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接纳
    张辽带着唐婉进了尹氏的小院,潘奉在一旁领路,走了没几步,就看到尹氏在苏婳的搀扶下小碎步疾行迎来。

    “慢些走,慢些走,跑那么快做什么?”张辽见状不由一惊,忙拉着唐婉快走两步,迎了过去。

    “妾身见过张大哥、见过夫人。”尹氏屈身一礼,苏婳在一边陪礼。

    张辽身旁,唐婉也忙屈身回礼:“妾身见过尹姊姊,苏姊姊。”

    见此情景,张辽心中一松,他其实不喜欢这些繁礼缛节,但看着几个美貌女子优雅端庄的样子,也很是赏心悦目,觉得这样也挺好,很有女人味……总比闹起来要好吧。

    几句话说下来,看唐婉虽然年幼,却举止温婉和善,言辞知书达理,尹氏和苏婳也都是暗松了口气。

    几人进了厅堂,尹氏将张辽和唐婉让在上首,不过唐婉总时不时好奇的看向尹氏隆起的肚子,尹氏被看的有些尴尬和不安,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何家血脉。不过唐婉自然是不知道这一点的,张辽没对她说过。

    看到情势有些微妙,尹氏有些不安,而唐婉还是傻乎乎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张辽对她嘿嘿一笑:“婉儿,不要总看,去摸摸尹姊姊的小肚子,感受一下,改天你也怀一个。”

    刷!

    唐婉俏脸霎时间殷红如血,羞涩的低下头,连话也不敢说了。

    尹氏看的又好气又好笑,苏婳则是白了他一眼,两女装作没看到唐婉害羞的样子,都去找她说话,刚才尴尬的气氛顿时消失了。

    苏婳毕竟是见多识广,懂得营造机会,找个由头把张辽赶了出去,留下三女说私话。

    张辽到了屋外,自去自己的房间里看书,往日他练过武后总要看会书的,看的不是经史子集,主要是贾诩注的兵书和一些山川地理、农耕纺织、手工技术类的实用书籍。

    他虽然两世为人,知道的很多,尤其是思路更为开阔,但这些毕竟还是纸上谈兵,只有结合这个时代的实情才能渐渐发挥出来。他每看到一种技术,都要与后世的类似技术比对,看能不能提升和改进,然后都记录下来,包括烹饪、农耕、冶炼、制盐、武器和一些日常用品,有些领域他并不通晓,但他知道结果和方向,这就足够了。

    历史已经证明,方向的错误往往会让一种事物的发展曲折数百年,古人的智慧是不可估量的,只要他指出方向,自然会有那些有智慧的人来完成。

    这些不同于招兵买马和扩张地盘,但对他将来很有用,他在一步步积累,只有势力发展到一定阶段,这些技术才会凸显出作用,让他的发展远快于其他诸侯。

    除了读书之外,他还习练书法,前世收养他的葛老道就有一手很好的书法,张辽也跟着学过,到了这一世书法更重要了,他自然不会放松习练。他写的是楷书,也说不出是哪一家风格,但所谓字如其人,他的字骨力刚健,颇有气势,令贾诩也是赞叹不已。

    张辽读了半个时辰书,小翠已经给他上了几次茶了,唐婉、尹氏和苏婳三女才从屋里出来。

    他敏锐的察觉,唐婉的情绪明显比昨日好转了许多,显然与苏婳和尹氏的一番交谈,疏解了不少郁结。这也是张辽有所预料的,有几个闺蜜总比一个人独自在内心抑郁徘徊要好。

    “夫……夫君。”温婉知礼的唐婉怕落了张辽的面子,犹豫了下,在两女面前终于还是喊出了这个称呼:“让尹姊姊和我们一起住可好?”

