张辽几次亲自带将士深入百姓家帮忙做事,士兵们也都放下了架子和面子,连黑煞神都做了,他们还有什么不能做?

    随后将士们便感受到了好处,那些被他们帮过的百姓渐渐改变了态度,对他们嘘寒问暖,亲若子弟,虽然张辽严禁他们收取任何报酬和礼物,但那些感激和关心已令这些士兵感受到了一种全新的精神享受,产生了一种四海皆家的归属感,到现在许多士兵不去帮忙反而不自在。

    军中的这种氛围已经初步形成,这种相互关心帮助的鱼水之情也极大的缓解了将士每日操练的疲劳和枯燥,甚至对他们的战场综合征也有很大帮助,令将士守护百姓安定的信念更加坚定,军魂在逐渐衍生,这却是张辽始料未及的。

    “拜见张司马!恭喜张司马!”一路上凡是遇到张辽的士兵无不恭敬的行礼,对于他身边的女眷却连看也不敢看。

    “将士们辛苦了。”

    每到这时,张辽便点头回礼,他声音温和,眼神平和,但那些士兵却如同感受到了无上威严,个个大气也不敢多喘,眼里又满是敬慕和崇拜之色,只令唐婉、尹氏和苏婳几女大感惊异。

    她们对张辽在军中的威望顿时有了直观的认识,心中骄傲,与有荣焉。

    而唐婉这两日看到的都是张辽温和风趣的一面,本还想着以后是否规劝他在外场合注意威仪,虽然她也喜欢张辽的温和与风趣,但她知道时下的世家和名士都很注重威仪的,不过此时看到眼下这一幕,她立时什么也不想了。

    这个夫君的行止每每都能出乎她的意料,仿佛能够适应各种场合,却又是那么自然得体,看他手下这些士兵深入民居,不是劫掠,而是帮助百姓,看他们与百姓的亲和关系,是她前所未闻的,而这他们却都是她这个夫君训练出来的士兵。

    她这个大家出身的,知道有不少颍川名士,但论行止,论品德,论能力,也未必能有几个比得上这个夫君的。

    张辽回到新宅,院子里已经有多人等候,张健、高顺、张郃都在,除了他们,李儒也没走。

    唐婉看到李儒神色复杂,李儒曾担任弘农王郎中令,相当于刘辩的大管家,她又怎能不认得这个多次为难他们的恶人。不过杀害刘辩的并不是这个恶人,所以她心中也没什么仇恨,只是不喜欢而已。

    张辽安顿女眷去了后院布置房间,他则亲自招待李儒和众将。随后本地的乡有秩、县丞也先后先后上门祝贺,不过县令却没过来。

    不多时,众将回了军营,张辽则亲自送了李儒一程。

    途中,他想起昨夜唐婉提到的弘农二字,便突袭询问李儒:“她的前夫可是弘农杨氏子弟?”

    “啊?”李儒一怔,随即连连点头:“正是,正是,不过以文远豪气,何惧杨氏?”

    张辽没有说话,心中的疑惑却更大了,他刚才分明看到李儒的身子抖了一抖,再想到昨夜唐婉的神情,这弘农二字显然不是他猜测的弘农杨氏那么简单!

    送走了李儒,张辽带着疑惑回到新宅,一路回味着弘农二字,思索着弘农郡到底有什么奇怪,有什么人物,却见苏婳正指挥着一众胡姬收拾房间,尹氏和唐婉不知去了哪里。

    张辽跟苏婳打了个招呼,随口问了句:“老板娘,你见多识广,可知道弘农有什么特别的?”

    “弘农?”苏婳俏脸一怔:“妾身也未曾去过弘农哟,不过前些日子弘农王死了,这文远也知道哟……”

    弘农王?弘农王!

    张辽脑海里霎时间一片空白。

    弘农王!没错,他怎么就没想过弘农王!十四岁纳妃,十四岁而亡,岂非正是弘农王!

    张辽霎时间脑子里明白了,唐氏的夫君竟然是弘农王!

    难怪她会有那般忧郁奇怪的神情!难怪董卓威压逼迫自己!难怪李儒支吾不言!难怪师父贾诩讳莫如深!

    去他娘的李文优!坑爹的李文优!一定是这狗狐狸的损主意!

    张辽胸中激荡,此时他知道了唐婉的身份,又怎能不知娶她的严重后果!这可是挑战礼教,其后果不言而喻,如果是在凉州边地还无所谓,但这是在中原,而他是要立志像孙曹刘一样做一方诸侯的,这一下影响尤为严重了。

    张辽正心乱如麻之时,正好这时唐婉和尹氏走过来。张辽看向唐婉,试探的问了句:“弘农王?”

    唐婉霎时间面无血色!

    见此情形,张辽哪还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正中真相!

    他苦笑着朝这个端庄的女子点了点头,一时之间也不知说什么,转身大步出了院子。

    院子里苏婳和尹氏都是一头雾水,不约而同看向唐婉,唐婉面色苍白,几乎站不住身子。

    张辽出了院子,独自登上了常去的一座山岭,一个人伫立在那里,眺望着茫茫冰河,久久不动。

    战国末期,楚怀王被秦王和张仪欺骗囚禁,客死秦国,楚人怜之,无不深恨秦国,是以有“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之誓,乃至怀王身死百年之后,陈胜吴广仍以“大楚”名义打响反秦第一仗,其后项羽、刘邦皆是借助楚人对秦的仇恨,尊楚号,拥立怀王之孙为新的怀王。

    人心背向的力量乃至于此!

    尤其是当它被有心人利用起来的时候,更是可怕!

    如今的刘辩岂非就是如此,刘辩虽没有楚怀王年轻时的功绩,但也没有楚怀王的昏庸,何况他尚未成年,刚刚即位,没有任何错误就被董卓废掉,而后毒死,便是张辽这个外来者也时常为这个少年天子的命运感到怆然,何况那些大汉子民。

    所以关东诸侯以刘辩之名起兵,应者云集,转眼就聚拢十数万兵马。

    娶帝妃,而且是一个冤死帝王的唯一妃子,张辽不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结局,但他必然会被当作董卓最亲信的走狗,将来娶唐婉之事一旦被敌人利用,一个高呼讨伐自己,恐怕就是应者云集,就是今日董卓四面皆敌的局面。

    而且他不知道那些以大义和忠正自诩的世家会如何反对自己,但自己以后招揽人才一定会更加艰难。

    除非自己休了唐婉,与董卓决裂!

    当风凛冽,张辽一动不动的站了半个多时辰,眼神陡然坚定,他拔出腰间长剑,狠狠插入地面,大声骂道:“李文优,李文优,你个算计朋友的混蛋,老子定要打断你的狗腿!抢了你的女儿!……文优文优,优个屁,连我师父文和老狐狸的一根毛都不如!”

    张辽痛快的骂了一顿,心中大感畅快,不由哈哈大笑。

    “咳!”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咳嗽声,令张辽身子一僵。

    他忙回过头来,恭敬的道:“师父。”

    来人正是贾诩,依旧是那一身文士装,他看了一眼张辽,淡淡的道:“骂的不错,不过有一些没听懂,什么是老狐狸?”

    张辽心中一个咯噔,忙一脸正色道:“善哉!狐也!夫狐者,天地之灵,智慧之长,五德俱佳,行止潇洒,气宇轩昂,学富五车,世之楷模……”

    面对这个无耻的弟子,贾诩也有些受不住,脸颊抽搐了下,打断张辽:“你准备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