    “张大哥……”尹氏忙喊了声。

    尹氏性情纯良,不会欺骗唐婉,刚才谈话时看唐婉把自己当做张辽的妾室,忙把自己的事情都给唐婉讲了,包括自己如今与张辽的关系,并不是张辽所说的妾室,她本已没太多奢望,没想到唐婉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就这么定了!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张辽一下子拍板了。

    听张辽说一家人,又这么霸气的替她做了决定,尹氏争辩不得,羞得低下了头,但心中却是欢喜之极。

    下了决定就雷厉风行,张辽转头看向潘奉:“小潘,收拾行李吧,我那边新宅正好缺人,都过去,也免得再找人了。一会我找几个士兵来帮忙,今天就搬过去。”

    “是!”小潘兴奋的应了声,急忙和小翠去忙碌了。

    张辽走到唐婉和尹氏面前,一手拉了一个,二女想要缩手,却哪躲得过。

    张辽又轻轻抱了抱二女,二女都大是羞涩,本要挣扎,却听张辽轻声道:“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守望相助、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二女的娇躯一下子柔软起来。

    唐婉忍不住偷偷仰头看着这个男人,明眸里闪烁着莫名的神采。

    她已经听尹氏说过了张辽当初不惜得罪权贵、当街路见不平救他们夫妇,还有之后接受何咸临终托付,悉心照顾有身孕的尹氏、不惜得罪董卓之事。

    此时的唐婉对这个男人可谓极为佩服,心中也有一种骄傲,在她看来,这可是顶天立地的豪杰之行,那些名士但凡做过一件,都会大肆宣扬,增长名望,令世人仰慕。

    而且有一件事张辽和尹氏不知道,她却知道,尹氏死去的夫君何咸是刘辩的表兄,算来她们二人也曾是亲戚,而且她们有着同样的命运,都是前夫夭亡,有着同样的仇人,都是董璜。

    所以,唐婉看到尹氏,就生出一种同命相连的亲近感,加之尹氏的性格也很善良,又与张辽有感情在先,比之她如今的心中磕绊不定可谓真切了很多,对张辽的愧疚和对尹氏的亲近,加上她温婉大度的性格,很自然就接受了尹氏。

    张辽自然不知道这些,他抱了抱二女,松开后又看向有几分失落之意的苏婳:“老板娘,不如也一并搬过去如何?”

    “啊?”苏婳惊呼一声,妩媚的俏脸也不由红了:“这怎么行哟?”苏婳知道汉家很多规矩,胡女一般只能做婢女的,纵然她美貌,但到了这里也不过是男人的玩物而已。而且她虽然对张辽有好感,却还从没挑明过,一时之间有些无所适从。

    尹氏听到张辽让苏婳也过去,自然心中高兴,但她却有些不安,下意识的看向唐婉。

    温婉如唐婉明眸也忍不住白了张辽一眼,看来这个夫君有些“色”,她看向面色微红的苏婳:“苏姊姊也过来罢,小妹很喜欢和苏姊姊说话呢。”

    张辽正色道:“老板娘精通武艺,她过去后既能保护你们,也能教你们武艺,你们要跟着好好学武,月儿如今有孕在身,但生了孩子后也要开始习武,婉儿从现在就开始练。”

    “习武?”唐婉和尹氏不约而同蹙起秀眉。

    对性格温婉、注重举止的她们而言,习武是根本不可想象的,也不会去舞刀弄枪,打心里就不愿意接受张辽这个要求。

    张辽看二女不愿意,皱眉道:“而今世道日乱,人命如草芥,我领军作战,驰战沙场,如果哪天有个意外,你们没有自保能力,又该怎么办?”

    “不许这么说!”二女几乎是同时去捂他的嘴巴。

    张辽拉着她们的素手:“这是事实,驰战沙场,谁能保没个意外?你们怕也要随我奔波,身体不能太弱。”

    二女迟疑了下,看张辽坚定的神色,无奈的点点头。

    张辽看她们还是不情愿的样子,知道让她们练武实是有些勉强,眼睛一转,指着身材凸翘怒茁的苏婳嘿声道:“你们哪,可别以为习练武功就是五大三粗,坏了身材与举止,你们看老板娘,这身材就是练武练出来的。”

    “文远!”爽朗如苏婳也受不了张辽这番无耻的言语,俏脸通红,嗔怪一声,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唐婉与尹氏听了张辽这番话,也是面色飞红,不过二女却忍不住偷偷看了看苏婳,眼里放射出神采,哪还有刚才的不情愿。

    张辽不禁哈哈大笑。